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8期记者亲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浪涛浇灌“新闻梦”

参加第20批护航和环球航行任务见闻
作者:■《解放军报》记者刘亚迅

从2015年4月3日开始,我随海军152舰艇编队导弹驱逐舰济南舰、导弹护卫舰益阳舰、综合补给舰千岛湖舰,参加第20批亚丁湾护航和环球航行任务,历时309天,航程5万海里,到访吉布提、印度、阿曼、苏丹、埃及、丹麦、芬兰、瑞典、波兰、葡萄牙、美国、古巴、墨西哥、澳大利亚、东帝汶、印度尼西亚等16国18港,航经苏伊士、基尔、巴拿马三大运河。这次执行任务航程之远、途径海域之广、时间跨度之长、访问国家之多均创人民海军历史之最。

此次环球航行,是人民海军舰艇编队又一次长时间、远航程航行,距离2002年青岛号导弹驱逐舰、太仓号综合补给舰的环球之旅,时隔13年。作为一名军报记者,乘着威武的战舰走出国门,通过接触全世界的“中国制造”,与华人华侨交流祖国发展变化,观察外国军民对中国的态度,更加全方位地体会到了祖国的日渐强大。作为一名记者,在309天劈波斩浪的航程中,我也有不少收获和感悟。

寻找亚丁湾上“最可爱的人”

编队2015年4月3日从舟山军港起航,一般来说,需要20天才能抵达亚丁湾海域执行护航任务。在完成常规性报道任务的同时,我每天都在琢磨着什么事情具有新闻性。

4月19日,在餐厅吃饭时,听到战士们说:“张小忠副舰长的家属刚生了个女儿。”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编队第一个护航宝宝,立即找到张小忠了解情况。采访中,我得知,因为海上联系不方便,加上值班任务繁重,宝宝出生后12天张小忠才知道消息。我立即撰写了稿件《女儿出生,他12天后才得知喜讯》,在军报“行进中国·精彩故事”专栏刊登。4月20日,我又得到消息,济南舰政委王飞的父亲因病去世。王飞告诉我,编队出发前,他知道父亲到了癌症晚期,便剪下了一缕头发交给妻子,因为按照家乡习俗,父母去世后,骨灰盒里必须有儿女的头发。这个细节非常感人,作为一名优秀的政治工作干部和党务工作者,王飞在父亲去世前后强忍悲痛,高标准地组织舰上工作,我以此为由头撰写稿件《父亲,掬一捧亚丁湾的海水祭奠您》,很快发表出来。

截至目前,海军护航行动已经组织了23批,护航工作日趋常态化,加上海盗活动减少,在一些突发事件中挖掘新闻点显得尤为重要。

7月5日,济南舰经过连续2天的航行,穿越亚丁湾东部大风浪区,抵达索科特拉岛西北30余海里处海域,与中国航海家翟墨率领的“2015重走海上丝绸之路——东南卫视”号帆船会合,开始对其实施特殊护航。翟墨是颇有知名度的航海家,此次活动更是为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由中华文化促进会、福建东南卫视、中国航海学会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大型航海活动。面对这个突发的硬新闻,我立即找到编队指挥组了解背景资料和行动计划,在接下来的5天时间里,我参加了编队慰问活动和联合反海盗演练,乘小艇登上“东南卫视”号帆船,并参与策划翟墨团队登上济南舰和编队官兵交流的新闻,连续撰写了4篇稿件。

这里有个小插曲。翟墨团队的5名船员大多数是山东人,在海上由于条件限制,吃饭以罐头和米饭为主,为了调剂伙食,编队专门送去了热腾腾的包子和水饺,他们吃得特别香。分航前,编队的小艇要去给他们补给物资,询问需要时,翟墨他们笑着说:“能再来点大包子吗?”

