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4期新闻茶座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熟悉的地方依然有风景

作者:■李根萍

常听基层报道员说,自己单位再熟悉不过了,没什么变化,天天都一样,没有新鲜素材可写,就好像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了。情况真是这样吗?

过去,笔者天天出入的原南京军区大院里,可谓再熟悉不过了。何处有棵树,哪里拐个弯,什么地方有幢老房子,闭着眼睛都能说出来。尤其是每天坐班车都路过的院子里大礼堂前,一草一木都清清楚楚。可去年的一天,我在车上听人说,礼堂前有两棵白榆树,每年开花的季节都不同,今年刚好相差1个月。职业的敏感,激发起我的探究欲。深入一调查,得知这可不是两棵普通的树,树龄与后面的大礼堂年龄相同,而这个大礼堂当年举行过日军受降仪式,这两棵树近距离见证了双手沾满无数国人鲜血的日本侵略者低头认罪的瞬间。且这个受降仪式,当时在中国是规格最高、影响最大的,标志着中华民族8年抗战的结束和胜利。再往下调查,发现清军就在这个院子和礼堂里兴办过陆军学校。1927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将早先在广州创办了3年的黄埔军校改为预科,将学校迁进这个院子里,命名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这个礼堂当时是学校标志性建筑。去年正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将这两棵树奇异的现象与这段历史关联一起,觉得很有新闻价值,于是根据这一素材写了许多东西,刊登在了多家报刊上。

还有一次下部队采访,我路过驻浙江某团,顺便去团里看看,问新闻干事团里有何新闻线索。可新闻干事连连抱怨,说每天单位都是训练集合站哨,没什么东西可写,单位已很久没有稿件见报了,领导也批评了他好几回。可这个团是个英模单位,历史悠久,闻名全军,常有人来此参观学习取经,咋会没新闻可写呢?那天早饭后,我让他陪我到营区去看看。当时部队正好要操课了,当我走到三营营区时,忽听到4个连的哨声同时响起。我当时一惊:这不是一条“活鱼”吗?新闻干事很纳闷,问我吹个哨子还是新闻?我说是的。因为我在部队采访中发现,一些连队训练操课是以号声为准,可值班员很少执行,想什么时候吹哨就什么时候吹,以自己定的时间为准,弄得连队战士很少有机动时间,饭后晒个衣服寄个信上个厕所都来不及。于是,我返回招待所,立马以《操课时间到 哨声同时响 三营规范所属连队训练秩序》为题写了篇消息。稿件传回报社后,被社领导特意安排在一版显著位置加框处理,还被评为当月优质稿……

一些报道员之所以认为自己熟悉的单位、熟知的人没什么新闻可写,只缘于对身边的东西熟视无睹,“五官”失灵。或者是不深入生活、深入调查,不能够对某些事物进行由此及彼的联想分析,更不注意贴近中心与上级对表。如此,即使他身边有再多的“活鱼”,也会逃之夭夭了。

要解决这个问题,报道员首先要学会抓问题,这是新闻人的看家本领。所谓抓问题,就是抓针对性较强的问题。部队有些普遍存在的问题,且长期未能得到很好的解决,而某个单位解决得好,其经验对其他部队具有较好的借鉴作用,那么这个部队的做法,就可写成报道,既有新闻性、思想性,也有指导性。其次是报道员要保持一颗好奇心。新闻人要做“好事者”,身边每一丝细微的变化,都不要轻易放过,须主动热心靠上去问一问,顺着线索再深挖三锹,就有可能找到新鲜的“泉眼”,逮到新闻的“活鱼”,写出深受官兵喜爱的报道。再次要培养自己的新闻敏感。连队打靶爆个冷门、营区响个锣鼓,或者战士家人突然来队等等,都要探个究竟,说不定就能从中发现出新闻来。

巴金先生曾经赠给作家赵丽宏一句话:写自己最熟悉的,写自己感受最深的。对部队新闻报道员来说,自己最熟悉、感受最深的东西,就是本单位的日常生活、工作和训练,还有朝夕相处的战友。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特色,都可写出好新闻。而写自己身边的东西最易轻车熟路、手到擒来。实际上,记者每到一个陌生单位采访一个人或一件事,首先要花大量的时间来了解这个单位的情况和人物平时的表现。若是他们写自己身边熟悉的人和事,就不必再反复开座谈会或看大量的材料了,下起笔来肯定得心应手。可见,写自己熟悉的单位、熟悉的人和事,更容易出成果。

由此可见,熟悉的地方是有风景的,就看你有没有一眼发现的慧眼。

(作者系原人民前线报社二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