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8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寻找新闻故事

——浅谈信息网络时代新闻采访中的情感积累
作者:■马三成

一位将军在和我谈及当下报纸宣传时说,现在的不少新闻,不像新闻,又长又空口气又大,实在看不下去!我说,那你说的是工作报道吧,典型报道也会这样吗?他说,都一样,反正不好看。我问,那你喜欢看什么?

他说,央视有一档节目,最近火起来了,叫《等着我》。我看了,的确很感人,主人公的故事都有动情点,每每让我泪流满面。

我在想,报纸固然有指导工作的需要,具备一定的严肃性自不待言,但为什么少有打动人的新闻?电视节目《等着我》,为什么打动了全国观众?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栏目组和自愿者不辞辛劳寻找新闻故事,把主人公积累了十几年、几十年的情感,在对话现场瞬间释放,这种心灵和情感的冲击力量,是每一名电视观众都难以抵挡的。

作为报纸记者,应该受到什么启发?寻找新闻故事,在采访中积累情感,应该成为我们不懈的追求!

少些“官气”,多些朴素情怀

信息网络时代,新闻传播快了,采访节奏快了,很难静下心、沉下身寻找新闻故事。本来是安静的个体劳动,变成了轰轰烈烈的集体劳动,记者变成了“官气”实足的工作组。缺少了朴素情怀的采访,难免流于形式主义。最常见的有三种情形。

采访团和工作组式的采访。多见于典型宣传。近些年,我也参加了新闻采访团,待遇不错,有时住在营区,有时住在地方宾馆。从组团采访,到统一发稿,也就个把礼拜。宣传部门提前审稿,最多有个集体采访,几十个记者面对一个主人公或几个座谈人员,东问西问打乱仗。稿子呢,单位会有一个基准稿和一堆材料。采写典型,变成了改写典型。没有采访,哪来感情?怎么感人?尽管会在头版头条压题图片、配短评、大块头,隆重推出,但谁能记住稿子的细节。如果不是年终总结,恐怕记者也想不起典型的标题。这种工作组式的采访,埋在材料堆里,缺少与主人公心灵对话,隐蔽性的新闻故事也难发现。连穆青也说,如果没有与农民科学家吴吉昌一起种棉花,《为了周总理的嘱托》就不会那么饱含深情。

通讯员和记者接力式的采访。多见于记者与通讯员的合作。现在,记者和通讯员都有邮箱,也让接力式采访比较方便。有的通讯员把稿子往记者的邮箱一放,就ok了。有的记者(包括特约记者)作些补充采访,把稿子就发了。有的恐怕不采访,把稿子拾掇拾掇也发了。更有甚者,有的编辑把稿子和材料,能编成好稿甚至典型。难怪有的报道要么细节有出入,要么报道主题有偏差。究其原因,接力式采访偷了懒。当然,有人会说通讯员在第一现场,记者未必要亲力亲为。那么可以推断,郭超人当年不随中国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雪山,如果与通讯员接力采访这次登山活动,肯定写不出气势如虹的新闻佳作《英雄登上地球之巅》,更别说载入新闻史册了。

办公室和招待所里的采访。在办公室采访的理由,是下不去,或者来不及。在招待所采访的理由,是方便和舒服。2005年8月1日,阿里军分区山岗边防连军医傅先锋,骑马巡逻时掉入巴拉河里,不幸牺牲。我曾在招待所一边吸氧,一边找官兵座谈采访,掌握了不少新闻故事,应该说写稿不是问题。可我总觉得情感不足。后来,我参加了连队的巡逻,经历了不少危险,找到了诸多精彩故事,也蕴积了浓烈的情感。我采写的长篇通讯《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脉》,在军报边海防专版刊发后,被部队编入多种教材。当年的阿里军分区司令员,今天成了兰州军区善后办的主要领导,一见我还说起10多年前的这篇稿子。其实,不是我的稿子写得多么好,而是我的采访下了笨功夫。

少些“学究”思维,多些政治家头脑

当记者久了,老想写稿出新。可是,花花点子一多,“学究”思维就挡不住。缺少了政治家的头脑,新闻故事也变了味,积累的情感也变成了负面。常见的也有这么几种情形。

策划报道与部队工作不接轨。有一次,报纸刊发各大单位的大块头稿件。我和通讯员应约采写了人才建设的稿件,把领导没少表扬。可是,主要领导把宣传部门却骂了一顿。说人才建设不是强项。策划报道,把“标签”贴错了!后来反思,如果我们少些“学究”思维,多些政治家的头脑,让策划报道与部队工作接轨,也许就不会闹出笑话。2006年,我应约采写部队实战化训练的稿子,得知21集团军给外训亡人的团队,评定了军事训练一级单位。我随即采写了长篇工作报道《砸碎“事故定乾坤”的枷锁》,在军报专题版刊发了半个版,赢得上下一致好评。分析总结,这篇报道把部队压抑多年的情感释放出来了。

