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6期新闻与成才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因为军报,更爱军装

作者:■戴永洋

从军10年,我每天都要和两样东西打交道,一个是穿在身上的军装,一个是捧在手上的军报。军报从未离开过我的视线,一份军报在手,一天都是好心情,一日不见,便觉训练没劲,吃饭无味,睡觉不香。

当然,不可否认,最初读报是带着很强的目的性,往大了说,是为了集体荣誉,往小了说,是为了崭露头角。那是2006年初,随着新训生活的扎实推进,新兵们身上的血气方刚体现地越发浓烈,以至于饭堂广播也未能幸免,成为连队乃至班级之间比拼实力、捍卫尊严的阵地和战场。当时,3个新兵连队300余人共用一个食堂,用餐期间广播仅能播发5篇稿件,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为了激发全班人员的投稿热情,班长率先提出“上1篇奖励1个鸡腿”。

说实话,这并非什么难以抵挡的诱惑,但对于年轻气盛、远在他乡的我们来说,意义就非同一般了。那段时间大伙儿都铆足了劲,一有空闲就埋头写稿,然而与战友们的热情似火相比,结果却是无比落寞,所传稿件全部泥牛入海,杳无音讯。直到半个月后,我的一篇《谁知盘中餐》横空出世,打破了零纪录。一时间,默默无闻的我成了风云人物,班长在班务会上表扬我不说,就连一向惜字如金吝啬赞美的连长也在晚点名时指名表扬了我一番。

战友们坐不住了,纷纷向我取经。当我轻描淡写地说出“多看军报”四个字的时候,战友们先是半信半疑,而后才幡然醒悟般迅速离去。我想,他们应该是想起了我之前的一些“异样”举动:训练间隙,读一篇“部队新闻”,了解最新动态;午休时分,读一篇“长征”,感受军旅情怀;熄灯前,读一篇“生活与修养”,滋润心灵渴望……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一时间,军报成了抢手货,每天报纸一发到班排,瞬间就被抢夺一空,学习热情空前高涨。而我也因为接二连三在饭堂广播“出名”,得以被大队宣传干事相中,参加《人民前线》报组织的采风笔会,并幸运地发表了个人的处女作《大别山,我的牵挂》。

下连的第四个月,已在报纸发表多篇稿件的我信心爆棚,开始向军报“进军”。然而,这一次我却没有那么幸运,一连数篇皆是石沉大海。屡投屡中变成了屡投屡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瞬间被击得粉碎。

人生总是这样,在你兴致勃勃的时候,给你一记耳光,让你认清自己莫要得意忘形;在你意兴阑珊的时候,又会给你一个甜头,让你否极泰来莫要妄自菲薄。

2007年11月22日,我给《解放军报》投稿的第554天,我的一篇800字短文《栀子花开》满血“复活”,奇迹般地出现在当日军报的“长征”版面上。为什么说是“复活”?那是因为距离“投稿邮戳日期”已经整整一年。一年前,我把对老兵的感怀撰写成文,并用挂号信寄给军报文化部。随着老兵相继退伍,文章却迟迟没有回音,我心里明白,又一次落水了。让人想不到的是,一年后它又毫无征兆地浮出水面,而且变成了铅字。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军报文化部编辑不仅给我寄来了样报,还亲笔回信:“由于去年寄来时间较晚,已过时效,所以放在今年刊发,请见谅!”

这是军报吗?这是军报的编辑吗?那一刻,我开心地不能自已,也为自己一年来的胡思乱想以及无端猜疑而汗颜。其实,编辑老师从来都是无私的,他们认真对待每一篇来稿,不曾放弃任何一个人,只有我们自己放弃自己。

从那以后,我不再像以前那么鲁莽,急于求成,文章修改不下十遍,不敢轻易出手,就像爱情,因为是真爱,所以不敢懈怠。之后的我,仿佛找到了入门的钥匙,先后在军报发表稿件几十篇,自信也逐渐恢复,身上的军装似乎也随之变得笔挺起来。

不知不觉,军报创刊60年了,作为一名把军报捧在手心的普通读者,我想真诚地道一句:军报,谢谢你!因为有你,我更爱军装!

(作者系东部战区某部政治部宣传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