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4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什么样的新闻内容才能“为王”

作者:■朱金平

内容为王,是新闻传播的法则。当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展开激烈竞争之时,许多传统媒体人声称可以凭借“内容为王”这个挡箭牌,同新兴媒体进行一番较量。然而,不少传统媒体并没有占据上风,难抵式微之势。原因何在?关键是许多传统媒体人并没有真正把握“内容为王”的精要,常常编发那些伪新闻、毛皮新闻甚至假新闻。那么,究竟什么样的新闻内容才能“为王”呢?我们有必要对此进行探讨。

1.特别重要的内容

什么是内容“特别重要”的新闻?就是那些能够对国家、政党、社会、地区、行业和许多人带来重要影响的新闻。

这样的新闻,就其内容性质而言有正面的,有负面的,也有中性的。像我国原子弹和氢弹的试验成功、人造卫星上天、“嫦娥”飞越太空、三峡大坝建成、北京举办奥运会、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位等,对中国人而言就属于正面性的特别重要的新闻。而像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2009年的新疆暴恐事件、2010年甘肃舟曲的泥石流,以及2015年“东方之星”号客轮的翻沉、天津港的大爆炸、深圳山体滑坡等给人民群众造成生命财产严重损失的天灾人祸,就是“特别重要”的负面新闻。

新闻的重要性是相比较而言的,有地域性、行业性、时效性之分等。有的新闻对某个国家、某个省市、某个地区属于“特别重要”的新闻,而对别的地方就没有多大意义;有些新闻对某些行业特别重要,而对其他行业就没有什么意义;有的新闻在某个时段里属于“特别重要”的新闻,而这个时刻一过就一文不值了。新闻本来就是易碎品。

不同的受众,对同一新闻重要性的认知程度也大相径庭。对某些读者来说是重大新闻的,对另一些读者就不是重大新闻。比如世界杯足球决赛,对足球爱好者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新闻,而对那些对足球不感兴趣的人群来说,就无关紧要。此外,对一部分人来说是正面新闻的内容,对另一部分人来说可能却是负面新闻或中性新闻。比如中国航母列装,对中国人来说是件特别重要的正面新闻,对那些敌视中国的国家及反华势力来说就是带有“威胁”的负面新闻,而对世界上一些保持中立的国家与人群而言又属于中性新闻。

在分众化传播的时代,新闻媒体通常应站在本媒体的立场上,依据自己定位的主要受众群,选择那些对大多数人来说属于内容“特别重要”的新闻加以传播。

2.独一无二的内容

独一无二的内容,就是我有你无的独家新闻。这样的新闻内容,是媒体最重要的财富,是其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无疑是可以“为王”的。如果一家媒体每天都有一两条独一无二的重要新闻,或者隔三差五地能够发表一些独一无二的新闻,那么这样的媒体无论新旧、大小都会立于不败之地。

独一无二的新闻,贵就贵在其内容的独有。其特征主要体现在这么几个方面:一是本媒体独有的,其他媒体没有。像《解放军报》2009年7月20日刊发的消息《我工兵首次在国外成功找水打井》,就是一条独家新闻,报道的是北京军区给水团代表中国政府前往苏丹达尔富尔极度缺水的地区打出供水井的奇迹。因此,这篇消息获得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就在情理之中了。二是多家媒体都掌握同一种消息源,但谁最早传播出来的,就是“独家新闻”。像2003年3月20日伊拉克战争爆发,新闻社通过驻巴格达特约记者贾迈勒“潜伏”战区的优势捷足先登,在美联社、路透社和法新社之前报道此事,成为世界上最先报道伊拉克战争爆发的媒体。尽管新华社的消息只比其他媒体早发十几秒或几十秒钟,但这条消息对全世界而言毫无疑问就是条“独家新闻”。尤其是在新媒体时代,信息的传播争分夺秒,比别人晚传播几秒钟的新闻甚至就可能变成“旧闻”了。三是内容很重要。像1998年8月8日《中国青年报》刊发的消息《九江段4号闸附近决堤30米》,由于内容非常重要,举国关注,所以就是独家新闻。而那些鸡毛蒜皮类的新闻再独一无二,也算不上独家新闻。

独家新闻哪里来?首先要靠新闻人的敏感。当年泰坦尼克号客轮沉没的消息,是《纽约时报》总编辑范安达仅凭一条电讯稿判断出来的。就在别的媒体还在猜测此事是真是假之际,他组织的大队采访人马已经采集到许多宝贵的报道素材。二是靠勇气。许多独家新闻,是靠记者的勇气甚至是用生命捕捉到的。美国水门事件的揭发者,就是通过与各种势力的斗争和周旋,才掌握事件真相的。三是靠执著。独家新闻的报道者,没有一个不具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否则再独家的新闻也会与他失之交臂。《武汉晨报》一名摄影记者,为了拍摄到“飞车贼”盗窃火车上货物的独家图片,装作精神病人,在寒冷的冬夜睡在野外10多天,终于抓拍到了一伙“飞车贼”作案的图片,不但使那期报纸“洛阳纸贵”,而且帮助公安机关一举抓获了那些专事火车行窃的犯罪分子。

