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8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准确把握正面宣传为主的原则

作者:■邵薇

坚持正面宣传为主,既是个方法论问题,也是个认识论问题。厘清它的历史起点、理论方位和实践路径,是新闻舆论工作功能实现与效果达成的观念基础。

“正面宣传为主”的正式提出和全面论述,始自李瑞环1989年11月在全国新闻工作研讨班上的讲话《坚持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这一方针的提出,具有鲜明的历史背景和现实缘由。2016年2 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再次强调,“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是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必须遵循的基本方针。”

有学者认为,“坚持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是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在新闻传播领域的具体体现,为我国新闻事业如何进行舆论引导提供了明确的思想原则和实践准则,设定了基本的传播范式和建构路径,成为舆论引导的“中国模式”。

然而,从这些年党报党刊特别是军事新闻媒体的实践看,有些正面的报道内容和方式,并未获得正面的认可与效果。鉴于此,关于正面报道实践路径和实现方式的探讨显得十分重要。

基点:真实原则

正面宣传要取得正面效果,首先面临新闻真实性原则的考察与检验。

1.体现“总体真实”。新闻真实性是个整体性概念,既包括事实真实,也包括总体真实。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搞清楚是个别真实还是总体真实,不仅要准确报道个别事实,而且要从宏观上把握和反映事件或事物的全貌。应该说,正面宣传为主方针正是立足于总体真实的原则,认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程主要由进步的、向上的、积极的事物构成,代表这个时代的本质、主流和方向。

2.仰赖“事实真实”。事实真实要求报道中的每一事实都准确无误、持之有据,其中包括不容许任何“合理想象”“笔下生花”的细节真实。然而,与监督类报道相比,编辑记者对正面报道素材真实性、准确性的警觉和严格程度似乎没那么高。这源于“批评不慎惹麻烦”“表扬过头没关系”的思维惯性和社会常态。但回顾这些年的一些正面宣传,效果之所以欠佳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失真。

还原一个场景。2002年2月,被喻为“中国杂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到武汉市与中小学生面对面交流。一名中学生说,他看过一篇报道,说袁院士累倒在稻田里还不放弃研究,非常敬仰。袁隆平连忙澄清:“一定别受误导,累倒还工作不值得提倡。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另外,我也从来没有累倒在田里,那是拿笔杆子的人杜撰……”这一对话值得深思。

一方面,真实是新闻本体的要求,失真是对新闻本质的致命伤害。陆定一在《我们对于新闻学的基本观点》中提出:“新闻的本源是事实,新闻是事实的报道,事实是第一性的,新闻是第二性的,事实在先,新闻(报道)在后。这是唯物论者的观点。” 失去真实性,新闻便失去了存在的依托。袁隆平院士以“误导”“杜撰”的定性,毫不留情地给那篇报道判了“死刑”。

另一方面,真实是传播效果的要求,失真是对新闻可信度的瓦解。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新闻的真实性容不得一丁点马虎,否则最真实的部分也会让人觉得不真实。”近些年,一些典型人物报道的拔高宣传效果适得其反,普遍引起媒体反思。

可见,正面宣传为主方针必须与“新闻真实性”原则相统一。一方面,正面宣传为主是对“总体真实”的体现;另一方面,正面宣传为主必须藉由严格的“事实真实”来实现。

途径:客观报道

人们容易将正面宣传与“客观”对立起来。然而实践证明,如果丢失了“客观”的样态,穿靴戴帽、大话空话多于对事实的如实描述,传播效果往往适得其反。

1.客观性原则与客观报道。自19世纪美国新闻界提出“只提供信息,不表达观点,将议论、意见、情感排除在外而仅仅叙述事实本身”的报道准则以来,客观性原则长期被西方新闻界奉为圭臬。然而,正如美国学者迈克尔·埃默里和埃德温·埃默里在《美国新闻史》中所写的那样:“对最好的新闻记者来说,‘客观性’也显然是一个神话。”绝对的客观如同真空一样难以存在。事实和报道永远是两回事,因为“记者永远不能离开自身的条件从事工作。无论自觉与否,他的感情和意见必然要渗入他对事实和事件的看法。”然而,作为新闻理念的“客观性原则”或许是一座空中楼阁,但作为报道手法的“客观报道方式”则是一条经过实践检验的通途。这一点,中西新闻界都有共识,即:从效果来看,客观传播的新闻更有力量;通过客观报道而传递的倾向,更易于被受众接受。

