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0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建构长征记忆获取开创未来的精神财富

作者:■刘大勇

提 要:从新闻媒体能够建构集体记忆的角度来看,军队媒体近来广泛开展的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重大纪念性报道,也是成功地唤醒长征记忆,并以此促使受众把握当下、开创未来的群体记忆建构活动。因此应当以下列几点为诉求:一、还原清晰可信的长征记忆,为从长征获取精神财富奠定坚实的信任基础;二、重温悲壮光荣的长征记忆,为坚守信仰与信念的初心提供可靠历史镜鉴;三、唤醒锐意进取的长征记忆,为走好强国强军的当代长征路注入精神动力;四、勾画永在路上的长征记忆,为立足当下开创未来提供坚实的现实依据。

关键词:长征记忆;开创未来;精神财富

与其他动物的记忆不同,人类的记忆可以通过语言、文字、图像等文本方式得以记录、传播和共享。在这一过程中,那些被社会群体所共享和认可的关于特定过去的记忆则成为群体记忆。群体记忆是维系社会群体共同意识的基础,也是社会群体把握当下开创未来的重要精神财富。新闻媒体作为民族和国家集体记忆的讲述者,可以采取特定的话语策略引导受众对历史事件的关注和解读,从而成为建构集体记忆的重要因素。从这一角度来看,军队媒体正在广泛开展的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重大纪念性报道,不仅是军队传媒言说和传播长征历史的大众传播活动,也是成功地唤醒长征记忆并以此促使受众把握当下、开创未来的群体记忆建构活动。

一、还原清晰可信的长征记忆,为从长征获取精神财富奠定坚实的信任基础

只有客观真实的历史才能被接受和认可,只有详细清晰的史实才能被思考和记忆。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重大纪念性报道中,军队媒体牢牢把握住这一点,以生动的细节和严谨的态度还原了清晰可信的长征记忆,为受众从长征获取精神财富奠定了坚实的信任基础。

一是运用历史细节和个人体验建构了更加清晰的长征记忆。《解放军报》等军队媒体将眼光更多地投向了长征历史的细节:《半截牛皮带谱写的长征故事》《六枚银元的见证》,等等。这种对细节的关注还体现在对大量长征亲历者个人体验的呈现:《老红军周克柳:过草地死而复生》《老红军邓才文:活着就要走下去》,等等。如果说由历史文献而来的历史细节呈现了更加清晰的历史,那么由当事人讲述的亲身经历则在此基础上增添了让人感同身受的亲和力。

二是由历史实物和专家话语建构的长征记忆更加可信。近年来,在历史虚无主义的侵袭下,原本凝固的历史开始呈现出“融化”的苗头,扭曲和编造历史的情况时有发生。对此,军队媒体将《野战军由十月十日至二十日行动表》(中央军委于1934年10月9日发布)和《政治局关于野战军过乌江后之行动方案的决定》(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1月1日通过)等珍贵的历史文物呈现给受众,并邀请罗援、肖东松、王树增等著名专家解读长征。此外,军地媒体还以史学研究的严谨态度积极回应了受众对长征历史中的疑问。例如《长征时红军战士真的用茅台酒洗脚吗?》一文,为了严谨解答题目中的问题,作者在1500字多的文章中先后引用了6篇信实历史文献,并以此为基础进行了周密的分析。

二、重温悲壮光荣的长征记忆,为坚守信仰与信念的初心提供可靠历史镜鉴

新闻话语是制造与再造意义以建构集体记忆的过程,新闻媒体的话语策略对受众的意义获取具有重要影响。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重大纪念性报道中,军队媒体紧紧围绕信仰信念为受众建构了悲壮光荣的长征记忆,为坚守信仰与信念的初心提供了可靠的历史镜鉴。

一是围绕信仰凸显光荣的记忆建构策略,为受众明确了信仰的内涵和价值。长征的历史,是党及其领导的红军为了追求信仰而经受千难万险的苦难史和付出巨大牺牲的血泪史。军队媒体在运用新闻话语建构长征记忆的过程中,牢牢抓住信仰这个关键,还原了长征“理想信念高于天”的精神风貌,使长征成为一段无上光荣的记忆。《“跟党走,就能实现我的革命理想”》《不怕远征是因为信仰坚定》《不忘初心,忠诚永在》等一大批重头稿件,都侧重于凸显信仰在长征中的核心作用,为受众在光荣中感受信仰、理解信仰、筑牢信仰提供了可靠的事实参照和理论依据。我们最初的信仰是什么?我们该如何始终如一地坚持信仰……这一系列有关“初心”的问题都在这段光荣的长征记忆中得到圆满解答。

