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7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多在“新活锐实”上用力

——提高重大纪念性报道传播效果刍议
作者:丁增义

重大历史事件,是沉淀在一个民族思想深处的集体记忆。从重大纪念性报道的历史实践来考量,最近几年,全国各大媒体先后组织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建党90周年、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等多项重大纪念性报道。对这些报道进行认真梳理,我们会发现:任何重大纪念性报道,都不是对历史资料的简单堆砌、罗列,而是想方设法盘活旧闻、捕捉新闻,把那些散落于历史长河中并不为人们所发现的颗颗珍珠捡拾起来,在报道中将发生在另一个时空的故事自然置入人们今天的视野中,力求报道鲜活可读。

概括地说,若要增强重大纪念性报道的传播效果,可以围绕“新”“活”“锐”“实”4个字下功夫,强化重大纪念性报道的新闻表达。

一、依靠旧闻新讲增强吸引力,突出一个“新”字

“新”是新闻的核心特质。倘若重大纪念性报道一味“纪念”过去,只满足于对旧闻往事的回顾与重述,必然会在老生常谈的乏善可陈中失去受众,进而失去纪念的目的。在获得独家新闻越来越难的情况下,通过“旧闻新讲”,是让旧闻“返老还童”和“历久弥新”的重要方式。

通过新闻当事人的真实描述让受众获得“新知”。对历史事件的新发现同样是新闻。由于时空阻隔和受记录方式的限制,历史总是会给人们留下很多疑点和未知,而这些正是“旧闻新讲”的基础。报道中,让越来越少的健在的新闻当事人穿透层层历史烟云,回忆过去,破解疑团,不仅能在宣传报道中丰满历史身躯,还能让受众在满足求知欲和好奇心中获得新知,从而增强重大纪念性报道的吸引力。在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的宣传中,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多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并在《我的长征》栏目中,以第一人称忠实记录老红军在新时代讲出的“腰带的多种吃法”“边走边睡觉”“一手拿枪打仗,一手提石灰桶刷标语”等大量受众想知而未知的故事,在让人感动于老红军内心深处动情的记忆同时,还使人对长征中红军经历的苦难、展示的乐观精神有了形象深刻的认识。

通过新闻见证者的独特感受让受众获得“新意”。人们了解历史,一为获得知识,二为受到启迪。品读历史,“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获取最有说服力的新意,是受众对重大纪念性报道的期许与渴望,而新闻见证者作为历史事件的重要一员,其对历史事件的认识,因“离事件本身更近”而备受关注。西方一些国家的主流人群,对二战中日本对中国及其他邻国的侵略历史所知有限。在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重大纪念性报道中,有媒体刊发的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南京大屠杀》一书摘文,从日本人、中国人和西方人3个视角,以见证人的身份讲述南京大屠杀的见闻,引发大量转载和评论。正如张纯如所说:“忘记屠杀,就是第二次屠杀。”美国一位专栏作家这样评价媒体对张纯如作品的刊发:“由于张纯如的见证式记录,‘第二次南京大屠杀’为之终结。”

通过对历史事件的细节追问让受众获得“新感”。历史故事多是“粗线条”的,如果要让历史故事和历史人物鲜活起来,甚至让读者“看”得见他的精细纹路,听得到他的脚步,感受到他的气息,那自然就有了亲近感。而细节,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还原历史细节,能很大程度地点燃受众对历史的阅读兴趣。《解放军报》在《抗日英雄谱》专版宣传中,正是由于文章中有大量细节的描写,让读者感受到“英雄就在眼前,枪声就在耳边”,也让那遥远模糊的抗战故事,在一篇篇充满个性的令人亲近的细节刻画中给人新的感动。这种感动,来自蔡炳炎烈士上战场前“殊不知国难至此,已到最后关头。国将不保,家亦焉能存在?”的离别家书,来自赵一曼“木楔子钉进她的胸膛,舌头咬破也不投敌”的决绝悲壮,也来自李林牺牲前对腹中胎儿那“孩子,咱娘俩永远在一起了”的泣血告别……作者在刻画一个个真实历史细节的同时,也将有血有肉的英雄群像刻在读者心里。

二、通过往事新说增强传播力,突出一个“活”字

在重大纪念性报道中,要实现传播力更强,除了在选题和内容上寻找共同的价值和情感,追求表达方式的变化,也是提高宣传效果的重要途径。尤其是在语境多元、差异化传播趋势愈发明显的今天,只有语言在“活”字上下功夫,通过多样化、接地气的表达,才能让重大纪念性报道因“说法”高超而实现传播高效。

