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6期传媒关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在新媒体中传播好军人正面形象

作者:■程果

长久以来,我军官兵以优异的表现在广大人民群众心目中树立起“最可爱的人”的良好形象。这既是人民子弟兵特有的品质使然,也与媒体对军队和军人进行积极的正面宣传密切相关。然而在新媒体时代,大众传播媒介的多元、开放、快速等特点,使得军人的形象频见于网络、博客、微信等新媒体。一方面,部队官兵保家卫国、无私奉献、见义勇为的形象被迅速宣传和传播,产生了正能量;另一方面,个别军人的不文明行为也被迅速暴露在公众的视线中,加上别有用心者的捏造、歪曲、诋毁,使我军的正面形象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这个问题,必须引起传媒界的高度重视,并采取必要的措施和办法,在新媒体中积极传播和维护军人的良好形象。

新媒体中的军人形象传播复杂多元

新媒体的即时性,使得与军人相关的敏感信息尤其是负面报道在微博、微信、贴吧、论坛等渠道一经发布,经过网络滚动放大,就可能演变成对整个军人群体的负面评价。当下,新媒体中的军人形象传播呈现出正面与负面信息并存,正常宣传与时常炒作并存,多元广泛与混乱无序并存的复杂局面。

报道内容——正面形象与负面形象并存

新媒体复杂多元的信息流,带来了传播内容的多元化,使得军队正面形象与负面形象并存。有人形象地把互联网称为“卫生间的墙面”,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随意地“涂鸦”。

过去,我国媒介信息发布渠道由官方机构或专业媒体掌控,便于信息内容的审核和管理。对于军人形象的塑造和建构,从传播手段到结果可以全局掌控,不存在对军人形象群体性负面解读的现象。人民子弟兵在群众心目中,始终是忠诚、奉献、可靠的形象。

新媒体打破了信息发布渠道的界限,人人都有麦克风,信息发布权开始向普通用户倾斜,信息传播内容的好与坏难以控制。一方面,据 CNNIC 公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报告显示,“中国网民主要集中在 18-35 岁左右的年龄群体中。他们年龄普遍较小,其中不少人媒介使用素养不高,在辨别网络信息的能力上有所缺乏,容易被居心叵测者散布的有损军人形象的虚假信息所迷惑。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军人是个庞大的群体,士兵年纪轻,个别军人由于素质不高、觉悟不够、守纪不严,带来某些不文明的行为,在客观上容易随着新媒体的传播曝光于公众视野中。

报道势态——正常宣传与时常炒作并存

在和平时期,军人依旧具有独特的社会地位,容易引起民众更多的关注。长期以来,主流媒体对军人正面形象的塑造深入人心,民众对军人的要求也更为严格。因此,军人的平常举动相比于普通群体都会招致更多的关注,更不用说有损军人形象的举动。

在当前的社会化媒体中,对军人形象报道的势态存在正常宣传与时常炒作并存的现象。以新浪微博为例,共有6407844个涉及军事方面信息传播的用户,其中机构认证用户32598个,包括@新浪军事、@CCTV国防军事等等;个人认证用户60634个,包括著名的军事时事评论员吴戈等等;普通用户5460913个。以上数据表明,认证用户只占到全体用户的1.7%,未认证用户的言论随意性大,真实性可信度不高。

从总体状况来看,认证用户发布的正面信息较多。如,@央广军事发布“抗战老兵王岳西:不费一枪一弹剿灭日军100人”,不仅贴合了抗战70周年的大主题,更通过宣传抗战老兵的英勇事迹,突出了军人英勇无畏的高大形象。而未认证用户的群体,言论随意性较大,捕风捉影的涉军信息时有露头,严重危害到军人形象。如沸沸扬扬的原广州军区指责军车私用事件,就被某些新媒体冠以“军车拉女人”的标题粉墨登场。军车私用遭受批评指责无可厚非,但“军车拉女人”这一概念含糊的标题似乎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而背离实际情况。由于当今社会有些人缺少信任度,出于逆反心理,一点小事就可能引起他们对军人原先正面形象的质疑。

发布平台——多元广泛与混乱无序并存

过去,官方媒体是人们了解、认知军人的重要甚至是唯一途径。人民军队的光荣历史、军人无私奉献的感人事迹,通过官方媒体的传播在人民群众心中勾勒出美好形象。新媒体时代,每个人既是信息的接受者,又是信息的发布者,“传者”与“受者”的角色界限被打破。发布平台的多元和广泛,既加速了信息流的增长,也带来了信息传播的无序和混乱。

