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9期记者亲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亲历“长征七号”发射报道

作者:■中央电视台记者张伟

2016年6月25日晚20时整,我国为发射货运飞船而全新研制的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首次发射圆满成功,标志着中国航天距离空间站建设又进了一大步。作为此次央视前方报道的总负责,我带领新闻报道团队,在央视新闻频道“长七”问天特别报道中,全方位为观众解密“长七”火箭发射、飞行,及其搭载的多用途飞船缩比返回舱回收全过程,解码“长七”的新任务、新使命,展望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实验室发展前景。整个报道期间,累计播出新闻84条,其中在《新闻联播》栏目播出6条,同时还完成了3场近200分钟的新闻直播,取到了很好的收视效果。

好报道来源于好策划

有业内人士曾经做过比喻,新闻报道如同做菜,同样的原材料怎样做出不同的菜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厨师也就是新闻媒体的策划能力。“长七”发射这样的重大科技事件本身不存在突发性和不可预见性,新闻媒体之间的竞争往往不是拼时效,更多的是拼策划。

可以说,这次“长七”发射报道任务,特别是新闻和直播报道的顺利完成,主要来自周详的策划和扎实的前期准备。此次80余人的新闻报道团队,来自央视新闻中心、中文国际频道、英语新闻频道、央视海南记者站、央视网等多个部门,可谓精兵强将云集。根据电视媒体报道的需要,还特别增加了信号收录团队。按照安排,5月23日,我们首先派出人员前往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与战略支援部队、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有关部门一起协商,精心策划,制定报道方案,对文昌航天发射场的测发、测控、通信、气象和勤务保障五大系统都进行了系统详细的采访拍摄。同时,报道团队还经过反复研究,对涉及五大系统的每个环节都进行了针对性的策划,力求增加新闻看点,讲好新闻背后的故事。

从6月22日起,我带领报道团队紧跟发射任务的每一个节点,对“长七”的垂直转运、气象会商、全系统合练、燃料加注等一系列倒计时准备都进行了及时报道,第一时间发布权威信息,而且几乎每条新闻都是独家报道。报道团队独家采访的《立体气象测控 确保“长七”安全发射》《探访文昌航天发射场》《探访“长七”发射塔架》在新闻频道及央视新闻客户端等新媒体报道后,被国内众多媒体、网站转发,受到观众好评。从22日至25日,报道团队每天都要制作完成3至5条新闻,并配发发射场短片在央视新闻频道和《新闻联播》栏目中播出。为了增加新闻的权威性,报道组还想方设法采访了航天发射场总指挥、副总指挥、副总师,以及气象、测控等专家,回答“长七”发射中观众普遍关注的问题。6月25日早上,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出现阴雨天气并伴有短时雷暴,考虑到这样的天气可能会影响“长七”发射,我带领记者马上行动,以最快速度采访播出了文昌复杂气象不影响“长七”发射的消息,被各大媒体广泛转载,回应了公众关切。

采访期间,海南文昌几乎每天都是36℃以上的高温,90%多的湿度,几乎一整天身上都被汗水湿透。但当看到“长七”飞天那一瞬间的震撼,我很庆幸作为一个军事新闻人,有机会在现场亲眼目睹这一时刻,并由衷地为我们的祖国感到自豪。

争分夺秒抢播信号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长征七号运载火箭从距离海边约800米的发射平台上腾空而起,拖曳着一束耀眼的白色尾焰,飞向浩瀚太空。6月25日晚,央视播出了这一壮丽的“长七”飞天画面,引来无数观众点赞。但也有观众好奇,发射时间是20时00分,为什么央视播出发射画面的时间是20时20分,这20分钟都发生了什么?

实际上,因为此次是“长七”首飞,载人航天办公室要求必须在发射成功之后才可以播出发射画面。那么“发射成功”是什么时间呢?我们了解到,如发射成功,按计划将在20时30分左右,会由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指挥张又侠正式宣布这一消息。但这个时间是不是就能确认为播出时间呢?经过反复沟通和详细了解,我们又掌握到一个信息,其实这中间还有一个时间差。20时10分左右,长征七号将多用途飞船缩比返回舱等载荷组合体准确送入预定轨道后,经过一系列数据计算,大约在20时20分可以确认发射成功。因此,当张又侠总指挥在20点20分拿到确认数据的这一瞬间,我们就可以播出了。