二是围绕信念凸显悲壮的记忆建构策略,激发了受众坚守信念的精神追求。对道路的自信、对革命的忠诚,无疑是长征胜利的精神原动力。军队媒体紧扣这一特点,深情讲述长征的苦难和牺牲,为受众还原了一段悲壮的长征记忆。《长征,每一次出发都是告别》《“为了胜利,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揭秘红军长征中感人至深的生死诀别》等一系列稿件,因为紧密围绕坚守信念讲述苦难和牺牲而具备了悲而不伤、催人奋进的悲壮特色。《不可复制的悲壮与光荣》《红军因何能战胜》等文章更是使用了史诗般的语言描述评价长征,还原了悲壮的长征记忆。这有利于征服受众,激发在当代不断坚守理想信念的精神追求。

三、唤醒锐意进取的长征记忆,为走好强国强军的当代长征路注入精神动力

历史事件只有置于当下的语境中,方能成为影响集体记忆的话语叙事,既表征当代如何记忆过去,又形塑对当下和未来的认同。历史的真相只有一个,但历史的侧面却各不相同。军队媒体在长征胜利80周年重大纪念报道中,集中挖掘和展示了党领导红军在长征中不断突破自我实现创新超越的历史侧面,与当下强国强军的改革语境形成呼应,为走好当代长征路注入了精神动力。

一是凸显长征善开新局的侧面,与我国当前厉行改革的大局形成了呼应。《有一种创新胆略,叫做长征》《自我革命,伟大转折的力量源泉》等稿件,均有力体现和解读了红军在政治、军事等层面锐意改革最终夺取胜利的历史过程。这一历史侧面对我国为实现强国强军目标而厉行改革的当下而言,无疑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和显著的精神激励作用。

二是聚焦长征百折不挠的侧面,为我们在改革道路上负重前行提供了榜样。百折不挠是红军在长征中体现出的重要精神风貌,也是军队媒体建构长征记忆的重要内容。《走好我们这代人的长征路》《长征,永远在路上》《传承长征精神,做中国梦传人》等一系列文章将长征纳入到强国强军框架中进行解读,使长征百折不挠的历史侧面有机地融入了当下的改革大势,从而使其成为任重道远、负重前行的改革榜样。

四、勾画永在路上的长征记忆,为立足当下开创未来提供坚实的现实依据

红军长征已经成为历史,但长征精神的远征将永不停歇。军队媒体在这一重大纪念性报道中,将眼光从历史延伸到当下,运用新闻的方式呈现了长征的“后续故事”,使长征记忆精神化、传统化,勾画了永在路上的长征记忆,为立足当下开创未来提供了坚实的现实依据。

一是古今并置的修辞手法使长征记忆由史实变为与当下密切相连的现实。50余家中央和地方媒体于今年8月23日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于都启动了“长征路上奔小康”网络媒体“走转改”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记者重走长征路,先后采写了大量反映长征沿线地区积极投身小康社会建设的稿件。这些稿件反映的情况与长征的历史形成了并置的修辞关系,暗喻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历程就是今天新的长征。这样的修辞方法无疑在受众心中产生了这样的喻意:历史上的长征在党的英明领导下、在红军的坚守和忠诚中已经获得了胜利,同样在党的英明领导下由无数红军传人开启的今天的长征也必将取得更大的胜利!

二是今夕互文的修辞手法使长征记忆成为我们由胜利走向胜利的现实依据。《解放军报》先后刊发了《空降尖刀,薪火传承英雄气》《“铁流后卫”永远忠诚》《一个红军连队的不变追求》等报道,对一些红军部队今天的建设成就进行了集中报道。这些报道与历史上的长征形成了互文的修辞关系,深刻体现了长征精神的生生不息以及在今天的发扬光大,预示了我们在当代的长征路上必将开创更加光明和美好的未来。

五、结语

德国学者阿莱达·阿斯曼和扬·阿斯曼提出了储存记忆和功能记忆的概念。储存记忆主要是指那些被记录和储存的记忆,如被记录在史书上的历史或被储存在档案馆中的档案等;功能记忆则是指那些被社会广泛记取和接受,并成为社会群体开展身份认同、价值判断等社会行为的依据的记忆。军队媒体开展的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报道,运用有效的话语策略、准确契合当前社会语境,成功地将长征由储存记忆建构为功能记忆,并成功使其转变为开创未来的财富精神,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宣传活动推向高潮,达到了预期的宣传效果。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