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9期记者亲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刻骨铭心的延安之行

——参加媒体编辑记者延安行的见闻与思考
作者:■《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

从军20年,从业16年,第一次参加中国记协、全国“三教办”组织的活动,第一次到延安,第一次以这样的身份和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干农活。可以说,我把人生中众多的第一次留在了延安。恰恰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更让我深受触动,更让我刻骨铭心。

这次延安之行,究竟收获了什么?如果归纳起来,肯定首先是端正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所以,我还是按照我们记者的叙述方式,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表达一种领悟。

一个故事

一对白发苍苍的夫妻,从江西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来到延安,他们想在有生之年来一趟延安,看看心目中的圣地,也看一看到底是什么魔力,改变了自己的孙女。

原来,两位老人的孙女以前是个追星族,天天谈论明星八卦。家里没少引导她,却始终不见效果。去年,她自驾游到了一趟延安回去后,不仅谈论明星八卦的话题明显少了,还主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听到这个故事,让我想到了另一个故事。几年前,报纸刊登过一篇新闻《八卦话题“打败”抗日老兵》,讲的是在《滇西1944》首播式上,92岁的中国远征军老战士鲍直才被众多记者冷落,而扮演中国远征军的演员却被拿着摄像机、照相机的记者们团团围住。而且提问时,没人问“中国远征军”的话题,反而全是演员们的私生活。

我把这一正一反两个故事,写成了此次延安之行的开篇之作,效果出奇的好。我在文中说,到延安第一站就听到了延安精神“打败”八卦话题的感人故事,它就像一枝报春花,告诉我们:延安精神,正在一代代年轻人心中传承。

今天再次重复这个故事,我是想说,这次延安之行,让我首先收获了对主流媒体记者使命的更深刻认识和理解。那就是:主流媒体必须着眼主流,主流媒体必须占领主阵地;军报记者理应文字忧党,文章报国!

我想,这也是中国记协和全国“三教办”专门组织中青年编辑记者踏访延安的目的所在。

一种领悟

捧着一颗真心,披带一路风尘。短短一周时间,看似快节奏的参观体验,却让我们感到了“一次延安行,终生都受益”。就我而言,最深的领悟,还是对记者的使命与责任。

在即将离开延安时,我想起了当初调进军报时答辩的情景:人大的教授和军报的领导问我,你怎么理解穆青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

记得当时我是这样回答的:两个月前,我到距离原沈阳军区陆地最远的黄海前哨采访,在海上坐了6个多小时的轮船后抵达海岛时,天正飘着鹅毛大雪,某海防团政委带着其他常委把我接进饭堂。饭桌上,他们给我“推销”他们团长的故事。团长因患脑瘤住进了原沈阳军区总医院,全团官兵都很牵挂他,人人都给他写鼓励的话;还讲这两年来团长是怎么踏遍海岛角角落落的……刚开始,我没在意,觉得生病是天灾,没太多可以说的。

可看着七八个40多岁的团领导,边讲边哭,边哭边讲,我也被感动了。尤其是当政委讲到,昨天晚上,团长给他发来短信说:老伙计,我可能不行了,回不去了,团队就交给你了!我想回海岛啊,真想再闻一闻海水的味道!那时候,我彻底被打动了。

因为晕船,那天晚上两点多我醒来后怎么也睡不着了,穿上衣服,踏着厚厚的积雪在海岛上转悠。看着岛上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我突然理解了团长,理解了一名军人对戍守边防海防的使命,理解了一个指挥员的忠诚大义和家国情怀。

第二天,我跟团政委提出,我亲自把海水帮他们送到团长的病床前。后来我写了一篇《捎桶海水给团长》的稿子,稿子虽短,却引起了军报领导的重视。报社领导打来电话说,继续跟踪,争取每天发一篇。我告诉他们,不行了,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团长最多只能活3天了。后来,团长病逝后,军队特意将其作为全军重大典型进行了宣传。

答辩最后,我告诉人大教授和报社在场的50多名将校领导:我理解了团长就理解了官兵。我们对官兵的感情有多深,我们的稿子就能有多动情。

今天,我再次想到了这个故事,其实是想说,延安之行,让我更加感到新闻舆论工作者肩上沉甸甸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