尽管只有短短10分钟不到的时间,我和报道团队经过反复研究,还是做出决定:必须抢!我们要第一时间播出“长七”发射成功的画面,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全国人民,告诉全世界。经过多次协商探讨,报道组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由我在指挥控制大厅“盯着”。20点10分左右,只要“成功入轨”的报告一出,我就用手机连通北京后方的编辑部。尽管在我的新闻从业经历中,先后圆满完成过“神五”到“神十”发射、“天宫一号”交会对接等多场重大航天发射报道,这套方案也经过充足的准备和几次小范围的演练,但当时我也不免有些紧张,生怕因为各种原因影响了发射场面的及时播出。

临近晚上20时20分,我看到现场指挥员做了一个手势,张又侠总指挥已经拿到了发射成功的确认数据,我立即拿起手机拨通后方编辑部,果断而又坚定地说:可以播出了。随即,央视新闻频道第一时间播出“长七”发射成功的震撼画面。两分钟之后的20时22分,我和前方报道团队又迅速把信号切回前方指挥控制大厅的直播画面,播出张又侠总指挥宣布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次飞行任务获得圆满成功的消息。结束之后,我又带领所有人员迅速转场,继续直播长征七号首飞任务新闻发布会,这一天的直播非常圆满,一气呵成,没有任何遗憾。

拓展解读发射全貌

此次“长七”发射虽然在海南文昌,但与发射和返回相关的系统很多,涉及北京航天城飞控中心、酒泉东风着陆场等多个地域。为了向观众全景式呈现“长七”首次发射的情况,我们在重点做好海南文昌发射场直播报道的同时,还有意识地加大了在北京航天城和酒泉东风着陆场的报道比重。

在北京航天城,我们安排报道组提前进驻采访,从“长七”首飞任务的角度,介绍了火箭飞控面临的新风险、新挑战,以及为了完成飞控任务在技术上取得的突破,通过新闻短片的方式,形象生动地向广大电视观众介绍了多目标协同控制技术、轨道预示技术、三维可视化技术。“长七”发射前夕,报道组还独家报道了指挥测控系统准备就绪新闻,发射成功后紧跟动态,先后采写了《“长七”搭载载荷展开在轨测试》《摆渡车调整轨道 为返回做准备》等动态新闻,极大地增加了此次“长七”报道的信息供给量。

在酒泉东风着陆场,报道组到达场区后就紧急组织专家访谈了解情况,连夜撰写稿件。6月26日15时41分,由长征七号运载火箭搭载升空的多用途飞船缩比返回舱,在巴丹吉林沙漠腹地成功着陆,在着陆场待命的搜救人员空地联动展开全面搜索。负责参与搜索的是著名军事记者冀惠彦,他曾经连续承担从“神舟三号”到“神舟十号”返回舱着陆后的现场直播报道,有着十分丰富的直播经验。

不同于此前“神舟”系列飞船返回舱着陆的内蒙古四子王旗主着陆场,“长七”多用途飞船缩比返回舱着陆首次启用了位于巴丹吉林沙漠腹地的东风着陆场,而且还改变了“神舟”系列飞船返回舱“升力控制”的着陆方式,首次采用弹道方式着陆。返回舱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之下成为自由落体,方向的可控性差,着陆点的不确定性也更大。此次的东风着陆场搜索区域达2万多平方公里,是四子王旗着陆场的17倍,如果第一时间不能迅速捕捉到目标,落地后再找就好比大海捞针,加上巴丹吉林沙漠地形和环境十分复杂,搜索难度更大,将直接影响报道团队与新闻演播室的连线直播报道。

收到北京航天飞控中心及着陆场测控系统传来的落点信息后,冀惠彦乘坐的直升机迅速赶往着陆点,透过直升机舷窗玻璃,第一时间用摄像机拍下降落伞拖曳返回舱的画面。随后,直升机降落,冀惠彦迅速了解现场情况,组织内容打好腹稿,连线央视新闻演播室,把获得的第一手信息第一时间传递给观众,观众可以透过电视机清楚地听到,和他沉稳的声音一直相伴的,是巴丹吉林沙漠里呼啸的风沙声。

此次“长征七号”首次发射报道任务的圆满完成,给了电视新闻报道很多启示。从小的方面说,在“长征七号”发射这样一个重要的新闻事件中,能不能在现场迅速发声,不仅体现了新闻媒体的实力,也体现了军事记者的能力和工作态度。从大的方面看,尽管重大科技事件报道已经走向透明,军地媒体的竞争更趋白热化,但只要善于策划、勤于挖掘、勇于发声、敢于作为,军队新闻媒体依然能够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占得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