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6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中国记者

作者:■张嘉珅

1950年10月,为了保卫新中国,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战争拉开了序幕。战场之上,除了浴血奋战的将士们,还有这么一批人,他们的武器不只是枪炮,还有力举千钧的笔与相机,冒着身边飞过的枪弹,深入到战争的第一线开展新闻宣传工作,不仅经历了战场上的血火瞬间,还将历史真实记录。他们,就是活跃在整个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中国记者。

李庄:深入战争前线的第一人

1950年7月20日,《人民日报》1版刊登了一篇报道———《人民军宽大对待美俘,美俘已在反对美国侵略朝鲜》,这是中国记者在朝鲜战争前线发出的第一篇现场报道,署名为“本报朝鲜战地特派记者”,而这位战地特派记者就是时任人民日报社时事部主任李庄。战争刚刚爆发一周时,范长江和邓拓经过研究认为,有必要派遣记者去前线报道战争进展,并决定由李庄去执行这个艰巨的任务。

李庄与法国《人道报》记者马尼安、英国《工人日报》记者魏宁敦组成了一个小型国际记者团,于7月17日到达平壤,暂住平壤国际旅行社。当时,敌人战机的轰炸昼夜不息,即使到了晚上,轰炸依然十分猖狂。为了防止灯光暴露自己,李庄用厚毯子把窗户遮得严严实实,屋子里又闷又热,还要注意防空,根本无法入睡。在这样的环境中李庄坚持采访了两天,随后前往朝鲜东海岸城市元山,准备折向南方,往“三八线”进发。敌机不时在头顶盘旋,危险随时降临。公路被严重破坏,白天很难行车,到了夜间公路和渡口又十分拥挤,本来几个小时的路程,李庄却走了两天两夜,一路上死亡如影随形。经过春川的一条河时,敌机刚往桥上投放了几枚定时炸弹,随时可能被引爆。负责维持秩序的守桥战士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车辆通过,可是,前线战况不容等待。李庄强烈要求马上过河。经过与守桥战士反复交涉,并且承诺所有后果都由自己承担之后,才被放行。李庄乘坐的汽车过桥不到一分钟,定时炸弹突然爆炸,泥土、碎石将汽车砸得噼啪作响,万幸的是无人受伤。一路上,3位记者不断遭遇美军飞机的俯冲扫射,李庄联合两位记者起草了抗议美军轰炸的新闻记者声明,揭露了美军的暴行。

马尼安在平壤、元山采访朝鲜人民“支前”工作后,在汉城仅停留三天,就转道北京回法国去了。魏宁敦从汉城到大田采访了三天,走访了人民军歼灭美军24师的战场遗迹,也匆匆回到北京。而李庄报道最前线战况的使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冒着敌军飞机的日轰夜炸,李庄终于到达战线最前端的大邱城外,朝鲜人民军南进兵团东线指挥部就设在此处。这里位于北纬36度线以南,还没有任何一位中国记者能够冒着生命危险到达过这里,李庄因此成为整个朝鲜战争中抵达战线最南端的中国记者。在最前沿的师部,李庄使用8倍望远镜观察了大邱城,并且目睹了洛东江僵持的战况。有着参加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经历的李庄通过观察,得出了战况可能会恶化的结论,并且将战场信息第一时间传回了国内,战争的黑夜还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而黎明的曙光依旧遥遥无期。

9月5日,李庄回到北京。此次入朝采访共计50余天,共发表了15篇战地通讯,有14篇都是在朝鲜国土上写成的。这些战地报道,及时报道了战况,并且对朝鲜战争的走向进行了初步判断。

孟昭瑞:亲历战争始末的记录者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时,孟昭瑞刚满20岁,是《解放军画报》的摄影记者,记者的使命感和战士的荣誉感要求他到战争的最前线去。1950年10月底,孟昭瑞从北京出发,乘火车到达中朝边境的安东(现为丹东),正好遇到志愿军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壮观场面,他及时按动快门,将这次载入史册的出征场面记录了下来。为了尽快入朝赶上过江的志愿军部队,孟昭瑞单枪匹马,登上开往前线的弹药车队。汽车沿着鸭绿江北岸前进,一路上敌军飞机对我军不断进行轰炸袭扰,严重影响了车队的行进速度,直到傍晚才从长甸鸭绿江渡口浮桥进入朝鲜国土。

朝鲜的冬天来得很早,冰雪将本就崎岖的山路覆盖,路面又陡又滑,加上敌机骚扰,白天行军滞缓,只有晚上才可以稍微加快速度。为了防止暴露目标,车队一直在黑暗中摸索前行,而最惊险的是旁边就是万丈沟壑。直到凌晨4时,孟昭瑞才抵达志愿军总部驻地大榆洞,彭德怀司令员就在这里指挥志愿军与敌人顽强作战。为了尽快赶到前线,天刚亮,孟昭瑞就找到了志愿军政治部宣传部的同志了解战况,随后就坐上弹药车继续前进。

