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7期新闻人物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一位记者的5次“万里行”

——记第十三届长江韬奋奖获得者向泽映
作者:张嘉珅

2014年秋,第十三届长江韬奋奖获奖情况公布。在20位获奖者中,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总裁、高级记者向泽映,因在新闻路上的五次“万里行”格外引人关注。

“记者天生是行者,脚板底下出新闻”,30年来,向泽映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上,记在心里,付诸实践。1986年以来,向泽映先后5次在万里征途上行走。

贵黔徒步行:叩开新闻的大门

1986年,向泽映刚踏进重庆日报社大门后不久,报社组织“贵州纪行”系列报道,计划派记者前往贵州采访。那时的贵州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两银”,交通不便,很多地方只能靠步行;毒蛇猛兽也随时可能出现,条件异常艰苦。向泽映“初生牛犊不怕虎”,主动请缨,获得了第一次出省采访的机会,一个人走遍了贵州各个地区,行程近万里,在《重庆日报》专门为他开设的专栏,连发7篇通讯介绍贵州的风土人情和今昔巨变,引起较大反响。正是这次徒步采访,让这位下乡采访时连采访对象的房门都不敢敲的年轻人,迅速地成长起来。

纪念长征胜利50周年前夕,经济日报社记者罗开富历时一年徒步走完长征路。这件事对向泽映触动很大。为了写出更有价值的稿件,他决定效仿罗开富进行一次万里行走。当时重庆成立计划单列市不久,共有21个区县,很多人对偏远郊区特别是边缘乡村都不甚了解。为了使城市与农村的信息对称,为政策的施行铺路,在报社的大力支持下,向泽映的“环渝万里行”采访报道活动拉开了序幕。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向泽映针对之前“贵州纪行”采访过程中,知识储备、采访功夫、体能和心理方面存在的不足,为自己制订了一个详细的“充电”计划。在“环渝万里行”前,他一头扎进图书馆,翻阅各种地方志、部门志、区划志,跑了不少书店,广泛搜集有关书刊、地图、画册,熟悉各地的风土人情;为锻炼野外独行的体能和胆识,1986年底,向泽映利用休假的十来天时间,进行了一场行走预演。他徒步横穿广汉、中江、三台等7个县市,有时找不到饭馆,只能就近向乡村农户求助。预演结束时,向泽映的两只脚磨出了水泡,拄着一根脏兮兮的拐杖,活脱脱一个乞丐,谁也不会将他和印象里光鲜亮丽的记者联系起来。

经过充足的准备,1987年3月1日,向泽映“环渝万里行”采访活动正式启航了。他背上装满生活用品、文具、书籍、药品等东西重达十几公斤的大包,只身踏上了充满未知的“万里长征路”。向泽映从朱沱镇出发,并且在这里发出了“环渝万里行”的第一篇稿子——《朱沱欣逢淘金热》,《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阅读这篇文章后,对当地的淘金现象十分感兴趣,当即前去采访,向世界介绍了这个昔日鲜为人知的小镇。历时近两年的“环渝万里行”采访,向泽映徒步独行15000里,实地走访、考察了重庆市21个区县、700多个乡镇,磨破解放鞋20多双,体重锐减十几斤。重庆日报在要闻版为他开辟了个人专栏“环渝万里行”。因为邮寄条件差,往往是向泽映的下一篇稿子已经写好了,之前发出的稿子还没寄到编辑部,即便这样,向泽映也坚持刊发了近百篇通讯。一篇篇来自田间地头充满泥土气息的报道见报后,在读者中产生了强烈反响。采访结束后,向泽映将途中写出的文章整理后出版了《渝州万里行》一书,这是他的第一本实录体通讯集。

灾区一线行:生死线上的行走

“总编辑首先是‘总记者’。”1996年,重庆直辖前夕代管库区涪万黔三地。向泽映所在的记者团巡回万里访峡江,走遍21个区县的400多个乡镇,先后在《重庆日报》开辟《峡江浪潮》《峡江行》等专栏,发表通讯30多篇。重庆卫视紧随其后,借鉴向泽映“行万里路,访万村户”的报道方式,并邀请向泽映担任节目的顾问,推出《渝疆万里行》大型纪实报道。此后,向泽映调离重庆日报社,以致第三次和第四次“万里行”的间隔长达十年。

