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9期传媒关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控制论视阈下抢占网络话语权路径初探

作者:■王璐 周均

互联网是当今社会信息交流的主要途径,对新闻媒体和新闻传播的影响则更为深远。习主席指出:“当前国际局势复杂多变,我国处在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特殊时期,网络媒体的兴起又让传播路径更加多元,因此加强新闻舆论工作具有迫切性。”如何抢占网络话语权已成为当务之急,加强相关研究和探索具有重大理论指导和实践引导价值。而控制论视阈下网络话语权的占领,对我们加强新闻舆论工作提供了一个新的路径。

一、充分认清抢占网络话语权的紧迫性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化,在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础上,出现了利益诉求主体的多样化。他们利用网络广泛传播其利益诉求,抢夺网络话语权,对国家的政治稳定和社会的平稳发展带来不可忽视的不良影响。

(一)网络开放性缩小了个体与集体之间的权力鸿沟。互联网的开放性是网络的根本特性之一,其分布式的网络体系,使得互联网中每台计算机之间传统的从属关系不复存在。每台计算机都只是一个节点,它们之间相互平等。这种分布式体系与信息传递方式,为互联网奠定了开放与自由的物理基础。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开放性逐渐超出了技术层面,这意味着任何人都有机会在网络上发表信息,任何个人、组织,包括国家和政府,都不能完全控制互联网。个人权利的空前激增,对传统社会政治经济结构和体制产生了消解作用。网络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国家对信息的控制,为个体挑战国家和社会的话语权提供了可能。

(二)网络交互性拉平了传者与受者之间的话语地位。交互性被认为是互联网区别于其他媒体的最大的不同。在网络传播中,受者能够通过多种输入输出方式,与系统或者其他受者进行直接双向交流的特性,被称为网络交互性。从传播的基本模式来看,它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传者发出讯息,并通过受者的反馈来确认传播的效果;而受者不但接收讯息,而且也会根据自己的理解做出相应的反馈。传统媒体则不然,当我们收看电视节目时,选定了某个频道就无法决定播出什么,只有看或者不看的选择,无法向电视台去询问节目的细节等自己关心的情况,不具交互性。但通过网络论坛或者微博这样的网络工具来浏览信息,用户就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与作者交流,或者通过搜索引擎进行详细地研究,甚至可以改变信息中的诸多要素,根据自己的意愿组合为新的信息。

(三)网络快捷性强化了传播与管控之间的竞争较量。网络的信息传播便捷,速度极快。相比于传统媒体,互联网可以做到信息的实时更新与传播,不需要纸媒的排版和电视的节目编排,也省去了层层审核。这样迅速的传播效率,自然极大地提升了网络的快捷性。现代网络论坛等传播工具往往采用事后控制的方式,即在事件发生之后才进行管控。这样的管控方式往往落后于信息的传播速度,即当信息已经造成较大影响力后才会引起监管方的关注。信息借助微博等方式进行传播,1小时之内就可能被几十万人看到或转发,扩散速度极快。当然,这样的传播速度是一把双刃剑:信息的快速传播可以极大地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但如果其中有虚假谣言或不实内容,则会在短时间内引起重大负面效应,而事后控制的方式也带来管理效果不佳的后果。正是因为互联网具有开放性、交互性与快捷性,所以网络话语权不像传统媒体一样容易被控制,而是呈现出多元化的基本特征。过于分散的网络话语权,对国家的政治稳定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二、以控制论视角审视网络话语权的科学性

控制论是研究动物(包括人类)和机器内部的控制与通信的一般规律的学科,着重研究过程中的数学关系的理论。自控制论诞生以来,不但带来了人们认识论和方法论的变革,也改变了以简单性代替复杂性的传统观念,成为自然和社会科学研究领域的重要指导。当前,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如何用控制论方法来分析抢占网络话语权的路径,进而推动互联网的健康发展,很值得研究。

某些别有用心的利益主体,利用网络话语权的多元化散播不良信息的行为,其实可以看作是互联网在传播正常信息的过程中夹杂的不和谐“噪音”,对政府控制的网络话语权进行干扰。鉴于网络在现代经济生活中的重要性,谁也不可能彻底封闭网络。要在保持网络开放的情况下去除其不和谐的“噪音”,保留和传播正常信息,就必须通过一定的方法控制信息的传递。

