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0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从平淡处发现新闻

作者:■林骥 王新国

提 要:部队的日常工作,既像军营围墙四周年年盛开的鲜花,又像军营上空升而又落的日月,年年雷同,日日重复,平平淡淡。如何从这样的平淡处发现新闻,是军事新闻工作者应该练就的一门基本功。

关键词:雷同;平淡;发现新闻;基本功

如何从平淡处发现新闻,是一个值得探讨研究的问题。笔者结合多年采编实践,梳理总结出如下几个入手之处。

第一,身临其境、用心体会。有句俗语说“太阳底下无新事”,但同样还有一句话讲的是“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正如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所言,“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只要用心,总能找出不同。

从日复一日貌似单调重复的部队生活中寻找新意、发现新闻,首先要深入部队基层,直面官兵生活。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坐在办公室里无法得到的素材;同时还需融入情感、用心体会,将由体验生发的情感贯穿全文。当然,仅有这两点还不够,要写出有思想、有深度的新闻报道,还要赋予作品理性的光辉:就是说作为记者不仅要深入生活,还要适时从中跳出,站在更高的角度理性解读,从而赋予作品更多的思辨色彩。

举凡优秀的军事新闻作品,无不是作者亲临现场而后写就。从解放战争时期的著名军事记者华山到已故解放军报社著名记者高艾苏,都堪称这方面的典范。战争时期的华山亲历过许多战斗,他写的很多战地新闻具有独特的史料价值。长江韬奋奖获得者高艾苏上过全军所有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哨所,走遍了中国边防所有一线要点,采访过中国军队所有主战军兵种;他曾三下南沙,四进西藏,五上新疆,七走云南,随潜艇深海远航,随空降兵跳伞,钻进战略导弹发射井,进入核试验中心爆点,甚至在边境作战中亲自参加过反伏击战斗……正是靠着扎实的采写作风,他采写了一篇篇生动鲜活的军事新闻作品:《新千年探访:中国边防的东北角》《烈日泅渡:八千米击浪向战场》《潜艇航行目击记》。涉深海者得蛟龙,品读他的每一篇作品,浓烈新鲜的兵味、逼真生动的现场感无不扑面而来。

第二,巧找角度、逆向思维。采写新闻要避免流于一般、平淡无奇,善于转换思路、选取最佳报道角度不失为一剂灵丹妙药。

从某种意义上讲,部队工作的同质化很容易造成军事新闻报道的雷同。要避免新闻报道的雷同,采用逆向思维尤为重要。具体要把握三点,一是同中求异。不少军事新闻,报道的内容相近,同样是主题教育,你要报,我也要报;同样是训练演习,你要报,我也要报。只有运用逆向思维,才能别出心裁、找出有新意的角度,写出新颖、别致的新闻报道。二是小中见大。就是稿件开口要小,不要试图在一个稿子中涵盖所有问题。如果一味贪多求大,难免老虎吃天无从下口,致使稿件模式化、概念化。三是抓住人物个性。人物报道最忌面面俱到,只有抓住人物个性特点,才不会陷入脸谱化的窘境。

军报著名记者江永红就善于利用逆向思维找报道角度,其成名作《蓝军司令越演越狡猾,红军司令越练越过硬》一文,打破了当时“红军必胜”的思维模式,从而石破天惊。此文发表在1980年,当时正值全党开展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当口,“蓝军司令”的出现,推动了军事训练领域的思想大解放。他的《士兵的任命》《一丝不苟按规矩成方园》《“快活神”刘亮华》《床头柜里的指导员》等作品,无一不是逆向思维、小中见大的佳作。

面对同质化的题材,寻找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切口事关新闻作品的成败。笔者在新闻实践中遇到过这样一件事,同样在试验中排除哑弹,一名同志不幸牺牲,其英勇行为被广泛宣扬,而另一名同志多次排除类似的哑弹毫发无损却默默无闻。笔者深入采访后撰写了一篇人物新闻《一年八次履险如夷》,从另外一个角度诠释了胆识之外更需遵循科学精神,稿子发出后,得到读者好评。还有一次,一位通讯员报来一条线索,说一名战士探亲期间参与救火,如果按惯常思维,这就是典型的好人好事,一篇简讯足矣。笔者报道线索中发现,这名战士同样是在英勇行为背后不乏清醒冷静头脑,在感觉体力不支的情况下没有蛮干,果断放弃。笔者依此改写出新闻稿《英雄,第十六次冲向火海》,强调理性,不作无谓牺牲,同样取得不错的报道效果。

第三,当好翻译,善用对比。随着我军军事斗争准备的不断推进,军事新闻报道内容的科技含量也越来越高。无论是单纯的成果性报道,还是涉及科研人员的人物报道,都应力避枯燥晦涩。

