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5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正面宣传为主团结稳定鼓劲
——在灾难新闻中体现主旋律

作者:■唐鋆

突发性灾难事件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自然性灾难事件,指的是来自自然界的人类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如地震、台风、水灾等;另一类是社会性灾难,是指由人为因素或多种社会矛盾而导致的重大的、突发性事件或意外事故,如、海难、空难、矿难、交通事故及恐怖活动等等。灾难事件影响人们正常生活和生产,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备受社会的关注。作为媒体,不可能不对其进行报道。但是,灾难性报道非常敏感,弄不好就会触发社会不良情绪。因此,我们的媒体应坚持“正面宣传为主、团结稳定鼓劲”的报道原则,在灾难性报道中体现健康向上的主旋律。

坚持正确导向

传播正面能量

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灾难性事件的新闻报道,绝不能够偏离正确导向。灾难事件,当然是人们不愿遇到的,所以一提到灾难,受众从心理上就有一种抗拒感,甚至会积聚起负能量。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报道灾难新闻时,就更需要注重导向性。

曾经有一段时期,我国对于突发灾难事件报道的理念是:“灾害不是新闻,救灾才是新闻”。这是强调用正面手法处理灾难新闻,肯定人的战斗精神。1976年7月28日,唐山发生特大地震,媒体只报道“公而忘私、患难与共、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抗震精神,对于人员伤亡、房屋损毁等情况则是只字不提。24小时后,有关媒体才刊播新华社通稿《河北唐山、丰南一带发生强烈地震,灾区人民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导下发扬人定胜天的革命精神抗震救灾》,报道主题是灾区人民“决心发扬人定胜天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团结起来,奋发图强,夺取这场抗灾斗争的胜利”。至于灾情只用“震中地区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失”一笔带过,此后媒体每天发布的有关抗震消息的数量也受到严格限制。此次地震造成24.2万人死亡的数字,迟滞3年以后才得以披露。

这样的灾难性报道和舆论引导,看似“很正面”,实际上却帮了倒忙。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人类的历史,就是灾难与发展共存的历史。人类正是在与灾难的搏斗中,不断地步入更文明的时代。因此,灾难一旦降临,我们媒体没有必要回避。在新媒体时代,任何重大的灾难事件也隐瞒不了。关键是要在满足受众知情权的前提下,使我们的报道充满正能量,体现主旋律,使人们从灾难中看到光明与希望,树立战胜灾难的信心与勇气,从而凝聚全民力量,万众一心抗灾救灾。

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和2010年玉树地震发生后,我国媒体改变过去“报喜不报忧”的做法,对灾情和救灾工作进行全方位报道,体现了全国人民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意志,主导了世界的话语权。这是媒体在灾难报道中唱响时代主旋律的最好例证。

坚持实事求是

传播科学理念

灾难发生之初,因为现场情况复杂,如果媒体不能够迅速掌握足够的真实信息,并及时发布,就可能给谣言滋生生长的空间。特别是一些重大突发灾难事件发生后,主流媒体如果不能及时作出客观真实的报道,就可能在社会上引发不良舆论。2003年的“非典”疫情爆发后,正是由于我们的主流媒体没有及时报道、客观反映灾情,使得社会上各种猜测、议论四起、谣言滋生。

这个教训是深刻的。无论什么样的灾难,一旦发生后,我们的媒体应该积极担当起社会责任,用事实说话,用科学说话,以正视听。2002年四五月间,中国民航连续发生两起空难,造成240名中外乘客死亡。此后,中国民航的客机利用率明显下降,乘客大幅度减少,因为这样的空难让中国民众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恐飞心理”。而关于“飞机到底是不是一种安全的交通工具”的议论,一时成为社会上最有争议的话题。针对这种情况,有媒体以列举事实的方式来消除人们的恐惧心理,并拿出了让人信服的比较数据:“30年前,重大民航事故的发生率为每飞行1亿4千万英里1次。如今是14亿英里才发生一起重大事故,安全性提高了10倍……据美国全国安委会对1993-1995年间每百万乘客一英里所发生的伤亡事故的比较研究,坐飞机要比坐汽车安全22倍。在有代表性的6个月中,美国公路死亡人数约为自40年前有喷气式飞机以来全世界所有喷气式飞机事故死亡人数的总和”。这样既实事求是又传播科学的报道很有说服力,民航也很快恢复了客流量。

