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9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运用细节凸显人物报道的表现力

——以军报《士兵面孔》为例
作者:■王振江 叶玉纯

如何使非典型人物报道更具表现力和吸引力?我们在编发《士兵面孔》这个专版稿件时一个重要做法是:更好地运用细节描写,凸显新闻的故事化,以细节塑造人物形象,展现高尚的军人情怀。实践证明,这个做法是成功的,这个专版受到读者的喜爱。

一、核心场景:对细节描写的再认识

所谓“细节”,是描写人物性格、自然环境、展开情节的最小单位,是通讯、特写、报告文学等非虚构写作表现主题的重要手段。成功的细节描写,往往能“窥一斑而知全豹,以一目尽传精神”。没有充分到位的细节描写,故事化新闻就好比一具没有血肉的躯体。

在人物报道中,通常把细节描写分为以下几类:动作细节、表情细节、语言细节、心理细节、环境细节等。动作、表情、语言、环境等细节,称为“单一细节”;而形象、表情、动作、环境、氛围的集合,称为“核心场景”,它是最能表现人物性格和揭示主题的故事化单元。

“核心场景”是《士兵面孔》的核心写作理念。写好“核心场景”对塑造人物形象十分重要,可以说把握住“核心场景”,也就能写活人物。

著名记者穆青曾说:有时一个细节比千言万语生动得多,深刻得多,有力得多。导演郑君里说过,他拿到一个剧本,先要找出塑造某个人物的几个主要细节,执导时就抓住这些细节,这些细节表现出来,这个人物就“出来了”。作家李准也说:“我写人物,主要手段是细节和语言。有的人5个细节,有的3个,有的甚至只有1个,人物也就出来了。”他们所说的“有力的细节”“主要细节”,都是指“核心场景”。

具体来说,“核心场景”主要特点有:一是要综合表现,不要平铺直叙;二是要凸显人物的性格特点。

只有用鲜活的文字表现出人物栩栩如生的性格特点的细节,才能称为“核心场景”。这样的细节,才能形成一种空间、一种氛围、一种场域、一种独特的气质,由此支撑起整篇稿件,点亮人物形象。

如在《深海“蛙人》一稿中,作者对特种兵戴世宝在一次潜水中成功处置撞船特情的细节展现——

领队的戴世宝来不及闪避,一头撞在坚硬的船体上。而5米外一个直径约2米的螺旋桨正快速旋转,他和队友刘文被牢牢吸进漩涡。

生死关头,戴世宝稳住呼吸,操作水下运行器,带领队友开足马力,擦着轮船尾翼向水面急冲。僵持了近半分钟后,他们才挣脱螺旋桨产生的巨大吸力。从水下10多米快速冲出海面,巨大的压力差使戴世宝耳膜疼痛难忍,口鼻渗血……

一个个由动作、气息、表情等细节构成的场景镜头,急速变幻,简洁有力,营造了一种命悬一线的生死危情,像有一股激流推着读者向前走,让人很自然地铭记住这位特种兵沉着冷静、处危不乱的鲜活形象。

二、生动传神:细节描写的主要作用

细节描写在人物报道中的重要作用,一言以蔽之,即生动传神。

这也是布隆代尔在《<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一书序言中所强调的,“让故事变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品质”。而“这种品质正是一个能够打动人心的故事和一个冗长乏味的故事最大区别。”

在《士兵面孔》大量的人物特写来稿中,常常会发现这样几种倾向性问题:概述人物的生平事迹,陷入平铺直叙的套路,激发不起读者的阅读兴趣;运用大量的空话、套话,对人物进行分析评价,不能引发读者思考和判断;作者一个人叙述到底、一件事叙事到底,叙事空间狭窄,让人一览无余;缺少生动细节、核心场景,叙事缺乏张力,人物形象扁平。这些问题的关键,是缺乏细节或细节不生动。

强调在人物报道中充分运用细节描写,就是为了解决上述问题。有人认为细节描写在人物报道中的作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细节能够生动展示人物性格;细节可以凸显震撼的艺术力量;细节可以形成主题的深化;细节使报道可读可信。

《士兵面孔》创办3年来,一直十分重视运用细节描写,它在为读者提供火热强军故事和时鲜士兵生活上下足了功夫。《士兵面孔》每期围绕一个鲜明的主题,选择4个普通士兵,以整版篇幅刊发。每篇人物特写,都是一个或若干精心裁剪编织的精致故事。其叙事是表现的、细节的,也是克制的、见微知著的,短小之中藏精神、细微之处显神韵、白描之中蕴真情。

