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5期海外媒体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兰德公司网站:美国网上准“军事发言人”

作者:■梁君 孙文静

在美国,源于军事类智库的防务智库网站凭借非官方组织的特定身份和大量的原发信息,已成为美国庞大军事类网站宣传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兰德公司网站作为“美国第一智库”的互联网“发言人”和实质上的军方准“发言人”,在实践操作中充分体现了防务智库类网站的信息传播特点。

一、兰德公司网站概况

兰德公司网站(rand.org)是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在互联网上的官网,代表兰德公司发布研究报告、发表评论和进行项目推广等信息传播活动。1948 年11月,为响应时任美国陆军航空总司令阿诺德上将提出的,成立一个“独立的、介于官民之间进行客观分析的研究机构”“以赢得下次大战胜利”的建议,兰德公司正式成立,后因在朝鲜战争期间准确预测“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将出兵朝鲜”而声名鹊起,并逐渐发展成为美国最大、最有影响力的综合性战略智库之一。如今,兰德公司的研究领域与研究重心已超越其成立之初所专注的美国国家安全类课题,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但具有浓厚军事色彩,其涉华军事研究报告一直以来对历届美国政府的对华军事政策产生着重要影响。

1.与政府及军方关系密切,充当舆论领袖和准“军事发言人”。兰德公司65% 的收入来源于美国联邦政府和军队。据兰德公司人员介绍,公司一年收入约2.53亿美元,其中来自美国国防部和其他安全部门的为5000万美元;空军为4500万美元;陆军为3300万美元;其他联邦政府部门为4600万美元;余下的收入多来自于大学、基金会、地方政府、私人捐款等。另外,兰德公司是美国惟一能获得政府全部机密文件的研究机构。公司的高级研究人员经常受邀出席政府会议或作为政府代表团成员出国访问,有的还通过与政府间的“旋转门” 机制到国防部等政府部门担任要职。例如,美国空军长期派5名左右的校级军官在兰德公司工作。因此,兰德公司与美国军方的关系一直被认为是最为紧密的。可以说,兰德公司网站不属美军所有却为美军所用,堪称美军网上准“发言人”。

同时,美国政府特殊的政策制定过程,不仅使得兰德公司与美国军方关系密切,而且还充当了舆论领袖的角色。美国政府没有在编的庞大的政策研究咨询机构,以及用来支付调查、分析和评估的巨额费用,因此不直接参与政策制定的全过程。美国的政策制定过程大致按以下流程进行:集团利益表述——智库论证——媒体传播——国会听证——政府抉择——政策出台。具体说来,首先是政府的某个独立部门提出利益诉求,智库受委托后或自发地进行多方面的调研、论证和总结,得出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意见,然后智库通过媒体公开传播和辩论,以影响公众舆论,同时参加国会听证会,发表政策建议。最后,国会两院综合考虑包括舆论在内的各方意见,决定相关政策的制定与否。美国奉行军队国家化,军方作为独立政府部门,其军费预算、战略制定都按上述流程进行。因此,兰德公司网站所传播的信息与美国军事战略制定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而且,在这种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兰德公司网站在美国社会充当着舆论领袖的角色。

2.信息制品以学术研究特色示人。兰德公司网站发布传播的信息制品主要包括四种体裁,分别是研究报告(Research Report)、评论(Commentary)、公开发行物(Publications)和其他(Others)。其中,研究报告篇幅较长,有的几十页,有的上百页,往往集合了多名兰德公司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对研究课题的深入全面分析是其显著特点,因而最能体现兰德公司的态度,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评论类文章主要包含署名评论文章与网站官方博客文章,多为兰德公司知名学者所作。署名评论文章数量最多,体现的是兰德公司研究人员对当时热点问题的观点和态度,就同一问题会有不同的声音发出。网站官方博客的评论文章则多为对兰德公司研究课题的推广性介绍和研究成果发布前的预热。还有一些是兰德公司网站发布的相关研究成果的公开发行物,包括专题论著(Monographs)和外部发行物(External Publications)。专题论著是指公开发行的专著,网站提供主要内容摘要和购买路径。外部发行物类似于我国的学术期刊,是指兰德公司的研究成果在机构外期刊等出版物中公开发表。除了上述三大类信息制品,还有新闻消息、视频资料及兰德公司按季度推出的《兰德公司年鉴》(Rand Review)等类别的信息。

二、兰德公司网站信息传播特点

由于教学和科研需要,笔者自2012年起对兰德公司网站涉华军事信息传播进行了跟踪分析,从所搜集的信息样本来看,该网站传播的信息不同于其他新闻媒体网站的新闻报道,内容强调思辨评述而非新闻叙事,且传播手段上也独具特色。

