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9期传媒关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大数据时代涉军网络舆情引导的“5个结合”

作者:■罗昊 蓝晶晶

随着信息技术发展,大数据构成了一种新的传播技术环境,重塑了网络舆情生态,给社会舆情体系带来了重大而深刻的变化,使网络舆情在整个社会舆情体系中地位更加凸显、作用更加突出。必须从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的高度,深入探索和把握大数据时代涉军网络舆情引导工作特点规律,以理论研究为先导,确立网络舆情引导的基本原则,做到“5个结合”。

一、正面宣传与疏导沟通相结合

积极对外正面宣传部队建设和发展,努力营造有利于我的外部舆论环境,是搞好涉军网络舆情引导必须遵循的重要原则和根本要求。众所周知,正面宣传一直以来就是我军的强项,是我们得心应手的锐利武器。但目前在国际舆论格局中,“西强我弱”的态势没有根本改变,国内意识形态领域的舆论斗争尖锐复杂,网络媒体的日益崛起不断增大舆论环境的不可控性。因此,我们更要把坚持正确的舆情导向摆在首位,坚定不移地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决策部署,紧密配合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和部队履行使命任务需要,坚持以有力的事实和充分的说理对涉军网络舆情进行正面引导。

军队职能使命特殊,不少信息是网络舆情关注的热点,可以说内容就是我们的优势。部队作为武装集团,具有一定的封闭性、保密性,关于我们部队自身的信息,没有人比我们更权威。然而,一段时期以来,正面宣传效果不佳,不能说与我们忽视了新时期宣传对象的信息接受特点有很大关系。因为传统宣传工作一般是单向度的,而今天,微信、微博、客户端等新媒体的迅速发展和广泛普及,不仅在理论上使每一个网民具备了对所有人传递信息、表达观点的能力,更在实践中培育了人民群众自主利用信息、互动式接受信息的习惯。反观我们的网络舆情引导工作,很多时候还是停留在内部教育模式,即高高在上、我说你听,以传统媒体的单向传播方式运用新媒体,以传统宣传模式面向多元多变、开放流动的当代社会,显然与时代发展脱节、滞后。因此,做好新时期涉军网络舆情引导工作,要从增强实际效果出发,端正态度、放低姿态、俯下身子,把疏导沟通作为一项基本原则、基本理念立起来,把互动交流与单向灌输有效结合起来,依据对涉军网络舆情的分析研判,使正面宣传与时俱进,有的放矢,更加精准。

二、被动防范与主动出击相结合

涉军网络舆情事件一般突发性强、预测难度大,且发展迅速扩散快,一旦成形事态很难控制。进入大数据时代,舆情热点、敏感点进一步增多,舆情信息数据量呈几何级数暴涨,涉军网络舆情事件的上述特征得到了进一步强化,对我应急防范提出了更高要求。应该说,近年来各级思想重视程度在不断提升,至少从形式上说,方案、机制、措施、力量等各方面较之以往都准备得更加充分,在一些涉军网络舆情事件处置实践中收到了一定效果。

但是一味依靠“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老套路,难以适应数据量急剧膨胀的新情况,很可能防不胜防、顾此失彼。必须改变当前网络舆情被动防御的应对状态,在进一步完善防范方案的同时增强主动出击意识。首先,要充分发挥大数据技术的核心优势,积极利用大数据技术增强舆情预测和研判的及时性、精准度,把握涉军网络舆情发展态势,超前谋划,整体掌控,为有效抢占涉军网络舆论引导工作的先机和主动提供准确情报。在此基础上,对可能引起较大反响的涉军突发事件和重大问题,要把握我军宣传舆论工作的基本要求和各方可能的反应,力争在第一时间做出报道和评价,牢牢掌握刻画自己形象的话语权,避免在网络舆论战场上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着力扭转长期以来在涉军突发事件和重大敏感问题上反应迟钝和“无语”“失语”的状况,真正从被动应付的状态中解脱出来,掌握网络涉军舆情引导主动权。

三、柔性引导与依法管理相结合

舆情引导是有目的、有控制的运用舆论、信息、行为等多种途径,引导人们的意向,影响人们的思想认识,从而影响到人们的行动,使他们按照社会管理者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从事社会活动的传播行为。显然,相对于法的强制性,这种方式依靠的是高超的政治艺术,是“柔性”的。大数据时代,信息资源极大丰富,人们自主获取公共事务信息、表达观点,通过网络参与社会管理的愿望和能力都在不断增强,大数据拥有者和利用者的构成也极为复杂。对涉军网络舆情,我们单纯寄希望于依靠地方有关部门的行政管制、围堵封杀等传统“硬性”方式,已经不可能取得期待的效果。因此,要适应大数据舆情新生态,不断增强自身依托新媒体、基于大数据运用,进行舆情引导这种柔性手段的能力,把柔性引导作为一条基本原则确立下来,这是大数据时代的必然选择。

