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0期新闻浪潮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嘀嘀采访将如何改变媒体未来

作者:■郑文达

提 要:当前,媒体融合发展的主要矛盾是信息生产关系落后于信息生产力发展。嘀嘀采访将通过改变新闻生产主体,再造生产和发布流程,转变新闻产品样式,深刻改变媒体未来。传统媒体只有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锐意改革、大胆创新,解放信息生产力,才能培育新动能、焕发新活力,实现媒体融合发展的整体跃升。

关键词:嘀嘀采访;媒体发展;颠覆式创新

传统媒体的未来在哪?这是所有媒体人都在苦苦探寻的问题。从报网互动到报网融合,再到报网一体的“中央厨房”,实现传统媒体的“互联网+”已是各方共识,然而这种“互联网+”并不是简单地让传统媒体完成互联网迁移,而是把互联网视为构造媒体行业的建构性要素和力量,按照互联网法则和逻辑来重新统合媒体运作模式和管理模式。

一、重构媒体未来的唯物辩证法根基

当前,媒体融合发展的主要矛盾是信息生产关系落后于信息生产力发展,其根源在于仍在以传统媒体的标准去评判、管理和运作新兴媒体。在全国传统媒体轰轰烈烈地推动“中央厨房”建设的同时,互联网的创新企业也正在谋划一场改变媒体未来的庞大构想与布局,即依靠信息技术来改变信息生产关系,通过整合新闻人来解放信息生产力。

今年初,首届“今日头条未来媒体峰会”围绕未来媒体十大猜想进行了现场调查和讨论。

初看之下,这似乎是毫不关联的10个问题。但如果抓住这10个问题的核心,就不难理解其中的关系。其实,这10个问题都是围绕1个问题来展开的,那就是《今日头条》将做一个类似于嘀嘀叫车的嘀嘀采访平台。如果说,过去的《今日头条》是在整合新闻,那么未来的《今日头条》将整合新闻人。

嘀嘀采访的核心是通过对媒体人的整合来改变媒体行业的信息生产关系。通过嘀嘀采访平台呼叫记者做报道,产品版权归个人(或个人所在媒体)及嘀嘀采访平台所有,媒体人(或媒体机构)、呼叫者、嘀嘀采访平台三方赚取佣金,新闻产品使用方和广告商为产品付费。由此,新闻将成为淘宝式的可交易商品,而新闻人则成为淘宝店主,从而将新闻信息生产力通过交易平台极大地释放出来。

互联网时代自媒体和网络技术的发展,是嘀嘀采访平台的物质基础。网络技术尤其是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的发展,进一步降低了新闻进入大众传播的门槛,新闻传播方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信息传播渠道不再自上而下,而是变成了多点对多点的立体网状结构。嘀嘀采访平台是自媒体和网络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趋势。从宏观上讲,各大媒体单位本身也是集群式的媒体人,当他们开始在微博、微信上建公众号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在为嘀嘀采访平台提供媒体人基础。

信息生产力决定信息生产关系,是催生嘀嘀采访平台的辩证法本质。传统媒体的变革多半架构于媒体单位自身,它能够较大程度地提升采编发效率,集中优势资源完成重大报道任务,但难以有效解决用户连接和商业模式再造难题。其本质上还是以媒体单位为核心的体系架构,仅能在互联网上延伸本单位的影响力、价值和功能。而嘀嘀采访平台是架构在整个媒体行业之上,整合的是所有从事新闻工作的媒体人,这种变革将是对媒体行业的颠覆与重构。

信息传播渠道之争,是传统媒体与互联网企业对立统一的焦点。纵观整个媒体发展史,从报纸、广播、电视到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信息传播渠道变革才是媒体变革的核心。然而,互联网时代开启以来,传统媒体无法像过去那样主导整个网络信息的传播渠道,从而与互联网企业间出现一种共生共赢、互相交融、互为补充的局面。一方面,传统媒体开设官方网站,通过自建传播渠道来延续本单位在互联网上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传统媒体又开设微博微信公众号,借助社交媒体的传播渠道来提升影响力。

二、嘀嘀采访将如何改变媒体未来

嘀嘀采访的核心是通过对媒体人的整合来改变媒体行业信息生产关系,解放媒体人富余的信息生产力。如果说微博释放了网络名人的信息传播力,微信释放了社交关系的信息传播力,《今日头条》释放了新闻的信息传播力,那么,嘀嘀采访即将释放的是媒体人的信息生产力,这将是一次质的飞跃和层级的跃迁。这种飞跃和变迁,是对媒体机构——媒体人——新闻产品这一生产机制的重塑,他将建立起报料人、媒体人/媒体机构、新闻产品一体化平台。对比两种模式,核心有三大变化:

