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9期全媒体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长征精神”在网络舆论场的传播与引导

作者:■孙亦祥 李瑾

长征作为我党我军历史文化中凤凰涅槃的灵魂所在,在近80年的弘扬和传承中,得到了普遍的赞誉和认同。特别是长征所蕴含的信仰、奋斗、牺牲、勇敢等一系列精神内核,已成为中华民族历史发展中的重要精神符号。步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互联网的深入普及,以青年网民为主体的互联网传播使“长征精神”得到了更为深入、广泛的传承,并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化传播。然而,一些别有用心的群体和网民,通过歪曲、丑化长征历史来否定我党我军的性质宗旨,进而唱衰中国。对此,我们必须通过旗帜鲜明的主题观点、客观真实的历史信息、科学合理的观点引导、紧贴时代发展的现实启示来影响和感召广大网民的情绪、立场和意见,让“长征精神”永远成为网络舆论场的主旋律、正能量。

一、主题诠释以正“本”

在充斥着颠覆、娱乐、极化等各种负面内容、非理性情绪的互联网舆论场中,即便是正面话题,也可能会衍生出种种负面评论。近年来,围绕长征的网络舆论整体以正面、中性为主,但是也不乏假借宣传长征之名来“消费”长征、“享受”长征的行为。这种忽视“长征精神”内核和时代价值的做法,既损害了长征及红军的历史形象,也误导了年轻人对长征的情感认同和思想追随。比如网上“重走长征路”的宣传,最初的策划意图和动机设想是好的,但是随之衍生出的各种所谓“长征路上看交通”、“自驾车重走长征路”“‘学生军’重走长征路”“双胞胎兄妹向往长征路”等吸引眼球的主题,却带有强烈的娱乐化、庸俗化倾向。且不论网下的具体活动是否有实际意义,单从网上的宣传来看,这种“标题党”往往会使“长征精神”的传播变味,成为网民的戏谑和恶搞之词。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有网站将《长征组歌》中的《四渡赤水出奇兵》进行片段剪接,然后配上世界杯主题曲,极尽嬉笑之能事,一时成为网民热点关注、转载的视频。在这起典型的恶搞事件中,貌似娱乐的背后,潜含着消解崇高、矮化历史的恶果。对此,《解放军报》曾刊发《捍卫我们的英雄》《打一场英雄形象的保卫战》等署名文章,予以强烈的反击,并得到近百家门户网站的转载。

弘扬“长征精神”是时代赋予我们的重任和根本,在舆论引导中,必须突出她的精神内核传播。典型的例子来自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撰写的《红星照耀中国》,这本书除了最早向西方世界宣传长征事迹和人物之外,更重要的是对“长征精神”的凝练,用贴近西方式的语言将“长征精神”总结为:“冒险,开辟,发现,人类的勇气和畏缩,发狂和欢欣,遭难,牺牲和忠心,一切像一团火焰,照耀着这成千累万的青年们的热情,希望和革命的乐观主义”①。这部作品的问世和广泛传播,受到了普遍的舆论好评,为中国革命赢得了广泛的关注、理解和支持。

今天,当我们面对互联网上各种娱乐化、庸俗化乃至丑化、攻击性论调时,更应以“长征精神”来宣传长征,用“长征精神”去批驳谣言,引导舆论。比如互联网炒作的“军队非党化”话题,“长征精神”无疑是其强有力的批驳武器。中国工农红军之所以能够在极为残酷的战争环境中拖不垮打不烂,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克敌制胜的法宝就是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维护党的团结统一。毛泽东同志曾经指出:“谁使长征胜利的呢?是共产党。没有共产党,这样的长征是不可能设想的。”②同样,对今天互联网充斥的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和娱乐至上情结,以“长征精神”中所凝聚的集体主义、革命英雄主义以及艰苦奋斗、牺牲奉献思想为主题进行传播,无疑会发挥很好的教育、引导作用。2002年两位英国青年重走长征路在互联网引发极大关注,人民网、新华网等官方媒体都进行了网上报道,但并没有聚焦最初一些网民热议的“行程是否有两万五千里”以及其他的奇闻轶事,而是聚焦“长征精神”在两位英国青年内心引发的感悟与影响,如新华网中以“乌江边,听老红军讲故事”“顽强毅力来自红军精神”等为主要标题的内容阐释,通过鲜明的主题导向,发挥了很好的舆论引导作用。

二、史实为据以清“源”

回顾长征,由于在异常艰难的战争岁月中保存下来“第一手”史料有限,加之亲历长征者的逐渐远去,给今天一些群体和个人借机重新解读“长征历史”,散播所谓“长征真相”提供了借口。而网络信息的快速流动和网媒工具的低廉、便捷使得每个人都可以自由传播个人主张、观点和感情,这又为他们提供了传播机会。正是这种便利,导致互联网出现了诸多“历史专家”“公知大V”,他们利用青年网民对长征历史缺乏深入了解,对红军艰苦奋斗历程缺乏直观感受的特点,通过虚构杜撰、断章取义、移花接木等方式精心炮制各种“新的长征故事”。这些“毁三观”的“爆料信息”,极易将不明真相的网民引入思想误区,离间他们对红军先烈的情感认同,进而动摇他们的理想信念。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曾在其撰写的《1999不战而胜》一书中谈到: “当有一天,遥远的古老的中国,他们的年轻人,不再相信他们的历史传统和民族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美国人不战而胜的时候!”

