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8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浅谈增强军事新闻的“张力”

作者:■何天进

“张力”一词,最早见之于物理学,指某物体受到拉力后物体内部产生的一种牵引力。后来有不少文学评论借用此词,指平衡态中包容不平衡态,“不动之动”的动态感。对新闻而言,“张力”就是新闻的“持久力”,就是新闻的深度、厚度、热度、温度,新闻所具有的重大史料价值,要透过“张力”让新闻在历史长河中永存。

有的新闻作品历久弥新,如范长江写的《中国的西北角》《塞上行》等名篇,成为我军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时下许多新闻作品,却如同玻璃一碰就碎,毫无“张力”可言,就连许多典型宣传也很“短命”,时间不久便被人们忘得一干二净。

由此可见,提升军事新闻“张力”,是摆在我们所有新闻工作者面前一个现实而紧迫的课题。

一、当前军事新闻缺少“张力”的表现

雷同稿件多。部队工作有章可循、有据可依,熟悉部队特点和规律的人,往往提前策划新闻报道。但是年复一年的循环,许多反映部队工作的新闻报道,经常是换汤不换药,给人一种“年年岁岁花相似”的感觉。雷同稿件一多,就容易造成读者的视觉疲劳和审美疲劳,很难再吸引读者进行深入阅读,从而大大降低了稿件的传播效益。

材料性稿件多。现在许多基层新闻骨干写稿子,喜欢拿机关经验材料改写新闻稿,既方便效率也高。有时候领导一交代任务,就到处扒拉讲话稿和经验材料,再把相关素材全往稿子中堆。如此写文章,作品干巴巴、冷冰冰、说教味浓,让人食之无味,失去了新闻报道应有的传播效果。

糊弄性稿件多。许多报道员采写稿件,纯粹是应付差事,是为了完成领导交待的任务,总喜欢坐在办公室瞎编乱造,一边忽悠领导,一边糊弄报社编辑。仔细推敲稿件,全是些官话、大话、套话,毫无经验、做法可言,是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空道理、大道理,搁在哪个单位头上都可以。

一般化典型宣传多。典型是时代的标杆和旗帜,典型宣传作为弘扬社会主义正能量的一种文化软实力,能形成崇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舆论导向,传递向善、向美和鼓舞人心的力量。然而随着网络信息传播时代的到来,典型宣传铺天盖地,陷入了为典型而典型的怪圈。有的搞轰炸式宣传,你方唱罢我登场,而真正自身素质过硬的、极富个性特点的、能给受众留下深刻印象的典型比较少,很难成为一个时代的标签和印记。

二、军事新闻缺少“张力”原因透析

欲求“张力”,先找问题。很多新闻作品之所以缺乏“张力”,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

缺乏主题提炼。任何一篇新闻作品,都是紧紧围绕一个主题来展开的,文章主题是作品的“灵魂”所在。许多新闻人可能有时候会有一定的新闻敏感性,但在写作过程中,只是纯粹将一些新闻性的事件进行杂糅,缺乏主题的提炼概括能力,没有把素材用好,这样就很难写出具有思想性、指导性的作品。

采访作风飘浮。脚下沾裹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感情。当下,军事新闻写作存在写谁谁看、谁写谁看的现象,原因就在于我们在写作过程中,喜欢站在自己主观角度妄加推测,没有真正深入到基层一线,缺少面对面地交流、推心置腹地采访,没有抓住最精彩的故事,没有接地气的东西吸引读者的眼球。这样写出来的东西,毫无生命力可言。

信息碎片影响。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我们正进入一个信息化主宰的“大数据”时代。受其影响,我们在从事军事新闻采写过程中,也特别容易受到网上信息碎片干扰,很多东西不加辨别随手拈来。资源丰富多样,手段也更加便捷,很多人往基层跑得少了,笔杆子也动得不勤了,一篇文章经常是从网上东拼西凑而成。这样的作品没有公信力,没有实践性,更没有生命力。

思维层次受限。当前很多人采写军事新闻,存在“五多”“五少”现象:即材料“转”新闻的多,八股文的多,公式化的多,大而空的多,千篇一律的多;有特点的少,有火药味的少,有新意的少,有代表性的少,有独特视角的少。一篇文章如果没有入木三分的分析力、深刻准确的判断力、简明洗炼的概括力,那么整体思维层次就上不去,只能在低水平徘徊。

