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6期记者亲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如何在陌生的环境中更多地发现新闻

——随舰采访“科摩多-2016”联演有感
作者:■《解放军报》记者庞清杰

我这人一向喜欢生活中猝不及防的小惊喜、小意外,得知可随舰赴印尼采访“科摩多—2016”联演时,自然满心欢喜。

今年3月26日,我从青岛港登上潍坊舰,开始了为期35天的随舰采访之旅。这一路上,我努力在陌生的环境中更多地发现新闻,收获颇丰,亦不乏遗憾。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这次随舰采访,是我第一次登上祖国的军舰,第一次亲密接触基层海军官兵,也是我第一次迈出国门。在此之前,我对海军知之甚少,对舰艇一知半解,甚至采访联演也全无经验。不管从什么方面看,我都是个实打实的“雏儿”。

正因为如此,虽然我豪情满怀揽过任务,心中却不免忐忑:该如何搞好这次报道?

幸运的是,在我第一眼看到潍坊舰时,我的这一顾虑就消去了大半。因为我发现我看它的眼光是这般好奇,我的心中也隐隐有了“表达”的冲动。

那一刻,我叮嘱自己,既然自己是个“新人”,那就索性站在一个“新人”的角度去表达。

事实证明,新人确乎有新人的好处,最重要的就是可以发现很多其他人早已习以为常、却令人感动的细节。

3月26日上午10时许,由导弹护卫舰潍坊舰和远洋救生船长兴岛船组成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从青岛解缆起航。那一刻,相比经常出海的潍坊舰舰员,我的心情是无比激动的,心中不禁浮现出高晓松曾说过的“诗和远方”。于是,我的第一篇报道的题目就有了——《水兵的“诗和远方”》。

在采写这篇报道时,我加入了自己对海军官兵的第一印象,加入了自己对潍坊舰的第一印象,加入了自己第一次出海的感觉。而出海多的人,反倒容易对这些麻木。

上舰没两天,我便发现飞行甲板周遭的栏杆,以及舰艇向海一侧浮着一层薄薄的海盐粉末。当我兴奋地把这个发现告诉舰上一位多次出海的朋友时,他很是不以为然。但那一刻,我心中却有了隐约的冲动——下一篇报道,我要围绕“盐”展开,至少也要把“盐”放进去。我的这一想法最终落实在《他们没你想象的那么潇洒》中,开篇就写道,“我曾无意间握到潍坊舰后甲板的围栏,发现向海一侧浮着薄薄一层白色粉末。我猜想那是海水蒸发后的盐渍,一尝,果不其然。 这是原初的盐。”

记得潍坊舰第一次周检修时,我很是好奇,尽管那天下午太阳晒得很,我还是兴冲冲爬到副炮平台上与那些正在检修装备的官兵聊天。虽然舰上装备检修每周都有,但于我却是第一次见到。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就有了《纵情天涯难舍牵挂》一稿。

可以说,刚上舰那段日子,“懵懂”的我很有好奇心,也正是好奇心解救了“懵懂”的我。有首歌唱道:“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其实,每个人的经历不同,站的立场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这些不同恰恰就是自己最大的财富和底气。

探寻文字报道独有的魅力  

这次随舰采访的记者中,除了像我这样的文字记者,还有电视、广播、摄像等方面的媒体同行。与他们共同生活工作,除了学到许多东西,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时刻提醒我要去探寻文字报道独有的魅力。

这一路上,我一直希望自己写出的稿子里,总有那么一些内容是电视、广播以及摄像所无法表达或者替代的。

在这方面,我想到和用过的“小伎俩”笼统归结起来,就是把稿子写“散”,也就是“散文化”的表达,这样一来稿件自然会别具些美感。《水兵的“诗和远方”》《他们没你想象的那么潇洒》《纵情天涯难舍牵挂》《战舰云集无硝烟》这4篇稿子,虽然良莠不齐、褒贬不一,但我多少都有意识地往“散文”的方向靠了靠。这些“小伎俩”大概包括:

一是捕捉那些只能用脑子,不能用仪器捕获的“偶然性”。比如《水兵的“诗和远方”》最后一句,“记得舰艇出发那一刻,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一句打电话的声音‘老婆,我走了’。 都说人生自古伤离别,但那声音如话家常,丝毫没有忧伤。”这话并非我杜撰,当时听到时自己内心很受触动,但这种感人的场景却很难被录像机或者照相机表达出来。

二是做一些关于触觉、味觉或者嗅觉的描写。比如在《纵情天涯难舍牵挂》中有两处这样的描述:“对此,我深有感触,几次握住舰上栏杆或者摸到舰面,向海一侧总有一层细盐,潮乎乎的。正说着,我感觉后背一阵凉爽。”在《战舰云集无硝烟》中,也有“天空还没有从昨夜的大雨中缓过气来,阴沉中夹带溽热”等类似表述。另外在《他们没你想象的那么潇洒》中,也有“一尝,果不其然”这样的描写。这些细节,大概只有文字才能最巧妙地表达出。