新闻技巧与部队大局不同步。宣传一个连队时,将军说,边境自卫反击作战,该连荣立赫赫战功。参战归来,连队3天之内要退伍完毕。当时,连队80%的战士面临复员,8人身上存有弹片,3人战伤未愈,4人评残手续尚未办妥。但一声令下,68名复退战士带着来不及洗去的征尘,踏上返乡路程。战士蒋大楠,荣立二等战功,复员后不要组织安置,自己创业,成为企业家。有人说,事例太久,就找了糖衣炮弹的利益考验、灯红酒绿的现实考验或舆论杂音的政治考验等事例。没有用枪林弹雨的生死考验事例。将军质问,我们说,新闻技巧需要“新”。将军说,新闻技巧与部队大局哪个重要?哪个更有服从大局的悲壮情感?我们无言以对。

命题作文与原生态新闻不一致。某红军师最先拥有一批博士硕士。领导说,他们重视高学历人才,让写一个稿子,我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但高学历人才在部队慢慢有了“杂音”。有些基层干部不欢迎他们,甚至让他们转业。而师里却把问题博士放在机关,没有解决问题。我经过深入采访,采写了工作报道《一个博士的人生十字路口》,在军报刊发了大半个版,还撰写了编者按,并开专栏组织讨论。这篇报道虽说揭露了一些问题,但集团军和原军区领导却是肯定的。后来总结,记者不能有“学究”思维,要有政治家头脑,少写为个别人抬轿子的命题作文,坚持党报姓“党”,采写有情感有温度有战略眼光的原生态新闻。

少些“视角”局限,多些心灵感悟

有人说,记者要用眼睛写稿。其实,眼睛也会欺骗人,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情况。我把看到的假象,也归结为三种类型。

看到的景象,不一定是真实的新闻故事。有一年,原军区政委说,他到山沟沟里的电子对抗团,听说有50多个博士后、博士和硕士。首长说,去看看能不能搞个东西。我好激动。可是,到了团里心却凉了。团领导不仅说不出个一二来,与这些人座谈,他们没有说干了哪些工作,反而抱怨没有用武之地,想转业走人却不让走。有的还求我,把他们调走。我对首长说,这个团的人才工作宣传不成!干部部门的同志说,你这样下结论会影响团领导提升。我说,提升干部是你们的事,宣传报道是我的事,我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我感慨,眼睛可以欺骗人,但心不会!新闻故事往往需要用心来寻找,而不是眼睛。

看到的材料,不一定是真实的新闻故事。有一年,我到新疆一个单位采访他们10多年为维吾尔族群众排忧解难的事迹。一个全国典型,新闻故事集里的有用故事,几乎全是张冠李戴,牛头不对马嘴。有的连官兵的人名都搞错了,故事细节更不用说了。前后一个多星期,要采写两个大通讯,我冒着40℃的高温,忍受着高血压的折磨,每天加班通宵达旦,重新电话采访,打手机把脸都烫得受不了。陪同的通讯员一个个都借故走掉了,只有我一个人在招待所采访写稿。我感慨,求真务实不是容易的事情,寻找新闻故事需要对党忠诚、对职业忠诚和坚定!

看到的人物,不一定是真实的新闻故事。有一个大单位,要宣传一个连队,为驻地少数民族群众做好事。我采访时,疑点重重。座谈的官兵说,他们多年坚持为敬老院老人上门服务,其实宣传前就去了一次。连队干部说,牧区雪灾多,他们多次抢险救灾,救了多少牧民,救了多少牛羊。后来,我到地方有关部门求证,人家说武警部队干的多,解放军连队基本没去。我再问连队干部,他们说是上级让这么说的,为了统一口径。我断然告诉有关人员,这个连队情况很不准确,不好采写。后来得知,这个典型是机关策划的。没有过硬的新闻故事,采访积累不起写作的情感。我坚持放弃参与宣传。后来,通讯员折腾了半天,稿子还是发出来了,但绝对是不痛不痒的。别人问我,你采访了为什么不写这个典型?我说,我的心热不起来,没有写作的冲动。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西部战区分社兰州记者站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