信息的传递需要控制,控制过程也需要信息的传递。控制论中有这样一个原则:在单位时间里要传递某一数量信息时,选择的通道容量不能过大或过小,最好等于所要传递的信息量;如果通道容量太小,信息就无法及时传递出去,或者需要更长的传递时间,造成效率低下;如果通道容量太大,那么信道不仅可以容纳我们要传递的信息,而且很可能掺杂其他信息,对控制信息形成干扰,导致传递的信息失真,系统失去控制。

互联网的发展使新媒体成为当代信息传播的主要媒介,在这样一个通道容量庞杂的信息通道中,信息始终是有限的,这就使新媒体在传播主流价值观的同时,很多不利于网络话语权控制的不良思想言论也会传递开来。

从控制论的角度看,当信息传递时,如果可辨状态的控制能力减弱或失去,便可以认为信息的传递受到了干扰。根据信息的传递过程,可以将这样的干扰分为三类:一是干扰发生在人控制通道的可辨认状态的过程中,这称为控制干扰;二是干扰发生在信号自然传递中,或某些外来因素影响了通道的可辨认状态,这称为自然干扰或噪音;三是干扰发生在人接收信号的过程中,这通常称为主观干扰。

干扰使信号失真、畸变,使人们的认识不能正确反映客观世界。去除干扰信号的操作,就是滤波。而滤波理论在控制论中非常重要,它不仅可以在自然科学研究中使用,在抢占网络话语权的过程中也具有很大指导作用。在对网络话语权的控制中,对不良信息的删除与屏蔽,都可视为滤波。这种手段可以清理不和谐的“噪音”,让正确的信息不失真地在网络空间中传播,从而控制网络话语权,建立良好的网络环境。

三、控制论在抢占网络话语权中的操作性

科学家在控制实践当中,积累了诸多滤波方法,不仅被大量用于实践,而且也不断滋养着控制论本身这棵“理论之树”。下面主要介绍3种抢占网络话语权的滤波方法及其对我们的启示。

(一)“反馈滤波法”对抢占网络话语权的启示。无论何种信息源,一旦涉及流通,就势必需要一个传播通道。对于网络而言,信息的传播始终离不开微博、微信、QQ等传播媒介。只有加强对此类传播工具的控制和运用,才有可能对游弋于其中的不良信息实施滤波,继而实现对网络话语权的控制和占领。但网络通道的容量非常之大,几乎每时每刻都会发生信息传递,因而逐项审查在技术上并不现实。所以,应把精力集中于对各个重要传播媒介如网络论坛、微博、QQ等进行管理。在操作中,则是通过对被控对象,即网络话语权的掌握程度进行反馈,依据反馈的结果进行管理。如果传播通道中存有大量不良信息,应立即将其列入黑名单,严格管控传播通道,降低通道容量。如果网站自身管理较为严格,网络话语权仍然在控制之中,就可将其列入白名单,允许日常访问,从而使干扰降到最低。

(二)“主观干扰的去除”对抢占网络话语权的启示。主观干扰就是发生在人接收信号的过程中,人作为执行器拒绝接受信息,这通常称为主观干扰。主观干扰其实并不罕见,因为在信息爆炸时代,人的大脑有限的处理能力和有限的精力决定了作为被控对象的个体只能选择性地接受对他们有用或重要的信息。当下,网络话语权控制工作面向的是年轻一代,大部分是“80后”和“90后”甚或“00后”,传统意义上的宣传在内容、形式以及语言风格上与当下年轻人的审美往往方枘圆凿,故而不少网民对网络管制存在抵触情绪。对于主观干扰,应该采用夹杂重要性与关键性信息的方法予以过滤。经常性地利用网络发布关键性信息,对积极配合网络话语权控制的网民予以褒扬,突出其重要性和关键性,让广大网民从主观上重视网络话语权控制工作。

(三)“变送器”思维对抢占网络话语权的启示。在很多经典自动控制系统的控制器与执行器之间,往往都会有变送器。变送器就是把控制器的输出信号转变为可被执行器识别的信号的转换器,一般在控制器与执行器信号不通用,或无法传递信息时使用。现代很多网民早已适应网络中的多元环境,思想上充满时代特点,进行网络话语权控制时必须注意照顾其特点。网络流行趋势日新月异,年轻人久浸其中,形成了一套网络上的话语体系。所以,在网络话语权控制中,要注意学习与使用这一话语体系,如此方能和年轻受众达成有效沟通和交流。如果仅以“官八股”的形式展开,那么效果必然不尽如人意。而“变送器”思维对于抢占网络话语权,同样具有指向性的作用。

(作者均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