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0期采编感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执著创造新闻价值

关于里约奥运会媒体传播的几点思考
作者:■刘化迪

提 要:作为体育记者,如何看待奥运会与媒介的关系、挖掘体育的价值、创造新闻价值?本文作者结合采访里约奥运会,对此进行了深入思考。

关键词:奥运报道;媒体传播;新闻价值

今年8月,我受报社委派参加了里约奥运会前方采访报道工作。这是我第三次采访奥运会。前后20天的时间,每天一个多版面的报道量加上向军报新媒体供稿,任务光荣而艰巨,也非常考验一名记者的快速反应以及满足新媒体需求的多方面能力。

在这里,我想重点就奥运会与媒体传播的关系、在新媒体时代如何创造新闻价值、如何挖掘体育价值等方面进行一点辩证思考,期待方家批评。

一、基本不变的奥运or被媒体改变的奥运

奥运会是体育的竞技场,也是全球媒体的“战场”。最近几届奥运会,运动员人数过万,媒体记者人数则过两万;奥运会是每4年一届,但媒体传播更新换代的周期要短得多,4年时间已足够翻天覆地。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发起人顾拜旦曾说:奥运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如今,移动互联网的全面普及、社交媒体的全面兴起、视频时代的全面来临,使“参与”不仅仅是运动和竞技的参与,更有人们通过现代传播方式分享有关奥运会点点滴滴的“参与”,人们作为信息被动接受者的同时,也是信息的主动创造者、传播者。

这种趋势,就连素以“保守”闻名的国际奥委会也无法置身事外。其提供的数字显示,里约奥运会流媒体播放时间比之前所有奥运会全部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得多。国际奥委会运营的社交媒体账号下,奥运会相关新闻阅读量超过40亿次,达到往届的5倍以上。其实,国际奥委会的数字的确有点“保守”了,在移动网联网用户最多的中国,仅腾讯体育一家,全平台视频播放量就已经超过了81亿次,微信平台奥运信息阅读总量则高达57.8亿次……

传播方式的变革,在经受奥运会这个世界最顶级的体育赛事考验的同时,也在改变着奥运会本身。奥运会及其人和事,被亿万人“围观”、热议、分享;纯竞技体育新闻,被赛场内外一个个热点引爆的信息汪洋淹没;代表着人类向自身极限发起挑战的那些数字,被稀释在全民参与、大众娱乐的喧哗声中……这一切,对传统意义上的“奥运会前方记者”的工作,构成了巨大的挑战。

二、紧紧迎合受众口味or执著创造新闻价值

在媒体变革的大潮下,尤其是作为一名由传统纸媒向媒体融合转型的记者,能提供给自己媒体所代表的受众的东西实在有限。如果让我来定位,我更愿意将自己当成一名用实践投身大潮中的观潮者。

在里约奥运会最具代表性的“傅园慧现象”中,与其说是奥运会造就了这个新闻热点,不如说社交媒体上的大众造就了这个“网红”。“洪荒之力满荧屏,一夜皆知傅园慧。”里约奥运会后,某知名网站列举了访问流量最高的10篇奥运主题报道,其中与夺牌有直接关联的只有3篇,而像傅园慧“表情包”、被求婚的跳水选手何姿、“人人都爱福原爱”……这种突破审美疲劳、迎合大众口味和体育娱乐化趋势、符合媒体商业利益的选题,获得了最多的点击量。

任何一名采访重大新闻事件的记者,都必须找准自己的新闻聚焦点,但现在的新闻聚焦点往往不是来自记者的“新闻眼”,而更多来自传统意义上的“大众传媒的受众”,也因此聚焦点变得越发游移而难以预测和把握。无论新老记者,不得不或主动或被动地适应这种情形。

被动适应当然是事前预判、事后紧跟,不断抓第二、第三落点。主动适应的方式则是不忘初心,冒着偏离大众热点的巨大风险执著创造新闻价值。尽管我也浓墨重彩采写了傅园慧、何姿和福原爱的稿件,但更多的精力,则执著于创造新闻本身的价值,因为自己恰好效力于一个不偏重商业价值而更重视社会价值的媒体。当然,另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就像有的人相信“食客的味蕾总会反馈到厨师的勺尖”,我和我效力的媒体同样认为,“厨师创造性的勺尖往往会带给食客的味蕾一种小小的惊喜”。

也因此,作为军事记者,我执著于自己的军人视角写作了《守护奥运的巴西军人》这篇直接和军人相关的独家报道。另外一篇写难民运动员、与“战争与和平”主题相关的《我爱水,却恨海》,也获得读者的热辣好评;在《多彩里约,变与不变》中,我对比了5年前举行世界军人运动会时的里约和如今里约的变迁,在《寻觅“蝴蝶的翅膀”》中,我以他人未曾触及的角度思索巴西和中国作为“金砖国家”的微观异同……其实,这些文章是小众的、分众的,如果能发挥多种传播方式融合的优势,这种新闻题材照样可以获得自己应有的价值。

