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5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论提升副刊品位的几种路径
——兼谈文化副刊的艺术审美

作者:■吕国英

习主席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强调“三个更强”: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影响力上更强。这是习主席对新闻媒体赋予的根本任务与要求,也是媒体建设的根本方向与目标。

文化副刊是报纸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媒体传播与影响力构成中,具有重要而独特的作用。尤其是在互联网语境下,由于新兴媒体的迅猛发展,新闻传媒信息传播的严重趋同与同质化现象,使文化副刊在报纸宣传中的地位与作用愈加重要与凸显。努力改进副刊宣传,不断提高副刊质量,全面提升副刊品位,成为摆在我们报人面前的一项重要课题。

一、“纯”作品

让作品“纯”起来,就是让作品更纯粹。

副刊的品位体现着报纸的品位。副刊的品位在作品,而作品的品位在纯粹。作品愈纯粹,品位愈高雅,报纸就愈有味道——文化与艺术的味道。

如何让作品纯粹起来?或者,如何进一步提升作品的纯粹性,将作品的纯粹性凸显出来?

首先,文体要清朗。文体是作品的“眉目”或“文牌”,是反映作品体裁的语言样式,不仅区分作品类别,规范作品创作,而且引导情境阅读,激发审美感受。

目前,文学副刊常见的文体主要有精短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随笔、杂文、评论等。视觉作品的“文体”,主要有国画、油画、速写(插图)等。纯正文体重在解决“文”不对“体”、文体“串行”、画面“拼接”、形式复制、缺笔少墨,以至出现的大杂烩等负审美问题。

我们提倡文体创新、跨界创作,这与文无定法相契合,也是文化走向无界的大势所趋。但应该坚守和强调的是:文体是作品的根本属性,是作品的标志和魂魄,弱化或混沌之,作品就没有了立身之本,更无法称其为作品。

其次,文本要原创。作品要纯粹,文本更需原创。文本是构成作品诸要素的集合。文学作品属文学艺术范畴,是关于语言文字排列组合的学问与艺术创作。视觉作品(绘画、插图)同样有坚守文体原创问题。艺术的最高境界在于其唯一性与不可复制性,是艺术价值的根本所在与体现。强调文本的原创性,包括作品的形式与内容、主题思想、艺术理念、真情实感等,都应当充满作者的独创性和个性。

第三,文气要浓郁。文气,就是文化之气息。作品中有无文化气息,是衡量作品是否纯粹的重要方面。文化是什么,广义上说是指人类文明的所有成果,狭义上论是人类精神财富。我们常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历经五千年传承,源远流长,说具体了,就是诸子百家,就是家国情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这是世界四大文明中从未中断、流传至今的文化脉络,并始终生机勃勃、传承发展。提倡作品中的文化气息,是敬畏人类文明、瞻仰历史文化与弘扬人文精神、传承文化基因使然,也是增加作品文化含量、增强作品生命力、感召力、审美力之要求。

二、“挑”文眼

文眼“挑”(tiao三声)出来,就是要把作品的“眼睛”找出来、“挑”亮堂,标注作品正文之前,体现作品寓意,增加作品厚度,提高作品靓度,引导受众审美。

近来,我们在《长征》副刊专版的栏头下或作品正文前,增加了一行精短文字,就是该篇作品的“文眼”。

其实,“文眼”似“新闻眼”或“画眼”等,是作品的灵魂,体现作品的根本价值(社会价值、艺术价值)和审美取向。文眼在作品中是一种涵义、一种意韵、一种存在、一种引领,但这种涵义、意韵、存在与引领,往往埋在字里行间,或者隐藏起来。所以,非要“挑”出来,如同油灯的灯芯一样,必须挑一挑,方才亮,方更亮。

“挑”文眼应成为副刊编辑的基本功,如同画家画龙点睛中的“点睛”之笔,适用于副刊所有文体。因文字类作品非视觉艺术,通过点、线性行进并渐次成面,至文终而集面成体。因此,“点”文之“睛”须读文之深,识文之透,察文之妙,悟文之魂,审文之美。

一般说来,文眼一般体现为精短哲思、心灵感悟、精妙箴言、精美绝句、精致慧语。“挑”文之“眼”,或有4种途径,或称4个层次。

第一种是从文中提取。这类文眼往往就在作品的字里行间之中,或非常明朗而“响亮”地“鹤立鸡群”,只需亮眼聚焦,随性提取而已。比如,报告文学《欲与天山试比高》的文眼:突击,战神所向披靡;人物纪实《播种阳光》的文眼:爱如阳光,传递温暖催生希望……此类文眼可从文中寻找提取,而尚显直接,也属基本层次。

第二种是于文中提炼。这类文眼于作品之中只是隐性存在,或仅有“蛛丝马迹”,当需知眼细观,凝思聚虑,归纳提炼。比如,散文《生命辉煌的艺术呈现》的文眼:雕塑生命,矗立精神;报告文学《心中的弹道》的文眼:狙击,令准星直抵靶心……此类文眼因于未见之中而“显见”,属“掘地取宝”,这是“挑”文之“眼”的第二个层次。

第三种是文外引申。这类文眼既非文中隐藏,也无“蛛丝马迹”,于惚兮恍兮或恍兮惚兮中,或有寓涵之意,或隐弦外之音,当需智眼透视,移景迁境,生发曙光。比如,报告文学《父亲的雪山,儿女的高地》的文眼:深情的名字蕴含爱的海拔;书评《如椽之笔问道和平》的文眼:安全,用战略构建未来;散文《心中有座英雄山》的文眼:战魂,穿越时空的英雄精神……此类文眼因“无中生有”,属“异地求藏”,是“挑”文之“眼”的第三个层次。

第四种是审文之美。此类文眼从文境入意境,从意境入心境,从心境入灵境,至终完全进入审美之境,是思想的顿悟、精神的升华、灵魂的洗礼,尤需慧眼环视,跨越时空,问道大美。比如,散文《别有意韵是严冬》的文眼:时令,宇宙密码的文化解读;报告文学《雪域兵魂》的文眼:精神海拔,由忠骨与热血铸成……此类文眼因审美而闪现,属“精神阳光”,是“挑”文之“眼”的高级层次。

需要说明的是,“文眼”与文章标题不是一个概念。“标题”是文章的“名”,而“文眼”是文章的“魂”,尤其与新闻类标题有着鲜明的不同。一般来说,新闻类标题是对新闻事实的陈述,而作品类标题则往往不会将其主旨、意蕴直白地表达出来。在这个意义上,文眼是对标题内涵的延伸、意蕴的深化、灵魂的升华,对受众更加准确、直观地理解文章是一种引领,对文章的品质也是一种提升。

另外,“挑”文眼的必要性在于,在当下快速阅读的传播氛围中,将文眼直观地呈现出来,是引导受众悦读、增强传播效率的一个捷径。

还有,文眼还增加了作品的构成与层次,增多了作品的审美要素,也体现出编辑的匠心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