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9期高端访谈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面对媒介新生态我们该做什么

——解放军报社原总编辑谭健谈当下新闻职业的适应和转型
作者:■李琼 张珈绮

6月13日,解放军报社原总编辑谭健应邀来到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以《做好新闻工作需要具备的5种素质》为题举行学术讲座,与新闻系师生分享其几十年的新闻工作经验和感悟。随后,笔者围绕“面对媒介新生态新闻职业的适应和转型”的主题对他进行了专访。

一、媒介技术飞速发展,传媒生态瞬息万变

问:随着新媒体的飞速发展,传统媒体面临种种考验,您认为目前新闻业正发生怎样的变化?

答: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给新闻工作带来巨大变革。大数据云计算时代,不论是内涵还是外延,新闻的定义、新闻的传播理念、新闻的生产模式和新闻的呈现方式都在发生变化,不断扩展、突破。

突破传统观念,新闻的定义在发生改变。陆定一曾提出一个影响深远的关于新闻的定义——新近发生事实的报道。该定义尊重事实且符合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成为中国新闻界认可度比较高的关于新闻定义的主流观点。然而随着媒介技术进步和传播方式的改变,网络时代新闻的定义进一步扩展。传统的新闻定义并未对“报道者”进行界定,新媒体时代的新闻门槛一下子降低了,甚至可以说没有门槛了,“人人都有麦克风” “人人都是总编辑”。重大事件发生后,大量普通网民进行现场新闻发布,甚至机器人也加入新闻报道者的行列。这些都改变了专业人士对新闻报道的垄断,都是对传统新闻定义的扩展和突破。另外,网络时代的“事实”,不再局限于“已经发生”“过去发生”和“新近发生”,技术的进步将“正在发生”的事实推向传播视野,大量网民用智能手机对事件现场进行实时直播。这种“正在发生”的事实,刷新了传统新闻定义中的“及时”概念。再就是有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事实,只是一种服务性趣味性的东西,现在在网上大量传播。一些过去属于新闻价值范畴的东西,现在却翻墙越界,渗透到新闻定义里来了。比如现在新媒体自媒体里很多搞笑的小视频,过去根本进入不了新闻的行列,现在却在新闻轨道上撒欢,而且很有市场。你说它不是新闻,它走的却是新闻路径,而且阅读者日众。

从单一线性到多元辐射,新闻生产与呈现方式在变。新媒体环境下的新闻生产方式与传统媒体的生产方式不一样了,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有点像军队的指挥体系,为什么我们现在军队指挥体制要改革呢,纵向的东西太长了,影响指挥效率。新媒体跟传统媒体不一样,它是一种发散式的,不是按层级的,而是一个点辐射到面,这就是传播方式的改变。传统媒体,一张报纸或一个广播电台,它发布的新闻,是一种线性的传播,影响力不是呈几何级数增加的。现在的传播理念是一种多点爆发的呈现,是一种多点发散的过程,爆发式的。

新媒体环境下的新闻生产,已经跟传统媒体采编流程迥然不同,新闻编辑室逐步呈现虚拟化,记者可以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完成报道。行业内个人品牌的记者编辑纷纷独立报道,行业外大量自媒体的涌现,打破了过去单一的新闻生产模式,呈现出一次采集、多种生成、多元发布的局面。比如,近两年流行起来的数据新闻逐渐走向人们的视野,成为大数据时代新闻行业的新宠。这种基于数据的抓取、挖掘及可视化呈现的新型新闻报道方式,让新闻由“跑出来”转向“算出来”,正在革新新闻生产的方式。为了在数字化时代生存下去,媒体开始取长补短,走上媒体融合之路,从而产生了“融合新闻”。2014年,解放军报法人微博的建立以及后面微信公共号的设立,就是《解放军报》面对互联网冲击进行的改革应对,甚至可以说被逼无奈。在互联网主导的新媒体冲击下,你不做,别人在做,你的影响力会逐渐消失。过去《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与新华社这些都是主流媒体,再早一点的“两报一刊”,那是在资讯和技术不发达的年代人为指定的,一旦指定你就可以享有很多资源优势,你就能成为主流媒体。现在你是不是主流媒体,人为指定已经不算了,主要是市场选择。在这种环境下,别人在变你不变,你就没有影响力了。没有读者群了,你就OUT了。