用平等口气讲述动人故事激励自我思考。“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在互联网遍布世界、人人都是自媒体的当下,重大纪念性报道要想让思想扎根,必须先让语言落地。泛泛打官腔、唱高调,难免被冷落,或被吐槽。即使报道数量上了天,宣传效果也趴在地。现在,媒体格局、舆论生态、受众对象、传播技术都在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互联网正在媒体领域催生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着眼这一舆论业态,用“大众话”实现“大众化”与“化大众”,在表述中用平等的语气,让作者与读者在电脑屏幕和掌心终端中跨越年龄和代际鸿沟,共同回味历史,镜鉴未来。在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的报道中,《人民日报》的《手心里长征》栏目里刊发的稿件,没有居高临下的说教,没有刻板教条的灌输,让读者在浏览照片和文字中体验长征的艰难,感受党一路走来的苦难辉煌。

用真情表述提升审美情趣涵养历史情怀。“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活”是语言的形式,“情”是故事的灵魂。然而在重大纪念性报道中,不少报道往往因失之于“只见事不见人”的宏大叙事洪流而缺乏细腻的真实情感,使受众对感兴趣的历史事件降格为仅仅是为报道历史存在和理念存在的符号。在重大纪念性报道中,寻求感情传播与理性传播的最佳结合,设置源自历史的“软话题”,摸准理念相近的“情感结”,打通价值认同的“共通处”,就能在传播温暖人心的情感和力量的同时,实现历史事件和人物的可感触,进而有助于读者涵养“鉴古今之得失,而有资于政事”的历史情怀。《解放军报》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报道的《胜利启示录》中,“1940年9月6日,妇救会主任吕秀兰带领的地方抗日队伍,不幸被日军包围在挂云山。吕秀兰带领突围失败的5名战士,纵身跳崖,壮烈牺牲,其中的儿童团员康三堂,年仅15岁……”这样饱含深情的描写,让感天动地的英烈故事强烈撞击着我们的心灵。

用诗意表达传递时代温度呈现人文高度。重大纪念性报道尽管是历史事件的再报道、再挖掘,但并不意味着因为是政治题材而枯燥,因为时间久远而生涩。相反,正是有了时间的淘洗,人们在重温这些历史事件时,因“遥望”而更能迸发出别样情怀,在描述时更容易写出味道。这其中,诗意的浓缩,既能将人带入引人入胜的深邃意境、感人至深的诗家情怀,又能传递时代的温度、呈现人文的高度。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所言:“诗歌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亲密表达方式。它让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信仰着他们共同坚守的人类命运。”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报道中,《解放军报》的《抗日英雄谱》专版的每个版面开头,或是一首诗,或是一首词,让英雄因诗而“活”、因词而“美”。比如作者在《念奴娇·八路军第129师抗战追怀》中写道:“落霞孤鹜,正长空秋水,太行桴鼓。指点江山形胜处,俯仰风流谁主?遍地狼烟,英雄阅尽,漫道征人苦。凭栏回首,此中秦帝汉武。烽火席卷高原,旌旗蔽日处,险关难阻。却看天兵挥巨斧,万里逐倭如虎。破袭阳明,百团酣战,和血青梅煮。大河东去,浪花淘尽千古。”寥寥百字,将129师将士浴血抗战这件“有意义”的壮举写得既“有意思”又有“意境”。今天的重大纪念性报道,诗词的妙用会使文章更有情趣。

三、采取正本索源增强引导力,突出一个“锐”字

锐度是新闻的活力,没有锐度的新闻难有吸引力,更难有引导力。重大纪念性报道不只是对过往历史的重温与回叙,更是对当今的反思与未来的启迪。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使命“48字”中,“高举旗帜、引领导向”之所以被列于首位,就是强调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而重大纪念性报道的本意就包含还原历史、正本清源,特别是在事关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上,必须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帮助受众划清是非界限、澄清模糊认识,在正确认识历史中传承历史,继承和发扬光荣传统。

旗帜鲜明反对歪曲历史的言论。“虚无谲诡,此乱道之根也”。每逢重大历史事件纪念日前后,网上总会出现一些歪曲历史、丑化英雄的言论。这些言论,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编造篡改,居心叵测。“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如果媒体面对歪曲历史和丑化英雄的言论闪烁其词、语焉不详,甚至沉默忍耐,必然会给错误言论留下泛滥空间,长此以往必将搞乱人们的思想。马丁·路德·金说:“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对歪曲历史的言论,新闻媒体要直面问题,揭露社会丑恶现象,激浊扬清、针砭时弊。2015年初,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关闭“我不是历史”等133个传播歪曲党史国史军史的微信公众账号,深入查处即时通信工具平台网民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同年5月,《解放军报》针对个别网络和媒体丑化领袖、颠覆英雄、消解崇高、解构历史,挑战社会道德底线的丑恶行径,刊发《捍卫我们的英雄》《绝不能让英雄第二次阵亡》《打一场英雄形象的保卫战》的署名文章,广受关注,先后被近百家网站转载。