2007年10月,向泽映重回重庆日报社,又回到了自己魂牵梦萦的记者岗位。不久,武陵山区遇到百年不遇的雪灾。那儿既是国家级贫困地区,又是少数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加上眼看着要过春节了,很多农民工却因大雪封路回不了家,心急如焚,灾区如战场,灾情如战况,时间不等人。布置报道任务时,两个困难横在了面前:一是雪天路滑危险;二是除夕将至,将无法和家人团圆。向泽映临危受命,径直坐上车子前往灾区。重庆多山,公路紧贴着悬崖峭壁修建,即使在平时行车也有很大的危险性,而现在公路结冰,有好几次车子打滑差点掉落山崖,生死就悬在一线。到达灾区后,寒冷又变成了最大的威胁,很多人都长了冻疮,可是由于亲临一线,《武陵山剿雪记》这组报道在向泽映的指挥下,及时将灾情和救灾进程的信息传递给关心灾区的人们,为群众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2008年四川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川、黔、陕、甘多省市灾情严重,进川道路破坏严重,通讯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向泽映在地震次日即率记者赶赴灾区,组成前方报道组,指挥记者进行现场采访。震后,网络上各种信息纷繁冗杂,谣言和虚假消息满天飞,急需记者到一线去反映真实的状况,遏制流言的扩散。“巴蜀不分家,四川的灾情就是我们的灾情”,带着这样一种信念,向泽映主动请缨,带着报社3名记者赶赴北川重灾区,是第一批到达的外省市媒体。出发前,他们都给家人留了“遗言”,因为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从出发的那一刻开始,生命就不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向泽映白天采访、拍照,晚上写稿,夜晚基本难以睡眠。他先后四进灾区,行程万里,采访了四川30多个重灾县市,刊发了数十篇现场报道及图片,他给反映抗震救灾内容的报道栏目取名《目击震灾区》《震区一线实录》,这些报道现场感很强,许多报道直击人心、令人动容,成为丰富的历史资料。

乌江万里行:讲群众的故事

“干记者这一行的‘根’,就应该‘植’在基层。”2011年11月17日,随着第三十二篇系列稿件《埋在地心的红色记忆》刊发,为期三个月、总行程接近万里的“千里走乌江”大型主题采访成功落下帷幕。这是到目前为止,向泽映的第五次“万里行”。向泽映与记者陈必忠跋山涉水,用足迹将贵州高原和武陵山区丈量了一遍,途经36个区县,采访了数百个贫困乡镇,再现了乌江流域的实况与变迁。

为了保证报道的真实性,向泽映十分注重现场不采访不写稿。9月10日早上7点,向泽映听说酉阳小河镇农民冯光国舍己救人的消息,当机调整当天的采访计划,驱车3小时赶到了小河镇,到现场核实,采访了得救的孩子以及当地的群众,直到天黑顾不上吃晚饭,又马上投入写作,一直忙到次日凌晨4点。《他用59岁生命救回9岁生命——记舍己救人的酉阳农民冯光国》一经刊发,即被上百家报刊网站转载。而这时,疲惫的向泽映却在网络上的转载热潮中沉沉睡去。走乌江途中,向泽映要求随行记者通过“望闻问切”的体验来进行采访,《夜宿瓮安话平安》《信用比金子还值钱》《四在农家,好在农家》等就是这种体验采访的成果。用小角度反映大主题,用地方话阐释大道理,用百姓的话语去讲述自己的故事,记录了诸如正安烟农、大木花匠、远山仡佬、乌漂勇士,甚或瓮安的王猪儿赵猪儿等不平凡的小人物,一个个角色活灵活现,一个个故事婉转动人。2011年10月,中国记协领导、全国省级党报总编辑相聚重庆,共同交流“走转改”经验。“千里走乌江”广受赞誉,在交流会上,《重庆日报》老总长期带头走基层住农家的做法受到表扬。

回顾近30年新闻工作经历和五次“万里行”,向泽映将自己创造性改造过的“行走新闻”和报道风格总结为“‘五千’精神访‘五区’”。“五千”精神,即踏遍千山万水,到边远艰苦地区抓“活鱼”;走进千村万寨,下基层,接地气;融入千家万户,强调亲民敬民,以民为师;历经千辛万苦,在深入调查中发现真相;排除千难万险,在摸爬滚打中磨炼意志锻炼成长。“五区”:即边区、山区、库区、灾区、穷区。向泽映说:“社会信息化程度越高,那些信息不灵、信息不畅的地带,所获信息不对称的人群,更需要我们去关注。一定要发扬‘走转改’的精神,到新闻发生的第一现场去写出带有时代感、带有现场感的新闻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