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7期媒介关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网络涉军舆情的潜在风险辨识

作者:孙亦祥

互联网在为我军建设和发展带来种种便利的同时,也成为境内外敌对势力勾连聚合、寻衅滋事和扩散升级军事对抗、军民矛盾的重要平台。其中,广大网民围绕特定涉军事件的意见表达、情绪流露,往往包含着一些不易觉察的潜在舆情风险,它们相对隐蔽的特质使其一开始容易被忽视,最终可能引发舆论危机,给军队带来种种危害。因此,我们必须综合考量网络传播的特点规律以及涉军舆情的形成机理,审时度势、科学辨识、及早发现。

一、“盲点”可能是“重点”

互联网巧妙的语言包装、暗含用意的图片视频运用,都可能在受众心理产生貌似无害,实则颇具杀伤力、影响力的意见表达。在风险辨识中,这样的网络涉军舆情往往因其传播主体、动机的有效隐藏,以及宣传色彩的淡化而被忽略。加之互联网还有大量不完整的语句,存在拼写错误、语法错位以及其他各种人为模糊的问题;同时,涉军舆情表达除文字载体之外,还广泛存在于图片、视频、表情包等载体中,在“碎片化”传播的网络空间中,极易形成“盲点”。特别是在当下大热的“三微一端”中,每时每刻都有海量的涉军舆情信息在自由传播,这些信息往往是口头零碎或日常生活中的零散想法,但它却反映了网民对某些涉军事件、话题所持有的意见、态度,具有时效性强、敏感度高、关注面广等显著特点,在引发热点涉军舆论中发挥的推动作用,并不比长篇大论的网文逊色。对于“盲点”的忽视,容易导致最初的负面情绪、意见快速发酵聚合,在极短的时间内呈现出井喷的状态,形成巨大的舆情风险,届时再回过头来展开应对,往往会变得十分被动。

甄别“盲点”,就是要从海量网络涉军舆情信息中发现那些具有高风险潜质的内容,将其作为“重点”加以关注。如何甄别?既依赖于网络涉军舆情监测、预警软件平台的运用和不同行业部门间的信息共享,以提高应对效率。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起网络涉军舆情先期预判机制,在军队开展大项工作之前或重大涉军事件发生之初,根据一段时期以来网络涉军舆情风险发生、发展的特点规律,预判可能会引发的负面话题及潜在的寓意、指向,预见其潜在风险和可能引发的危机,及早应对。比如军队开展阅兵、武器研发时,就要预见所谓“中国军事威胁论”等话题的升级、发酵。这个辨识过程,既依赖于技术手段的运用,更依赖于人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对于网络涉军舆情应对者而言,必须具备高度的敏感性、极强的洞察力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善于从细节末端发现重大舆情风险。

二、“热点”不等于“焦点”

互联网“裂变式”高速传播的特点,使得网民个人的情绪与意见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放大,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极易成为倍受关注的“热点”。在网络涉军舆情风险辨识中,往往容易被一些 “热门”话题所左右。事实上,不同的舆情“热点”间存在本质上的差异,有些舆情虽然人气旺、关注度高,但并不能真正反映大多数网民对涉军事件的看法和观点,它对主流民意不具有代表性,之所以能成为“热点”,主要依赖于网络“大V”和水军的背后推动。而网络空间的去身份化和低鉴别度赋予的虚拟能量,也为“大V”和水军们制造“热点”提供了可乘之机。

2015年互联网爆发的“假军人‘赵茂林’求婚诈骗事件”是一起由少数人议论而引发的“热点”涉军舆情案例。话题源起于一则《“兵哥哥”千里求婚不成丢掉玫瑰花离开》的微博,图文并茂地描述了一名自称国防科技大学的“军人”,身穿军装、手捧玫瑰,在福州大学某教学楼门口等待女友、进行求婚的事件。它得到诸多新闻网站的转发,迅速引发了同情、质疑或批评。据统计,其中38%的信息转发都来自新浪微博。随后,一篇《福州大学求婚兵哥到底什么鬼?》的微博文章,对其假军人身份进行揭露,并借助 “环球时报V”和微信公号“三剑客”等进行转发,将该事件迅速推向高热,使之成为2015年度热度指数排名前十的网络涉军舆情事件。这一相关新闻的阅读量、转载量虽然很高,但真正有影响力的意见表达并不多,造成实质性危害的负面因素也不突出。所以,当“造假者”后来被抓和军方进一步澄清事实真相后,舆论也随之平息。