1.信息来源体现出鲜明的“集中性”,自创率高。兰德公司网站的信息来源主要为兰德公司内部研究员或分析师,具有鲜明的“集中性”。这些“主力作者”的成果占到了信息样本总量的81%,呈现出较高的“原创性”。他们不仅学者身份显著,而且履历丰富,多人曾在或正在政府部门任职。如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员David C. Gompert于2009年至2010年间,先后担任美国国家情报副总监、总监、总统首席情报顾问等职;兰德公司外交与安全部主席James Dobbins,曾先后担任过负责欧洲的助理国务卿、总统特别助理、总统的巴尔干半岛特别顾问和美国驻欧洲共同体大使等职。这些身兼政府、学术多种职位的政治、军事与外交专家们,都具有较高的特有政治和学术素质,他们所撰写的相关信息对网络用户尤其是高知精英人群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2.议程设置遵循“接近性”与“冲突性”原则, “把关”力度大。兰德公司网站的主流议题及其子议题的设置,都呈现出议程设置的“接近性”与“冲突性”原则,即与美国有关的、对美国构成“威胁”的议题会得到充分的关注。在笔者搜集的信息样本中,“美中军事关系”与“中国周边安全态势”议题下的信息样本量最大,构成该网站的主流议题。“美中军事关系”下的“中国的军事挑战”与“美国的对华战略”两个子议题,占该类主题样本信息量的49%和51%,体现出明显的“冲突性”原则。“中国周边安全态势”议题下的信息主要涉及“岛屿争端”“朝鲜半岛”“中印关系”“中俄关系”这4个子议题,而且“岛屿争端”“朝鲜半岛”议题下信息量远多于“中印关系”“中俄关系”,充分体现出因美韩同盟关系而派生出的“接近性”。当然,议题的设置还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如国际安全态势的大趋势、中美军事关系的发展变化和网站信息发布的惯例等,但是以“接近性”和“冲突性”为原则的议程设置使网站议题紧贴美国受众的心理预期,加强了兰德公司网站专家们“把关人”的操控力。

3.喜好使用中国谚语、俚语,跨文化传播力强。从兰德公司网站的涉华军事信息制品来看,该网站的作者能够娴熟使用谚语、俚语等有隐喻含义的表达。2014年8月11日,发布研究报告《中国的中南亚战略——“空城计”》(China's Strategy Toward South and Central Asia——An Empty Fortress);2014年11月11日,发布评论文章《山高皇帝远》(The Mountains Are High and the Emperor Is Far Away),对香港的占中运动进行评论。这些具有中国色彩的特殊表达,巧妙地将议题的倾向性蕴含其间,强化了涉华军事信息的中心框架,展示出兰德公司网站较强的跨文化传播力。

4.与美军官方媒体互利协作,议题框架固化。尽管兰德公司网站上明确标明:“兰德公司是一家非营利性的民间智库,以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法为目标”,但是在涉华军事信息传播和舆论引导层面上,兰德公司与美国军方并不是一般的主客关系,兰德公司网站与代表美军官方的国防部网站就存在互利互补、深化协作的关系。

“感性”报道与“理性”分析形成互补。美国国防部网站发布的涉华军事信息以感性的新闻报道为主,主要对中美军事关系中的重大事件和官方态度进行及时的报道;兰德公司网站的涉华军事信息以研究报告和专家署名评论文章为主,重在提供“理性”分析和对中国军事全面深入的探讨。这种“理性”学术研究成果不仅是美国政府军方制定方针政策的依据和参考,而且为涉华军事信息传播的核心框架提供必要的理论支撑。正如,他们一个站在前面说:“我们必须进行亚太‘再平衡’”,一个站在后面用研究数据说:“中国军费连年高速增长,对美国的军事领导地位构成威胁”。

强硬的官方表态与委婉的智库说服形成呼应。对于“中国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这一热点事件,美国军方网站第一时间发布正式声明,表示对中国行为的反对,措辞强硬,其目的有三:一是表示不满;二是安抚盟国;三是试探中国底线。但是对于广大受众而言,强硬的措辞、直白的表态使人们感到情势紧迫。一周后,兰德公司网站发布博文做出呼应,借兰德研究员之口讲述了中国面临的不利形势,并从中国的得失出发提出建议和要求,语言委婉,加强了该议题的说服力。正是一个在前面批评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不能这样划,我们不会遵守”,一个在后面劝阻:“这样于你我都不利,只会让日韩走得更近”。

智库网站全面分析深化军方网站信息。在论及美国在亚太保持军事存在的合法性与合理性时,美国国防部不厌其烦地强调亚太的繁荣发展受益于美国70多年来在亚太所构建的安全体系,将美军比作“保护伞”;认为中国作为受益者,国力才得以全面发展,但是中国的崛起对周边邻国构成威胁,并对美军在亚太的领导地位构成潜在挑战。兰德公司网站的涉华军事信息在论及该议题时,则从两国文化差异和历史认知的不同入手进行分析,深化了国防部网站的相关信息。

军方、智库发声有异,议题核心框架保持一致。兰德公司与军方并非总是口径一致。作为与美军关系最为密切的综合战略智库之一,兰德公司一直致力于为美国政府和军方提供政策建议,因此,在兰德公司网站涉华军事信息中也有与国防部网站相左的情况,甚至还有对军方政策的质疑。例如,他们有时也吵两句:“我们必须对中国的‘反介入’战略进行遏制”,“但是你们的‘空海一体战’不可行”。只是,所有这些的潜台词都是:“为了美国好”,他们协作的背后永远是对美国国家利益的考量。总之,无论是从兰德公司网站信息传播服务于美国国家根本利益的这一出发点来说,还是从美国国防部采纳建议改善政策的这一归宿来说,军方与智库差异性的声音反而凸显了“美国国家利益第一”的这一核心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