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9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电视灾害性直播报道探析

作者:■吴彬 梁欣

今年以来,我国多个地区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大范围洪涝灾害。从受灾地区看,今年的洪灾覆盖了11个省市,主要集中在长江、淮河流域等南方地区以及新疆自治区。到7月份,雨带向北向东移动,华北、东北、东北沿海等地也遭遇暴雨袭击,河北省受洪灾影响尤其严重。

在新媒体环境下,通过微博、微信等媒体发布的信息缺乏相应的网络把关,而电视的把关人角色使其发布的信息具有较高的权威性,这就使得电视等传统媒体的公信力在灾害性事件中得以重构。在这种情况下,具有极强时效性的电视直播凭借其强大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及时传播灾害性事件的最新动态,弥补信息的不对称性,消除受众的心理恐慌,最大限度地遏制谣言滋生。

在新媒体环境下,电视媒体如何通过直播进一步报道灾害性事件,值得我们研究探讨。

一、新媒体环境下电视直播报道灾害性事件存在的问题

(一)缺乏对事件信息的多角度、深层次挖掘

在灾害性事件报道中,电视直播可能对某一问题过度关注,信息量超载造成新闻同质化。有些报道层次也不丰富,没有对事件深层挖掘。

1. 报道层次不够丰富。在新媒体环境下,随着受众媒介素养的提高,他们对信息深度的要求也在提高。不仅仅满足关于灾害性事件的表层信息,而是希求获取深层信息以及反思性的深度报道。在灾害性事件爆发后,事件发生的现场往往是让人非常震撼的场面,在电视直播过程中,值得去记录和报道的信息很多,到底哪些需要及时报道,哪些应给予重点关注,只能靠记者自己去把握。报道的深浅优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记者的采写摄制能力和专业素养。有些记者身处灾区,没有找准自己的位置,被悲惨的场面震撼而大失方寸,心灵受到摧残,丧失了理性、客观的职业精神,报道时自然无力进行深度思考,不能发现事件背后的问题。没有对受众关心的问题及时进行解答,对相关部门在救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没有进行反思和追问。其实,电视媒体人如果对这些问题稍加关注,就能够发掘出许多值得深度报道的素材。

2. 报道内容同质化。随着新媒体深入发展,信息传播方式和渠道多元化,受众获取信息的平台多样化,传统媒体不再具有绝对传播优势。人们通过自媒体平台获取了事件的基本信息,但电视直播中还是报道着受众早已获取过的重复信息,导致新闻资源的浪费。

在灾害性事件直播中,灾难现场的记者不善于到僻静的地方寻找新闻线索,媒体采访报道倾向于扎堆,一家媒体的记者到了哪里,其他记者便蜂拥而至。例如,在今年的南方多省洪涝灾害报道中,为及时报道灾区最新情况,央视和省级卫视积极整合资源,展开区域合作,实现资源共享。但部分电视台对同一素材不善于从不同角度进行深度加工和挖掘,各大电视台在直播报道时内容大同小异,导致许多新闻信息出现雷同现象。

(二)过度煽情和渲染,盲目追求轰动效应

在新媒体环境下,媒体间竞争日趋白热化。新闻报道中尽力满足受众的信息需求,从而吸引受众,提高媒体竞争力,本来无可厚非。然而在灾难性事件发生后,有些电视台在直播过程中盲目追求轰动效应,没有注意“度”的把握,过度煽情和渲染,致使“宣传”色彩或者“悲惨”气氛太浓,不利于信息的理性和客观传播。

1.报道中过度煽情,“宣传”色彩浓厚。当前媒体行业正逐步迈向企业化、市场化、产业化,部分媒体为赢得受众市场,经常出现煽情的报道手法,进而刺激受众的猎奇心理,完全偏离了新闻报道的重点。

电视媒体在灾害性事件直播报道中,担负着信息传播、社会动员等社会责任。但一些直播报道,为了扩大直播的社会影响力,在报道中通常将一个新闻素材编辑成感人的故事片段,随后将其组合成完整的故事加入感情渲染,将画面赋予感情的烘托。 在救援黄金期,没有把真正的报道重点放在灾难事件本身,模糊了大众关注的焦点,影响了救援工作进展。

2.极力渲染悲惨场面,刺激受众感官。在灾害性事件报道中,有些电视直播用特写镜头直击现场悲惨场面,给受众极强的视觉冲击。电视报道过度渲染恐惧和悲情,失去应有的理性,容易使人产生悲观和绝望心理,给人们带来心理阴影和伤害,丧失了媒体人应有的人文关怀。

