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8期新闻茶座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落榜的低处通高处

作者:■赵太国

马云曾对高考的学生说:“如果你考进了名牌大学,请用欣赏的眼光看看别人!如果你考进或考不进大学,请用欣赏的眼光看看自己,你一定有自己的机会的”。

一年一度的高考尘埃已经落定,部队报道员榜上题名者,正在接受军队院校的召唤,即将跨入梦想中的高等学府深造;那些落榜的报道员,却难免心怀忐忑,思绪万千。

英国诗人海伍德说过:“通往树林的路,不止一条小径。”人的一生,并不都是一次高考的起落所能决定的。

落榜出俊杰。我国科举从隋朝大业三年(607年)开始举行,到清朝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举行最后一科进士考试为止,经历了约1300年,历朝历代中榜者号称“十万进士”,落榜者之多却不计其数。马克思说过:“人要学会走路,也得学会摔跤,而且只有经过摔跤才能学会走路。”如果说“落榜”是人生的一次“摔跤”,那也是“学会走路”必须付出的代价。落榜报道员的这一次“摔跤”,往往会摔出清醒,摔出“学会走路”的智慧和动力。遥想古代,许多涅槃重生的落榜者就是摔倒后重新爬起来飞向人生高处的金凤凰。

落榜出诗人。1200多年前,六试不及第的唐代秀才张继,带着满腔失望与惆怅乘舟返乡。途中经过苏州城,舟泊枫桥。那是一个明月西沉、寒鸦啼唱,秋风卷地、霜气满天,江上渔火点点、寺内古钟声声的夜晚,张继触景生情,愁思满怀,一首《枫桥夜泊》脱口而出:“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历史就这样在人们不经意中,定位了一首名诗,选择了一个落榜的大诗人。唐代科举落榜者中,还有比张继名气更大、地位更高的诗仙李白,他写出了《蜀道难》《将进酒》《望庐山瀑布》等千古绝唱。数十年屡试不第的诗人孟郊,用一首《游子吟》,感动天下,登上了唐诗的峰巅。

落榜出作家。清代文学家蒲松龄,早岁即有文名,他回回赴考又回回名落孙山,次次落榜又次次心存不甘。他在一次落第后曾书写了一首励志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蒲松龄的天赋,不在官场却在“笔墨沙场”,他一直考到六十多岁才接受老妻之劝,放弃仕途幻想。他一边在乡下当私塾先生,一边在村口路边搭棚备茶,与路人闲聊,搜罗鬼事狐闻,朝暮“喜人谈鬼,闻则命笔”,终于完成了令人拍案惊奇的名著《聊斋志异》,鲁迅称其是“用传奇手法,而以志怪”。郭沫若赞叹蒲松龄:“写鬼写人高人一等,刺贪刺腐入骨三分”。高考落第的大作家,还有曹雪芹,他用一部《红楼梦》耸立一座中国文学的高峰。

落榜出名医。明代的大医学家李时珍,曾三次考举落榜。此后,他弃考官场,立志学医。自1565年起,李时珍先后到武当山、庐山、茅山、牛首山及湖广、安徽、河南、河北等地收集药物标本和处方,并拜渔人、樵夫、农民、车夫、药工、捕蛇者为师,参考历代医药等方面书籍925种,“考古证今、穷究物理”,记录了上千万字札记,历经27个寒暑,三易其稿,于明万历十八年(1590年)完成了192万字的皇皇巨著《本草纲目》。

成才常在高校外。雪莲必绽放于高寒雪峰之上,苍鹰必翱翔于长天风雨之中。人才必成长于社会实践的广阔舞台之上。

高校外是实现人生梦想的“大舞台”。1976年,比尔·盖茨预见到计算机软件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他毅然从人人羡慕不已的美国哈佛大学退学,果断选择创建微软公司。用他的话说:“我再也不能避而不见了——我必须在学业和事业之间决定取舍。因为微软老板除了必须亲力亲为设计程序和四处宣传推广微软电脑普及应用之外,还是一个学生,还要应付哈佛大学的法律课程,分身乏术,所以必须做出选择。”比尔·盖茨迈出校门口这一步,成了他事业成功最关键的一步,他成了世界微软的创始人和领军人物,成为了世界上最有钱的富豪之一。

马云高考曾三次落榜,但他成功地在高校之外开创了互联网电子商务事业的新天地。1999年,马云辞去公职,凭借50万元的启动资金,创办了阿里巴巴网站,开拓电子商务应用市场,并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B2B电子商务平台。2014年马云的身价达到212.12亿美元,成为中国新首富,被时代周刊评为2014全球百大人物,“全球50位最伟大领袖”排行榜第16位。马云曾对高考的学生说:“如果你考进了名牌大学,请用欣赏的眼光看看别人!如果你考进或考不进大学,请用欣赏的眼光看看自己,你一定有自己的机会的”。马云认为,“有些人天生会读书,会考试,我们不会考试,我们也许不如他们会算、会背书,但在其他地方,我们并不比他们差。”

