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7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用融通中外的军事话语讲好强军故事

作者:周雷

随着我国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心,我军越来越受到国际关注,成为舆论场关注的焦点。尤其对处于强军语境下的我军来说,如何更好地向世界表达我军的观点、立场,是当下刻不容缓、亟需解决的时代课题。习主席强调要“加强话语体系建设,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增强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又提出要结合部队强军实践,讲好强军故事。新形势下,我军通过讲故事的表达方式,让强军故事广为流传,逐渐成为融通中外的新表述,讲好强军故事成为加强我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题中之义。

一、实际困惑:真实性不等于真实感

一个强大、可爱而真实的我军形象并未真正意义上在海外建构起来。新华社解放军分社曾经做过《中国军队海外媒体形象调查》报告,调查样本为世界六大通讯社: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俄塔社、共同社、中央社,结果比较客观得出中国军队在海外媒体中的形象,发现对中国军队持“负面”印象的占大多数。长期以来,“中国军事威胁论”等论调占据外媒报道我军的框架和语境,我军成为西方刻板印象的最大受害者,尤其是对强军语境下的中国军队来说,形象危机已经直接影响到强军进程。强军语境下的我军要会做,更要会说。会做,实现了我军通过办好自己的事,产生了中国特色的强军故事;会说,就是让我军的故事向全世界进行传播,让更多的人了解我军,进而解决我军有口难说、有理难辩的尴尬境地。

实际上,事实的客观性与倾向性之间的矛盾最终导致了真实性并不等于真实感。军队的形象包含四种形态:理想形象、现实形象、媒体形象和人心形象。其中,媒体形象是将现实形象转化为人心形象的关键环节。出于对我国和平崛起的惧怕,我军真实的形象在西方的主流媒体报道框架中被严重歪曲,出现妖魔化现象,甚至被刻画为“伏地魔”。在宣传活动中,美军提出了“战略传播”概念,并将其作为美军“软实力”的重要支撑,借助于强大的美元,美媒不断加强战略传播攻势,对美军进行“偶像化”宣传。法国哲学家罗兰·巴特认为:“任何事物,只要是通过话语传达,这都可以是神话。”相反,与之对立的是所谓的“妖魔化”。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论著《妖魔化中国的背后》,就深刻指出了这一问题。

目前,我军发展的最大问题恰恰就是被扭曲的国际形象。遭遇的实践困惑就是如何将我军的真实性在国际受众认识建构中转化为真实感,而解决这一矛盾的绝佳方式就是讲好强军故事。

二、叙事逻辑:从有意思到有意义

“讲好故事,事半功倍。”《舌尖上的中国》的巨大成功启示我们,中国形象可以通过向世界讲述博大精深的美食文化这种故事化表现手法来塑造。同样,军队里从来不缺乏美和故事,只是缺少发现美和故事的眼睛。在信息社会,谁的故事最动人,谁就能拥有更多受众、实现更好传播。好故事能够跨越文化纷争、穿越心灵隔阂。故事的阅听“门槛”很低,在我们牙牙学语时便已经能听懂童话、寓言故事。人们普遍爱听故事,讲故事更易走进受众心里;故事有更大的阅听黏性,看到开头就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故事的结局。

有意思的故事往往会使受众更清晰地接受故事背后的意义。进入新媒体时代,传统话语体系逐渐飞沫化,善于输出自己发自肺腑、打动人心的故事,就成了一种高明的选择。叙事逻辑要比逻辑推理更容易在短时间内说服大规模的受众。传播者要想在极短时间内将一个理念深深植入大规模受众心中,学会利用讲故事的力量绝对是更智慧的选择。比起理性说理,人们更喜欢具有叙事理性的故事,讲故事会让军队留下“温度”的巨大力量。具体而言,讲好强军故事的叙事逻辑是立德、立功、立言。

