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8期新闻与成才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讲好士兵故事

作者:■杨欣儒

“云雾满山飘,海水绕海礁。人都说咱岛儿小,远离大陆在前哨,风大浪又高……”这首脍炙人口的《战士第二故乡》真实地反映了高山海岛官兵的生活状态。而作为一名从高山海岛部队走出来的部队基层军事新闻人,我更喜欢把镜头对准那些默默坚守一线海防的兵,用自己的方式“讲好士兵故事”。

今年初,筹划年度宣传工作时,我列下一个清单——《山海赤子·观通精兵》优秀士官群体人物志,计划选取本单位50名扎根高山海岛的士官代表,撰写个人事迹,并争取能够在年底前汇编成书。于是,究竟应该如何写好人物报道这个问题,再次引发了我的思考。

回想4年前,在《人民海军》报刊发的第一篇反映普通士兵的人物通讯,有个有趣的名字《公鸡班长》。故事的主人公叫王利剑,是某高山观通站的雷达班长,因为临时接到任务通知,他不得不取消原定休假计划,而在老家等他成亲的妻子无奈之下只得按照家乡习俗,抱着一只大公鸡拜堂成亲。当然,吸引我的除了这个故事,还因为王利剑自身事迹“过硬”,并多次荣立三等功。

之后,我又陆续采写了几篇人物报道。但同时,似乎也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把人物报道与典型报道画上了等号。所采写的这个人物,必须得有惊天动地的举动,要是没立过几个功、得过几个奖都不愿意下笔,有时甚至“米不够,水来凑”。我知道自己这是走进了一个误区,写新闻就好比酿酒,手里有好粮食才行,如果粮食不够,一味地掺水,最后造出来的只能是假酒。

在解放军报学习时,一位编辑老师曾这样讲过:“人物报道不是非得有惊天动地的举动、或者有特别贡献的才能写,平凡的人只要在某一方面对强军兴军有贡献,一样能写。”前些年,《解放军报》推出的100篇“非典型人物”报道,就是平凡的人物加上“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深受基层普通官兵的喜欢。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之所以会陷入误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把每个采访对象都理想化了,觉得这个人既然是宣传“典型”,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就应该哪里都先进、哪里都过硬。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不是说没有,但很少,我们不可能让每个采访对象都生活在所构想的画面之中。写好人物报道,重要的是还原真实的人物本身,为读者呈现一个真实富有立体感的人。

沈从文先生曾说过,“一切优秀作品的创作,离不了手与心,也许还是培养手与心的那个‘境’。”要把人物写好,写得有血有肉、活灵活现,一个“贴”字很重要——贴近人物的心灵。人物报道只有真正走进采访对象内心,才能使“这个人”成为一个真实独特的人。只有多写有温度的人物报道,将目光锁定在一些“草根人物”上,注重挖掘具有普通人物性格情感的内在潜质,展现散发在普通战士身上的人性光芒,从而增强人物报道的感染力,才能达到心灵沟通与共鸣。

一次,我到黄海深处的某海岛观通站采访。听说连队有位士官长朱彬,扎根海岛整20年,“小个子”却有一身“大能耐”。最初,我选取了大量他值班、训练、带兵的故事,虽然洋洋洒洒几千字,但读起来却觉得平平淡淡、索然无味。尔后,聊起海岛官兵“婚恋难”时,朱彬曾相亲17次的事引起了我的兴趣。这17次相亲说明了什么?不正是这位老班长一心扎根海岛、扑在岗位建功立业的最好体现。通过与他促膝长谈,聊起历次相亲经历,也捕捉到了人物特征——他并没有因为屡次失败放弃斗志,反而却越挫越勇:有人嫌弃他初中文化学历低,他就自学考取了大学专科文凭;有人觉得雷达兵没什么大出息,他就苦练“火眼金睛”,先后两次发现失事渔船,成功挽救了10余名船员生命;有人想要他早点离开海岛,他却不舍海岛情,最终成了一位海岛“上门女婿”。

每名战士身上都有独到之处,只有走进他们平凡的内心世界,才会从平凡之中发现不平凡的故事,从而引起读者共鸣。

(作者系北海舰队某旅政治部宣传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