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8期传媒关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中国军事新闻如何“走出去”

作者:■李宣良

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深刻指出,要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增强国际话语权,集中讲好中国故事,同时优化战略布局,着力打造具有较强国际影响的外宣旗舰媒体。这一重要论述,为做好新形势下军事外宣工作,更好地在国际社会塑造中国军队形象、传播中国军队声音提供了根本遵循和科学指导。

目前中国军事新闻“走出去”存在的问题

“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传开叫不响”,这是人们对当前“西强我弱”国际舆论格局的生动表述。概括起来讲,中国军事新闻在构建国际话语权方面存在着四个方面“不够”的问题:

一是自信不够。长期以来,在西方媒体大肆“妖魔化”中国军队的大背景下,中国军队的对外宣传和对外展示显得“自卑”有余、自信不足,突出表现在不敢理直气壮、大张旗鼓地宣扬中国军队独有的制度优势和自身特色。

二是主动不够。由于受体制弊端和不良政绩观的影响,中国军队在塑造和展示形象方面显得被动有余、主动不足,突出表现在遇有涉及中国军队的重大新闻特别是负面新闻发生时,往往不能主动发声,被境外媒体或不良网络舆论牵着鼻子走,错失舆论斗争的主动权。

三是阵地不够。与过去长期国土自卫型的军队建设模式相适应,中国军队的新闻宣传力量传统配置也是“内向型”的。在国内,只有面向“人民群众”的新闻宣传机构,缺乏专业化的外宣力量体系;在国外,既没有自己的新闻采集力量,也没有新闻传播的平台载体。

四是技巧不够。新闻宣传,讲事实也讲技巧,在国际舆论场争夺话语权更需讲技巧、讲规律。如果继续重复那种不顾对象、自说自话、自言自语、自我满足式的宣传,就很难被海外受众接受,更别说争夺话语权了。

中国军事新闻“走出去”的途径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既需要强大的“硬实力”,也需要强大的“软实力”。在中国军队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心的今天,亟需转变思维理念、强化顶层设计、加强阵地建设、提高方法技巧,更好地掌握国际舆论话语权。

一是转变战略,积极进取。中国军事新闻要在指导思想上彻底摒弃过去的防守思路,准确把握国际舆论中攻守易形的发展态势,迅速推动中国军队形象塑造从被动防御到主动出击的转变。在重大突发事件、重大国际关切和重大热点问题上,主动发声、快速发声,第一时间传播事实、表达观点,以主动作为、积极进取的行动化解被动、赢取先机。

二是整合资源,放大优势。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是一个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支大国军队形象塑造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要结合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进程,抓住军队新闻媒体改革融合的契机,将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突出出来,从体制编制、部门设置、人员配备上,将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需求摆到应有位置。从适应发展、发挥优势的角度出发,对现有军事新闻单位在职能定位、目标任务上进行重新划分,确保国际传播需求得到有效落实。结合国家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规划,充分发挥中国特色军民融合的制度优势和资源优势。

三是阵地前移,拓展战线。阵地建设是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基础工程。要提高国际传播领域的辐射力、竞争力和影响力,离不开科学健全的阵地体系。中国军队新闻机构目前在海外尚未设立任何分支机构,也没有派驻一名常驻记者,这与中国军队国际形象塑造的需求、与国内外受众对专业化国际军事新闻的需求是不相适应的。可以考虑在美国、俄罗斯、北约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等军事大国或重要军事力量所在地,在中东、北非、中亚等军事热点地区,以及中国军事力量“走出去”的重要战略枢纽地,设立军事媒体分支机构。初期,可依托中国驻外使领馆武官处或中央新闻媒体分支机构开展工作,条件成熟时再扩大规模、增加本土化报道力量。

四是设置议题,以我为主。在国际舆论场,西方媒体凭借强势的话语权,在国际社会大肆散布“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中国责任论”。对此,中国军事新闻宣传不仅不能“失声”,更要跳出西方媒体的“话语陷阱”,在众说纷纭中传播中国观点,发出与西方媒体不同的声音。特别是要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打造既立足中国特色又合乎时代潮流的新话语体系。比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一次记者会上就南海局势阐明立场时说,“航行自由不等于横行自由”,就引发国内民众广泛认同,也引起国际舆论广泛关注。将“航行自由”转化为“横行自由”,就是一种高明的议题设置。