当然,在做的过程中困难重重。首先,是思想观念上的艰难,就是我们要不要搞。因为军队媒体的特殊性,很多方面不是特别方便。要做,做成什么样子,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其次,是对新闻的承受力的问题。如果一个东西发出去之后,一点反响都没有,说明没有效果,这不是我们希望的;如果反响过大,我们担心带来负面解读,也有点紧张,心里很矛盾,想高兴又不敢高兴,一种很尴尬的状态。不敢高兴是因为怕惹事,因为军事新闻相对而言比较敏感,老百姓的关注度很高,炒作的空间很大;有些“标题党”掐头去尾,把一些新闻片面放大,搞得吓死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当然,最终我们坚持下来了,“两微一端”及融合新闻实践,极大地开发了军事新闻富矿,提升了军报作为主流媒体的影响力和公信力。

数据为主、服务为主,新闻的传播理念在变。媒介环境的变革,媒体逐渐演变,使得数据显得至关重要,以数据为主,并逐渐形成了全方位的服务为主的传播理念。虽然传统媒体近几年纷纷变革转型,但不可否认在传播理念上,传统媒体并不注重数据的特点仍然未变。新媒体时代,新闻的选择和制作过程,越来越重视数据的分析和预测。随着越来越多专业化数据新闻平台的建立,数据为主成为媒体人探索实践的新理念。所谓大数据、云计算,就是这个背景下的产物。传统媒体强调“内容为王”,认为高质量的新闻信息就能赢得受众。应该说这个理念没有过时,不能说新媒体时代就不讲“内容为王”了。但是,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受众对新闻产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在保证“内容为王”的前提下,必须充分考虑传播时间、渠道,新闻的数量、类别,用户的反馈等因素。现在应该说两句话:“内容为王,服务为主”。

二、新闻报道本位不变,媒体责任坚守不移

问:目前新闻界的一切都在发生变化,那么在新媒体环境下,对于新闻工作而言,哪些是不会改变的?

答:“风动心不动”,无论互联网技术如何变化,处于社会变革中的媒体人,理想与坚守不能变、对文字的敬畏不会变、“铁肩担道义”的使命不能变。

文字依然是王道。4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强调转型时文字的重要,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媒体不论如何转型,技术不论怎样发展,文字仍然是王道。”这期间,媒体技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我依然坚信“文字依然是王道”的理念。之所以坚信,是因为该理念取决于语言文字的媒介功能和思想工具功能没有发生改变。一方面,语言文字作为一种媒介,是信息的载体。从麦克卢汉“媒介是人的延伸”的理论出发,文字作为我们感知的延伸,可以改变人的思维模式,最后对整个人类历史的塑造产生重要影响。对于新闻工作者,语言文字掌握的熟练程度决定了新闻写作的层次。另一方面,语言文字作为反映现实的形式,是思维的工具。马克思认为,语言是思维本身的要素,思想的生命表现的要素;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思维和语言是人类反映现实的意识形式中两个互相联系的方面,它们的统一构成人类所特有的语言思维形式。思维是人脑的机能,是对外部现实的反映;语言则是实现思维、巩固和传达思维成果即思想的工具。经过语言文字这种思维体操的训练,提升思维层次,从而把自身陶冶成为一个“时代航船上的瞭望者”。

读书、思考和表达,万变中的不变。无论时代怎么变,媒介技术如何发展,处于社会变革中的媒体人,读书、思考和表达这3件事始终不会变。马克思曾说,越是多读书,就越是深刻地感到不满足,越感到自己知识贫乏。列宁也说,书籍是巨大的力量。读书,对于媒体人而言,是保持思想活力和思维动力的唯一方式。人是会思考之芦苇。因其草木,所以孱弱,而唯有思考,令其强大,与世界万物拉开了不可逾越的差距。思考是一种能力,这种独特的认知技能是人类真正生存的立足。对于观察社会变化、感知社会生态的媒体人来说,不断的思考变得意义非凡。而表达,则包括文字表达、视觉表达、情感表达等等,这些都是媒体人需要掌握与夯实的素质。只有把这些东西夯实了,将来无论如何变化,我们都能从容应对。

