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6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阎肃典型宣传的深入采访与素材取舍

作者:■张力

去年10月以来,军内外媒体再次对全国重大典型阎肃事迹进行了集中宣传,连续举办了中央电视台“时代楷模”发布会、国家大剧院经典作品音乐会、京西宾馆艺术成就研讨会和人民大会堂先进事迹报告会等宣传活动,各媒体共刊播稿件6500多篇,互联网新闻100多万条,累计阅读量过亿。中宣部和军委政治工作部领导评价说,阎肃同志是这些年来“规格最高、影响最大、效果最好”的人物典型。

好的宣传效果首先源于好的一手材料。相比以往全国典型一两年的宣传准备,这次阎肃宣传时间紧、任务重、标准高,从采访到推出前后仅2个多月,且中央和军委首长高度关注。为获取高质量的一手材料,我们在组织采访和素材挖掘方面,下了一些功夫,留下一些感悟。

深入采访——既要用心,也要用情

采访之基挖得有多深,宣传之树就长得有多高。很多时候文章言之无物、言之无味,重要原因就是采访不够、感觉不真。去年10月初接到任务,我们迅速组织力量采访,仅用1个多月时间整理出40多万字故事集、200多小时视频、300多部艺术作品和上千幅图片,最终汇编成两本《阎肃同志先进事迹素材汇编》《阎肃同志艺术作品精选》,及15套各类电视节目、图片资料、音乐专辑,为后期大规模宣传奠定了坚实基础。

阎肃作为公众人物,大家对他印象深刻,再次宣传容易炒冷饭。为了让记者尽快找到不一样的“感觉”,阎肃突发病重昏迷后,经他家人同意,我们第一时间协调解放军报社、新华社、光明日报社等媒体记者,去病房探望阎老病况,倾听阎老家人回溯昏迷前的日子,走访阎老家,将记者思绪拉回阎老“平凡而伟大”的艺术人生。

为了探寻阎肃的创作历程,我们专门找来他从50年代开始在《空军报》发表的几十篇歌词诗文。这种身临其境、潜移默化的采访引导,让媒体记者们感同身受。看完阎肃早期的诗词作品后,有记者说:从病房到书房、从作品到作品的时代,一个栩栩如生的阎肃形象在脑海里立起来了!

真实感悟阎老“最后的时光”,有助于点燃记者们的创作激情。为此,我们设计了10个“最后一次”的提问——“最后一次对话、最后一部作品、最后一条短信、最后一次指导晚辈、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最后一段音乐旋律、最后一次下部队演出、最后一次策划晚会、最后的工作心愿、最后的舞台掌声。”这10个问题,仿佛阎老最后的生命日历,纪录了他人生的最后几步。很多记者事后反映,通过这一幕幕的追思和回放,一下子激活了脑子里关于阎老的所有信息,提笔有“神”了。

采访中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就是阎老因病不能接受采访,而近十年来,阎老参与的重大文化活动,已不限于空军,而是全国、全军。所以要挖掘最新的故事,必须联络采访很多与他共事的名家明星。

众所周知,名家明星大都很忙,联络难、采访更难。我们的办法是“雁过拔毛、顺藤摸瓜”,每采访一个就请推荐联系下一个。王晓岭(“九三”晚会文学组组长、原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团长)由空政文工团舞美老师孙天卫(“九三”晚会舞美总设计)推荐;杨雄(国家文化部艺术司演出处处长、“九三”晚会总统筹)又由王晓岭推荐;陈维亚(“九三”晚会总导演)又由杨雄推荐。结果,以这种顺藤摸瓜的方式,先后采访到李谷一、蒋大为、张颐武、印青等30多名知名人士,捕捉到很多“活鱼”。

都说记者是“啄木鸟”,有时为了找一点线索,真需要点永不放弃的精神。阎老生前参加的最后一次国家重大文化活动是2015年9月3日“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晚会”,他担任首席策划、首席顾问。虽然头衔响亮,但实际工作却很单调,就是开会、讲话。这对于“靠画面说话”的电视新闻来讲,是个十分头疼的问题。但即使这样,我们找遍了空政文工团、国家文化部、中央电视台,就是找不到一点关于阎肃参加“九三”晚会的工作画面。对于电视新闻来说,影像代表真实,没有画面,阎老最后一次为国家重大活动的辛劳付出,没有了证据,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阎老电视宣传的公信力和感染力。左右为难之际,我们无意间从一位采访对象的闲谈中找到“蛛丝马迹”:晚会一般都有导演组,导演组一般都拍花絮。于是,我们迅速联系到陈维亚导演,但打电话几天不通,发短信好几天才回。原来对方在国外,时差颠倒,幸运的是对方记忆中确实有人拍过花絮,也许里面有阎老的画面。几个回合下来,从国外发来一段5分多钟阎老指导晚会主创的发言画面,声情并茂、掷地有声,这段珍贵的画面后来被用到了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军旅人生和北京卫视《档案》等10多个重要电视报道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材料取舍——紧扣主题,寻觅故事

