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6期新闻人物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半是记者半是兵

——记凤凰卫视驻莫斯科首席记者卢宇光
作者:■林道远

当年报道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那惊心动魄的5分钟画面,让凤凰卫视驻莫斯科首席记者卢宇光成了英雄。今年3月,他在叙利亚战地采访中负伤,一时间又引来网上瞩目。

五进叙利亚战地采访,负伤不下火线

去年入冬,笔者在北京与卢宇光匆匆见过一次面。谈及叙利亚时,他说:“那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战斗,连他们自己都弄不清谁打谁。”没过几天,他又出现在叙利亚战场。出没于“混战”之中,他的安全令人担心。最终,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3月1日,凤凰卫视《有报天天读》传来一条新闻:在叙利亚观察停火态势的记者团遭炮火袭击。末了主持人邱震海加了一句:“我们的同事卢宇光受伤。”笔者愣住了!茫然中我给卢宇光发了条微信,在一线希望的等待中,欣喜地收到了他的回复:“谢谢!没有事!无碍!明天拆线!放心。”挂彩了,他还说得那么轻松。

卢宇光是这样历险的:2月29日,由俄罗斯外交部、国防部组织的17国记者采访团一行22人从莫斯科飞抵叙利亚。卢宇光是唯一的中国记者。这是他3年内第5次进入叙利亚战场,有一次呆了将近100天,多次死里逃生。这次俄罗斯国防部采取了充分的安保防护措施,3辆装甲运输车、1辆轮式装甲车提供给记者团使用,由30多名人称“绿人”的特种兵担任护卫。指挥员是俄罗斯国防部新闻局局长格纳申科少将,富有战地媒体指挥经验。3月1日一早,记者团前往叙利亚北部巴扎马地区,这里3年前由反政府武装占据,今年2月15日才被政府军收复。中午,记者团来到巴扎马镇。这里海拔约800米,居高临下控制着叙利亚北部国道线,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可以看到,山包开阔地上的前沿均由散兵工事组成,遍布在百米左右的平台上。13点15分,卢宇光进入前沿阵地进行拍摄。叙利亚政府军已经将阵地移交地方武装,阵地上冷冷清清,战壕尽头有几名喝茶的老兵挥手打着招呼。指挥员请卢宇光领着没有战地经验的西方记者先去开阔地拍摄,叙军陪同的翻译告诉他,反政府武装已经退却到6公里以外对峙,这种距离对于常规武器射程来说,完全是安全概念。

正当卢宇光在开阔地拍“出镜”镜头时,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阵沉闷爆炸声,格纳申科少将大喊:“卧倒!”说时迟那时快,卢宇光被“绿人”一下按倒在路边的石头后面。第一发炮弹响后,有经验的卢宇光对弹着点作了观察和判断。第二发炮弹在第一发左面10米处落下,卢宇光判断这是大规模炮击的开始,必须快速离开。格纳申科迅速呼叫装甲车掩护记者团撤退。紧接着第三发炮弹在更近的地方爆炸,所有记者在装甲车侧翼快速向小坡处转移。刹时间,一发接一发的炮弹在身边响起,有几名记者负伤。

3辆运兵车加大油门迅速离开阵地。当被摆渡到公路边大巴车时,卢宇光这才发觉右腿受伤了,遮挡保护眼睛的左手也挂了彩。随车军医对他的伤口进行了处置,右腿缝了6针,左手缝了1针。

随后,俄罗斯国防部发表声明,指出事件是反政府武装所为。当晚,俄军对其进行了空袭。叙利亚情报人员称,榴弹炮来自3000米处。记者撤离后的15分钟内,原地遭到炮火覆盖,2人死亡、20人受伤。

格纳申科说:“寥沙(卢宇光的俄语名),你跟我在战场跑了十几年,这次对不住了。”卢宇光抱之一笑。3月3日,他手脚带着绑带,继续在大马士革一个热点地区采访。

在莫斯科,凤凰卫视记者仝潇华最先发出卢宇光受伤的微博,一时间电话不断。俄罗斯内务总司令助理瓦西里少将语速飞快,只听清他连着问:“卢还活着吗?活着吗?活着吗?” 在叙利亚,第一时间传来了我外交部长王毅和我驻俄使馆对卢宇光的问候,我驻叙大使王克俭邀他到使馆叙谈。身处冷枪冷炮的叙利亚战争前沿,卢宇光突生暖暖的回家的感觉。

紧盯问题抓报道,坚持不懈获大奖

卢宇光曾经当过海军。这个杭州西湖之子,长年驻守在一座寂寞的雪山上,需要信念与磨炼。卢宇光没有辜负雪山,雪山也给了他豁达的胸怀和坚韧的性格。

他在调任某部新闻干事的时候,正赶上海军报在一版开辟《电话报道》栏目,报道警示性新闻,卢宇光成了这个栏目的积极作者。他的第一篇电话报道《新兵借钱下酒馆宴请连长走后门》见报了。这类“问题新闻”标明单位指名道姓,不是谁都敢写的,当时的编辑鼓励卢宇光再接再厉。于是,又一个单位“踢皮球”的不良作风被卢宇光曝光了,题目叫《一根电线修三年》,这篇报道在所在部队引起反响。