对于种种无视历史事实的网上谣言,有专家呼吁,讲述长征历史,弘扬长征精神,一定要做到“真、正、实”,让年轻人全方位了解长征。对于打着各种幌子歪曲甚至抹黑长征的错误和虚假观点,我们更要坚决予以驳斥和澄清。一方面,要运用好历史史实,理直气壮地进行网上宣传。我们要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以客观真实的历史资料和权威观点为依据,运用网络媒体进行正面传播,以强有力的正面舆论挤压负面舆论空间,消弭各种噪音、杂音。2006年中国新闻奖网络专题中获奖的人民网“纪念长征70周年”大型报道,通过亲历者对历史的回顾、当代人对历史的解读以及纪念,先后收录了3000多位长征英雄的简历,上百张珍贵历史照片及遗址照片,近百篇对长征中的战役、会议或人物的回忆类文章以及长征路线图、战役会议、大事记等,将丰富、权威的历史事实进行全景网上呈现③。这种建立在大量真实史料基础上的舆论传播,靠事实说话,避免了单调的道理灌输,在润物细无声中让人深刻地感受到真正的“长征精神”,从中受益匪浅。另一方面,要强化舆论监管,及时组织力量对错误思想观点进行批驳,旗帜鲜明地表明态度和立场。互联网不是可以肆意歪曲、娱乐“长征精神”的法外之地。要站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安全的高度,对于重点网站、“公知大V”、微信公共账户等依法进行管理,防止恶意舆情、灰色舆情的肆意扩散;同时还要强化网络舆论工作者的政治觉悟和专业素养,要兼顾互联网国际、国内舆论交织生成的特点,强化内宣也是外宣的理念,围绕“长征精神”传播的每一段文字、图片或视频都要严格把关,防止被误读、误解。此外,还要充分借助知名人士、文体工作者等在互联网舆论场有一定受众基础,且具有较好传播效应和“口碑”的舆论领袖,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采用“链接+评论”的方式进行长征主题内容的扩散,强化网络空间的舆论“净化”。

三、价值凸显以固“魂”

美国作家索尔兹伯里在其撰写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感慨道,“长征途中发生的一切似乎有点像以色列人从埃及出走,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拿破仑进军莫斯科或美国人拓荒西部。但任何比拟都是不恰当的,长征是举世无双的”。长征之所以举世无双,不仅仅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军事壮举,更是在异常艰苦的万水千山中砥砺出的伟大精神,这是我党我军的宝贵财富和精神源泉。对于这种精神,刘伯承元帅曾在《回顾长征》中评价道:“长征中,红军斩关夺隘,抢险飞渡,杀退了千万追兵阻敌,翻越了高耸入云的雪山,跋涉了渺无人烟的草原,其神勇艰苦的精神,充分显示了共产主义运动无比顽强的生命力,表现了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无坚不摧的战斗力量”④。在近80年的薪火传承中,“长征精神”已成为融入我党我军和全民族血液中的红色基因。

而在今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大肆实施“政治文化转基因”战略,妄图用薯片、大片和芯片输出其价值理念,软化国民的政治信念和理想追求。网上曾有一篇关于长征中红军烈士陈树湘绞肠就义的贴文,讲述这位年仅29岁的红军师长在湘江血战中率部担负阻击任务,在与十几倍于己的敌人殊死激战中受伤被俘后宁死不屈,将自己腹部的伤口撕开,绞断肠子牺牲的故事。而在网上跟帖评论中,有些网民却发出了“是不是真的”“怎么会”的质疑和“这样值不值”的争辩。透过这些质疑和漠视,我们要清醒地看到,当下互联网已成为西方国家对我进行影响渗透的主要渠道,一旦失去网络舆论主阵地,我们将会面临被拔根去魂的危险。

