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9期记者亲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用镜头记录官兵抗洪壮举

作者:■《解放军报》记者李三红

湖北告急!安徽告急!江西告急!今年6月底以来,长江中下游沿江地区及江淮、西南东部等地受持续强降雨影响,多个省份遭受严重洪涝灾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面对肆虐的洪水,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及民兵预备役人员坚决贯彻落实习主席重要指示,火速奔赴抗洪一线抢险救灾。作为军事记者,我在抗洪一线用镜头记录下官兵们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

休假途中奔赴抗洪战场

7月6日上午,我带着妻儿前往广西,准备先将她们娘儿俩送到岳母那里,自己再返回湖北老家照顾突患脑梗死瘫痪在床的父亲。当晚11时许,我们还未踏入岳母家的家门,突然接到部里丁海明主任的电话,命我前往抗洪一线采访,并随之给我发来一条微信:“中断你的休假,为我所最为不愿,但实出无奈,就只好逆意而为了。请你代我向亲人解释、致歉。尤其请老人和夫人海涵……”

“军人使命与记者职责所在,我马上赶赴抗洪前线!”回复这条微信时,作为一名军人强烈的使命感在血脉里偾张。

临危受命,如何准确理解上级指示精神和领导意图?如何第一时间到达新闻现场?采访报道的主攻方向选定哪里?没有采访传稿设备怎么办?各种问题和困难迎面袭来。

打开手机,浏览新闻发现,习主席已对部队支持地方防汛救灾作出重要指示。我想,自己作为报社此次派往灾区唯一一名摄影记者,代表的是《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顿感肩头责任的沉重。

《都是湖 找不着北》,某晚报头版头条用此文字做标题,并刊发湖北武汉高铁站被淹的整版巨幅新闻照片,震撼报道了武汉因受持续强降雨影响,城区严重渍涝,成为一片泽国的消息。依据这条新闻提供的信息,我初步决定首先赶往湖北灾区。

7日凌晨5时许,吻别熟睡中的儿子,在妻子“千万要注意安全”的叮嘱声中,我乘坐最早一趟开往武汉的高铁紧急奔赴灾区。一路上,我一边与湖北省防汛指挥部、湖北省军区、武汉警备区等有关方面联系,全面了解当地灾情和部队抢险救灾情况,一边协调相机、电脑、无线网卡等采访传稿设备,确保下车即能投入战斗。经过7个多小时的颠簸,我终于抵达武汉。下车后得知,武汉工商学院内数千名师生被洪水围困,中部战区陆军某舟桥旅和湖北预备役高炮师迅速组织救援力量,正在紧急赶赴灾区。我立即赶往工商学院。

由于道路积水太深,我乘坐的越野车走了一小段路就无法再继续前行,不得不下车涉水步行。好不容易趟过了这条积水路段。一打听,我离救援现场还有十来公里。放眼望去,马路上的车辆堵得像长龙。无奈,我只好一路小跑,赶到野芷湖已是晚上8点多钟。正当我心急如焚之时,部队的一条冲锋舟快速朝岸边驶来,载上我冲向救援点。到了!到了!终于到了!借着官兵们头上戴着的头灯亮光,我赶忙跳入齐腰深的污水里,举起相机抢拍救援官兵紧急转移师生的一幕幕……

直到夜里10时许,我将图片稿件传回报社总编室夜班的那一刻,心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军报头版刊登了由我拍摄的子弟兵深夜冒雨转移受困师生的图片报道。著名军事摄影家、军报资深图片编辑周朝荣老师给我发来一条短信:“当天到灾区当天传回稿子,很不错。就是要有这股劲!”

近距离抓拍

7月8日凌晨,位于湖北省黄冈市境内的太白湖东河口西坝出现一处50多米长的决口,情况十分危急!闻讯后,我和某部宣传科长苏俊杰立即驱车赶赴现场。

为了近距离抓拍官兵们封堵决口、打桩固堤的新闻画面,我冒着随时都有可能被洪魔吞噬的危险,举着相机在浑浊的洪水中不停地寻找最佳角度,不失时机地按动快门。沙袋入水时飞溅起的泥水和一个又一个扑来的浪头,将我的相机和衣服全部打湿,好几次差点摔倒,手中相机也险些落入水中。“涉深水者得蛟龙”。此次采拍的新闻图片在军报头版刊发,专题稿件《“抗洪抢险模范旅”再显英雄本色》也被军网头条推出,不少门户网站纷纷转载。

离现场越近,新闻就越近。7月17日凌晨3时许,湖北省黄梅县濯港镇考田河受持续高水位浸泡堤坝发生特大溃口。溃口长达80米,下泄洪水导致濯港镇附近多个村庄、1.5万亩农田被淹,1万余人受灾。凶猛的洪水直逼京九铁路和105国道。灾情就是命令。中部战区陆军某舟桥旅与武警水电部队迅速集结千余名兵力、210台(套)装备,全力投入溃口封堵会战。