2.客观报道与用事实说话。用事实说话,是中国新闻界对客观报道原则的朴素理解与操作方法。胡乔木在《人人要学会写新闻》中写道:“我们往常都会发表有形的意见,新闻却是一种无形的意见。从文字上看去,说话的人,只要客观地、忠实地、朴素地叙述他所见所闻的事实。但是因为每个叙述总是根据着一定的观点,接受事实的读者就会接受叙述中的观点。”

自1946年胡乔木提出“用事实说话”的观点至今已70年,但我国新闻界对这一原则耳熟能详的程度,却远远高于熟练运用的程度。翻看军队报纸,很容易就找到这样的表述:“6月初,第××集团军某旅结合‘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召开党委常委民主生活会,常委之间坦诚相见,自我批评揭短亮丑,相互批评直截了当,开出了好的效果” “如今,强素质、抓业务、促转型的做法已在该战区陆军机关蔚然成风。”这样的“直接说话”,本意是从正面肯定并宣传这些单位的做法,却很难引起共鸣。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再次强调:“要少一些结论和概念,多一些事实和分析;少一些空泛说教,多一些真情实感;少一些抽象道理,多一些鲜活事例。”这个要求,很有针对性。可时至今日,从内容的“正面”到效果的“正面”,如何通过处理好“用事实”与“说话”的关系来打通二者,仍是一个尚未解决好的课题。

路标:问题意识

2013年1月20日,《解放军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准备打仗,先向“和平积习”开刀》的消息,获第二十四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这篇报道从原北京军区某炮兵旅在冬训总结会上一一解剖不符合实战要求的细节写起,列举出长期不打仗,一些官兵慢慢滋生的“和平积习”。这篇消息不同于以往的正面报道,尽管肯定的是该旅敢于较真的做法,但文章的主体却是对“积习”的大胆揭示。同时,因为抓住了制约部队战斗力提升的突出问题,报道传递出军队聚焦能打胜仗、转变演训作风的强烈信号和鲜明导向,引起广泛关注。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正面宣传何以不流于浅表,不泛泛表扬?怎样具有针对性、实效性?问题意识不能缺席。

首先,在党的新闻主张里,正面宣传为主从来不排斥问题意识,而具有求真务实的开放品格。1992年1月,李瑞环同志在同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代表座谈时再次谈到正面宣传为主:“在贯彻这个方针中,不能简单化,不应把‘以正面宣传为主’理解为堆砌好人好事,不应把宣传搞成干巴枯燥的空洞说教。”“宣传思想工作者要不断提高政治素质和业务水平,要有艰苦扎实的工作作风,深入基层,深刻体察群众的情绪,努力探索和解决实际工作中的矛盾和问题,进一步开创宣传思想工作的新局面。” 回顾这些年的新闻实践,制约正面宣传效果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观念和实践上,将正面宣传等同于表扬好人好事,而没有和问题意识结合起来、统一起来。

其次,实践表明,代入了问题意识的正面报道,往往更具有深度与厚度,更能触动思想、撬动心灵。一方面,问题意识牵引编辑记者将报道对象放在时代的大背景下衡量,能够避免“为表扬而表扬”的局限。心中装着“时代的扣问”和“现实的困惑”,落笔才能有的放矢、有所触动。另一方面,问题意识牵引编辑记者深入实际,真正俯下身、沉下心、察实情、说实话,避免“悬在半空”“浮于表面”,拒绝一般化、表面化和雷同化的表达。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通联部内参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