(三)直播采访中有些记者表情冷漠,产生“媒介暴力”

电视直播灾害性事件时,有些媒体为获得“独家”报道,在采访过程中忽略被访者的感受,最终产生“媒介暴力”。 有些记者采访时会问 “你现在有什么感受?”“你此时心理情况怎么样?”等问题,这种不合时宜的提问给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 。

在电视直播中,如何将人文关怀更好地融入到新闻采访中去,守住新闻伦理的底线,是每个电视新闻工作者必须思考的问题。

二、新媒体环境下电视直播报道灾害性事件的应对策略

(一)延伸新闻触角,拓展内容深度

在灾害性事件中,电视直播不仅要报道新闻事件的基本信息,还必须借助专业优势延伸新闻触角,丰富报道层次,加强对新闻事件的专业解读和剖析。积极与新媒体融合,整合网络资源,扩充直播素材,进行全方位、立体化的融媒体报道。

1.丰富报道层次,挖掘信息深度。在新媒体环境下,一旦爆发灾情,受众会在第一时间通过手中的自媒体终端获取第一手信息。但因为新媒体多为碎片化消息,很难对整个灾害性事件有全面深刻的认识。在这种情况下,电视直播就必须加强对灾害性事件进行深度分析和专业解读。所以,在危机事件电视新闻直播中,电视媒体不仅要对危机事件的最新发展变化情况进行持续关注和报道,提供最新的权威消息,还要不断丰富报道层次,延伸新闻触角,对事件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深度分析和专业解读,让受众对事件由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从而进一步提升媒介公信力和权威性。

2.整合网络资源,扩充直播素材。在新媒体环境下,为最大限度满足受众知情权,电视媒体与新媒体深度融合,从海量信息中提炼出新内容,使得直播报道更加立体化。 今年南方洪涝灾害发生后,关于洪灾的消息在新媒体广泛传播。央视、省级卫视等电视媒体在直播报道中除了报道专业记者采编的信息外,还通过自身的官方网站、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平台与网友互动,搭建信息交流平台,积极将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上关于洪灾的最新情况进行整合后纳入到直播中来,多角度、全方位对事件进行直播报道。

(二)回归事件本身,理性客观报道

电视直播灾害性事件时,电视媒体人在直播报道中要找准定位,以事件本身为报道核心,明确报道思路,坚持适度原则,进行理性客观地报道。

1.找准角色定位,明确报道思路。电视直播灾害性事件时,记者要遵守职业伦理道德,找准角色定位,明确报道思路,将灾害性事件的真实信息客观理性地传播给受众。在灾害性事件现场,新闻工作者应该是一个客观事件的“记录者”或“转述者”,而不是灾难事件的“介入者”。必须客观真实地记录灾害现场正在发生的最新情况,努力搭建信息交流的平台和桥梁,成为发布权威信息的枢纽和中心。新闻从业者在现场直播报道中只有找准自己的角色定位,采取客观理性的报道方式,才能最大限度地增强传播效果,提升媒介权威性和公信力。

2. 坚持适度原则,做到平衡客观报道。灾害性事件发生后,人们处于恐惧和焦虑状态,会出现失望或绝望心理,在这种情况下,电视直播如果过度煽情和渲染,会导致负面效应的出现。这就要求电视媒体人在直播灾害性事件时,要坚持适度原则。 在具体的直播报道中,要注重社会效益和最广大受众的利益,避免出现过于血腥、悲惨的镜头,多采用全景镜头拍摄,尽量少用特写镜头。新闻媒体的报道权是以尊重当事人的隐私为前提的,在灾难新闻报道中,记者应该隐去当事人的姓名、住址等具有明显辨识性的因素,当事人的眼睛、头部等部位应以马赛克等进行处理。

(三)恪守新闻伦理,注重人文关怀

灾害性事件发生后,媒体需要在第一时间传递真实信息,尽可能挖掘事件真相,满足受众知情权,这是媒体职责所在。

这就要求灾害现场的电视记者不仅具备较强的专业技能和专业素养,还要具有丰富的人文主义情怀。人文关怀就是对被访者的尊重、理解和关心,在灾难新闻直播报道中,更多的体现对人的尊严和生命的肯定,重视人的生命状态,抚慰人的精神,唤起人们珍惜生命、热爱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作者单位: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