同时,我不认为告别“惟金牌论时代”后,“娱乐至上时代”的到来完全是一件好事。在全民创造、消费新闻的时代,许多被创造、消费的“热点、焦点”,就像非洲大陆上被大群角马啃噬完后的青草地,只是留下一片荒芜等待又一个“雨季”的来临。奥运会,这个聚集了人类最优秀的运动员、最受瞩目的运动项目、最棒的一群记者和组织工作者的大型平台,固然是大众传媒最大的IP,但这个IP应该带给世人更多、更有价值的东西。

幸而,里约奥运会结束前中国军团由女排姑娘们拼来一枚“分量最重的金牌”。作为前方记者,我也有幸以《身临绝境见精神》《泪水,为拼搏而流》《壮哉,中国女排》3则现场长篇通讯,尽情讴歌竞技体育带给我们的最美好的东西、带给我们的与“强国梦、复兴梦”紧密相连的精神力量。也幸而,我见证了博尔特、菲尔普斯两位奥林匹克巨人在谢幕之际带给世人的宝贵财富。他们固然天赋超常,但更超常的是他们顽强拼搏的意志、战胜自我的勇气,以及对胜利和冠军的无比渴望。另外,我也见证了国际资深体育记者对两位巨星的全面“呵护”。他们也“追星”,但他们的聚焦点甚少“花边、花絮”,实实在在的、满满的全是两人的竞技成就和这番成就背后发生的曲折感人的故事,这正是奥林匹克运动永恒的魅力所在……

无论如何,我参加奥运会报道的感悟是:在紧紧迎合受众口味和执著创造新闻价值二者之间,应该是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

三、放大镜下的真实or基于全面的真实

未来数年间,随着2018年平昌冬奥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相继到来,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即将迎来一个“东亚时代”;作为军人,其实我们还将在2019年的中国武汉迎来有“小奥运会”之称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从大众传媒的角度看,里约奥运会带给我们许多经验和启示。

无论是冬、夏奥运会,开幕式前都有一个东道主形象塑造的公关宣传期。这段时间,也是全球媒体带着放大镜探查新闻甚至“捕风捉影”的关键期。尽管“按惯例”媒体对奥运会的吐槽由来已久,但里约奥运会开幕前,有关社会治安、比赛水域环境污染、寨卡病毒、场馆施工延迟等种种信息,被更为发达的社交媒体引向峰值,各种“被追踪”“被脸书”“被推特”“被朋友圈”“被吐槽”……令里约奥组委应接不暇。

里约奥运会,作为南美洲第一个举行奥运会的国家,东道主巴西克服了国内政治、经济多重困难,为举办一届成功的大赛在方方面面付出了无比艰辛的努力,这个国家的人民拥抱奥运的热情尤其令人赞叹。事实证明,“非凡之城”最终举办了一次“非凡的奥运会”。然而,奥运会开幕式前“放大镜下的真实”造成的负面影响还是久久难以消除,以至于最后还发生了这种“杜撰劫案”的事件。所幸“劫案”真相大白,但报假案的罗切特只是遭到赞助商的抛弃和媒体的批评,而里约本就有待改善的城市形象惨遭“抢劫”,再次受损……

无数社交媒体、自媒体围绕“放大镜下的真实”创造的舆论风暴,就像一个人偶然在广场上发现了一只貌似外星生物的蟑螂,他的大声呼叫引起一圈又一圈人围观,但只有最里层的人可以去鉴别这到底是何种生物,外层的人们只是在传播着自己并不知道是否真实的“新闻”……最终,在得知不过是一只长相怪异的蟑螂后,人群散去,喧嚣归于寂静。这是一种没有任何价值的传播,也许唯一创造的“价值”,是传播平台网络流量和商业价值的增长;但“新闻”传播中产生的社会价值是零或者是令人悲哀的负数——传播平台或者广告业主,对此是无所谓的,它们已经实现了点击率和效益的增长,可以微笑着转身离去;而多数人,则沦为鲁迅笔下“无聊的看客”。

负责任的媒体记者,是随社交网络的脚步起舞,还是基于全面的真实,对同为发展中国家的巴西给予客观、整体、全方位的报道?答案应是后者。但我们不该奢望“体育会完全生活在政治之外的真空里”,总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传媒给未来的奥运会东道主创造一些新的话题,这也提醒奥运会的主办者要更加努力地完善细节,同时做好应对舆论事件的各种预案。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时事部体育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