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7期全媒体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网络新闻文风的二元性

作者:孙慧妍

随着网络技术、数字技术、多媒体技术的发展,自媒体开始引领网络时代进入新阶段。网络生态的活跃因子“大众”开始创造着一项项网络奇迹。正如人们夸赞的那样,网络信息的海量、网络传播的及时、互联网的创新精神,以及网络的互动性,都更天然地贴近了新闻之所需和大众之所求。新闻进入网络传播场域之后,文风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面貌。网络新闻基本摆脱了传统媒体文风缺乏活力的状态,在媒介融合的背景下展现了更加鲜活、真实、大众化的文风倾向。然而就像一句名言所说“真理再向前一步就是谬误”,网络新闻文风也存在这样的逻辑。网络新闻文风因网络而呈现出种种优势的同时,也因网络而陷入种种困境。网络新闻文风呈现出二元性的特点,而后者在近年来表现突出,应该引起关注。

一、真实与虚假

新闻之本就是真实二字,真实性被视为新闻的生命。陆定一认为,新闻工作搞来搞去根本性的还是真实性问题,有了真实性,新闻报道就有信用。网络虽然是虚拟空间,但随着多媒体技术、数字技术及自媒体的发展,人们可以上传自己拍摄的视频,同时,对于一个事件,网民也发挥自发跟踪调查、检举揭发等部分监督功能,这都使得网络平台上的新闻呈现更加真实。然而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在网络这个相对自由的开放性平台上,越来越多的虚假新闻令人担忧。

2010年12月6日晚20时19分,一条来自新浪微博用户的信息瞬间引爆网络。这个用户名为“中岛”,其发布原文为:“刚刚得到消息,著名武侠作家金庸,1924年3月22日出生,因中脑炎合并胼胝体积水于2010年12月6日19点07分,在香港尖沙咀圣玛利亚医院去世。”从这条微博本身来看,时间精确到分,医院也够具体,因此一时间“中岛”的这条新闻被疯狂转发,有媒体甚至没有去认真核对确认,就迅速安排了悼念专版。随后,凤凰卫视记者闾丘露薇在其微博上对“金庸去世”的消息进行了纠正,称是“假消息,金庸昨天刚出席树仁大学荣誉博士颁授仪式。另外,香港没有这家医院,造谣者也太不专业。其实大家自己google一下就知道了。”之后“中岛”在微博上发布致歉声明,并删除了“金庸去世”的原始微博。更为令人震惊的是,传统媒体《中国新闻周刊》官方微博也报道了“金庸去世”的新闻,为此,《中国新闻周刊》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类似的假新闻每年都有不少。2015年的假新闻中,“农村嫁女收彩礼超8万算买卖人口”“少林寺僧人劝捐100元”“山东淄博现百人团伙偷孩子”等就是这类假新闻的典型代表。

虚假新闻现象在网络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尤其严重。不仅仅因为传统新闻“把关人”的作用在网络空间中弱化甚至被消解,同时媒体市场化程度不断增强也是原因之一。为吸引受众眼球,增强市场竞争力,扩大市场影响力,一些媒体忽视甚至是无视新闻来源审核,一味迎合大众的低级情趣和猎奇心理,编造虚假新闻。

二、草根与低俗

网络自进入Web2.0时代以来,大众参与的普遍性给网络带来更为突出的平民性、草根性特质。这一方面使网络新闻有了更浓重的“人间味儿”“烟火味儿”,使以往部分高高在上的新闻越来越接地气;但另一方面也出现了一些庸俗化、媚俗化、低俗化的倾向,并且近年来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低俗的一大表现就是桃色新闻、黄色新闻的传播,以及在择词造句时的恶俗语言。

网络新闻中社会新闻的比例一直在攀升。其原因之一是网络凭借海量的信息存储能力想弥补传统媒体在社会新闻方面的严重不足,同时也是其与传统媒体竞争的结果。社会新闻的报道领域非常宽广,社会各阶层的大小故事都可以成为社会新闻的报道内容,包括天灾人祸、婚姻家庭、好人好事、恶风陋俗等。但是在网络上传播的社会新闻往往充斥着“凶杀”“色情”“美女”。总体来说目前网络新闻格调不高。根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台湾的一项调查统计显示,有12%的青少年在色情网站上透过网络的匿名交易获得各式种类多样的色情光盘。据另一项调查显示,某网站一个月的社会新闻中,内容与性有关的占33.75%,涉及犯罪案件的占25%,奇闻占16.25%,这三项共占全部内容的75%;而民生新闻与弘扬社会正气的新闻所占的比例不足10%。除了黄色新闻,体育与娱乐圈的八卦新闻也相当“吃香”。记者们极尽渲染之能事,明星的家长里短也成了报道的重头戏。