结束完“东南卫视”号帆船的特殊护航任务后,编队还为8艘中国籍渔船进行了护航。虽然中国海军护航编队为所有国家的船舶提供护航,但是为祖国的船舶护航我们更感亲切,总有种见到自家人的感觉。给渔船护航时,8艘渔船全部挂出横幅“感谢海军编队护航”“向人民海军致敬”等等。船长通过高频告诉我们:“渔船吃水浅、速度慢,容易被海盗攻击,快到亚丁湾海域时每天都提心吊胆,现在有祖国的军舰为我们护航心里非常踏实。”

在世界经济形势和多国联合打击的综合影响下,亚丁湾海盗活动日趋减少,但行动却越来越“诡异”。

5月9日凌晨3时,我被人叫醒:出事了。我连忙套上作训服,拿起相机、揣上采访本跑向飞行甲板。10分钟前,编队值班部位在水星网上接到英国海上贸易组织发布的信息:一小船正在登临商船“欧罕奥卡”号,船员已进入安全舱,目前已无法与该商船取得联系。

海军蓝盾指挥所指示,济南舰向目标商船机动,视情组织舰载直升机起飞查证,确保自身安全。编队第一时间行动起来,命令直升机组保持一等战斗值班、特战队员全副武装待命。等我赶到飞行甲板时,两名特战队员和一名翻译正在准备起飞,由于机上空间有限,我申请随机执行任务的请示没有得到批准,就一直在飞行甲板等待处理结果。10多分钟后,直升机报告,已抵达目标商船附近空域,经查证,附近已无小船活动,目标安全。经过一个小时的查证、警戒,确保商船安全后,直升机返回济南舰。

因为没有海盗活动的具体证据,这次紧急起飞没有进行报道,但是现场的氛围让我印象深刻:这里是亚丁湾,这里是直面海盗的战场。在随后的任务中,我还先后随益阳舰和千岛湖舰出海,实际参与驱离海盗,并和特战队员一起爬上30万吨级的“远春湖”号油轮随船护卫。在一次次任务中,我深刻的感到:人民海军舰艇编队是亚丁湾的“定海神针”,在维护世界和平、捍卫国家利益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海军官兵的奉献、担当更是可歌可泣。

千岛湖舰电工班班长、一级军士长方彬参加过6次护航任务,并整理出一套装备检查、排故、维修的资料,我根据他的事迹,撰写了稿件《老兵的“护航大数据”》。济南舰雷达兵杨耀祖专业技术过硬,义务担任舰上的摄像员和理发师,更令人感动的是,他累计献血24000毫升,签下了器官捐献协议书,并化名“小白”为舟山市盐仓敬老院做义工4年,直到盐仓街道办事处授予他“海疆卫士,驻地雷锋”锦旗时,我们才顺藤摸瓜挖掘出杨耀祖的事迹,《寻找“小白”》也就成了稿件的标题。此外,编队政管组干事李应猛、益阳舰机电长刘荣军、千岛湖舰西藏女兵央吉次仁和古桑卓玛的事迹都让我看到了军人的执着和坚守。

探寻“神秘之地”,感悟风土人情

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执行护航和环球航行任务给了我一个走出国门,开眼看世界的机会。

7月份,济南舰单舰访问印度孟买。对于这个南亚最大的国家,我们心里都充满了好奇,文明古国、民主制度、贫富差距、恒河、宝莱坞、IT行业等词汇构成了一个复杂的印度。

考虑到印度治安不太好,我国驻孟买领事馆推荐官兵在印度门、威尔士王子博物馆等市中心的地方参观。然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孟买贫民窟里的“千人洗衣厂”,据当地的华人介绍,这本来是贫民们谋生的手段,现在已经成为了一道“风景”。在几天的外出中,我看到了豪华的商场、拥挤的火车、混乱的交通、大量的贫民、亟待改善的卫生,也感受到了印度人民对于建设世界性大国的期盼和自豪。在我们眼中,印度是一个“上半身强壮,下半身虚弱”的巨人,要成为真正的强国,社会公平、人民教育等问题必须解决。