在灾难性事件的相关报道中,媒体尤其应该注意充分利用信息资源,将防灾减灾的相关科学知识适时予以传播。在2003年2月15日发生的吉林特大火灾中,很多报纸组织了面对火灾时老百姓应该如何逃生的讨论。例如《北京晚报》的报道:《面对商场火灾,我们如何逃生——市消防专家细解四招》。稿件中详细地告诉群众什么是正确地逃生办法,为人们增长了逃生和消防知识。

坚持人文关怀

满足读者需求

2015年12月25日,习主席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新形势下办好《解放军报》,必须坚持创新为要。现在,媒体格局、舆论生态、受众对象、传播技术都在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互联网正在媒体领域催发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读者在哪里,受众在哪里,宣传报道的触角就要伸向哪里,宣传思想工作的着力点和落脚点就要放在哪里。”显然,媒体要把读者放在首位。在灾难事件的报道中,媒体更应该做到以人为本,根据受众的需求来组织稿件。总体看来,人们对灾难新闻及相关报道的需求主要有动态、思索、知识和审美4 点。

一是动态需求。灾难发生后,人们首先想要知道的是这个事件是否与自己有关、是否涉及自己的亲友。灾难事件发生的范围、程度和趋势等各种信息,也是人们最为普遍关心的,因为他们要根据这些信息来做出自己的下一步行动。所以,媒体应该迅速、准确地进行报道。

二是思索需求。在了解了灾难基本信息后,人们往往会提出诸如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灾难等思考,这是受众的正常心理活动。实际上,人们对灾难新闻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对照自己,以防灾难重演。因此,对于灾难事件的原因探究,也是灾难新闻报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然,因为客观条件的限制,媒体一般无法很快地对灾难原因进行报道,但对于社会普遍关心的一些重特大灾难,媒体应该保持一段时间的持续关注,适时将灾难原因进行追踪或后续报道,以给社会一定的警示、给人们一定的告诫。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特大火灾爆炸事故,造成165人遇难、798人受伤。公众在震惊之余,对危险品的物流和仓储,对危化品火灾发生后的现场扑救和人员疏散,乃至灾后的环境污染等一系列问题提出思考。媒体在组织相关报道时,要直面公众的质疑,有效消除公众的疑虑。

三是知识需求。灾难事件的报道,更大程度上是为了今后减少乃至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人们关注灾难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迫切想知道如何引以为鉴、趋利避害。“灾难是永远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的自然和社会现象,人类的文明史实际上也就是征服自然、兴利除害的斗争史。”人们从灾难中存活下来本身就增强了人的生存能力,从灾难中不断地总结经验教训是我们新闻媒体面对灾难时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因而在灾难事件的报道中,媒体有责任总结其经验教训,并根据受众的需求,传授有效的减灾避难的相关知识。2010年11月15日上海市胶州路某公寓大楼发生火灾,造成58人死亡、71人受伤。人们在对死难者哀痛之余,不禁会想到自己要是万一遇上这样的大火该怎么办?《东方消防》杂志在此后的一年时间里,持续进行跟踪报道,连续编发了《全家自查消防安全18条》《一定要牢记居家逃生路线》与《掌握正确方法你就能逃脱劫难》等系列消防科普知识文章,不仅满足了读者的知识需求,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读者的消防意识和逃生自救能力。

四是审美需求。灾难本身是悲剧性的,然而悲剧却是重要的审美形态。美是人的本质力量的感性显现,而在悲剧中,这种力量更能得以发挥。悲剧不是表现死亡,也不仅仅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而是激发受众内心本来具有却长期被压抑的情绪,使之投射于悲剧人物身上并获得彰显。在新闻传播中具有悲剧性的人和事,同样可以成为审美对象,满足受众心中如亚里士多德所指称的“怜悯”和“恐惧”等审美体验。当人们面对因抗灾而牺牲的英雄人物时,受众在悲痛之余心中会升腾起一种庄严的情感,这种情感就是学习那些英雄人物在严酷灾难中所表现出来的崇高品质和精神力量。2014年2月4日,两名消防员在扑救上海环震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仓库火灾时因厂房倒塌壮烈牺牲;同年5月1日,又有两名消防员在扑救上海龙吴路一居民楼火灾时被暴燃的气浪推出13楼窗外坠楼牺牲。《东方消防》杂志都做出了专题报道,大力宣传烈士为了人民的利益舍生忘死的高尚精神,使读者从那些抗灾救灾报道中,感受到英雄的崇高,感情与英雄的壮举融化在了一起,拥有了一股积极的精神力量。

(作者系《法律与生活·东方消防》执行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