写得让人看不懂,往往是因为满篇的技术词汇和专业术语。解决这个问题,记者就要当好翻译。就像江永红说的那样,搞军事和科技报道,“翻译”是一项基本功。据说,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每写一首诗,都要读给不识字的老妪听,直改到老妪听懂才作罢。古人这种去晦涩、尚通俗的作法值得我们借鉴。要把军事科技新闻写得通俗易懂,首先是记者自己要弄懂吃透。如果连自己都没有消化,必然跳不出业务性、技术性的樊篱,写出的稿子难免会成为“夹生饭”,令读者难以“下咽”。写科技类新闻切忌照抄技术材料,一定要经过认真采访、消化理解后,尽量口语化,变成普通官兵能看懂的话。

如《解放军报》曾报道过某部研究员方平的事迹,记者的处理就比较巧妙。介绍方平接受的某项任务时,记者这样写道:“这个‘硬骨头’有多硬?多家单位长期联合攻关,都未能取得突破。”在写另一项工作时,则这样写道:“这项工作涉及的领域,可以用‘高难’‘高冷’来形容。方平所开启的,是一场可能无法到达终点的寂寞长跑;他所面临的,是一生很难获得鲜花和掌声的清冷坚守。”通篇文章中都是通俗、生动的表述,没有枯燥的数据和晦涩的术语,走出了科技报道“内行看了太肤浅,外行看不懂”的怪圈,收到了预期宣传效果。

类似的情况,笔者也曾遇到过。2007年,西安卫星测控中心接连挽救了两颗濒临失效的卫星。笔者也是运用了类比的方法极言其难:“类似情况别说我国从未遇到过,在世界航天史上也不多见。欧空局曾有个奥林普斯地球同步轨道卫星突发故障,当时是集中了欧美上百名专家,利用全球布站的优势,方才勉强抢救过来。欧美航天测控都是全球布网,对航天器进行全时段测控,而我国的航天测控网受诸多条件限制,测控网覆盖率尚不及其五分之一。”

总之,这类稿子要令局外人“不明觉厉”为佳。

最后,捕捉细节,还原画面。写出可读耐读军事新闻作品的另一窍门,是要善于捕捉细节,让文字富有画面感。

无论部队工作的大场面如何雷同,但细节却永远是个性化的。在善于捕捉细节的记者笔下,往往比读者亲眼看到的更精彩。并不是记者拔高了或者编造了什么,而是缘于记者更精准的聚焦、更独特的视角。一个优秀的文字记者,相当于一个高明的摄影师和一个高明的解说员的完美结合,他们相互补充,给读者提供了更多不为人知的信息。

高艾苏就是一个善于抓细节的记者,在他那些亲历式报道中,语言之生动、节奏之明快、信息量之丰富,令人叹为观止。

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我们与战士们共同历险——昨夜,兵至‘格嘎’,参天古木挂满松茸,热带雨林托举冰川,粗藤盘折,荆棘载途。……树叶上迷彩色的旱蚂蟥像蛇一样晃头直立,发出一片“嗖嗖”声。不知觉间,记者脚腕已被蚂蟥吸吮,而同行的战士一摸脖子,竟甩下一条长蛇,令人毛骨悚然。(《高原奇兵征战“世界第一大峡谷”》)

在祖国的蓝天,我们与官兵一起体验跳伞——“呼啸的风吹歪了我的脸,身体开始以每秒9.8米的“自由落体”速度砸向大地,并越落越快。1秒、2秒、3秒……我头脑里一片空白。仅4秒钟主伞打开,我的腰被狠狠拽了一下,抬头看:一朵迷彩色的伞花和千百朵伞花一起绽开。”(《雄兵乘风从天降》)

有些报道虽然很难出现如此精彩的情节,只要记者努力挖掘,就能使文章出新出彩。比如在对火炮研究所女研究员唐雪梅的报道中,记者加入了这样的一段:电子沙盘前,侦察预警、伪装欺骗、电子干扰、机动突击、防空反导……各作战分队在红蓝双方指挥员的调动下,大“打”出手,各显神通。战场气氛非常紧张,“战况”进行得十分惨烈。随着“战争”进程的推进,一时之间,交战双方陷入胶着状态。关键时刻,红方某新型装备果断出击,强大的战场毁伤效能,给蓝军造成致命打击。经过分析计算,该新型装备对红方赢得“战争”的支撑作用被直观显示出来。

这样形象的报道,使唐雪梅团队的科研成果跃然纸上。

而在对某基地轻武器研究所女高工黄雪鹰的报道中,记者进行了如下描述:

当射击口令下达后,一梭子子弹呼啸着窜出水面,直奔岸上指挥位置飞来,几颗弹头就打在离黄雪鹰不到1米的礁石上,顿时火花四溅,身后的指挥所中传出一片惊呼。

危急时刻,黄雪鹰一边招呼大家隐蔽,一边迅速卧倒,竟然还没忘记记下弹着点的位置,她也因此被大伙儿尊称为“黄大胆”。

黄雪鹰工作环境之艰苦、工作作风之泼辣,在这样的细节描绘中可见一斑。

(作者单位:原中国军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