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6期舆论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北约战略传播策略探析

作者:■牟珊

进入21世纪以来,北约逐步从冷战时期的区域性军事防务同盟,转变为后冷战时期以共同价值为导向的全球性政治军事组织。联盟利益的不断拓展和信息环境的快速变化促使北约加快构建其战略传播体系。北约于2007年提出“战略传播”概念,并于2009年正式颁布纲领性文件《北约战略传播政策》,明确了战略传播的基本概念、政策、目标、原则以及框架。以此为起点,北约开始系统构建联盟战略传播体系。经过近几年的发展,北约战略传播体系已初步成型,成为北约影响目标受众的一项有效工具,为北约及其盟国政治与军事目标的达成提供了重要支撑。

一、以实现战略目标为宗旨,突出核心能力建设

(一)明确有效实施战略传播所需的9大军事能力。北约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政治军事集团,在《北约战略传播政策》颁布之后,其下设军事委员会于2010年8月颁布《北约战略传播的军事概念》,从军事层面为战略传播的实施提供指导。《北约战略传播的军事概念》指出,为有效地实施战略传播,北约部队必须借助现有的军事传播与协调能力,以及其他相关支援能力和军事能力,积极构建9种军事传播能力,包括:协调北约组织及其盟军信息传播活动与其他军事活动的能力;检测、监听、解释和评估利益相关者战略传播活动的能力;快速制定并传播信息的能力;记录北约组织与盟军作战行动和经验,并以实时或接近实时的方式进行传播的能力,等等。针对每种能力的建设,文件还从作战理论、组织、训练、装备、领导、人员、设施及互通性等方面提出了具体建议和措施,确立了北约战略传播全面发展路线。

(二)强化联盟及成员国传播一体化能力。从2001年开始,北约开始实施“多国实验计划”系列项目,旨在提升北约成员国的一体化作战能力。迄今为止,该项目已经开展了8个系列的计划,每个系列都有较为明确的主题目标。2013年开始的“多国能力发展行动2013-2014”是第8个计划,主题为“多国联合作战进入”,旨在确保北约在全球公域(包括海洋、太空和网络空间)的进入能力和自由。其中,战略传播被列为该计划的7大重点领域之一,意大利、芬兰和德国还共同牵头,成立专题项目小组,旨在提高计划参与国的战略传播一体化能力。

(三)提升相关人员战略传播素养。为提升相关人员的战略传播能力,北约积极构建战略传播培训体系和完善相关课程设置,包括在德国的奥伯阿默高北约学校开设战略传播专业课程,一年两期,重点培养中、高级作战指挥官的战略传播素养;在保加利亚国防学院开设“北约战略传播入门课程”,重点培养各级指挥官对战略传播基本理念和运行机制的了解,形成必要的“战略传播思维”;在拉脱维亚建立“北约战略传播卓越中心”,加强战略传播的研究与专业人才的培养。除此之外,加拿大公共事务学习中心、德国国防军信息与传播学院、英国国防媒体行动中心以及美国国防信息学校等,均可为北约盟军官兵提供军事传播专业培训,为实施战略传播的一线专业人员提供必要的传播技术和技巧培训。

二、以实现一体化传播为目标,各参与者协调实施

(一)设立机构,明确职责。北约将“战略传播”定义为“协调和适当地利用公共外交、公共事务、军队公共事务、信息作战和心理战的传播活动和能力,为联盟的政策、军事行动和活动提供支援,推动北约目标的实现”。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看,“战略传播”是将受众和利益相关者的观念与各个层面的决策、规划和军事行动进行整合的过程。为有效实施战略传播,北约颁布了一系列政策文件,明确了相关部门与负责人的职责。在北约总部和盟军两个层面设立了战略传播专职部门:北约战略传播政策委员会、国际军事参谋部的公共事务与战略传播顾问办公室以及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的战略传播主管办公室和北约战略传播工作组。同时,明确北约总部战略传播归口单位为公共事务与战略传播顾问办公室以及公共外交部门。军事层面战略传播的牵头部门为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这些战略传播专职机构主要在北约总部机构和战略层级司令部内部设立,注重从战略层面对信息活动进行有效整合。与此同时,负责北约作战的盟军作战司令部还为战略传播涉及的信息活动(包括公共外交、军队公共事务、信息作战、心理战等)建立了一套协调机制。