在媒体竞争日趋激烈的信息时代,重大新闻往往很难为某家媒体所垄断。因此,独家新闻越来越难搞。但是,独家报道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缺陷。所谓独家报道,就是面对同一报道素材,不同的媒体通过独家视角所做出来的别具一格的报道。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报道多如牛毛,4万多名境内外记者云集赛场,展开了白热化的新闻大战。在无数的境外媒体报道中,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通过分析获奖国家的名次与经济实力,得出结论:一个国家的运动成绩与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基本成正比。因此,这样的报道就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

3.权威客观的内容

能够“为王”的新闻内容,必须权威客观。在众说纷纭中,它能够一锤定音。它对客观事物的反映,必须是准确的、真实的、完整的。为什么现在许多网民不大相信网络上传播的一些信息,尤其是重大事件新闻要看中央传统媒体怎么说,就是因为一些网上的信息不那么真实,内容让人难以置信。

客观权威的内容,其信息传达必须准确无误。无论是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发布及解读,还是对国内外重大事件的表态与声明,必须观点鲜明、一言九鼎。其发出的声音,就是受众心中的“压舱石”和“定星盘”。道听途说的内容、含含糊糊的语言,甚至胡编乱造的新闻,根本没有权威客观可言。而那种“挂羊头卖狗肉”式的新闻更是为人所不齿。

权威客观的内容,是没有水分的新闻。新闻就是实打实的信息,不是“注水肉”。为什么我们的媒体现在宣传的一些所谓的重大典型,让人望而生畏或疑窦丛生?就是因为宣传者抱着“高大全”的理念不放,随意拔高主人公的思想境界,在事实叙述上添油加醋,所以这样的典型报道缺乏生命力。有些媒体人抱有这样一种错误观念:好人好事与典型报道,好话说过了点没人计较。实际上,当受众发现其中哪怕一句话不那么真实,其他事实再真实他也不会轻易相信了。所以,不管什么内容的报道,都必须做到完全的真实客观。用词遣句,必须细致斟酌。

4.引人入胜的内容

内容能够“为王”的新闻,都是引人入胜的新闻。新闻传播出来是干啥的,毫无疑问是让人接受的。因此,报纸要吸引读者、电视要吸引观众、广播要吸引听众、网络要吸引网民。怎么个吸引法?最好的办法就是使新闻内容引人入胜。

从某种意义上说,新闻学就是叙事学,叙事学就需要讲故事。在国际新闻界备受推崇的华尔街文体,其实质就是将新闻故事化。所以在西方新闻界,任何报道都是在故事性上下功夫。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的“8·18”讲话中,要求宣传思想战线上的同志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强调的也是要增强新闻的吸引力。历史上那些给世人留下美好印象的新闻作品,无不具有较强的故事性。从《“毛主席万岁”》《桌上的表》《西瓜兄弟》到《谁是最可爱的人》,从《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到《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都具有很强的故事性。许多情节令人刻骨铭心、过目难忘。

大新闻有大故事,小新闻有小故事。像《中国青年报》的《冰点》专版上刊发的一篇篇稿件,无论人物的大小,都具有很强的故事性。要使新闻内容具有故事性,关键要靠稿件的采写者深入采访。生活中发生的许多事,往往比一些记者坐在办公桌前闭门造车要生动得多。只要新闻工作者有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深入细致的采访技巧,就会捕捉到许多生动的新闻故事。像新华社女记者张严平为采写《索玛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跟随木里藏族自治县马班邮路乡邮递员王顺友一路体验采访,虽然吃了许多苦,但采获到许多生动的故事,因此她的典型报道在同类题材中出类拔萃,很有可读性,受到读者广泛好评,并被评为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对那些故事性不强的重要报道题材,要使其引人入胜,可采取艺术化的处理方式。美国一架飞机失事掉进冰河里,一名侥幸活下来的男性乘客却为了抢救别人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美国《读者文摘》的报道者采取蒙太奇的表现手法,通过主人公的平常生活与舍己救人的壮举两条主线交叉叙事,将这件“好人好事”进行故事化表达,就像一部情节生动的影片一样受到读者普遍喜爱,使《冰河英雄》这篇通讯成为中外新闻界的经典之作。当然,新闻的故事化处理,是建立在事实完全真实的基础之上,决不能为生动而生动,把新闻真实性丢在一边。否则,再具有故事化的“生动”报道,也令人不齿,更遑论“为王”了。

5.受众期待的内容

既然新闻是给人看的,人们不关心的报道不叫新闻,其内容更不能称之为王。只有那些人们普遍关注和期待的新闻,或者不知道而应该知道的新闻,或与许多人利益攸关的新闻,才可称之为王。

