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7期新闻浪潮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涉军微信公众号十大问题解析

作者:乔晖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拥有自己的信息发布平台。除公众熟知的“两微一端”外,还有头条号、知乎号、企鹅号、果壳号、天涯号、爱奇艺号等等,可谓五花八门、渠道多多。在信息井喷的时代,微信公众号作为自媒体的代表异军突起,目前我国已拥有1000多万个账号。自媒体平台的开放性,使涉军信息更多地走向前台,既增加了涉军信息的透明开放,同时也暴露出诸多问题,需要有关方面加以纠偏。

一、重要信息要监管。传统媒体时代,涉军信息一般由军队权威媒体统一发布。这些媒体已经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审批制度,在重大信息发布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体现了官方性、权威性。然而自媒体时代的到来,使传统媒体的话语权被迅速削弱,重大涉军消息常常被一些新媒体提前披露或擅自发布。有的新媒体无中生有、道听途说,甚至肆意编撰虚假涉军信息,给军队形象造成不良影响,严重损害军队声誉。这些问题反映出涉军信息监管关口必须前移,权威信息发布权限和审核等环节亟待加强,同时还要健全法律法规,开展专项治理。对于军队蓬勃兴起的公众号,更是要严明宣传纪律,像办传统媒体那样必须经政治部门审核才能公开发布。

二、保密之弦不能松。保密就是保战斗力,防失泄密这条高压线不能因新媒体时代的到来就可以随意触碰。事实证明,许多涉军机密是从内部流出的,只要关好自家的门,狼就不会入室;保密的门一旦敞开,自会引狼入室。部队公众号编辑人员在制作微信时,要特别注意武器装备、臂章、人员姓名特别是领导干部姓名,以及图像、驻地、人数等信息的保密,不能随意公开于网络。有的同志认为我军的一些尖端武器装备已经在大阅兵时披露,这不算什么秘密了。其实不然,我军公开的是武器型号,不公开的是哪支部队、驻地哪里、配备多少数量的此型武器、任务是何。如果我们麻痹大意,就会给敌特分子提供将两种信息联系起来的机会。前不久有一些涉军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军队涨工资的消息,有的为了博受众眼球公然打上“小道消息”的字样;还有的将部队演习的具体细节、装备押运过程、实弹射击地点等,都事无巨细发布在微信公众号里。凡此种种警醒我们,宣传有纪律、保密有纪律,不该说的话坚决不说,不能因博“点击率”而忘记铁的纪律。

三、哗众取宠不可取。一些涉军微信公众号盲目追求“十万加”,把点击率看得过重,当成衡量一切的标准,读者猎奇什么就发什么,在哗众取宠上大做文章,失去了应有的操守和担当。有的公众号为了“吸粉”,经常抛出未经核实甚至完全是捏造的“爆炸性新闻”,“惊人内幕”等惊世骇俗字眼充斥标题;有的歪曲事实,把无关或关系不大的涉军事件借题发挥;有的“冷饭热炒”,把一些涉军老话题重新包装再度炒作;有的打着“探究真相”的幌子肆意歪曲党史军史,抹黑军队英模人物;有的军事“发烧友”自我炫耀,有意无意地泄露军事机密。美国一家媒体网站称,中国军迷拍摄的某型战机照片胜过“美国一年耗资800亿美元的间谍业”,完成了他们13年未完成的任务。

四、媚俗风气要不得。众所周知,新媒体的语言风格有别于传统媒体。一些涉军公众号已经敏锐地意识到这个问题,但苦于无法确定和形成自己的风格,为了所谓的“接地气”而成为网络流行语的拥趸。有的涉军公众号在语言上呈现出“蠢、幼、萌”的发展趋势,与军事公众号骨血中应该流淌的因子和公众希望看到的军队气质相去越远。“么么哒”“亲”“小鲜肉”“炒鸡”“逼格”等并不高明甚至低俗的网络流行语,也在军事公众号中大行其道,给人幼稚庸俗的印象;“史上最牛”“最帅”“深度好文”“是军人就不能不转”等浮夸和带强迫色彩的语言,给人乏味和不舒适的阅读感受。其实,生硬地贴上标签并不等于接了地气,僵硬地使用网络流行语并不就是站上了新媒体潮头。军事新媒体就应该散发军队应有的气质,淳朴、实在、精干、热情、可信,显现出一种具有阳刚气质的战斗力。