同时,有效开展涉军网络舆论引导,也离不开严格依法管理涉军网络舆情。一方面,依法管理是全面依法治国、依法治军的客观要求。对涉军网络舆情进行依法管理,是部队各级一项日益常态化的新任务新工作。要树立法治思维,不断提高法治化水平。另一方面,依法管理也是涉军网络舆情引导的题中应有之义。大数据时代,涉军网络舆情引导涉及军队、网民、地方政府、大数据管理商、网络内容提供商、上网服务提供商等多方主体,还需要面对不同性质海量舆情数据,以及正面、负面不同影响后果的网络舆情事件。因此,必须严格根据法律依法实施管理与引导,才能既充分保障各方正当权益,又能有力打击敌对势力、犯罪分子在网络上对我的诋毁、攻击和破坏,维护我军良好形象和声誉,维护军民团结和部队安全稳定。

四、以我为主与军民融合相结合

大数据时代,人人都有发言台,个个都有麦克风,一有突发事件,舆情信息往往铺天盖地,国内、国际融合,网上、网下联动,这种复杂情况下开展舆情引导,尤其需要头脑清醒、立场坚定。特别是面对别有用心的舆论炒作、挑拨,必须坚持主见,绝不盲从,确保引导目标明确、思路清晰、方法得当,从根本上实现以我为主。

在舆情引导的具体实现形式和途径上,还要把军民融合作为大数据时代做好引导工作的基本原则。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鲜明提出,坚持发展和安全兼顾、富国和强军统一,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格局。这一重要思想,对做好涉军网络舆情引导工作同样具有全局性指导意义。首先,在涉军网络舆情引导机制上,要广泛建立常态化、规范化的军民融合工作机制,实现引导工作的军民融合新格局。其次,在平台建设上,要主动融入新媒体圈子,善于借船出海,广泛利用微博微信等普及度高、影响力大的新媒体平台,积极打造军队新媒体宣传力量体系。再次,在队伍建设上,要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广泛汇聚关心军队、拥戴军队的网络正能量,并大力借助地方有关部门、科研院所,培训骨干力量。

五、引导舆情与建设自身相结合

思想阵地,如果真理不去占领,谬误就会乘虚而入。大数据时代,数据爆炸、信息超载,各种思想、思潮泥沙俱下,各类利益团体动作不断,有的还具有一定的思想迷惑性和情感煽动性,或者牵扯利益纠葛。军队职责使命特殊,代表国家政权,涉军网络舆情事件极易出现个别问题扩大化、单一问题复杂化、虚假问题真实化、一般问题政治化的不利局面。因此,要使广大网民对军队形成正确认识和正面情感,就不能仅仅指望他们的思想觉悟和理性判断,而是需要对他们进行教育和引导,这一点毋庸置疑。并且,这种引导不仅是在发生涉军突发事件之后,而且贵在平时,日积月累,为下次涉军网络舆情事件处置打下良好基础。

同时,必须认识到,网络舆情是网民对社会存在的主观反映,也就是说,涉军网络舆情虽然出现在网上虚拟空间,但归根到底,还是源于社会现实。因此,在重视引导舆情的同时,必须加强自身建设。客观而言,涉军负面舆情发生有外部大环境的因素,但部队自身教育管理存在的不足,也是必须予以重视的原因。主要表现在一些单位形象不好,如管理松散、个别官兵违反规定等;另外,新形势下处理军民纠纷或官兵维权,如果法治思维不牢、法治意识不强,也极易引发矛盾、诱发舆情。如果这些问题被别有用心的人或势力加以利用,借机炒作,再加上我们舆情应对能力不足、处置不当,就会使事态进一步复杂、扩大直至失控。因此,大数据时代应对涉军网络舆情,不仅要在网上开展舆情引导,还要从源头抓起,加强部队建设,使网上与网下、虚拟与现实有机衔接、有效联动,内外兼修强素质、塑形象,降低负面舆情发生的可能性。

(作者分别系武警政治学院副教授、海军工程大学学报编辑部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