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4期传媒视点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救灾报道被“吐槽”之困与因应之策

作者:■贾晓宏

救灾报道中网友吐槽的几个“槽点”

突发灾害的救援报道中,不时出现一些被吐槽的情况,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报道失实。“救灾军车坠崖!”2013年4月21日,四川雅安芦山地震救灾报道中传来这一惊人消息。后经成都军区核实,真实情况为:21日13时30分,第13集团军某团租用地方吊车对20日翻入河中的运输车实施作业,于16时30分将其吊至平板车并组织加固运返营区。这一过程被不明身份人员偷拍,剪辑后制作成虚假新闻上传互联网。这一消息被证伪后,遭到广大网友吐槽、批评。“搜救犬累死了”“母爱短信”“灾民大吃大喝”……在以往的灾害报道中,失实情况并不鲜见,对媒体特别是新媒体的公信力具有很大“杀伤力”。

2.过度关注领导。灾害救援报道中如果不当报道“领导高度重视”,过度表扬领导,往往事与愿违,引起网友不良反应。2015年1月2日,哈尔滨一处日杂品仓库发生火灾,5名年轻消防员牺牲。火灾发生后,某个官方微博第二天公布了火灾的基本情况,一篇585字的通报中,关于领导的报道有258字,关于灭火救灾154字,消防战士牺牲和失联情况仅有58字,连姓名都没有出现,放在文尾,一笔带过,结果引来网友强烈批评。

3.不当报道救灾人员的“功劳”“苦劳”。参加灾害救援者来自不同单位、部门,往往自己的宣传报道力量也会赶赴一线。对媒体来说,需要注意的是,不能仅仅报道自己单位、部门的救援人员有多苦多累,更应紧紧盯着救援进展情况,特别是在“黄金救援时间”,应围绕救人这个最重要的主题展开。如果过度报道救灾人员的“功劳”“苦劳”,往往会被网友吐槽,这在出现重大伤亡的突发灾害的报道中更为明显。

4.报道内容过于“真实”“血腥”。在一些车祸、爆炸现场或重大灾害报道现场,伤亡场面惨烈,过于血腥的场面不宜在媒体上“直播”或“实录”报道。但令人遗憾的是,一些媒体的救灾报道中,经常会出现“血流一地”“皮肉外翻”的文图报道,让人看后产生不适感觉。还有一些媒体特别是网站及新媒体为追求轰动效应,竟然把灾害中遇难者的遗体或遗容暴露出来。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严重违反有关新闻职业操守,对遇难者家属刺激较大,网友对此批评较多。

5.相关灾情和救援信息披露不及时。对相关灾情及救援情况披露不及时,虽然是事故责任主体或部门的责任,却会累及媒体。2014年3月8日,马航客机失联,马航相关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准确、不全面,网友纷纷吐槽。在救灾报道中,如果媒体及从业人员对灾情瞒而不报、有偿不闻,也会对公信力造成很大损伤,被网友吐槽。

全媒体时代的救灾报道出现新情况

分析救灾报道中被网友吐槽的情况,不难发现全媒体时代的救灾报道出现一些新情况,舆论生态也不同于以往。

1.救灾报道中,媒体及记者往往不占优势。由于道路阻断、通信中断、灾害发生地路远地偏、采访困难等各种原因,媒体及记者往往很难成为救灾信息的第一发布者,而在现场的公众则可以通过微博、微信、视频等发布第一手的信息。这时,媒体特别是传统媒体如果发布相关信息不及时,就可能陷于被动,甚至被吐槽。这两年,微博、微信、客户端越来越活跃。新浪微博发布的2015年第三季度数据显示,微博月活跃用户达到2.22亿,日活跃用户也达到1亿。根据有关机构的监测数据,微信公众号的数量已经突破1000万,用户数量也以亿计。截至2015年12月底,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6.2亿。各类新闻客户端用户规模已超过5亿,几家商业网站客户端用户数量分别过亿。在救灾报道中,新媒体不受版面、时段、频道等限制,可以实现全媒体呈现、全天候报道,与传统媒体相比优势明显。这些新媒体对灾害及救灾的报道,反映速度快,信息量大,覆盖范围广,影响也往往比传统媒体要大得多。更引人关注的是,这些新媒体的用户活跃度较高,跟帖评论积极踊跃,能快速形成舆论场,如果报道失实,被网站和新媒体转发,会对救灾及报道产生很大“负能量”。