五、唯利是图不可取。公众号粉丝经济,是公众号运营者比较关注的。所谓粉丝经济,就是粉丝和被关注者带来的一系列创收收益。公众号通过粉丝经济,可获得流量主收益、广告收益、线上产品销售、线下产品交易等利益。特别是目前公众号可以盈利变现,最为快捷的方式就是公众号买卖直接交易。在A5公众号交易平台,买卖双方直接在平台上进行交易,通过信息对接成功后,直接实现公众号的变现,让公众号盈利更容易。这些可观的利益,成为驱动一些办公众号者夸大新闻事实、制造虚假新闻等丑恶现象的根源之一,直接导致了公众号的公信力降低。涉军公众号反映的是军队和国防建设大局,更要注重公信力和口碑。唯利是图无底线炒作,轻者失去粉丝,重者还要承担法律责任。

六、图文不符惹争议。图片使用不当,往往会成为涉军公众号负面舆情产生的重要原因,决不可掉以轻心。境内外敌对势力惯于使用抹黑我军的手段之一,就是移花接木,将不是反映我军的图片安到解放军的头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来自坦桑尼亚的联合国维和人员在刚果(金)性侵11名当地女子的信息。事件发生后,一些境内外媒体的报道中竟使用了中国维和部队的照片,其别有用心可见一斑。图片无小事,陆军某武器装备介绍误用火箭军战略导弹图片……凡此种种,有的贻笑大方,有的释放了不恰当的信号,成为争议的焦点,应引起重视。

七、舆论引导要得法。有人说,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之一就是把自己的观点卖给别人。网评即是这样一件最难的事情。对于涉军公众号,就是要把社会上发生的关于军队的热点焦点话题特别是负面舆论和情绪,通过评论的方式加以引导化解,树立起正确的观点和向好的舆论氛围。这就需要作者有广博的视野、丰富的知识和引导技能,抓住舆情要害,一一驳倒错误观点,对舆情一锤定音。可一些涉军公众号虽然很重视舆论引导,但总显得力不从心,在甄别和驳倒错误信息上欠缺一番功夫,导致发出的网评非但没有平息舆论,还按下葫芦浮起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魏则西事件发生后,一家军队公众号无视医院本身存在的问题,言论招致网友新一轮批评,这个教训应该记取。

八、典型宣传要创新。相较纸媒发达的时代,新媒体上的典型宣传不能再连篇累牍、铺天盖地地进行了。新媒体要求文字更精炼、语言更生动、配图更精彩、抓点更独到。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改变传统媒体的宣传方式,积极拥抱新时代,适应新要求、新变革,在微信公众号上宣传军队先进人物时开动脑筋、做好文章。目前,军事公众号在宣传全军重大典型上还未出现特别精彩或典型的案例,这反映了重大典型宣传是新媒体一个亟待开拓的疆域。不过,新媒体在“捕捉”小人物上倒是发挥所长,表现出彩。例如反映军人军嫂军娃的文章琳琅满目,几乎每个涉军公众号上都能看到。但是话语风格依然难以新颖、触及人心,感人肺腑的文章较少。新媒体文章偏“轻”是一个普遍现象,不利于典型宣传。

九、内外有别需谨慎。近期走红的某涉军公众号,以清兵的卡通造型比拟解放军官兵,其发表的《我是一只想转业的加班狗》《我为什么加班写材料》等文章,引来大量粉丝的关注和转发。文章切中了军队中存在的形式主义等问题,因而获得很多深受其害者的共鸣。但是,作者或者运营者恰恰忘了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使命——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不管是办报纸、办电视、办广播,还是办新媒体,都要有这种政治意识。特别是对于军队内部创办的新媒体,更要有“不可自毁长城”的警觉。反映军队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一定要内外有别。军队有反映问题的正规渠道和程序,还有政工网等内部建言献策的平台,如果以为有了新媒体想发啥就发啥,那就错了。将内部问题不经报告就发布到互联网平台上去,不一定有助于问题解决,但一定会给军队挣负分。

十、编辑素养待提高。新媒体如雨后春笋蓬勃竞出,为强军兴军增添了舆论力量。但我们也应看到,军队新媒体从业人员有许多未经正规培训,新闻素养和编辑功底欠缺,这成为制约军事新媒体公信力、权威力、传播力、影响力的短板。要看到公众号“小编”不小,提高这些军队公众号编辑人员的素养,是破解诸多现存问题的抓手。首先要教育他们树牢政治家办报的大局观,增强看齐意识,在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中找准各军事公众号的坐标定位,牢记责任,不断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这个根本问题。其次,要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坚持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多宣传有利于军队建设的好新闻好事件好人物,多鼓舞凝聚支援部队建设的各方力量。同时,要提高业务能力,消灭错字、病句等低级错误,做到配图准确、标题实事求是、军营故事鲜活生动感人、评论客观公正有力,不断创新宣传方法手段,推进军事公众号攀上新台阶。

(作者系原人民前线报社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