三、增强军事新闻“张力”方法途径

有“张力”的新闻才是好新闻,而要实现新闻的“张力”,就必须从选题、内容、背景、语言等方面入手挖掘深入,张弛有度,凸显“张力”。

选题的高度。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如果种下的是“芝麻”,怎么培育也得不到“西瓜”。这说明一个道理,选题是成功之要,是增强军事新闻“张力”的基础和基石,只有紧扣时代脉搏,选取聚焦时代主题、紧贴官兵实际的重大事件、重点人物,与外部整体环境相协调,做到“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才能写出视野开阔、历史感强、紧贴实际的精品。

内容的宽度。新闻作品主要是靠内容来说话。内容出彩,思想性强,才能达到“立片言以居要,收千里于方寸”的效果。所谓内容的宽度,就是要纵向看发展、横向看比较,即要把训练实践、重大军事活动、重大典型等,放在历史的大背景下看,放在世界新军事革命变革大环境下看,放在我军正在进行的系列军事实践中看,以此来充实完善新闻内容,增强新闻价值。

新闻的厚度。一篇优秀的新闻作品,一定是集思想性、指导性、可看性于一体的,具有一定的新闻厚度。关乎厚度,其精髓不在于长而在于“精”,不在于多而在于“妙”,不在于事而在于“情”。作为媒体人我们应该意识到,任何一种单一的宣传形式,都不足以对某一事件进行全面深刻的阐述,所以我们必须将各种不同的新闻体裁相结合,发挥其各自优势特点,在新闻厚度上做足文章,取得最大的整体传播效益。

表达的温度。喻国明教授曾对新闻作品中细节运用总结道:有用、管用、上境界。这境界,就是运用各种表现元素,调动读者感官,感染受众情绪,传播鼓舞人心的正能量。今年春节期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开设了“只为多看你一眼”的专题,其中讲部队有个故事,军嫂走了八天七夜,冒着大雪,汽车走不了又坐马车,最后就为了多看丈夫一眼。什么叫夫妻深情,什么叫军人坚守岗位、履行职责,不用说就表现得淋漓尽致。这种视觉的表达就是温度,就很有感染力,反响也最好。

探索的深度。纵观古今,凡在军事新闻领域有所成就者,必是一个思考者、探索家。因为只有钻得越深,新闻作品才会越显底蕴,才能用有限的文字释放出吸引人的无限力量。要想在探索深度上有所成效,必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下番苦功夫:

一是用好新闻背景。新闻背景是指与新闻人物、新闻事件有机联系的历史条件、环境和原因。新闻背景虽然不是新闻事实本身,但是却可以用来说明、映衬新闻事实。如新华社记者张严平的《索玛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里有这样一段描述,“木里藏族自治县位于四川省西南部,紧接青藏高原。这里群山环抱,地广人稀,平均每平方公里的地面上只有9个半人。全县29个乡镇有28个乡镇不通公路,不通电话,以马驮人送为手段的邮路是当地乡政府和百姓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途径。全县除县城外,15条邮路全部是马班邮路,而且绝大部分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这一段背景描写,凸显了新闻意义,深化了报道主题,增强了新闻的厚度。

二是选好新闻事件。记者和编辑每天都要面对许多的新闻事实,对这些事件的处理,有的变成了一条简讯,有的变成了一条消息。但是有的记者编辑却能将一条新闻做成连续报道、系列报道,对新闻事实的原因、过程、影响、意义等方面进行拓展,使其成为了有张力的新闻。这要求我们脚上要多沾些泥土,多深入基层抓“活鱼”,尽可能多地掌握素材。只要胸中有全局,我们就能去粗取精,从众多的新闻事实中提取最有价值的素材。

三是讲好新闻故事。许多新闻人都有这样一个感受,写新闻就是讲故事。的确,有时候可能就是几个故事,能够决定一篇稿件的成败。如果不会讲故事,就抓不住受众的心,打不开阅读市场,实现不了传播价值。一个好的故事,胜过千万空洞无味的材料语言。所以,一定要学抓故事、抓细节,如此写出来的东西才有感召力。

四是写好新闻细节。一篇成功的新闻作品,必须要靠细节说话,用细节去打动人。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里面有这样一段细节描写,“有一个战士,他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手榴弹,弹体上沾满脑浆;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国鬼子,脑浆迸裂,涂了一地。另一个战士,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在掩埋烈士遗体的时候,由于他们两手扣着,把敌人抱得那样紧,分都分不开,以致把有些人的手指都掰断了……”栩栩如生的刻画,给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有一种磅礴的、震撼人心的力量。

(作者系火箭兵报社主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