认真搜集新媒体上关于军人的新闻报道,不难发现,关于军人负面形象的信息广泛来自论坛、贴吧等平台。这些发布源传递信息简单快捷,不需要较高的技术支持,也没有严格的审核机制,信息发布缺少制度性保证。经常活跃在这些信息平台上的人群,却人数众多、基础广大,其中多为价值观仍处于构建阶段的青少年。这类群体很少关注主流媒体,情绪容易激动。由于新媒体的碎片化和即时性,他们对事情往往缺乏理性分析就发表自己的片面观点。如果遇到别有用心者的煽风点火,他们心中就难以正确树立起良好的军人形象。

新媒体中影响军人形象塑造的因素

新媒体中影响军人形象塑造的因素,主要分为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两个部分。

客观因素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个别军人的不良行为的确存在。人们对军队的主要印象,是从接触的或看到的个体军人的形象了解的。因此,军人个体的外在形象对于军队的整体形象有着巨大的影响。目前,军队的条令法规不断完善,正规化管理日趋严格,但仍有极少数军人不遵守规定、不注重自身形象,存在一些不良行为表现,被新媒体用户捕捉到后,通过新媒体平台发布出去,造成“管中窥豹”的传播效果,在一定程度上对军人形象产生了负面影响。

二是新媒体对信息的发布缺乏把控。新媒体信息的自由发布,使其上传的涉军信息真假难辨。由于“把关人”角色的缺失,其发布的信息更多的是“事后追查”。新媒体用户不仅习惯于即时创作、发布信息,还习惯于即时转发和评论其他涉军信息。如果这些涉军信息本身就不真实,其结果就是以讹传讹。而新媒体对于信息的追查能力相对较弱,追查手段相对落后,一旦信息产生谬误后,产生的不良影响一时很难消除。

三是社会环境对于特殊阶层存在一定偏见。当前,社会大环境对待特殊阶层存在一定的偏见。而军人这个群体也被划在特殊阶层范围内。由此带来的影响是,公众更容易接受关于特殊阶层的负面信息,而对其正面信息往往会持怀疑态度。因此,不管真假与否,只要有有损军人形象的信息在新媒体中传播,便容易为一些人所接受。

主观因素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新媒体一些用户的媒介素养不高。据 CNNIC 公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报告显示,我国网民以10-39岁年龄段为主要群体,比例达到78.1% 。其中20-29岁年龄段的网民占比最高,达31.5%。网民中具备中等教育程度的群体规模最大。因此,当前新媒体用户媒介素养普遍不高。有些人难以明辨信息是非,盲目加入转发、扩散的队伍。我国新媒体用户的这一特质,导致其对涉军负面信息的再传播。例如,2015年5月一则《奥迪女子买奶茶不愿排队开豪车撞人持军区通行证》的新闻在新媒体上迅速传播后,用户对于标题中“奥迪女”“军区通行证”等用词极为敏感。消息一经发出,新浪微博中就有人爆出“该女是军区某某之女”等消息。可几天后,经媒体证实新闻中的奥迪女并非“军区某某之女”。

二是认证媒体对不良信息引导 能力有限。首先,从数量上看,认证用户(官方媒体和专业媒体)占有比例极小。而未认证用户的言论仅代表个人,因此具有一定的随意性,但其群体庞大。因此,从数量上看,认证用户的“发声”力度比较微弱。其次,在仅有的认证用户中,部分账号长期不更新或者内容滞后,空有架子而毫无实质,对军人形象的塑造毫无作用。

新媒体中军人形象塑造之道

在新媒体迅猛发展的今天,针对维护军人形象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认真研究,拿出有效对策,一如既往地传播和塑造人民军队的良好形象。

正确引导,把握新媒体中大众舆论的方向。新媒体上关于军人形象的负面报道,一些的确来自军中极少数人所为,不容否认。而另一些则来自反华势力、敌对分子别有用心的杜撰、编造。或者是一些网站门户为了增加访问量,利用军人这一敏感身份进行不实或者夸大的炒作,从而达到博取眼球的目的。此外,新媒体中信息的真实性,需要及时进行检验。一方面,新媒体中认证用户账号应积极发挥作用,在负面舆论发展之始就要进行引导,揭露事实真相,及时消除受众误解,把握舆论方向,避免后续不良影响。另一方面,对那些错误信息,有关部门应严肃处理并利用新媒体广而告之,让群众看见错误信息发布者虚心认错的态度和积极改正的行为。透明严肃的处理,必将改善舆论的方向;如果对社会媒体上的不实涉军信息不闻不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得不到舆论的支持。