400多年前,法国的诺查丹玛斯写了一本名叫《大预言》的书,其中提到1999年地球将出现大劫难。到了20世纪70年代,日本人五岛勉对这本书进行了解释,说在1999年8月18日,太阳、月亮和九大行星将组成一个十字架的形状,并称这种“恐怖大十字”将给地球带来毁灭性灾难。因此,随着这个日子的临近,许多人迫切想知道这个灾难会不会真的降临。新华社记者去法国里昂天文台、英国阿马天文台和日本五岛勉的家乡采访,发现8月18日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地球上没有什么特殊灾祸发生。于是,新华社发布消息:世界各地的天文学家证实,8月18日没有发生特殊的天文现象,更没有发生地球毁灭这样的大劫难,世界各地的人们像往常那样度过了平静的一天,“天体大十字”这一“末世论”预言宣告破产。这样的新闻就是当时许多人关心的,也是许多人应该知道的,所以产生了很大的反响,并获中国新闻奖。

我们有些新闻媒体,由于长期吃“皇粮”,在发行量、收视收听率和点击率上,没有多大的压力,其传播的新闻也不管受众的喜好与多寡,自说自话,这样的媒体受到受众冷落一点也不奇怪。新闻界有人说过:你可以把一头马牵到水边,但无法强制它喝水。报纸也许可以强制某些单位和个人征订,但无法强制人们去阅读。这样的道理没有什么媒体人不知道,但在实际工作中,许多媒体还是没有受众观念。一些对大众来说没有什么意义的上层活动、会议报道和一般性讲话,仍然连篇累牍,大块大块地占据着重要版面或重要时段。这样的报道,没人关注一点也不奇怪。如果没有受众关注的内容,不管什么样的媒体都难逃被时代淘汰的命运。

新闻就应该像“及时雨”,当春乃发生——在人们需要的时候传播。通常情况下,受众越关注的报道,其新闻价值越高,传播的效果越好。但在我们的新闻价值判断上有一种不良倾向:1万个受众说好的新闻,不如上级一个领导说好。因此,许多媒体把好稿的标准定在上级领导的表扬批示上,即使没有一个读者说好的稿件只要受到上面一个领导表扬,就认定这是好稿。久而久之,一些媒体无形中就形成了报道对上负责对下不负责的陋习,刊发的稿件无视普通受众的需求,而这样的需求才是媒体存在的前提和目的。

6.思想新颖的内容

新闻在传递信息的同时,还在传递某些思想观点,倡导某种价值观。每条新闻都有一个主题,每个主题表达的都是一种思想。新闻报道是文化产品,以其思想性确定其品位的高下。因此,具有新颖思想的新闻内容,才可称之为王。

新闻的思想性,常常通过3种形式反映出来:一是新闻评论。新闻评论是媒体的思想旗帜,决定着媒体的整体思想质量。而新闻评论又分为配发式评论和非配发式评论两种。配发式评论,就是给媒体上发表的领导人重要讲话、重大政策出台、重大新闻事件、重大典型宣传配发评论,目的是深化报道的主题思想,加深受众对新闻的认识。如果给不该配发评论的稿件配发了评论,或者配发的评论没有思想新意,属于无病呻吟,就没有人喜欢。非配发式评论,是直接就生活中某些新闻事实发表的评论,将新闻内容与评论合二为一。这样的评论,有作者个人署名的,也有以媒体编辑部署名的,同样突出的是思想性。二是评述性新闻。它的表现形式与非配发式评论相似,只是内容以新闻为主,而配发式评论是以评论为主。三是新闻综述。在一些新闻教科书上,将这样的稿件定性为“非事件性报道”。它的容量比较大,会将许多新闻事实集合在一起,以表达某种主题思想。它最重要的价值,就体现在思想的新颖性上。

能够称之为王的思想新颖的报道,其标志至少包括这样几个:首先是正确。如果观点不正确,论述越多偏离真理越远,给受众的误导越大,危害越深。毫无疑问,不同国家的媒体、秉持不同价值观的媒体,对同一事物的判断和认知常常是截然不同的。作为我们党舆论喉舌的新闻媒体,必须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指导,来认识事物、分析问题,保证其报道的思想观点不偏离主航道,确保舆论导向的正确。其次是鲜明。思想观点鲜明,就是直接表明立场,不遮遮掩掩、模棱两可,叫人云里雾里,不知所云。提倡观点鲜明,与表达方式的含蓄并不矛盾。再就是深刻。思想新颖的新闻,越深刻越好。它应该入木三分、力透纸背、掷地有声。它不人云亦云,不照本宣科,不老生常谈,反映的都是真知灼见,能够给人醍醐灌顶之感。

具有新颖思想的新闻,在“观点竞争”的新媒体时代显得尤其重要,这是独家的新闻资源。独特而新颖的思想观点来自新闻事实,来自概括提炼,来自逻辑推理,不能凭空幻想,更不能故弄玄虚。有些媒体的“标题党”为招徕受众,在转发某些稿件时或断章取义,或故意夸张,制造一些与事实脱节、似是而非、愚弄人耳目的思想观点,同样受人诟病。

(作者系《军事记者》杂志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