(二)区分层级,完善体系。在体系构建过程中,北约重点放在建立协调和整合机制来充分利用现有信息能力,进而达到强化信息活动战略影响力的目的。因此,在机构设置上,北约不搞大破大立,只是在联盟和军事战略层面建立相应“战略传播”机构,推进和监督战略传播活动的实施。同时,明确军事行动中信息活动的协调分工:战略传播侧重战略层信息活动的协同,信息作战侧重战役和战术层信息活动的协同。这些信息行动样式纵向由上而下构成指导关系,横向则构成相互支撑、补充的关系,上下左右则一起构成较为完善的战略传播体系。

(三)制定框架,加强指导。北约在公共外交助理秘书长办公室下设立一个工作组,专门负责制定适用于不同军事行动的战略传播框架文件,确保各层面的传播活动紧紧围绕既定目标和主题展开。这些文件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经北约秘书长签署后,被分发到介入冲突的各盟国外交代表手中。文件对核心信息和传播主题进行了详细的阐述,旨在实现宏观层面上信息传播的一致。近年来,北约针对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军事行动、反海盗的“海洋盾牌行动”、利比亚“联合保护者行动”等行动制订了战略传播框架,在协同战略、战役和战术层级信息活动上起到不错的效果。

三、以新兴网络技术为依托,疏通传播渠道

(一)建立健全联盟官方信息传播平台。在联盟层面,北约建有一个覆盖范围广,信息容量大,更新较为及时的官方网站, 网站还提供脸谱、推特等便于移动终端使用的信息服务,增进与社会公众的接触与交流。为进一步扩展与社会公众的接触,北约还在多个西方主流社交媒体上开设了主页,对其在世界各地的行动进行积极宣传。此外,北约还在公共外交部设立了“北约媒体行动中心”,专门制作媒体新闻、滚动更新的简讯、每周媒体情况分析等信息产品,供北约和盟军参谋部使用。2008年,“北约网络电视频道”成立,最初由丹麦媒体中心负责日常管理和运行。2010年夏,正式移交给北约总部,并配备相应资源和人员全面投入使用,与北约官方网站一起成为北约重要的信息传播平台。

(二)有效提升军事信息传播平台的全维影响力。以社交媒体为代表的新型网络信息传播平台的快速发展使作战环境和信息环境变得复杂且难以预测,给现代军事行动和国家安全决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为此,北约积极采取措施做出有效应对。一是加大视觉信息的运用。北约十分注重视觉信息的采集和应用:设有“盟军作战司令部影像部门”和专业“战斗摄影小队”,前者是北约盟军影像信息接收和分发的管理中心,后者负责采集一线作战部队的视频和图片。二是打造“数字视频和图片分发系统”。盟军作战司令部专门建立了“数字视频和图片分发系统”,每天发布众多视频和图片,内容涵盖盟军部队作战、训练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该系统与美军“国防影像发布系统”相连,24小时持续更新信息,成为北约盟军对外影像发布的重要平台。三是完善内部信息管理制度。为提升该系统平台在全球媒体中的影响力,北约采取了许多措施不断完善联盟信息传播管理制度,包括:所有上传系统的影像产品采用“国际新闻电讯委员会”标准(该标准被世界各大新闻社广泛采用,便于系统影像产品被国际媒体快速采用);所有上传系统的信息产品都有“视觉信息记录识别号”,产品一经媒体采用会自动记录,便于公共事务部门查询等等。

(三)注重传播前沿技术的规划与运用。美国等西方国家十分注重利用新兴科学技术开发工具,支持和强化战略传播接触渠道。2009年初,美国国会责成国防部考虑科技在支持战略传播方面的作用。随后,美国国防部快速反应技术办公室委托国防科学委员会成立专题研究小组,并于同年4月发布首份《战略传播科学与技术计划》,介绍了国防部、各军种、作战司令部和其它机构,在战略传播方面正在进行的工作和促进战略传播的科技基础,同时探讨了未来美军战略传播科技投资的潜在领域。2012年3月,美军再次发布专题报告,为持续推进新兴科学技术在战略传播领域的应用提供了针对性分析和建议。

(作者系战略支援部队某部审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