辨别“热点”与“焦点”要由表及里,对二者进行本质区分,区别看待二者潜在的社会风险,对待“热点”不能盲目恐慌、疲于应对;而对于“焦点”则要由表及里、善于发现,并及早采取措施以防其扩散升级。

三、“槽点”易成为“炒点”

“槽点”由互联网词汇“吐槽”引申而来,一般被认为是吐槽的“爆点”或吐槽信息达到“峰值”。而“吐槽”近似于中文中的“挖苦”“抱怨”或“吐苦水”等,是网络涉军舆情传播中较为常见的一种意见(或情绪)表达。比如,有的网民对部队养猪种菜、开展农副业生产提出质疑,调侃解放军由“战斗队”变成了“生产队”;而有的网民对部队整理内务、美化营区环境产生非议,认为这是“花架子”“形式主义”。这些虽然很难产生有影响的负面舆论,但长此以往,给军队形象塑造和软实力提升造成的危害也不容小觑。

因为“槽点”所具有的简短性、通俗性和娱乐性等显性特点,往往被认为只是“一句玩笑”,没必要较真,导致其真实的意见表达被所谓的揶揄、调侃所掩盖,潜在的风险被忽视。而事实上,作为“槽点”内在特性的情绪化和非理性,才是构成网络涉军舆情风险的关键所在。这种非理性情绪一旦受到人为操控,会迅速变为炒作,通过渲染、放大舆情中所表达出的种种“不合理”“不应该”,从而误导公众对客观事实全面、准确的判断。2013年3月19日,军队媒体发表了一篇题为《“准军官”接足“地气”长底气》的文章,以原兰州军区结合国防生素质短板,探索培养他们第一任职能力为主要内容进行报道。文中分析少数国防生信息素质短板时谈到“仅限于能维护管理网站,对更深层次的软件制作,特别是对高新技术装备,往往说不上话,插不上手”。这篇文章发表后,在某门户网站转载中题目却被断章取义为《军报:国防生仅会网站维护,大量被淘汰》,其意思表达与原文背道而驰。正面报道引出负面舆论,这是近年来网络涉军舆情风险应对中较为常见的案例。

要看到,网络涉军信息传播具有高度的转换性,在进入公众视野初期可能是积极或正面的,而在持续发展过程中却随时可能急速转向,呈现出与最初完全相反的发展态势,赋予它180度转弯可能性的“槽点”生成得快,消亡得也快,一般是网民自发行为,与他们自身的文化知识、道德素养以及思维层次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特定的群体中容易滋生发酵并形成一定的影响力,在辨识中需要客观分析、正确看待。而对于“假吐槽”背后的“真炒作”,则要引起重视,它们往往具有一定的目的性和煽动性,容易造成较为严重的涉军负面舆情,要找准幕后推手,并判断其“炒作”的真实动机,以防患于未然。

四、“晚点”会产生“疑点”

突发事件特别是重大敏感事件发生后,掺杂着各种质疑、关切和探询的舆情将随之而来,如果对事实真相的权威认定、解释不能“第一时间”传递给网民,以促使网络风波快速平息的话,势必会产生更大规模的揣测、质疑,甚至谩骂、指责及其他非理性情绪。2013年网上曾传播过一段关于某地城管与驻地部队发生纠纷,强拆部队岗楼的视频,引起了网民极大的关注。其间,既有舆论批评“城管‘霸道’,居然敢对解放军‘动手’”;也有舆论指责“当事部队侵占百姓利益,应该受到‘惩处’”。由于缺少官方第一时间的回应,在不明真相的网民中产生了大量质疑、猜测乃至杜撰的信息,成为典型的“舆论倒逼”事件,给军队形象造成负面影响。对于类似涉军舆情事件的应对处置,必须防范“晚点”造成的“疑点”。这方面,美军还组建了专职部队,每天24小时鏖战互联网,与其认定的“不准确”舆情信息进行对抗。据五角大楼在一份声明中所称,此举目的是“更快、更及时地对突发情况作出反应”。

避免“晚点”产生“疑点”的关键在于信息的及时、公开,通过“首因效应”的合理运用来化解民众对突发涉军事件产生的质疑和揣测。2011年10月,环球网站某编辑在个人微博发布“空军一架歼-10飞机坠毁”的谣言后,不到一天时间就传遍各大网站,空军有关部门及时通过新华军事等官方微博进行澄清。2013年4月,四川芦山地震救援期间,原成都军区开设官方微博,及时回应民众所关切的各种问题,起到了很好的舆论引导作用,特别是针对网上所谓“又一军车坠崖”等负面谣言,军方微博在第一时间予以澄清,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研究显示,尽可能地消除“晚点”,能够有效化解网络涉军舆情的潜在风险。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教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