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6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怎样才能写出“三有”新闻作品

作者:▇王雁翔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闻與论工作者要努力推出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作品。作为常年在一线奔波的记者,怎样才能写出“三有”作品呢?也许每个新闻人的探索或思考不尽相同,但总体要求是一致的。

“三有”作品出在记者的脚板底下

邓拓说:“记者应该永远生活在群众之中,活跃在采访第一线。”可奔走就会遇艰险,人生只有一世,谁不珍爱自己的生命?但作为军人的军事记者,在困难或生死考验面前,只能向前,刀山敢上、火海敢下,这是军人的职责使命,也是军事记者应有的担当。

当记者这些年,从边疆到沿海,从雪山哨卡到寂寞海岛,我走过很多路,先后10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行走的脚步却从未犹豫。因为在路上,心灵才能触摸到时代的脉搏,双眼才能看到真实的情况。

2001年5月,我跟随新战士赴藏北阿里高原,出发时正患着感冒,上山易引发脑水肿和肺水肿。但我没时间等待身体康复。西行阿里,于我不仅仅是想拥有一份挑战自我的人生历练,更重要的是,不跟着新战士一起接受一次高寒缺氧的摔打,我就不了解“天路”的艰险,也无法体会和感受新战士怎样踏上那块遥远的“高地”。

司机是闯过50多趟“天路”的老司机,技术过硬。但返回的路上我们还是迷路了。满眼终年积雪、连绵起伏的雪山,轰轰隆隆的寒风呼啸着。我们带着电话单机,但找不到电线杆子。在雪山里左转右突,仍然什么都看不到,似乎离生路越来越远。一旦夜幕降临,不说饥饿,单零下40℃的严寒,就会将我们冻死。就在我们准备留遗言时,一个牧人神话般赶着羊群从远处的峡谷里钻了出来,为我们指出了一条走出雪山的生路。

阿里之行,在险象环生的雪山奔波一个多月,我跑遍了阿里所有边防连队,体重减了7公斤。正是一路所经受的艰险与痛苦,使我写出了不少接地气、受到基层官兵喜爱的新闻作品。

脚板子底下出新闻是老话,也是真理。记者只有真正到了边关,跟戍边人站在一样的生死边缘,才能触摸、感悟、理解边界、界碑在戍边官兵心里沉甸甸的分量,才能真正理解他们心灵深处高高举起的忠诚!不亲身经历苦累艰险和生死拍打,到不了现场,记者就无法从心灵深处理解、读懂军人的忠诚与勇敢、朴实与可爱,就无法读懂他们的崇高与大爱,就像有些高度需要我们用心灵去攀登。所以,在新疆,我五上神仙湾,七上帕米尔,跑遍了南北疆所有边防一线连队和哨所;驻站原广州军区,边防海岛连队我亦一个不落走遍了。

“三有”作品出自记者的心头责任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著名诗人艾青的名句。有没有社会责任,是记者采写、传播有温度新闻的基础。有人说,一个人有怎样的心灵与眼界,就能看到怎样的远方。

任何新闻报道都有导向,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以及怎样报道,都包含着作者的立场、观点和态度。记者既是新闻信息的甄别者,又是新闻传播的主导者。当下媒体的传播格局、與论生态都在发生深刻变化,记者心里有什么样的社会责任,他的行走方向、笔触和镜头就会对准那里。新闻报道的源头活水是实践,军事记者要把新闻写在大地上,就要把笔触和镜头对准基层官兵,以尊重和敬畏的心态,俯下身子,真心了解、体验官兵的内心世界和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这样采写出的新闻作品才会有热腾腾的现场温度和鲜活的思想深度。

好的思想、观念、内容,还要用读者喜闻乐见的形式和手段表达,作品才会有“时代温度”。2011年,军报组织“中国边海防巡礼”大型采访活动,我从湛江硇洲岛起程,大横琴岛、北尖岛、外伶仃岛、担杆岛……一路辗转奔波25天,面对面聆听边海防官兵的成长故事,亲身体验他们在缺水少电、孤单寂寞、艰苦艰险的环境中工作生活。在探索用图片、文字、视频多角度、全方位报道的同时,还写了长篇纪实散文《听,那海岛的涛声》等作品,受到读者点赞。

2010年“红色足迹万里行”采访途中,我在湖南宜章县偶然听说了转业军人刘真茂29年义务守护30多万亩原始森林的事迹。活动一结束,我立即跋山涉水深入大山,在寂寞的大山里和刘真茂一起生活10多天,跟他一起巡山、种菜,聆听他鲜为人知的心路历程,采写了一篇《守望大山》的长篇人物纪实,还有内参、视频和大量图片,稿件在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推出,各大网站立即争相转载,当天点击量就达50多万人次,跟贴1000多条,网民一片感叹点赞声,并引起多家中央媒体关注。在媒体和网民的关心下,刘真茂的工作生活环境不仅有了改善,而且这个默默在大山里奉献的“草根英雄”2015年还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