埃及亚历山大港和孟买略有相似,城市大、人口多,然而埃及人的生活更加悠闲。车上的导游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告诉我们,这里每天九点上班,下午两点左右下班,其他的时间是用来喝茶、喝咖啡和看球的。这几年,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中国游客成了世界各国的“常客”,金子塔边上的小贩用汉语和我们讨价还价完全无障碍,商场里的营业员会笑着告诉我们:“中国游客很大方。”而且,不少中国的公司承建了埃及重要的工程,留学生遍布了埃及的几个大城市。得知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即将访问埃及的消息,很多中资企业员工和留学生连夜坐车到亚历山大港欢迎编队,登舰参观。这让我们更清醒地认识到,作为新一代海军官兵,驾驶战舰在远海大洋捍卫国家利益、保卫人民安全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离开埃及后,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因为地理位置、政治制度等原因,有些国家和地区显得相对“神秘”, 在接下来的访问中,我可以用见闻的形式把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情况记录下来,作为一手资料。恰好《中国国防报》的编辑找我约稿,我把这个想法汇报了一下,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停靠波兰格丁尼亚港当天正值中波建交66周年,为体现对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的重视,波兰副总理兼防长谢莫尼亚克和波军总司令、海军总监等高层领导参观了编队,并专门派出仪仗队、军乐队到码头欢迎。脱离苏联后,波兰全面转向西方,1999年更是加入了北约。但欢迎仪式上,波兰军方的操列仪式仍带有苏式色彩,仪仗队官兵个个高大威猛,军人气质扑面而来。在波兰军方的招待会上,我国驻波兰使馆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今晚宴会规格很高,因为波兰上了“国菜”——全生的牛肉泥,他工作几年来也是第一次看到这道菜。就餐时,我们看着一团团的肉泥本能地想绕开,但是波方一名将军微笑着向我们示意尝一尝。打了一块放在嘴里,没有预想的血腥味,十分滑嫩。

相对于波兰,古巴的雪茄、朗姆酒为世人熟知。在大文豪海明威的眼里,哈瓦那极具特色与韵味,古典与现代、新大陆与旧大陆、黑色与白色……一切充满碰撞的元素、看似独立的个体,都在这个阳光明媚、生气勃勃的热带港口和谐地统一起来。然而多年被美国封锁,古巴的信息闭塞,更显神秘。

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古巴多以同志相称,靠码头当天,古巴的联络官笑着和我说:“解放军同志,你好。”为了近距离地了解古巴,在几天的外出中,我都步行走街串巷,近距离感悟哈瓦那的风土人情。五颜六色的老爷车、海明威经常去喝上一杯莫吉多的“五分钱酒馆”、古色古香的雪茄工厂、“何塞·马蒂”纪念碑、“旅古华侨协助古巴独立纪功碑”……,行走其间,时钟像是被倒拨回去一样,分不清是真实还是幻觉。在为《中国国防报》撰写古巴的稿件时,《亦真亦幻是古巴》自然就成了我心中的标题。

与撰写波兰、古巴的亲历式稿件不同,航经苏伊士、基尔、巴拿马3大运河,我在描写所见所想的同时,也突出了专业化的视角。为此,我专门请教指挥组人员和舰上的航海干部,对运河的历史沿革、过运河流程、技术要求都进行了详细的了解。过运河需要8至12个小时,一般是从下午到第二天清晨,为了多捕捉一些细节,我基本上都是在驾驶室顶部待着,一边观察一边记录,苏伊士运河两边的军事隔离区、基尔运河的田园风光、巴拿马运河的三级船闸都带给我不一样的感触。