2.一些新媒体、自媒体信息发布随意,值得警惕。全媒体时代,自媒体成为日益重要的信息源,成为救灾报道中的一个重要生产链。个人拍摄的照片、视频内容,很快就会成为新媒体关注炒作的热点。近些年,在救灾报道中,新媒体的责任与担当意识淡薄也引人关注。在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中,一些网友在家里或路边拍摄的爆炸现场微视频,广为传播,加重了人们的恐慌情绪。一些网站新媒体为了抢先发布,根据道听途说即对受灾、救援情况进行报道,特别是对伤亡数字的“估计”与“汇总”,往往与真实情况有较大出入,这是极不严肃、极不负责的。与传统媒体相比,新媒体的审稿机制不完备,审稿把关能力相对薄弱。一些商业网站新媒体为抢时效,未经核实,即拍即发。一些微博微信账号甚至“自己说了算”,传播内容往往严重失实,这值得高度警惕。

3.一些媒体的救灾报道缺失人文关怀。生命是最可宝贵的,救灾报道须围绕生命救援这个重点展开。不论传统媒体还是新兴媒体,在救灾报道中都应该体现人文关怀,特别是对生命的敬重。与争分夺秒抢救生命相比,所谓“领导的重视”“救援人员的苦累”都是其次,切不可把参加救援的领导、人员的付出与贡献说得太满太过。2015年“6·1”东方之星客轮翻沉事件,致使442人遇难,国人同悲,教训深刻。但是个别媒体在报道中把本单位参加救援人员的苦累、付出、成绩等作为重点,引起网友吐槽。救灾报道,应顾及灾害中受伤人员、遇难者家属乃至广大网友的情绪,切不可借机炒作。在东方之星沉船事件报道中,一些媒体推出《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同样是沉船,为什么泰坦尼克号更值得铭记?》等报道,因缺失人文关怀,在救灾报道中出现娱乐化倾向,被广大网友同声谴责。

多管齐下,防治负面舆情

救灾报道中,要避免被网友吐槽,应多管齐下,特别是做好下面几点:

1.及时发布权威信息。救灾报道中的谣言,或揣测事情成因,或断言次生灾害,或妄传救灾信息,或扭曲主流媒体报道等,“腿长”“跑得快”,危害尤甚,严重影响政府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灾害发生后,准确、及时的信息发布,可以大大降低幸存者和人们的恐惧感和焦虑感,只有真实的信息走在谣言的前面,才能让社会恐惧降到最低,更有利于救援效率的提高。2012年北京“7·21”暴雨灾害发生后,很多人担心出现重大疫情。针对这一舆情,北京晚报及新媒体于7月31日及时发布消息《北京“7·21”暴雨灾区未发现传染病异常增高》,通过采访权威部门——北京市疾控中心,及时告知广大受众灾区尚未发现传染病异常增高现象及聚集性病例。“目前水质监测消毒、食品监测、消毒、杀虫、灭鼠、健康教育已全面展开,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从而打消了人们心中的疑虑,让谣言止于事实。

2.注重职业操守,增强人文素养。救灾报道中,不影响救援、充分尊重当事人的情感是人文关怀的重要原则。但是,一些媒体及记者的表现却提供了反面教材。不成熟的媒体往往通过惨烈的现场图片增加视觉冲击力,夸大灾难事件的恐怖性、可怕性和影响性,以达到抓取读者的目的。而这种报道会给当事人和未经历灾难、关注灾难幸存者的读者造成新的应激源。作为成熟的、有社会责任的媒体在灾情发布和救灾报道中,应积极稳妥地提供真实、准确、全面的权威信息,不给救灾及报道添乱。在汶川地震的北川救灾现场,一名记者无视救灾的急迫性,拦住救援人员抬起压在受伤者身上的方板,幸存者痛苦地呻吟着,救援人员要他保持体力,不要讲话。这时,记者在镜前播报说,“这里还能听到老大爷的呻吟声,老大爷,我们来听听老大爷的声音,医生,你让大爷说句话,”并朝幸存者喊话“大爷,能听见吗?大爷,说说话。”不幸的是,这位大爷在救援队员快被挖出的时候终因体力透支严重而去世。这样的事例令人痛心,应从中汲取教训。在救灾报道中,媒体及从业人员应注重职业操守,增强人文素养,分辨是非曲直、主次轻重。特别是在出现重大人员伤亡的灾害救援报道中,不渲染灾情,不以血腥画面博取点击率。

3.胸有“网”情,增强互联网意识。近年来,被网友吐槽的救灾报道,不少稿件来源为传统媒体。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具有不同的舆论场、不同的受众人群。在全媒体时代,传统媒体及从业人员应胸有“网”情,增强互联网意识,谨防被网上炒作,成为负面舆情。尤其要避免顾此失彼的情况,比如,片面报道救援人员的徒手施救,就可能引起广大网友对救援专业力量及设备不足的吐槽。在救灾报道中,传统媒体及从业人员应该多了解网民的关注点,对网友比较集中的吐槽点心中有数,并争取能有针对性地给予应对处置,积极做好舆论引导工作,为救灾工作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作者系北京晚报社主任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