一是主体的改变。过去媒体机构是主体,派出记者到新闻现场,采写新闻作品,提供给受众。没有媒体机构的授权,就没有新闻事件的采访和编发。而新机制是以媒体人为主体,报料人呼叫距离最近的媒体人到新闻现场进行采访,新闻产品直接上传到嘀嘀采访平台,提供给受众。

二是生产和发布流程的再造。过去新闻生产和发布一般是收到新闻线索,媒体机构派任务,记者采访写稿,编辑编稿,自家平台发布,而未来新闻的报料、采访、编辑、发布将全部集成在一个平台上完成,通过机器学习算法,为报料人、记者编辑及用户提供个性化工具和服务,不仅为媒体提供发布平台,还提供生产平台。

三是新闻产品样式的转变。过去的新闻产品主要是图文和视频,好的作品能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未来的新闻产品还包括虚拟现实技术,直接让人“身临其境”。过去的新闻产品再快再近也会有一定的时空差,未来的新闻产品将与地图导航结合,实现身边“一公里新闻”的设想,同时受众就是新闻的创造者和记录者。过去的新闻产品需要专业记者编辑来完成,未来的新闻产品汇聚海量的现场信息,通过机器学习算法挖掘关联信息,从而实现机器人自动写稿。今年5月29日,国家地震台网研发的智能机器人仅用6秒完成的《绵阳安州发生4.3级地震》一文就在媒体圈内引发热议。

传统媒体的落后,在于面对互联网时代每一次传播渠道变革都未能占得先机。早期,门户网站刚刚萌芽时,传统媒体只是在做纸报的电子版,并将新闻无偿提供给新浪、搜狐来换取流量;社交网站出现后,媒体一窝蜂地赶着去微博、微信开设媒体帐号,占领新媒体。没有传播渠道的发言权才是媒体的致命伤。

三、传统媒体能否跳出连续“被打劫”的怪圈

传统媒体如何才能跳出连续“被打劫”的怪圈?为什么明知“被打劫”,却无力挣脱?《颠覆式创新》一书中指出,“创新从不正面进攻主流市场,更多的是将主流价值网络中的客户拉到新的价值网络中,因为这部分客户发现使用新产品能带来更多的便利”。创新企业绝不会与媒体在内容上作正面交锋。克里斯坦森在书中曾这样定义颠覆创新:把一个很贵的东西做的很便宜,把一个收费的东西做成免费的东西,把原来一个很难获得的东西变得很容易获得,把原来一个很难用的东西变的非常简单。

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颠覆性创新刚冒尖时除了体验好外,有太多毛病,大多数人一般都不看好、不赞同,甚至无法理解,以至于没人敢投资,大公司也看不上。对于传统媒体来说,则认为是不务正业,这些有悖主流或常理的想法基本上还没开始就会被内部否决。让传统媒体放弃现有模式,去跟随最新的技术趋势,换哪家媒体也不敢这么做,这是孤注一掷的做法。等到这些小公司逐渐成长起来,将传统媒体的用户拉到他的价值网络中去,开始“打劫”媒体时,传统媒体已无力反击。

难道问题无解?只有跟随才是宿命?其实也有解,只不过传统媒体本身的性质决定了难以做到。那就是传统媒体不再单纯考虑新闻生产时,新闻才能做大做强。这个逻辑听起来是个悖论,但现实就是如此。传统媒体转型最大的困境在于,它只对所属媒体人和新闻生产进行变革,而不能引领传播渠道的变革。过去的新浪、搜狐靠集纳成为最大的新闻门户网站,现在的《今日头条》靠个性化推荐成为最大的新闻客户端,微博、微信靠社交关系成为新闻线索最大的来源,他们无不是通过对传播渠道的变革来完成用户的原始积累,再反过来“打劫”媒体。互联网信息传播渠道继“两微一端”后正迎来一次新的变革,它将引领整个媒体行业的大融合。能否抓住这次信息传播渠道变革的机遇,将决定媒体行业的未来。人民伟力是一切胜利之本,不仅集中反映了战争哲学的精髓,同时也是互联网哲学的根基。

“事之当革,若畏惧而不为,则失时为害。”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锐意改革、大胆创新,站在传播渠道变革的潮头,解放信息生产力,传统媒体必能培育新动能、焕发新活力,实现媒体融合发展的整体跃升。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网络传播中心中国军网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