毛泽东同志曾强调,舆论阵地,无产阶级不去占领,资产阶级一定要去占领。面对互联网舆论场可能失守的问题,以长征所蕴含的价值为传播重点,强化价值认同,促进思想追随就显得尤为重要。首先,要主动抢占网络舆论阵地,扩大“长征精神”的社会影响力。早在2006年,北京一些网络媒体就齐聚贵州遵义,通过了《北京网络媒体遵义宣言》,强调以长征精神激励自身,立志让伟大的长征精神永放光芒。而在同一年,《浙江日报》则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强大传播功能,邀请老红军、长征史研究专家、社会知名人士等与广大团员青年开展线上互动交流和嘉宾访谈,通过群众性大讨论帮助青年团员更好地把握“长征精神”、弘扬“长征精神”。其次,要努力讲好长征故事,强化“长征精神”的社会感染力。要贴近时代发展特征、贴近网民社会心理、贴近网络传播特点,在确保“长征精神”的内核精髓不变质、不走样的前提下,在内容和形式表达上尽可能地化抽象为形象生动、化说教为情理交融、化高冷为喜闻乐见,不断强化网民对“长征精神”的认同感和知晓度。特别是那些看惯了《野战排》《拆弹部队》等好莱坞大片的青年网民群体,具有较强的反权威化、反世俗化心理特点。淡化宣传色彩的真情实感表达,是与他们网上沟通的最好桥梁。在对长征红军信仰追求的传播中,不单单是千篇一律的赞美词、表扬稿,而应在多元视角下深挖红军战士个体所蕴含的伟大精神和道德情感,强化人文关怀、强化细节展示。凤凰网视频中曾有一段对红军老战士何福祥的采访,镜头描述了这位当年在战斗中被俘后与组织失散的女战士,在此后数十年的岁月中,无论生活多么艰苦,都坚持一分一毛攒党费、千辛万苦找组织的故事。她的事迹之所以打动人,除了本身所具有的价值外,在刻画细节中引发受众共鸣,通过情感打动人、影响人也是产生良好舆论引导效果的关键。

四、时代展望以强“神”

长征中的红军突破敌人层层围追堵截,使中国革命转危为安,从挫折走向胜利,这不仅仅是一段难以忘却的历史,更是一种唤起国家民族不畏艰险、开拓进取、奋勇图强的内在动力。正如《苦难辉煌》开篇所言,正是通过万里长征这一中国共产党的炼狱,使中华民族探测到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深度和时代宽度,最终完成了中国历史中最富史诗意义的壮举。中国工农红军和中国革命也由此成为一只火中凤凰,从苦难走向辉煌⑤。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只有从历史和现实的结合点上去认识和理解长征,才能真正焕发出长征之“神”,让她作为我们全民族的集体回忆,得到薪火相传。

要看到,互联网已成为当今社会面临的“最大变量”和“不确定因素”,特别是2011年由社交媒体引发中亚、北非“颜色革命”后在全球产生的巨大“冲击波”,这些再次警醒我们:互联网连着战场,要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重中之重来抓。在网上各种社会思潮的激烈交锋中,特别是党和国家建设发展中出现不可避免的问题后,极易被境内外敌对势力勾连炒作,从而引发民众对社会制度、政策方针的质疑,导致他们信心动摇。对此,我们要深挖红色资源,通过大力传播红军将士不畏千难万险、追求革命真理,“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豪迈自信和让“雪山低头、草地成路”的乐观情怀,在批判互联网各种“唱衰”论调的同时,引导全社会树立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对党的历史自信,并将这种自信内化于心,外化于行,转化为实现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动力之源。

同时,在西方国家军事文化颇受推崇的网络舆论场中,还要以弘扬“长征精神”来打造我军军事“软实力”,提高我军军事文化影响力。要把“长征精神”与我军各个历史时期所凝练出的伟大精神作为一脉相承的历史文化,融入到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以及部队执行多样化任务中的各项新闻舆论工作中去,让官兵利用网络终端完成与红军前辈跨越时空的“对话”,升华新一代革命军人的精神境界和意志品质。新华社在其制作的《我的长征》栏目中,采用第一人称的手法,忠实记录老红军在新时代讲出的“边走边睡觉”的故事。这很容易让我们联想起2008年南方抗击雨雪冰冻自然灾害时,互联网上热传的“站着打盹的士兵”照片,以及今年抗洪抢险救灾中,微信朋友圈热传的类似新闻,因为过度疲倦,在执行任务间隙打盹、休息的80后、90后解放军官兵,成为网上被点赞、叫好的红人,而他们为保卫人民生命财产,乐于奉献、甘于吃苦的精神,正是从红军时期就传承下来的人民军队的优良作风。这种跨越时空的对接,以今天的“长征精神”传承和发扬反刍对长征历史的理解与认识,能够使“长征精神”得到进一步的凝练与升华。

总之,面对当下网络舆论场对社情民意乃至国家安全、主权带来的严峻威胁与挑战,我们必须高度重视“长征精神”所蕴含的宝贵财富和时代意义,积极抢占舆论制高点,以正本清源、固魂强神为传播目标,不断深化其传播的力度、广度和精度,坚决守卫好思想文化阵地的“上甘岭”。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教员、参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