“采访不仅是记者的工作,更是记者的生活。”2013年8月,我听说广东省惠东县一个偏远大山里,有一名叫古槐基的退伍军人,一次次放弃自己的人生梦想,37年坚守在穷山沟里当老师。我一路辗转,奔赴远山,跟老人一起生活,从他的心窝里掏出许多别人无法听到的故事,亲眼目睹了他的生活细节,采写的通讯和拍摄的视频与图片赢得网民广泛好评。长篇人物纪实《远山的烛光》获得全国报纸副刊作品金奖和第二十三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

这是两个军地结合部的“草根英雄”,我可以写,也可以不去吃那份苦。但作为记者,不把他们的感人故事告诉读者,我的良心上过不去。

“三有”作品来自记者的真诚心灵

从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到穆青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这些震撼人们心灵的经典作品,无不透射着作者深入被采访者的内心、贴近读者的真诚心灵。

2011年大年初一,冰霜铺地,我顶着寒风赴原广空航空兵某团采访担负节日战备值班机组人员时,女机长李凌超说:“节日比平时更忙碌,老百姓办年货、迎新春,军人忙训练、忙备战,连家里卫生都顾不上打扫,都习惯了,也没啥好抱怨的,因为咱是军人,肩头扛着祖国的详和与安宁。”采访结束,她笑着对我说:“你们记者也蛮辛苦,大过年的,别人赶着回家团圆,你们却逆向而行,往基层一线跑,都不容易!”

在基层奔波是记者的工作常态。具有“三有”品质的好新闻不在办公室里,靠打电话、剪贴拼凑材料写稿,作品永远不可能有现场温度。不到现场做细致扎实的采访,就聆听不到官兵身上那些动人的故事,捕捉不到一个个现场细节,更无法听到官兵心灵深处朴素灵动的语言。最近,我采访某旅一名营长,发现此前媒体上关于他的报道竟有许多错漏,一问,原来那些写报道的人压根就没采访过他。抛弃私心、欲望和杂念,带着简单、纯净、善良、诚恳的态度,扑到生活中去探求事物真相,记者看到听到的东西不仅是真实的、鲜活的,还有头脑与心灵的感动,与被采访者的思想交流与碰撞。

被采访者凭什么把心窝子里的话掏给你?我们常说,文如其人。其实文字风格,是人的品格决定的,也是人的学识修养决定的。记者到基屋采访,是脚踏实地、真心实意听真话,还是蜻蜓点水走过场,官兵心明眼亮,一望便知。你的态度真诚,他们回报给你真诚;你糊弄他们,他们也虚以应付,不会对你掏心窝。那样,你就捕获不到鲜活的新闻素材,写不出能够打动人心的高品质的新闻作品来。

我去“黄草岭英雄连”采写记者蹲连手记,刚开始,连队官兵都有点紧张。我住在连队,跟战士们同吃一锅饭,睡战士的床,一起训练和娱乐,很快就跟连队官兵打成了一片。半个月的连队生活,使我对连队官兵的内心世界有了更为真切的了解,采写的一组蹲连手记见报后,一名连队干部打电话惊讶地问我:“你是用什么办法从战士心里掏出那些故事的?”我一时语塞。他整天和连队战士生活在一起,战士们工作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成长中的快活、苦闷、故事,他应该比我更了解才对。战士们为啥把藏在心里的故事讲给我?因为我用自己的真诚赢得了他们的信赖,他们把我当成知心朋友和大哥。

“文生于情,情生于身之所历。”身到心到,文笔才会雄健。记者拿什么拨动基层官兵的心弦?不摆架子,谦虚好学,用自己的真诚和人品赢得官兵信赖,就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故事。

2008年,我针对新战士下连遇到的新情况及新修订的《军队基层建设纲要》给部队带来的新变化,蹲在基层认真聆听、观察,采写了两组6篇见闻,都配了言论在军报部队新闻版头条刊发,其中4篇被评为优质稿,在基层官兵中引起不小的反响。如果我作风浮躁,走不进官兵的心坎,就倾听不到他们的迷茫与困惑,也看不到那些细微里的新变化。部队每年的主题教育记者都在关注,我也不例外。《眼光放得要远 脚步迈得要实》和《脑子里没理论 拿什么联系实际》这两篇报道的标题,几年时间过去了,许多部队领导都还记得。所以,记者只要俯下身、沉下心,身到心到动真情,采写的报道就会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驻南部战区分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