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8期全媒体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社交媒体中灾难新闻消费现象的呈现与思考

作者:■金思聪 梁一戈

随着各类社交媒体平台的快速发展,新闻媒体建立的社交媒体账号逐渐成为了人们接触新闻信息的主要入口。在我国,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在灾难新闻报道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成为灾难事件的主要社会舆论场。社交媒体的传播环境改变着媒体报道灾难的方式,同时也使一些对灾难事件的新闻消费现象在社交媒体上层出不穷,这一定程度上是新闻消费主义在社交媒体环境中的延伸。

一、灾难新闻消费现象的概念界定

新闻消费主义作为一种以市场为导向的新闻生产理念,通过迎合受众需求实现对目标受众的占有,从而为媒体带来影响力与经济利益。美国学者约翰·H·麦克马那斯曾提出:以市场规律运作的媒介,需要在受众市场、新闻来源市场、广告市场和投资市场等四个市场上采取行动、展开竞争。在新闻消费主义的影响下,灾难也成为了一些媒体争夺受众眼球的新闻资源。在社交媒体环境中,一些媒体淡化社会责任与职业坚守,采取煽情化、刺激性、娱乐化的手法报道灾难,充分运用社交媒体的传播规律与语态特点,让社交媒体用户来“消费”这些被加工过的灾难新闻,从而达到提升媒体影响力、获取经济利益的目的。

二、社交媒体环境中灾难新闻消费现象的呈现特点

1.进行煽情报道渲染悲观情绪。社交媒体平台上的信息传播往往伴随着用户的情感与情绪表达,人们热衷于通过社交媒体表达情感态度并参与社会事件的讨论。一些媒体想要在社交媒体上取得良好的传播效果,就会将用户的情感与情绪因素当做商业资源开发,以图在灾难报道中赢得广泛情感共鸣。煽情化的灾难新闻报道就是一种赢得情感共鸣的报道手法,媒体通过对灾难事件悲观情绪的渲染,贴合社交媒体的传播语境与情感表达方式,在灾难报道中过分煽情以赢取受众眼泪,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形成情绪化的传播强势。

2.披露血腥细节刺激受众感官。灾难新闻本身对社会成员有一定的刺激性,灾难事态越严重刺激性就越强,越容易引起人们关注。社交媒体为碎片化的信息传播提供了便利,一些在传统媒体上难以刊载的灾难现场细节,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却能够得到广泛传播。一些媒体为了满足受众的猎奇心理,刻意追求灾难新闻的现场效果,在灾难报道中忽视新闻伦理,通过披露灾难现场的血腥细节来博取眼球,借助社交媒体传播渠道将灾难现场血腥、恐怖、暴力的细节呈现出来,刺激受众感官,从而吸引用户眼球提高自身影响力。

3.不合时宜的娱乐化语言运用。社交媒体较强的娱乐特性对新闻文本构建产生了一定影响,一些灾难新闻在社交媒体语境中的严肃性受到消减,部分媒体通过调侃的、娱乐化的方式报道灾难。一些媒体为了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赢得广泛关注,在灾难新闻的标题拟制、文本建构、图片搭配中不合时宜地使用娱乐化的元素,追求眼球效应。例如在“东方之星”沉船事故的报道中,一家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的《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等灾难报道,为了刻意贴合社交媒体生动活泼的传播语境而使用娱乐化的文本构建方式,受到社会舆论的质疑。

三、社交媒体环境中灾难新闻消费现象的原因分析

1.新闻消费主义在社交媒体环境的延伸。社交媒体平台本身蕴含着很大的商业营销潜力,这与追求商业利益的新闻消费主义暗中契合。在社交媒体的传播环境中,新闻信息的互动传播价值对于媒体愈加重要,媒体在报道新闻时会更加注重用户的信息需求与信息反馈,努力生产符合用户口味的新闻产品,这样的传播特点也使新闻消费主义在社交媒体中得到延伸。在灾难性事件面前,新闻消费主义将灾难新闻软化,用煽情化、娱乐化的报道手法呈现灾难事件,通过策划、炒作将灾难新闻包装为吸引用户的商业产品,让用户群体来“消费”灾难,最终实现媒体的商业利益追求。