立德,就是要立中华传统武德。赵启正曾指出,“文化是一切领域的DNA。文化上的相互理解,是构成一切方面相互理解的基础和桥梁。”我军在讲好强军故事中,要善于挖掘和运用历史文化传统的比较优势,尤其是要充分借助于我国特有的军事历史文化。比如,武德文化中强调慎战的思想,汉字“武”,从字形看就是由“止”和“戈”组成,含义就是止戈。这已清晰地告诉人们,我军的根本任务是制止战争,我军的根本追求是维护和平。对外积极讲好“慎战”的传统武德文化,这是对我国奉行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的最好注脚。再如,中华传统武德文化重视道义的力量,注重“义战”“义兵”,强调“仁者无敌”“师出有名”。“大一统”始终是中华传统武德文化肯定的思想,认为维护统一是正义的,符合道德的,搞分裂是非正义,违背道德的。汉朝平定“七国之乱”、唐朝平定“安史之乱”、清朝平定“三藩”等叛乱,正是因此而得到民众广泛认同和情感支持。我军对外讲好“义战”的故事,就能对塑造我军“正义之师”的形象提供支撑,尤其是在反“台独”、反“藏独”、反“疆独”的宣传中,要积极运用这些内容。此外,与西方强调“坚船与利炮”的物质因素不同,中华传统武德文化更强调“以谋胜致全胜”,优秀的军事家往往奉行“威加于敌”“谋攻制敌”,兵圣孙子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不战而屈人之兵”,毛泽东同志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思想也正是生长在中华优秀武德文化沃土之上。

立功,就是立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之功。强军故事要紧紧围绕我军近几年来在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方面的具体行动,像国际社会重点关注的国际维和、海外护航、也门撤侨、抢险救灾、和平方舟医院船赴海外救治等故事。我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我军是世界上获得联合国“和平荣誉勋章”最多的军队之一,几乎所有中国维和军人都被联合国授勋,也是执行维和行动最多的军队之一,美国《赫芬顿邮报》曾指出,我军的“维和部队效率独一无二,折射了中国愿意成为全球负责任的国家,然而外界对中国维和行动缺乏了解和理解。”比如,讲好以解放军302医院为主体的医疗救援队远赴非洲抗击埃博拉病毒,勇敢担当起军医使命,彰显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军人崇高精神的故事,再如,我军维和部队运输“和平”、海军护航编队出征放飞和平鸽等鲜活故事,对塑造我军担当、服务、开放的形象,特别是彰显我军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的功劳,具有深远意义。

立言,就是立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和平之师之口碑。在我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强军历史上,有着太多的强军故事可供挖掘,这里面有英雄部队的光荣,也有普通一兵的平凡;从“小米加步枪”到“辽宁号”,从“八一”南昌城头的枪响到奔向强军梦,我军走过80多年的发展轨道,孕育着太多的故事资源,比如,我们从小就耳熟能详的故事:井冈山时期朱德的扁担、红军长征时的“军需处长”、上甘岭时候的“一个苹果”、做了一辈子好事的雷锋等等,国际受众对这些故事却知之甚少,亟需媒体对外积极讲好。一方面,部队的优良传统和基层官兵的精神风貌应充分地进入媒体,形成脍炙人口的故事;另一方面,对部队日常的工作训练也要予以策划,产生对外具有吸引力的故事。

强军故事具有穿越时空的持久魅力,让国际受众沉浸于美妙的愿景,在有意思中感受到有意义。有意思与有意义,通过强军故事成功“联姻”,二者之间的直接对话,可实现故事逻辑与理论逻辑、故事话语与政治话语的互联互通。

三、目标方向:“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任何词汇都有外延,譬如“走出去”,世界那么大,中国军队越来越多地走出去,走出去也有多种不同方式。实践证明,强军故事是我军走出去的绝佳注脚。出海先吹号,强军语境下的我军走出去,还需强军故事来护航。踏上强军征途的中国军队并非一片坦途,尤其是面对西强我弱、复杂多变的国际舆论环境时,中国军队国际形象塑造遭遇种种不如人意,一些负面标签被外媒大肆宣传利用,负面刻板印象频频发生。

故事与生俱来的“软”表达,更容易让受众接受与理解,尤其是面对海外受众时,跨文化冲突不可避免,好的故事,人人都爱听,这是全人类的共同爱好,在讲好强军故事中努力求得国际受众的最大公约数,进而产生情感共鸣。与其他方式比较而言,强军故事更易走进人们的内心。随着我军与外界接触与互动机会的增多, “走出去”还远远不够,关键在于“走进去”。

单让强军故事“走出去”,还远远不够,“走出去”蕴含的隐喻就是“走进去”。通过讲好强军故事这一路径,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大象无形般走进国际受众的内心深处,好比是“盐化于水”,表面看上去浑然一体,实则水中早就有了盐的味道。感受中国军队味道的绝佳载体就是强军故事,在聆听故事中慢慢感受味道。此外,让强军故事“走进去”,还需要思维创新和话语创新,需要搭建讲故事“同盟”,“我讲”的同时,也要用精彩故事吸引“他讲”;“自塑”的同时,也要敢于“塑他”。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新闻传播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