在《乌拉特的“石头”会流泪》一稿中,作者对坚守在大漠深处的老兵李金山执勤和探家两处细节描写最让人动容。

第一处,写李金山带领两个战士在巴丹吉林沙漠勘探,遭遇沙尘暴——

突然沙尘滚滚,似万马奔腾,天空像被一块黄布蒙住。

“坏了!”长期生活在戈壁荒漠的李金山对眼前这一幕再熟悉不过,他大吼一声:“沙尘暴来了,快保护装备!” 说完,李金山急忙解开大衣,把GPS、记录仪等装备揣进怀里,头朝下趴到地上,并让战士郭泽瑞、曹志伟趴到自己身边背风的一侧。狂风卷起飞沙走石,向李金山扑来,打在他头上、身上“啪啦啪啦”作响,可他护着装备和战友的身子一动不动。

半小时后,沙尘暴渐远,他缓缓地从沙堆里爬起来,像一尊坍塌的沙雕,沙子从头上、耳朵里往下流。

这些细节描写生动鲜活,不仅写出守防环境的极度恶劣,而且有力刻画出李金山“硬汉”式的老兵形象:干练、沉着、坚定、忠诚。

而在另一段描写中展现了李金山探家时与女儿短暂相处的情景:“在电话里叫爸爸叫得欢的女儿看见他像见了陌生人,说什么也不肯亲近他,眼看着假期将要结束,连声爸爸也没喊。”最后妻子让他站在门口拨通电话,女儿抓起电话就喊了声“爸爸”,老兵流泪了。

这一段描写和前一段形成鲜明对比:一个是面对大漠无人区的勇敢无畏,一个是面对女儿的无限亏欠,刻画出老兵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和状态。成功的细节描写往往是稿件中最鲜活具体的部分,能让读者触摸人物性格内核,直抵读者灵魂深处,胜过千言万语。

三、追求真实:如何选用细节进行叙事

人物报道以生动传神地塑造人物为中心,而人物的特点往往借助事件显现。尤其是在一些特殊的时间点,突发新闻事件中更能凸显真实的人性,更能发掘新闻人物独特的品质。为此,《士兵面孔》专版稿件主张从临界点、关联点、新闻点来全方位观察新闻人物,从中捕捉生动、鲜活、真实的细节,塑造立体丰满的人物形象。

从临界点选用细节,来强化叙事的张力。自然科学有一个术语“临界点效应”,是说在临界点前后物质的状态和性质会发生变化。这个术语对于人物报道很有启发意义:临界点意味着矛盾、变化、突破,选择从一些重大的人生节点、工作状态的转换等截取新闻人物的生活断面,不仅能更有力地展现人物鲜明个性,而且能推动故事情节向前发展,使叙事具有冲突、悬疑的艺术张力,能激发读者持久的阅读兴趣。在《生死时速穿战阵》一文中,对于 “驾龄超10年、技术稳健、性格沉稳”的“红旗车”驾驶员王杰来说,新装备列装是他重要的人生节点。他曾经一度是重大任务的优先人选,却因为一味求稳保安全在实战化考核中遭淘汰。作者从这里切入,敏锐地捕捉到主人公“败走麦城”这一核心场景展开叙事,表现了这位老兵如何进行技术和观念的更新,成为驾驭新型战车驰骋实战化训练场的精兵,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从关联点选用细节,来拓展叙事的空间。我们报道人物时视野尽量要宽,不能偏离一个人,也不能局限一个人,要在从与之关联的人和事的多重层面选用细节,这样更容易抓住人物的特点,还能拓展叙事空间。报道一个特种兵,不见教练员,不见强劲对手,那么这是非常单一的特种兵,这是一个只有骨架没有血肉的特种兵。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特种兵,讲述一个战斗集体,一种战斗精神。在《雷神真敢拼》一稿中,作者在挖掘空降兵部队“雷神”突击队尖兵郑伟彬敢打敢拼的性格成因时,讲述了他爷爷入朝参战、父亲参加自卫反击战的细节,还通过其赴外比武引出多个故事。报道塑造的不是一个人的形象,而是人民解放军三代精兵的形象,新闻价值也由此得到了升华。

从新闻点选用细节,来深化叙事的主题。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大浪淘沙才见壮志豪情。新闻人物越是在非常时刻,越是在重大新闻事件中,越能见出真性情。所以,新闻事件+职业状态就构成了比较丰满的人物报道格局,报道人物一定要善于从新闻点捕捉运用细节。在《精准吊装“巨无霸”》一文中,有两处新闻性很强的细节:一处是在举国关注的“9·3”大阅兵前夕,暴雨夜几十米长的导弹运达北京进行吊装,突然吊车液压系统莫名中断,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紧急关头,老兵尹国荣迅速排障,化险为夷。还有一处是实弹发射在即,突然刮起大风,导弹在风中来回晃荡,老兵利用天气预报的15分钟吊装窗口,准确把握战机,快速将导弹吊装到位,确保了发射,荣立二等功。可见,新闻事件的新闻性越强,人物的爆发力就越强,越能贴近人物的心灵,越能深化叙事的主题。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报社文化部编辑、吉林大学文学院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