多种途径还原历史事件的真相。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是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必须遵循的基本方针。面对歪曲历史的言论,“打假”的最好方法是“示真”。新闻媒体是社会舆论的发射器、放大器,也是社会舆论的稳定器、整流器。抓住重大纪念性报道这个当口,深挖“真”,通过采访当事人、亲历者、第三方等方法,综合运用多种权威资料,还原历史真相,重大纪念性报道才能粉碎谣言,以正视听,才能激发更多正能量,实现更大社会价值。2015年5月,《解放军报》多路记者出击,深入事件发生地、寻访当事人,历时半年,先后对毛岸英、邱少云、江竹筠、董存瑞、刘胡兰等烈士以及“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壮举和事迹进行调查寻访,用一句句铁一般的考证资料,还原了英雄,驳斥了谣言。

浓墨重彩宣扬启迪当今的正气。在纷繁复杂的舆论场保持定力,坚定不移、坚持不懈践行真实性原则,是媒体公信力所在,也是媒体生命力所在,媒体必须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古人云,“民齐者强”。在重大纪念性报道中,媒体为巩固和壮大主流思想舆论竭尽全力,让党的主张成为时代最强音,就是成风化人,必然会增进共识、凝聚人心,汇聚力量。在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重大报道活动中,《解放军报》 开辟了《记者接力长征日记·追寻与思考》《发扬红军长征精神》《长征看台》《我心中的长征》等多个栏目,多镜头再现了那段艰难向上的岁月,进一步激发了全国军民走好“新长征”的精神动力。

四、着眼人文关怀增强影响力,突出一个“实”字

“文者,贯道之器也。”重大纪念性报道的内容一般包括重大历史事件的故事、影响以及意义。这些故事、影响和意义,承载着推动历史的“道”。提高宣传报道这个“道”的实效性,必须着眼人文关怀增强宣传影响力,突出一个“实”字。才能把服务群众同教育群众结合起来,进而达到宣传历史、服务现在、启迪未来这一目的。

在发扬传承精神上注重用实功。重大历史事件蕴含着丰富的精神资源。组织重大纪念性报道目的之一,就是进一步让这些精神得以传承,发扬光大。尤其在物质主义和实用主义侵染的当下,人们迫切需要在与历史的对话中得到慰藉与引领,获得感动与温暖。而媒体作为宣传这些精神的载体,只有用实功、下实劲,在组织宣传中既保持冷静的头脑,又展现滚烫的柔肠,才能让受众在听到心头奔腾不息的血脉跳动的同时,自觉在感动后行动,让历史精神在阅读中发扬传承。《人民日报》在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的宣传中,依托《永远的丰碑·红色记忆》栏目,以详解长征中的重大事件为主体,以各次重大战役战斗的形势为配图,让读者在阅读中经受了一次精神上的长征。

在引导服务上追求新启示。“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人们之所以关注重大纪念性报道,既是关注历史本身,也是期望这些报道能穿越历史风云、揭示出历史的发展规律以及历史对今天的启示,真正体现出“纪念性”意义。在纪念建党90周年的报道中,《人民日报》推出《这些党员的“小事”给我们哪些启示》。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报道中,《解放军报》推出长征精神系列调查,为促长征精神持久落地听诊把脉,让读者收获了实实在在的精神硕果。

在激励创新发展上力求有实效。“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组织重大纪念性报道,必须把握现在、思考未来,在观照历史中更多引发受众对现实和未来的思考与诠释,瞄准受众特点,在创新报道形式上求实效,主动转作风改文风,俯下身、沉下心,察实情、说实话、动真情,努力推出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作品。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报道中,《人民日报》抓住一名受阅老兵“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的感慨,发表创新性书评《接过老兵手中的枪》,从抗战老兵“怕民族曾经的深重苦难被遗忘”“怕精神上的‘软骨病’滋长蔓延”“怕走得太远忘记为什么出发”3个方面,引导人们在被老兵的“最帅敬礼”深深打动时,激励人们接过老兵手中的枪,在传承抗战精神中书写好强军兴军的新传奇。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时事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