加强教育,提高军人维护自身形象的意识。新媒体上传播的一些涉军负面信息,比如军车私用、擅闯红灯、乱鸣警笛等令人反感的现象确实存在,个别军人外出时军容不整、言谈粗俗、举止不雅也是事实。这从侧面反映出部队对军人维护自身形象的教育还不够,必须加强这方面教育。首先要使官兵了解新媒体时代信息传播的特点,认识到社会化媒体环境下维护军人形象的复杂性,树立群众面前“形象无小事”的观念,自觉抵制不文明行为,主动抛弃陋习。其次,要使每一个部队官兵明白,我军官兵肩负着民族复兴的使命,承担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重任,民众自然对军人会有更高的期望、更严的要求。老百姓也许能做的一些事,军人绝对不能做。

积极立法,完善保护军人形象的法律保障体制。国家与军队有关部门和机构应对军人形象的维护加强管理,做到有章可循;对损害军人形象的行为予以处理,必须有法可依。尽管我国出台了一些对军人形象保护的法律法规,如中央军委颁布的《内务条例》《军服管理条例》《中国人民解放军警备条令》等,对军人的礼节、着装、行为举止维护做了较为细致的规定,明确了管理职责,制定了处理办法等一系列规定,对军人形象的维护加强了进一步的管理,但我国暂时还没有一部由最高立法机关制定的关于保护军人形象的法律。相关条文分散于各个条例条令中,缺乏统一性,不利于实际的协调和操作。对于个别军人有损军容的行为,多为制止和批评教育。对社会化媒体上诋毁军人诽谤军人的行为以及套用军人身份、军车牌照从事严重影响军人形象的活动,也缺乏专门的法律法规进行制约。因此,我国需加快出台一部层次较高、专门维护军人形象的法律,明确相应法律责任,细化具体处理办法。

提升素养,开展新媒体用户媒介素养教育。军人形象属于主观意识范畴,是人们综合各方信息在脑海中形成的印象。因此,社会化媒介用户辨别信息、接纳信息、整合信息的能力至关重要。广泛开展媒介素养教育,提高公众的媒介使用素养,不仅能够防止公众在网络漩涡中迷失自我,更能够促进网络环境的净化,帮助公众更好地进行社会化媒体传播活动。首先,在网络泛化的环境下,要加强对信息接受者的引导,促进其对信息识别素养的提高,从而能够借助于社会化媒体积极主动地参与到社会公共生活中。政府及社会各界,应该从技术、制度以及文化等多层面积极引导用户的网上行为,促进其社会化媒体传播活动能力的提高。除了“自上而下”借助外力的培养提升方式,在媒介素养教育方面,还应当不断发掘新媒体用户自身的潜力。一是结合新媒体的移动泛在性,提升用户在信息制作和发布的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二是结合新媒体的开放性,提升用户参与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三是结合新媒体的交流互动性,提升普通用户参与的自信,不断增强他们的辨别能力。

主动宣传,塑造积极健康的军人形象。面对新媒体每秒都在产生数量巨大的信息流的实际状况,宣传战线只做到“防守”是不够的,必须在适当时期“主动出击”。因此,有关认证用户应当主动宣传,利用新媒体传播速度快、传播面广的特征制定适宜的宣传策略。首先,新媒体用户更中意“故事性”强的信息内容。因此,“说什么故事、怎样说故事”的技巧尤为重要。其次,信息产品制作时,注重硬性新闻的软化处理,增加可读性。第三,在新媒体中,基于相同兴趣的用户可以很快形成一个社区(自组织),在社区内用户以共同感兴趣的内容为话题,展开互动交流。除此之外,利用新媒体多元的表现形式,将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整合制作,全面展现积极健康的军人形象。

完善对策,加强涉军舆情的反应策略建设。当前新媒体中出现的有损军人形象的信息,认证用户多半采取的是“忽略”处理态度。久而久之,这样的处理方式就影响了军人形象的塑造。因此,完善应对策略,加强针对此类舆情的反应策略建设十分重要。在设计应对策略时,要特别注意新媒体的“分众化”传播特性。新媒体达到一定的流量后,传播覆盖面也相应地被放大了。军人形象塑造所面对的受众几乎是全社会的,因此,受众的年龄跨度、身份变化、兴趣习惯也变得更加难以琢磨。对于社会化媒体而言,分众式的传播是所有媒体共同的愿望,因为只有精细的分众传播,才能最大限度发挥社会化媒体的传播效能。

除此之外,透明的、直播化的反应机制,能够树立官方媒体更大的信任度,有利于军人正面形象更广泛的传播。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