“握手”三大洋

随着中国海军“走出去”步伐的加快,人民海军的舰艇已经成为各大洋的常客,与外国海军的交流互动也逐渐增多。

刚执行护航任务不到两个月,法国海军“絮库夫”号导弹护卫舰舰长弗拉耶利一行4人就应邀登上济南舰,举行舰长海上会面友好交流活动。8月份,韩国海军“李舜臣”号驱逐舰舰长俞在万一行也与编队进行友好交流,还举行了青年官兵交流活动。

转入环球航行阶段后,编队与外军的交流更多了。

靠码头后,编队会与到访国家的官兵组织拔河比赛、足球赛、篮球赛等文体交流活动。这里有两次印象比较深刻。10月份在波兰格丁尼亚访问时,应波方邀请,我们两国海军开展舢板交流竞赛。波兰海军非常重视,派出的都是“老牌选手”,他们每年都要代表波兰海军参加国际上举办的军人运动会和海军舢板竞赛,我们也在编队范围内选拨好手。比赛当天,风浪较大,双方代表队你追我赶,最后波兰队以微弱优势胜出。还有一次是11月份在美国杰克逊维尔梅波特港,“大黄蜂”号两栖攻击舰官兵邀请编队200名官兵参加篝火联谊会,双方谈家庭、谈工作、谈见闻,氛围十分活跃。美国人很有商业头脑,联谊会上,他们摆出印有“大黄蜂”号图案的ZIPPO打火机、舰帽贩卖,着实赚了一笔。

联合演练是另外一种交流形式。护航和环球航行过程中,编队先后与法国、韩国、埃及、丹麦、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海军举行会面交流和联合演练。交流中,我发现外军军事素养非常过硬,举一个最简单的小艇攀爬的例子,在比较差的海况下,他们能非常迅速的从舷梯爬上舰艇,基本功很扎实。在演练的组织指挥上,外军突出精准、高效,指挥员下达的口令十分简洁,这些都十分值得我们学习。在和法国一名军官交流时,我们聊起了从军经历,他指着自己的资历章告诉我,他两次被评为优秀军人,得到过总统和教育部的表彰,我笑着对他说:“你的经历说明你是一名excellent的军官”,他谦虚地答道,“只是我比较幸运。”外军的交叉换岗、梯次培训已经非常成熟,丰富的工作经历使他们具有较高的综合素质,我不由想到,作为一名记者,虽然不太可能像他们一样多行政岗位锻炼,也要努力适应媒体融合的趋势,不断增强自己的复合能力。

编队每访问一个国家,双方都会举行舰艇开放日,组织官兵相互参观舰艇,这成了我们近距离与外军交流的重要方式。在舆论上,美军以开放、透明著称,现实中并非如此。靠泊夏威夷珍珠港时,编队组织我们去参观“钟云”号导弹驱逐舰,然而,车辆抵达营区门外,半个多小时都没允许我们登舰,理由很简单:还没做好准备。登舰后,一名上尉全程陪同我们参观,在主炮和导弹发射井前,当我们询问武器装备大概的性能时,那名上尉笑着告诉我们,他只负责安全工作,其他的不了解。在舰上,美方也只是重点展示损管和补给装置,对于武器装备基本不提,并坚决不允许我们带手机上舰,保密意识甚至可以说提防意识非常强。欧洲国家和埃及、墨西哥等国则要相对开放一些。近年来,随着国家综合国力的增强,海军装备发展很快,这次执行任务的3艘舰艇都是国产新型战舰,综合性能优越,在我方举行的舰艇开放日上,不少国家的官兵都赞不绝口。一名波兰军官告诉我,真希望波兰也能拥有这样先进的战舰。羡慕之余他也很自豪地说:“虽然我们的海军还不是很强大,但经常和欧洲其他国家一起在世界范围内执行任务,已经初步具备了世界海军的视野。”而古巴中央政治局委员、革武部第一副部长兼总长洛佩斯上将则开玩笑说:“中国的军舰武器先进、干净整洁,真希望你们能把舰艇留在古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