高校之外是实现人生价值的“大天地”。1936年,年仅27岁的范长江,为了深入了解红军北上抗日对整个中国命运的影响,以及抗战全面爆发后西北地区的现状和未来,他走出书斋,离开校园,进行了实地考察,现场采访,足迹遍及川、陕、甘、青、宁、内蒙古等广大西北地区,行程4000余里,历时十个月,第一次如实地报道了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揭露了当时神秘西北的黑暗和危机,他的通讯引起了全国的震动,并结集为《中国的西北角》《塞上行》出版发行。1937年2月,范长江还到延安采访了朱德、林彪、廖承志等红军将领,毛泽东在他的窑洞里会见了范长江,就中国革命的性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等问题做了精辟的分析,并建议范长江立即回上海,利用《大公报》的影响,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范长江是第一个正式以新闻记者身份进入延安的中国人。1949年,范长江创办了《人民日报·北平版》,也因此成为新中国新闻事业的奠基人之一。1950年,范长江被任命为人民日报社社长。

高校外是发挥才能的“大学校”。著名诗人上泉是四川达州人,他原名叫“梁上全”,长辈取这个名字是望子成龙,希望他长大以后成为“人王”。他讨厌这个名字,背着父亲把名字“上全”改成了“上泉”。他说:“我宁愿喝白水,也不当人王”。1952年12月,高中快要毕业的梁上泉,瞒着父母报名参军,毅然跨入了解放军这所“大学校”。在入伍后的三年时间里,他作为西南军区公安部队的文艺创作员,先后走云南边防哨所,闯川西雪山草地,进西藏雪域高原,入少数民族村寨,使他的创作激情得以燃烧,诗歌的天赋得以充分发挥,1955年他在《人民文学》发表了《这里夜夜平安》《姑娘是藏族》《高原牧笛》等20多首诗,从此闻名全国诗坛,成为新中国第一代著名青年诗人。1957年底,梁上泉转业到重庆歌舞团任编剧后,仍多次到西沙、甘肃、新疆、内蒙古等边防部队采访。1983年7月,由梁上泉作词、士心作曲,经阎维文演唱的《小白杨》响彻大江南北,传遍长城内外。如今梁上泉是全国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出版诗集有《山泉集》《红云崖》《开花的国土》等三十二部,文集七卷,成为了中国诗坛的“长青树”。

落榜正是追梦时。落榜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落榜的结局所击倒而不能爬起来。落榜固然会给人生带来巨大的压力,但这种压力却能转化为一种向上的动力。毛泽东青年时代曾写过一副励志联:“河出潼关,因有太华抵抗而水力益增其奔猛。风回三峡,因有巫山为隔而风力益增其怒号”。这就是抵抗压力的一种强大的精神动力,这就是一种不被任何压力所吓倒而能战胜一切压力的无敌勇气。

落榜会使人生追求走向终身学习的梦想。人的一生,并不是只有考上大学才能学到真正的知识,以天地为校园,以万事万物为“课本”,以芸芸众生为老师,以社会实践为课堂,往往能学到更管用的知识和本领。周恩来总理主张:“活到老,学到老”。毛主席也说:“教我者党、同志、老师、朋友也”。他强调要以人为师,向身边的人学习请教。落榜,失去的只是一次上大学深造的机会,没有失去的却是终身学习的机会和梦想。

落榜会使人生走向成才“大舞台”。成才是人生的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有近期及远期的规划,需要围绕成才的目标,养成好的学习习惯与方法。我国著名学者张中行,从中学时代开始,每天坚持读经典名著,写读书笔记,一直坚持了六十多年,进入古稀之年之后,终于大器晚成,80岁后出版了《流年碎影》《负暄三话》《顺生论》等10多部著作,轰动了中国文坛和学术界。我国气象学家竺可桢,有一部著名的《气象日记》,这部日记是他从1936年元旦起,到他1974年2月6日逝世前一天写下的,一共记录了38年零37天的气象情况,总字数达800多万字,一天也没有间断,他以此日记为资料,写出了著名的《物候学》,成为了我国著名的气象学家。

成才是从低谷向高峰的攀登。苍天的最低处是云朵,云朵降落为雨而滋润绿色的生命;大地的低处是海洋,海洋容纳百川而可养育灵动的鱼群;山的最低处是峡谷,峡谷可延伸为路而引领人们攀登的脚步。不少古今中外的成功者告诉我们,成才的土壤是“低谷”,他们人生的辉煌往往都是在低谷中创造的。在人生的最低处,周文王被殷商囚禁而演绎出了《周易》,司马迁被执行宫刑而写出了史家之绝唱《史记》,苏东坡被贬官而写出了千古名篇“前后赤壁”,贝多芬失去了听觉而成了伟大的音乐家,华罗庚家境贫寒、无钱读书,自学数学而成了著名的数学家。

从某种意义上说,高考的最低处是一条向上攀登的路,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部队落榜的报道员,只要落榜不坠青云之志,丢掉包袱,轻装出发,就会柳暗花明、峰回路转,就会从人生的低处走向人生的高处。

(作者系某集团军宣传处原副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