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5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让“风花雪月”绽放异彩
——《空军报》宣传“时代楷模”阎肃亮点回眸

作者:■刘晓伟

习主席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强调,要紧跟强国强军进程,弘扬改革创新精神,坚持军报姓党、坚持强军为本、坚持创新为要,努力使解放军报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影响力上更强,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提供有力思想舆论支持。

不久前,《空军报》在对“时代楷模”阎肃典型宣传时,在内容创新、形式创新、手段创新上做了一些探索,收到不错的效果。阎肃是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原创作员,著名词作家、剧作家,2016年2月12日,因病逝世,享年86岁。2010年,新闻媒体就对阎肃先进事迹做过大规模报道。2015年末,阎肃以“时代楷模”的形象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成为全国重大典型宣传的一大亮点。自2015年10月26日空军党委作出开展向阎肃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到12月24日阎肃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先后推出了以“解读阎肃同志的‘风花雪月’”为特色的系列报道,使老典型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让内容创新的点子更准

去年9月,阎老脑梗住院重度昏迷,空军党委作出了向他学习的决定。我们在研究方案时考虑,这次对阎老的宣传与上次的宣传内容不能割裂,同时,要挖掘出近5年来的新内容,提炼出新高度,展现出新风貌。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聚焦到一年前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阎肃有关“风花雪月”的发言。

“我称得上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战线的一名老兵,到现在依然在心里经常哼唱着‘追上去追上去不让敌人喘气’那些歌。我们也有风花雪月,但那风是‘铁马秋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楼船夜雪’、月是‘边关冷月’。就是这种肝胆、这种魂魄教会我跟着走、往前行,我愿意为兵服务一辈子!所以,我、我们心中常念叨的就是6个字:‘正能量、接地气’,在部队来说就是有兵味战味!”

听了阎肃的发言后,习主席风趣地说:我赞同阎肃同志的“风花雪月”!全场响起会心的笑声。习主席接着说:这是强军的“风花雪月”,我们的军旅文艺工作者,应该主要围绕强军目标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没错!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准弦”!于是,以系列报道或专题报道形式,系统解读阎肃同志笔下的“风花雪月”,从“铁马秋风”“战地黄花”“楼船夜雪”“边关冷月”四个维度系统回顾阎肃同志65年的艺术人生的宣传方案出台了。出点子容易,操作起来难。如何把这16个字落实成4篇能上头条的解读性文章?阎老的最新作品《风花雪月》给我们指明了道路。于是,我们以《铁马秋风,激荡豪迈心胸》《战地黄花,抒发壮丽深情》《楼船夜雪,磨砺英雄肝胆》《边关冷月,照我盘马弯弓》为题,计划撰写4篇述评。

方案思路新颖,但却无从下笔。怎么办?这时,我们做的就是一起静下来慢慢捋思路。应该说,强军的“风花雪月”,反映了军事文艺的核心特质,体现的是一个时代前进发展的精神风貌。饱含传统文化的思想风骨,彰显革命军人的大爱情怀,既是广大军旅文艺工作者必须倾心创作、精心耕耘的文艺园地,也是广大官兵需要竭力构筑、用心呵护的精神家园。从阎肃的军旅人生和文艺作品,解读他心中强军的“风花雪月”就是一首动听的新曲。

让内容创新的根基更深

这里,我们从《空军报》刊发的4篇述评中,选择一二与大家分享。

对“风”的描述这样写道:

风,与中国文化是密不可分的。“大风起兮云飞扬”,刘邦的《大风歌》借风抒写了高远的志向;“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借着风道出了离别时的悲壮……饱读诗词歌赋的阎肃,从小就渴望金戈铁马的战斗生活。他投身军旅,穿上军装,人民空军火热的战斗生活摔打着他的筋骨、淬炼着他的血性,铁马秋风的意境时常在他的脑海浮现,壮怀激烈的豪情时常在他的胸膛激荡,最终从他的笔端汩汩而出,幻化成一篇又一篇充满民族魂、英雄气、战斗风的作品。

《战地黄花,抒发壮丽深情》这样行文:

若对黄花孤负酒,怕黄花、也笑人岑寂。“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憔悴黄花总带愁”……寻遍有关“黄花”的诗句,总有百来句。不是凄凄惨惨,就是柔柔弱弱。可偏就“战地黄花”一句别有一番意境,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在阎肃笔下,对“花”的描写贯穿了他一生的作品,他的笔下在用文字抒写着对花的赞歌,他的面容时常笑靥如花。可以说,阎肃的作品里是百花争艳,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对“雪”的描述也极具特色。