获悉情况后,我连夜从鄂州火速赶往黄梅濯港镇。在溃口的堤坝上,我和抗洪勇士们,白天顶着烈日炙烤,夜晚忍受蚊虫叮咬,从凌晨奋战至深夜,用镜头记录下他们一个又一个感人的瞬间。

采访中最危险的一次,当属娘子湖破垸分洪。7月13日下午,武警水电七支队出动480余名官兵、60台(套)大型主战装备紧急赶赴现场作业,准备对湖北省娘子湖和牛山湖之间3.7公里长的堤坝实施爆破。此时,满载着炸药的4辆大货车也相继开到大堤上。27吨炸药、333个药室、111个爆破段……炎炎烈日下,官兵们搬炸药、连引线、挖药室、埋炸药,步步惊心。3.7公里长的堤坝,每一处每一个点位我们都一一走到,途中几乎中暑晕倒,但依然没有放弃。正是有了深入一线的扎实采访,让我们掌握到生动的新闻素材和第一手资料。第二天,由我拍摄的反映官兵们搬运炸药紧张作业的新闻图片在军报要闻版被放大到四栏刊发,较好地展现了武警水电官兵不惧生死为民奉献的精神风貌。

让自己成为“全媒体”记者

作为传统纸媒记者,我抓住这次难得的新闻采访机会,每天不仅给《解放军报》和《解放军画报》提供新闻图片,同时还积极为军报“两微一端”和中国军网等采写稿件,在实践中磨砺自己的新媒体素养,努力让自己成为合格的“全媒体”记者。

7月8日上午,受持续强降雨影响,湖北武穴市武山湖水位暴涨,造成该市百米港两座大桥被淹,市区交通几近瘫痪。当天上午10时50分,正在野外驻训的中部战区陆军某舟桥旅240余名官兵携新型舟桥装备,紧急赶赴灾区架设浮桥。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充分借助各种有利条件,在前往灾区的路上便开始了解核实有关情况,用手机采写预发稿件、拍摄新闻图片,第一时间向军报后方新媒体直播平台传回图文稿件,最终抢在各路媒体之前推出了这条新闻。

在今年抗洪采访报道中,还有一次为新媒体供稿的经历,让人记忆深刻。

7月10日清晨,我随某部官兵赶往渍涝严重的武汉市风华天城小区转移受困群众,采拍完成图文稿件《救援,一切为了百姓》,并通过军报记者微博及时发送了这条消息。很快,不少粉丝纷纷为子弟兵的辛劳付出加油点赞。 灾情发生后,如果不能尽快阅读救灾资讯,受众就难免进行猜测。作为当事记者,只有第一时间赶到新闻现场,及时把事实真相告诉受众,才能避免误读误解、击穿谣言,安定人心。

感人镜头无处不在

采访一路,感动一路!

我看到,雨夜里,已被确定转业的某预备役高炮师政治部主任周文,趟在浑浊的洪水中,推着冲锋舟,打着手势,扯着嗓子,指挥部队紧急转移受困群众。

我看到,泥泞的堤坝上,某部教导员王庆林扛着40多斤重的沙袋,始终冲在抢险队伍的最前头,摔倒了,爬起来,又摔倒,又爬起……身后百余名官兵,没有一个孬种,全都一路小跑着搬运沙袋。

我看到,某连连长何平生,手部刚刚做完手术,尚未痊愈。接到处置泡泉涌的抢险任务后,领着一帮官兵火速赶赴现场,不顾已被有毒物质污染的湖水,纵身跳入水中展开抢险救援。探摸情况、搬运沙袋、封堵管涌。

我甚至看到,一群年轻的士兵在封堵溃口时,因救生衣浮力过大,不便水下抢险作业,纷纷脱掉身上的救生衣,仅在腰上系一根绳子就潜入湍急的洪水中探摸排险。此刻,他们早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

……

一天中午,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其实短信不短,是某旅副旅长吴广利用休息时间,在抗洪大堤上创作的一首题为《今年,我18岁》的诗作:

在这溃决的堤坝上,

我和我的兄弟们,

架钢管,打木桩,扛沙包……

又已奋战了四个昼夜。

今天,是几月几日星期几?

今天,下的是第几轮暴雨?

今天,打的是抗洪第几场战役?

……

一场与洪魔的抗争战斗,

我仿佛突然间成长,

在18岁的旅途中,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感觉:

馒头和开水,原来可以那么香甜!

荒野、堤岸、沙袋旁,原来可以睡得那么舒坦!

狂风、暴雨、洪水,原来可以藐视战胜它!

诗作较长,在这里恕我不能全文尽录。但我相信,人民子弟兵鏖战洪魔的感人事迹,一定会被人们久久传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