五是重大事件,时效为先。国内外重大突发事件,是世界舆论竞争的焦点,更应该是中国军事新闻夺取国际话语权的突破口。在确保新闻事实准确的基础上,谁抢占了“第一落点”谁就掌握了主动权。能否在第一时间告诉读者“事实”,对能否达成传播意图至关重要。以“3·14”事件为例,如果中国媒体不能在第一时间发出“西藏发生打砸抢烧暴力恐怖事件”的信息,西方媒体一定会不遗余力炮制谣言并造成众多受众的错觉。在涉及中国军队或有军队参与的重大突发事件中,中国军事新闻必须确保时效领先。

六是善讲故事,文以载道。话语的背后是思想、是“道”。塑造中国军队国际形象的关键,是“把‘道’贯穿于故事之中”,把中国军队立场和声音进行“编码”,通过引人入胜的方式启人入“道”、让人悟“道”,讲好中国军队故事。要重点解决三个问题:一是讲什么样的故事。既讲中国军队听党指挥的军魂,又讲中国军队热爱人民的宗旨;既讲中国军队的光荣传统,又讲中国军队的创新跨越;既讲中国军队的国际贡献,又讲中国军人的牺牲付出。二是把故事讲给谁听。要树立受众意识,无论是事实选取、话语表达、讲述方式等,都需要针对不同对象有所区别。三是如何讲好故事。少一些结论和概念,多一些事实和分析;少一些空泛说教,多一些真情实感;少一些抽象道理,多一些鲜活事例,要“沾泥土”“带露珠”“冒热气”,要讲究语言艺术,形成独特的语言风格。

七是移动互联,创新引领。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获得信息的方式正在被重新定义。从某种意义上讲,谁能抓住移动互联网的契机,谁就能抓住舆论斗争的主导权。在当前条件下,要特别注重抢占海外社交媒体平台,以海外社交媒体报道为突破口,努力牵引带动、改进提升中国军事新闻国际传播水平。以新华社为例,从2015年开始成立专门机构,在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开设账户,准确、及时、有效地发出中国国家通讯社的声音,明显提升了中国声音在海外年轻受众中的影响力。

八是借船出海,巧用外力。缺少海外落地终端、无法与海外受众直接见面,是长期以来困扰中国军事新闻“走出去”的一个短板。2015年9月,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新华社与世界知名媒体《华尔街日报》及其网站合作,在重要版面推出《习近平:从艾奥瓦访客到白宫贵宾》整版报道,营造了友好的舆论氛围。可见,借助国外媒体的现有渠道,加速进入目标市场,通过海外付费或免费供稿、内容交换与定制推送、共同举办活动等,是快速提升中国军事新闻海外落地率和到达率的有效手段。

九是搭建平台,壮大盟友。在军事新闻的国际传播领域,除了西方国家有一些民间性质的战地记者组织和协会外,目前还没有层次较高、受到各国广泛认可的全球协调机制。中国军事新闻媒体可抓住这一时机,成立“世界军事媒体峰会”,定期召开高级别论坛会议,就涉及军事新闻传播的重大问题主动发声,设立和评选“国际军事新闻奖”,从而掌握话语制定权。同时,利用中国对外经济和军事援助、维和行动、人道主义救援等资源优势,巩固和壮大在第三世界国家的舆论“统一战线”,厚积薄发、深远经略,逐步消解西方的舆论霸权。

十是培养人才,厚植基础。媒体形态的深刻变化、国际战略格局的深刻调整,使得传统的军事新闻人才面临着全新的挑战。对于承担着“走出去”使命的中国军事新闻人来说,有三种能力素质不可或缺。一是全媒体的采编能力。必须深入理解各种媒介的特点,具备开展多媒体采编工作的能力,特别是要能够熟练掌握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体产品的生产技能。二是多元化的国际表达能力。中国军事新闻的受众越来越全球化,作为传播者必须考虑不同地域、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人群的特点,在全球化的传播中做到个性化、差异化传播。三是持续的学习创新能力。军事新闻工作者是国际形势的瞭望者、军事变革的观察者、技术创新的实践者,必须时刻保持永不懈怠、永不满足的学习创新能力,方能始终勇立潮头唱大风。

(作者系新华社解放军分社副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