在众多的咏雪诗词如“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等诗句中,阎肃对“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这两句诗的偏爱,或许正是因为“楼船夜雪”描述的意境,磨砺培养了他勇立时代潮头,始终高歌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肝胆魂魄和一生坦荡磊落、“肝胆皆冰雪”的老兵本色。

《冷月边关,照我盘马弯弓》对“月”的阐释独具匠心。

阎肃具有深厚的古诗词功底,“边关”“冷月”在他的作品中自然不可或缺。在他的笔下,边关冷月映照的,是盘马弯弓的戍边将士。在严酷荒凉的大漠边关,他们枕戈待旦,穿甲而寐,握剑而眠;他们踏雪而行,卷尘挟风,马踏残月;他们斗志昂扬,众志成城,意气风发……

阎老对部队、对空军有着特殊的情谊,一生都在用优美的词句歌颂祖国和军队,放歌蓝天,而我们也极力在采访和行文中,用诗化的语言来表述我们作为新一代空军人对他的深情。《我爱祖国的蓝天》《军营男子汉》《敢问路在何方》《雾里看花》……在光碟旋转的流光溢彩中,我们看到了时代的印记。这些在创作跨度上达半个世纪之久的作品,都可以与阎肃的名字联系在一起,成为留驻在一代代人心底的集体记忆。每年春节的年夜饭,国家和部队的大型晚会,都缺不了老爷子的身影。不断推陈出新也是阎老一直践行的诺言。那么,我们就力求用阎老一直追求的来回报他。

让内容创新的视角更宽

阎老重病中,我们只能对身边人见缝插针进行多角度采访,希望接近、再接近阎老的核心精神,展现出一个本真而多视角的阎老。

采写过程中,我们感到,阎老的先进事迹,体现了当代军人对理想信念的坚定追求、对中国道路的持续坚守、对中国精神的发扬光大、对中华文化的传承创新、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模范践行、对中国梦强军梦的执著实践,为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提供了鲜活教材。突出宣传这一典型,对于引导各级深入贯彻落实习主席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持续推动文艺繁荣发展,汇聚起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强大正能量;对于引导广大文艺工作者肩负庄严使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以高尚的职业操守和优秀的文艺作品树立德艺双馨的良好形象;对于引导干部群众和部队官兵坚定信念、爱党报国、忠诚使命,大力弘扬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努力在本职岗位上书写精彩人生,具有十分重要的教育激励作用。

为此,在我们采写这4篇述评时,始终把宣传的核心贯穿其中,多层次、多角度对其进行解构,夹叙夹议,边叙边评。述评刊发后,很多读者来信来电反映,阎肃的先进事迹和精神,集中体现了一名文艺界老兵忠诚的品格、战斗的作风和奉献的情怀,体现了一名部队文艺战士为强军放歌、为官兵抒怀、为时代抒写的文化担当,体现了一位名师大家精益求精的艺术追求和以身载道的风骨风范,立起了党的文艺工作者和军队文艺战士的好样子,立起了全社会崇尚的精神标杆。

让每一首军歌成为激励官兵的“冲锋号”,是阎肃坚持不懈的艺术追求。他始终把自己的根扎在军营,用自己的爱、用自己的作品倾情回报部队,将自己毕生的心血奉献给广大官兵。60多年,阎老几乎跑遍了空军所有部队,机场、阵地、边防哨所,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歌声和笑声。60多年来,他为部队写了多少军歌、师歌、团歌、连歌,他自己都说不清了。阎老常说:“自参加革命以来,什么都可放弃,但唯有这身军装最难舍弃。”他创作的1000多首作品中有三分之二是写军队、演官兵的。

正因为把握住了这个根本,我们对阎肃这个老典型谱出的新乐章才依然动听、美妙。对“风花雪月”的解读才不同于才子佳人笔下的“风花雪月”,柔中带刚,透着坚强。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当熟悉的旋律响起,这永远的经典散发出了淡淡的寒香,沁人心脾……

一位开国将领曾说,我们回首长征的历史,不要忘记那枪声炮声,更不要忘记那歌声琴声。强军事业呼唤强军文化,让我们唱响强军的风花雪月,更好地抒发家国情怀,助力战鹰高飞远航。

(作者系空军报社编辑三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