三是加一些个人感悟或者内心独白。比如在《士兵的“诗和远方”》中有这么一段:“有人曾说,‘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次任务,对第一次随舰出海的我来说,或许有那么点‘诗和远方’的意思。但对于那些看惯了浪花、习惯了分别的海军官兵来说,这只不过是又一次的出征,又一次的坚守。”在《纵情天涯难舍牵挂》中,也有“若说纵情天涯,大概也不过如是。只是,再怎么潇洒的游子,内心深处也总有一份割舍不去的牵挂”这样的表述。

我平时爱读沈从文,爱读汪曾祺。我努力想把稿子写得平实化、个性化,与此同时还要加一些“江湖气”或者“烟火气”。当然,我也不会忘记出发前领导的叮嘱:要放开写,不要自己束缚自己,但是应该注意其本质还应是新闻。

不能为写稿子而写稿子

作为军报时事部的编辑,在过去的3年多里,我大概有一半的时间在上夜班。夜班教给我的,除了稿子的质量意识之外,还有就是版面意识。

这次作为记者随舰出海,我一方面很注意稿子的质量和篇幅,争取不把烂稿子、长稿子甩到夜班,同时在搭配和组合稿子时动些小心思。

3月26日,潍坊舰从青岛港解缆起航时,除了程序性的消息《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启航赴印尼参加“科摩多”联合演习》,我就想着是不是该配个侧记性的东西,这在很大程度上促使我写了《水兵的“诗和远方”》这篇稿子。两篇稿件文风上一软一硬,一个是干巴巴的“官方表态”,一个是鲜活的“群众故事”,搭配起来相得益彰。

本着同样的考虑,3月底编队在西太平洋组织多科目联合训练时,我写了《西太平洋上的立体搜救》,以及《他们没你想象的那么潇洒》。前者是训练的直接描述,后者则是写训练背后官兵的甘苦。两者同样“配一脸”。事实上,因为对“海盐”印象颇深的原因,我在多科目训练之前就写好了《他们没你想象的那么潇洒》。但是为了效果,我决定将其先“捂一捂”,最终等来了《西太平洋上的立体搜救》。

编队抵达印尼后,我又照着葫芦画瓢组合了一组稿件:《“科摩多—2016”联合演习在巴东开幕》《战舰云集无硝烟》。

因为我这人特怕重复自己,所以在筹划这几组稿子时,有意结合新闻事件突出不同的主题:启航那组主要打的是“离别牌”,训练那组主要打的是“奉献牌”,演习开幕那组打的则是“和平牌”。

写作过程中,最大的不适应大概要算文风的切换问题了。因为几组稿子里的消息或通讯都遵循着传统的新闻写作方法,要求准确、真实、干净利落,而那几篇“散文”则要求活泼、跳跃甚至磨磨唧唧。就好像一个人,你让他一会儿说家乡话,一会儿说普通话,他哪那么容易说利索。

写作这几组稿子时,我个人很深刻的一个体会是,不能“为了写稿子而写稿子”,不能太功利。写启航的稿子,不能说采访清楚五要素就完事了,应多采访、多积累素材。而采访要有收获,就要多与舰员们打成一片。我曾与他们一起擦拭副炮平台上的百叶窗,我也曾跟他们一起冲凉水澡,我还曾钻进35℃高温的机舱内体验生活,这过程收获颇丰。

带着遗憾继续前行

这次随舰采访“科摩多—2016”联合演习,我虽然感觉收获很多,但仍不乏遗憾。或许,我再无同样的心境去执行一次同样的采访任务,这些遗憾也将永难弥补。但我希望这些遗憾可以激励我,在下一次采访中做得更好。

首先,或许因为自己是个比较被动的人,不是特别喜欢与人打招呼,也不是个特别会聊天的人,因此感觉自己错过了更多采访的机会。虽然自己也在努力与舰员们多交流,从中也受益良多,但还是有许多舰员我只觉眼熟或只是点头之交,却从未尝试去听听他们的诉说。

其次,或许因为过去自己一直从事国际新闻编辑工作,在演习的报道中,我有意无意突出和平这个主题。比如中国维护世界和平的形象、此次演习的和平目的等等,对于海军军事训练、联合演习等方面认识并不深刻,在稿件中有意无意地绕过这些。

再次,我总是太执拗于文字。在报社报网融合这样的大环境下,我此次采访更多的时候还是将自己置于纸媒记者这样的身份,错过了一些采写网络或者新媒体报道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