一般来说,采访过程要广泛撒网,材料取舍要重点捞鱼。不是说所有的采访内容都能用,有没有用,首先要看和主人公、主题的关联度。同时,还有个标准:是不是故事?很多故事孤立看是“小意义”,联系看是“大意义”。比如阎肃人生“六次转折”,单看他年少时离开修道院去南开中学读书、后又放弃学业投身革命,这些选择,孤立起来看,多数是因为环境使然,但联在一起看,会发现阎肃的人生路确实沿着“从一名天主教徒成为共产主义的坚定追随者”信仰之路走来。

当然,用是不是故事来区分,只是表层,如何取舍材料,最重要还是与宣传主题的关系。阎肃宣传主题定位是“红心向党、追梦筑梦、德艺双馨的文艺战士”,其内涵有“六条线”:对理想信念的坚定追求、对中国道路的持续坚守、对中国精神的发扬光大、对中华文化的传承创新、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模范践行、对中国梦强军梦的执著实践。紧扣主题好理解,只要与这“六条线”有直接关系的故事就留下,那没有直接关系的怎么办?我们的做法是,先放一放,再去采访,再去寻找发生这个故事的具体环境、具体年代、具体情境,问一问“当时有哪几种可能,为什么他会这样做?”

比如关于“阎老是中国梦的践行者”这个定位,主题重大,大到难以破题。怎么办?当时笔者的思路是从大往小“捋”:中国梦是什么?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什么要“复兴”,因为以前“兴”过,现在不“兴”了;为什么是“伟大”?因为很艰难;为什么艰难,因为近代一直受欺负。沿着这个思路,看看阎老的一生,是否有同样的印记——

“阎肃出生的1930年,是军阀混战的乱世,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人打到河北,他逃亡到了重庆,遭受日军大轰炸……”

“到了1945年抗战末,国民党进行的三次币改阎肃都见过,民不聊生……”

“1946年阎肃进南开中学、1949年毕业,既看到了五四以来的新诗,老舍的戏、巴金的作品,又接触到延安来的文化,看了托尔斯泰、高尔基的作品,喜欢唱《黄河大合唱》《兄妹开荒》……”

“1949年11月底,重庆解放,阎肃听说江姐的故事深受触动;那时,刘伯承、邓小平的二野进驻……”

“1952年,阎肃两次入朝慰问参战部队,朝鲜战场归来,他强烈请求参军……”

“1953年4月,阎肃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调入西南军区文工团参军入伍……”

再后来的故事,每逢党和国家重大节庆,他都有作品问世。直到2014年10月15日,习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称赞阎肃同志提出的军事文艺的“风花雪月”,是强军的“风花雪月”。

正如国家文化部副部长董伟对阎肃的评价:“阎老与我们祖国的进步,时代的发展,人民的喜怒哀乐,以及整个时代的脉络同步共振,履行着一位人民的歌者、时代发展见证人的神圣职责。”

可以看出,中华民族每一个历史关口和重要阶段,阎肃都与之同呼吸共命运,他用人生、用作品在拥抱和纪录时代;而且,因为他的军人身份,使得他纪录的是大时代不是小时代。所以阎老就是一段浓缩的历史,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

为此,当我们再次审视所有关于阎老的素材时会发现,阎肃的人生路、从军路、从艺路,始终围绕着近代中华民族独立解放、发展建设、改革开放、富国强兵的全过程,的确是民族伟大复兴梦的参与者、见证者、纪录者和践行者。于是,高大上的主题,变得很具体很真实。也是基于这种感受,我们采写的通稿标题是:“时代歌者的追梦人生”,导语是:“千年历史,百年人生。一个人如何造化时代而不被时代淹没?一滴水如何融入大海又不被大海吞噬?这是历史课题,更是人生课题。”

可见,在取舍素材时往往需要拓展到当事人所在的历史阶段和社会环境,甚至还原当时的规定情景,这样才能全面而真实地感受一个丰满的人、立体的人,也才能饱含深情地刻画出一个深刻的人、大写的人。

(作者系空军政治部宣传处副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