引领受众深度思考,媒体的责任不变。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和受众阅读习惯的改变,新闻工作者既要适应这种变化,以受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呈现新闻作品,更要有责任和义务提升受众的思维能力。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使新闻产品的传播范围和影响规模不断扩大,媒体更要强调自身的社会责任,不能因碎片化思考、浅表层阅读而降低思维层次。人类社会的发展需要做深度思考。从自然科学来看,人类的发展是深层思考带来的结果。没有爱因斯坦等科学家的深度思考和划时代的科技发展,社会也不会如此发展进步。从社会科学看,对人类自身发展,特别是对“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种人生本能的哲学问题的回答,不做深度思考便会出现人类方向的迷失。因此,媒体人既要适应现在阅读方式发生的变化,还有责任和义务来引导并提升受众的深度思考。在新媒体发展态势下,传统媒体的一大发展方向就是深度报道。此外,新闻评论也是传统媒体的重要发展优势。在泛新闻评论的时代,做好新闻评论这篇文章尤为重要。当然,新媒体也明显开始在抢夺这块蛋糕。

三、主动求知精神不变,自主创新驱动万变

问:新媒体时代,在“变”与“不变”相互交融的背景下,您对那些即将走向工作岗位的新闻学子有什么建议和期望?

答:新的媒介环境下媒体面临巨大冲击的同时,新闻从业者未来的发展道路也面临挑战,但挑战往往伴随着机遇。融合大势,对媒体人的职业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首先,要学会“附庸风雅”。我所讲的“附庸风雅”,不是指新闻从业者要借用新技术装点门面,我强调的是,新闻工业者需要在不断的实践中保持职业敏感,凡是发现新东西新鲜事物,要主动靠上去了解学习体悟,然后为我所用。因为新理念、新技术往往在未完全成型的时候显得不合时宜,甚至有点荒唐。这时候你就要敢于“附庸风雅”,如果等它成型之后再去学习已经晚了。所以我强调“附庸风雅”,是强调媒体人需要不断去接触学习新技术、新理念,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其次,要重视技术性因素,培育互联网思维。技术性因素过去我们习惯上不把它和政治、经济、文化等放在同一层面,我觉得现代高科技的飞速发展,我们需要重新评估技术因素在各方面的影响。对媒体产业来说,技术发展所带来的变化已是常数,这个常数将继续成为媒体组织和从业人员每天需要面对的现实,未来新闻从业者的技术眼光将决定他们的发展道路。我担任军报总编辑期间,会经常就一些新媒体的建设发展问题给出一些意见,然后跟踪问效。有时候我会发现我的一些想法是落后的,因此我会让有关部门人员再去思考研究。这说明我这个靠做传统媒体起家的人,脑子里传统的思维模式在脑海中根深蒂固,因此我也一直在学习,有意识去培育自己的互联网思维。年轻人具备更活跃的思维、更强的学习能力,因此更应该培育自身的互联网思维。这个课题我会在下半年做一个专题讲座,专门谈谈互联网思维。

最后,要建立自己的学术背景或知识背景。我在《做好新闻工作需要具备的5种素质》讲座中,提到过要建立自己的学术背景或知识背景,特别是针对新闻专业的学生。第一,学做“专家”,选择自己爱好又比较固定的知识背景来专门强化。长久以来,新闻行业对记者的传统要求是要当什么都懂一点的“杂家”。科技的发达和社会的愈加复杂,以及新闻对政治、经济、文化、民生等各领域的全方位介入,浅层次的报道已经不适应新闻工作的需要。因此,新闻人在新媒体的挑战面前要从“负隅顽抗”到主动出击,寻找学术依托,建立自己的学术背景或知识背景,从“杂家”逐步发展成为“专家”。第二,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在做新闻的时候,尽量把新闻事实纳入到自己的知识体系中解读。同样一个新闻事实,可以通过不同的视角解读。想要写出沉甸甸的有独到见解的新闻,就要在建立学术背景后,以自身独立的见解写出和别人不一样的新闻。

在结束今天访谈的时候,我还想强调一点,那就是职业兴趣。记得几年前也是在这个讲台上,我在孙晓青军事新闻作品研讨会上说过,他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敬畏新闻、崇拜新闻、为新闻献身”。在当前新的传播环境下,一个新闻工作者的匠人精神依然非常重要。俗话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喜欢是最好的老师。无论从事什么,没有热爱和痴迷的精神很难将一件事情做好。今天我在这里说这个因素重要或那个因素重要,如果你从骨子里对新闻这一行根本没有兴趣,那什么东西也帮不了你,你最好选择离开。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