2.社交媒体用户自身对娱乐信息的需求。娱乐作为人类的天性,是人们放松身心、愉悦精神的内在需要,社交媒体则为人们获取娱乐、追求新奇事物提供了广阔空间。在大众传播时代,媒体将开发娱乐作为重要获利手段,泛娱乐化现象广泛流行,人们追求娱乐的欲望也日益增长。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以娱乐为核心的话题广泛流行,影视、体育、明星、段子、趣图成为社交媒体用户日常生活中主要的信息消费内容,人们更热衷于接受轻松、调侃、煽情的方式解读社会事件。尼尔·波斯曼曾就泛娱乐化现象提出的“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等判断,在社交媒体的传播环境中初见端倪。

3.社交媒体传播语态对新闻文本的影响。社交媒体平台上的灾难新闻文本构建一定程度上受到传播语态的影响。相对于传统媒体,社交媒体的传播语态更为生动简洁,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新闻需要考虑新闻文本与传播语态保持基调一致,才能更好促使新闻对用户群体产生影响。清华大学彭兰教授曾指出:“在社会化媒体渠道里传播的内容,需要与网络文化的基调相吻合,在一定程度上,也需要借助网络语言,包括各种流行语。”社交媒体平台的新闻编辑人员会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形成按照社交媒体传播语境特点精心加工新闻文本的职业习惯,常常使用“一张图看懂……”“……的N个理由”“你不可不知的……”等文字搭配来吸引社交媒体用户阅读、评论、分享,这样的新闻文本加工方式也被作为新闻消费主义的推广手段运用到社交媒体灾难新闻的报道中。

四、应对社交媒体环境中灾难新闻消费现象的思考

1.善于引导管控 营造良好环境。灾难事件在社交媒体环境中能否得到理性、客观、真实的报道,对灾后社会成员的环境认知与救灾社会动员意义重大。在媒介融合趋势下,灾难新闻的传播基本是按照“社交媒体—网络—电视、广播、报纸—期刊杂志”的报道体系,一定程度上社交媒体是营造社会成员对灾难信息环境认知的首要媒介。因此,政府层面应该加强对灾后社交媒体灾难新闻的监察管控,及时发现制止部分媒体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意图“消费”灾难的行为,责令相关媒体对一些对灾难煽情、调侃的新闻报道进行整改,严格管控社交媒体中自媒体账号对灾难信息的报道与传播,防治灾难信息谣言在社交网络中传播,为灾后救援工作营造良好舆论环境。

2.把握新闻伦理 加强行业自律。新闻媒体在社交媒体环境中进行灾难报道应不断加强行业自律,正确把握灾难报道中的新闻伦理,对灾难新闻的内容与形式都严格把关,自觉抵制新闻消费主义的影响。灾难事件发生后,新闻媒体应该秉持客观理性的专业态度进行报道,信息发布应坚持适度原则避免煽情化炒作,注重保护受灾人员隐私,转发其他媒体的灾难信息应认真判断真伪。社交媒体新闻编辑人员应自觉在编辑灾难新闻中摈弃故意吸引受众、博取眼球的编辑手法,以严肃、客观、准确为标准构建新闻文本。由于灾难事件的突发性与不确定性,媒体难以及时掌握全面真实的受灾信息,在报道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误差,发现这样的情况应及时以诚恳态度向社会公众勘误致歉,避免错误信息在社交网络中广泛传播。

3.提升用户素养 理性评论分享。新闻消费主义以市场为导向、以用户需求为核心,社交媒体用户对娱乐、猎奇、煽情信息的需求一定程度上为灾难新闻消费现象提供了生长土壤,因此提升用户素养是抵制新闻消费主义的又一重要方面。由于部分社会成员人文关怀与媒介素养的缺失,一些没有直接受到灾难影响的社会成员可能存在对灾难保持旁观态度,更乐于看到新奇有趣的新闻报道,在面对各类灾难新闻缺乏必要的判断能力,客观上为一些“消费”新闻现象提供了市场。社交媒体用户应提升面对各类灾害信息时的选择、理解、质疑、评估能力,自觉抵制各类“消费”灾难新闻的现象,在参与社交媒体的信息互动时做到理性评论、理性分享,对于一些带有消费灾难倾向的新闻做到不转载、不分享,限制“消费”灾难的新闻报道在社交网络中肆意传播。

(作者单位: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