网络新闻文风低俗还表现在语言上的恶俗,不讲尊重,粗口现象严重。一些网络媒体在报道部分社会群体时口不择言,甚至故意对其进行妖魔化。如报道有关农民工的新闻时,“肮脏、卑下、素质低、不理性、低人一等”等词语常常出现,而“城管”已在网络媒体上沦为“丑陋、暴力、冷血”的代名词。

三、创新与猎奇

互联网思维的最大特点就在于“创新”。同样,创新也是网络新闻得天独厚的优势所在。网络新闻相对于传统媒体来说,摆脱了很多束缚和框框,本可以在报道方式或话语表达上推陈出新,占据优势。然而网络新闻却也陷入另一个极端,即追求丑闻化、娱乐化、简单化、戏剧化,对受众的猎奇心理投其所好,而不是友善引导。为了吸引眼球、占有高关注度,一些人用“恶搞”等反常态化的表达方式来达到目的。很多网络新闻事件,如网上炫富、网上征婚、网上虐猫等,都属于此类。如2012年一组名为“杜甫很忙”的恶搞图片在互联网络走红,并在舆论界引起轩然大波。新媒介为这种“无厘头”提供了新的场域,网络的虚拟性、匿名性又减少了网民的顾忌,所以网民将其发挥到了极致,肆无忌惮地在虚拟时空中任性而为,尽情释放自己的情绪。“恶搞”构成了新的文化消费模式:受众不再是被动地接受,而是在模拟、戏仿和反讽的再编码中获取文化解构的快感。

四、互动与过度参与

尼古拉·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一书中提到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的受众在接受新闻时的不同行为状态时,用了两个生动的词汇Pushing(推)和Pulling(拉)。网络媒体的交互性是传统媒体无法企及的。它使人类传播“对等”的梦想得以实现,人类的传播终于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在网络中,传者与受者、传者与传者、受者与受者均得以在同一维度上进行高速度、深层次、全方位的沟通与交流。对于新闻而言,网络新闻传播使新闻从来没有拥有如此这般的反馈效应。传播的链条更加闭合,反馈的时间也更加迅速,传与受的界限逐渐消失。然而,新闻毕竟是新闻,新闻有时必须要与受者保持一定的距离,其客观性才能最大程度地呈现。而网络,却大大降低了新闻的严肃性和独立性,使新闻出现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可怕现象。比如网民对发起“中非希望工程”捐款活动的“85后”女孩卢星宇恶语相向,还将卢星宇跟郭美美拿来比较,称其为“卢美美”。有的网民在新闻后跟帖评论时出言不逊,谩骂、辱骂新闻当事人,原因很简单,主要是出于个人的仇富仇官心理。还有的网民在网络上揭人隐私,目的是要抹黑他人形象。更有甚者为了达到特定目的,刻意编造、传播谣言,歪曲事实,如在药家鑫一案中,张妙的辩护律师在微博中称药家鑫平时生活奢华,花巨资整容,药家资产超出药父母收入水平数倍等。这一微博信息立即在网民中传开来,造成民意绑架法律,影响了司法审判。还有网民通过人肉搜索并曝光他人的私人信息,严重侵犯了他人隐私权,对他人的网络辱骂甚至延伸至现实生活,造成对他人生活的严重困扰。网络语言暴力和网络媒介审判就是网民过度参与网络新闻的表现。

五、海量与同质化

我们常说网络信息海量。的确,网络的技术特性决定了网络信息海量的事实。因为有了网络,人们终于从信息匮乏的时代走出来。在网络空间中,人人都享有获得信息的平等权利,而且从技术角度讲,人人所能获得的信息都是均等的。网络为每一个平民大众提供着无比巨大的一个信息库。但这些所谓的“海量”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重复、同质的。就新闻来说,网络上的大量新闻都是被进行二次甚至三次加工,更甚者干脆直接复制粘贴,最恶劣的是,竟有连题目、名字、内容统统不改直接贴到自己网站的侵权情况。网络新闻抄袭风盛行。网络新闻信息重复率极高,“海量”的背后其实是某种程度的贫乏。

六、小结

以往,传统媒体的媒体生态决定了话语体系的相对稳定。原因很简单,传统媒体的持有者是政府,传统媒体的运营机制是非商业化的,传统媒体的话语体系就是官话体系,即使一些都市报晚报努力在话语方式上贴近百姓,但也只是有限的调整,百姓话语并没有真正走上媒体舞台。自网络深入生活后,任何阶层的任何人都可以上网,网络这个开放性平台以它独有的包容迅速将全社会各阶层各领域的话语集中起来。这是一个浓缩的社会形态,在这里,官方话语、精英话语、大众话语集中共现在一个时空,出现了共融现象和二元性。对此,我们应该有清楚的认识和必要的警觉,去努力营造良好的文风环境。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教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