一位领导提醒他:“你要注意组织纪律啊!”不久,他便被指派到一个200多公里外的偏僻单位参加“两用人才”试点工作。不能在部队跑新闻,如鱼入泥沼,卢宇光意识到这是某领导给他“颜色”看,但他坚信自己没有错。

试点单位两年前曾丢过一支枪,但未能接受教训。强烈的责任感使他毫不犹豫地又发出一篇电话报道,批评这个单位“哨兵形同虚设,安全没落到实处”。这篇报道惊动了上级有关部门,也激怒了那位领导。当时正值机关精简整编,卢宇光被列入“编外”。不久,他便被安排转业。

转业后,卢宇光没有放弃对新闻工作的热爱。就在浙江人民广播电台试用他的时候,大兴安岭的火灾震惊全国。那天,浙江终日暴雨,卢宇光发起、策划了一个特别采访行动。他与两位编辑打了一个晚上的电话,结果只有两处有人接听。第二天一早,省台便播出一条惊人的消息:《防洪第一线值班唱空城计 浙江的抗洪形势令人担忧》。当天,浙江省省长就此召开紧急会议。这条消息后来获得全国好新闻一等奖。

还是“本性难移”!

现场直播别斯兰人质事件,一不小心成了英雄

卢宇光转业后从事编辑工作,1994年他不甘寂寞,背起行囊独闯俄罗斯。

卢宇光在莫斯科苦苦地奋斗着,机会终于来了。2002年10月,当莫斯科发生别斯兰人质事件的时候,卢宇光凭着创办过《华人报》和在俄罗斯东方电视台工作过的经验,自告奋勇递交了“请战书”,被向以抢新闻著称的凤凰卫视看中,当即任命他为驻俄特约记者,全权负责一线报道。为了负伤时便于包扎,卢宇光剃了个光头。

第一天,他以凤凰卫视特约记者身份出镜。现场直播不能停,镜头一切到现场不能没有话,卢宇光常能巧作“无米之炊”。第二天,电视屏幕显示,他已是凤凰卫视驻莫斯科记者。第三天,他的声音已经沙哑:“……孩子们不断往外跑……特种部队上去了……”由于连续播报30多个小时,连饿带累,他一度晕倒在现场,屏幕的称谓又变了:凤凰卫视驻莫斯科首席记者。卢宇光3天之内“连升三级”,也3天面对着死神。他做报道的位置紧靠现场门口,当恐怖分子开枪向外冲的时候,子弹就在他的耳边飞过。

有人在他身边倒下,但他仍然举着卫星电话喘息着报道:“现在恐怖分子已经向我们冲过来,打伤很多人,我们正在跑……”当亿万电视观众正揪着心的时候,卢宇光喊出了一句被称为“全球传媒经典语言”:“恐怖分子冲过来了,向我们开枪……”说着他便在电视屏幕上消失。

卢宇光瞬间成了英雄。

多次进入战争前沿采访,两次买过枪

卢宇光来到凤凰卫视以后,展开了翅膀飞翔。

10多年间世界各地战事不断,伊拉克战争、俄格战争、乌东战争、克里米亚动乱、叙利亚战争,以及中俄多次的海上联合军演,都有着卢宇光的身影。战地采访艰辛而危险,有一些场合,他机智地穿上长袍、戴上假胡子,化妆成“阿拉伯人”。战地采访得“节衣缩食”,常常吃方便面。有一次战地采访需要连续奔波,他出发时全部口粮只有20个鸡蛋。

在战地采访中,他有过两次“买枪”的经历。一次是在巴格达。市里人心惶惶,时有爆炸声。为了自身安全,卢宇光当即花了500美元买了一把冲锋枪。卖主说:“手榴弹一颗20美元,买一送一。”他买了一颗。美联社的电视传媒机构驻扎在巴勒斯坦饭店,有利于获取信息,还可以帮助传片子,但同美国人住在一起最不安全,卢宇光选择了危险,设法住进这家饭店。他的隔壁住着美军机动营的士兵,每天晚上都会听到枪响。卢宇光不敢大意,晚上都是穿着防弹背心、戴着钢盔睡觉,那把冲锋枪垫上衣物当枕头,手榴弹放在门边。还有一次在叙利亚,他独自进入IS控制区采访,当时那里常有劫持人质事件发生。卢宇光想,一旦遭劫持,总不能束手被擒,与其被砍头,何不拼死一搏。于是,他在那里又买了一支冲锋枪和500发子弹。当卢宇光身穿防弹衣、头戴钢盔、手持枪支的时候,谁能分得清:他是记者还是士兵?

在凤凰卫视去年的总结表彰会上,卢宇光独家深入俄罗斯、叙利亚军事基地的连续报道,获得“2015年最佳独家新闻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