战场的氛围越来越浓,路两旁的房舍几乎全被炸光,朝鲜的老人、儿童和妇女蜷缩在临时挖的防空洞里艰难地生活着,这些场景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侵略者的恶行,与志愿军进行正义的反侵略战争形成了鲜明对比。孟昭瑞将侵略者的罪证拍下,使侵略者自我粉饰下的真实面目大白于天下。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孟昭瑞估摸着马上就要到达第15军前线指挥部,还没来得及调试相机,他乘坐的汽车突然失控,直接冲出道路,向山下翻滚而去。孟昭瑞拼命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才没有被甩出车外。一棵在半山腰的大树让孟昭瑞与死神擦肩而过。孟昭瑞心有余悸,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就听到空中传来敌机的轰鸣,敌机夜袭!可卡在树上的汽车车灯还亮着,车喇叭也不合时宜地出现了故障,响个不停。司机赶紧爬出车外用大衣盖住两个车灯,这才躲过了空袭。此次死里逃生,并没有吓倒孟昭瑞,却更坚定了孟昭瑞拍出震撼人心的作品的信念。

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孟昭瑞 11 次赴朝,留下了大量珍贵影像。从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到 1953 年 7 月在板门店签订《朝鲜停战协定》,他和他的相机都在现场,将这些历史瞬间定格,如《在朝鲜战争停战协定上签字》《彭德怀阅兵》等,孟昭瑞将这些照片整理进《亲历抗美援朝战争》一书,为这场战争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图像资料。

洪炉:挚守军人真情的兵记者

1952年9月,洪炉身为志愿军23军《战地报》记者,随部队从丹东开往前线,23军作为第二批开往战场的支援部队,主要任务是保护胜利果实,固守阵地一直到停战的那一刻。这期间,洪炉在战场上经历了太多震撼人心的时刻。

洪炉所在的前线阵地石岘洞北山,一年之内连续进行了四次战斗,每次战斗都异常惨烈,让他记忆犹新。有一次,洪炉经过战场上的一条小河沟,河中心鼓起一个小包,洪炉以为是一个沙土墩,想踩着这个土墩过去。哪知道那是一具尸体的肚子,被河水泡胀了,洪炉的脚一踩就陷到肚子里去。很多年后,洪炉都为此内疚。战壕被敌人的炮火炸平,扬起的沙土把亡者都深埋在阵地下,挖战壕的铲都无处下挖。可就是这么残酷的战争,都没能吓倒人民志愿军战士,反而涌现出了一批战斗英雄。喊出“向我开炮”的英雄蒋庆泉、于树昌就是1953年在石岘洞北山战斗中涌现出的。战斗结束后,洪炉找到与这两位英雄通话的战士,着手整理英雄的事迹,随后在《人民日报》和《青年报》上发表了两篇通讯(未署名)。这两篇通讯除了是出色的新闻作品外,还对我国的文艺创作有着深远的影响,六十年代,电影《英雄儿女》轰动全国,其中王成的原型就是蒋庆泉和于树昌。时隔多年,洪炉偶然在一份美军提供的俘虏名单上,得知蒋庆泉并没有牺牲,他选择了躲到家乡务农,从此杳无音讯。烘炉却从没有放弃寻找蒋庆泉,他先后撰写了《关于王成原型》《“向我开炮”的又一轶闻》和《呼唤“王成”:你在哪里?——“向我开炮”英雄故事后面的故事》等文章,寻找似已消失的蒋庆泉。直到2010年,洪炉才找到选择沉默的蒋庆泉,并将这位老英雄的功勋公诸于世。

在战争的最前线,洪炉不仅目睹了战争的惨烈,还见证了胜利的到来。1953年7月27日一大早,洪炉得到上级通知:敌我将在当日上午10时签订停战协定,12个小时后(即22时)正式停火——敌人妥协了,我们即将取得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洪炉马上停下军部的工作赶往前线,并在最前线见证了这场对中国乃至世界有着重大意义的战争结束。22时一到,整个阵地突然鸦雀无声,平日里装点战场的探照灯、照明弹,曳光弹,各种炮弹、炸弹的火光瞬时消失不见——战火熄灭了……两军阵地上的士兵蜂拥而出,在双方阵地之间自发联欢来庆祝战争结束,曾经相见分外眼红的敌人在难得的和平中惺惺相惜。联欢尾声,大家开始互换纪念品,洪炉从随身携带的小本里挑出一幅“热爱和平”画片,赠与一位年轻的美国士兵,画片上留有烘炉刚劲有力的笔迹:“希望我们不要在战场上再见”。

(作者系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