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0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长征时期红军对敌宣传斗争探析

作者:■张磊 刘若璇

提 要:长征时期,红军的对敌宣传斗争工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的有力领导下,加强对不同敌军的调查研究,坚持斗争的策略性、针对性,不断实现对敌斗争的规范化和广泛化,提高对敌宣传斗争艺术,有效打击了白军,瓦解了敌军军心,为长征的最终胜利奠定了基础。

关键词:长征时期;红军;对敌;宣传斗争

长征,是红军进行的一次无后勤的战略转移,其复杂性、艰巨性世所罕见,既面临生活物资的匮乏,还遭受着国民党反动派和地方军阀的围歼、阻击。在这个过程中,红军在对敌人进行军事上打击的同时,也在宣传战线上与白军展开了较量,成为长征中的“第二战场”。

一、高度重视对敌宣传斗争,不断实现斗争的规范化和广泛化

展开对敌宣传是整个红军战略转移工作中的重要一环。长征开始后,中共中央高度重视宣传工作,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在指导红军展开战斗时强调,“加强对白军士兵的宣传工作,使白军士兵了解我们反帝坚持土地革命的主张,拒绝同我们红军打仗,要求北上抗日,同红军订立反日反蒋的作战战斗协定,拖枪哗变到红军中来,是我们目前最中心任务之一”“要用一切力量和有方法地瓦解白军的工作,应该是摆在目前工作的第一位”,总政治部还规定,要求红军必须经常对白军“进行有系统的宣传煽动”。强调了宣传工作在对敌军工作中的重要性,将对敌宣传斗争作为长征的重要任务,并且要求红军各部开展反对轻视及忽视白军工作的斗争。同时,红军总部出台了系列文件,对对敌宣传斗争工作进行了规范和指示。1935年5月,红军总政治部下发了《反对中央军宣传要点》,在文中揭露了中央军的罪恶行径,如杀人、放火、拉夫、筹饷、强奸妇女等,并提出了应对中央军的措施和手段。此外,《关于目前瓦解白军工作的指示》《关于瓦解白军工作的命令》等都对展开对敌宣传斗争的工作进行了规范。

为了加强对国军及地方军阀的宣传攻势,红军首先加强了对敌宣传斗争的组织建设,设立了系列宣传工作的领导组织,如“破坏部”“白军工作部”和“士兵委员会”,以及在基层连队中设置的“白军工作小组”等,同时,在白军驻地发起群众性的宣传队、散发网和发散队,以及地方工作组和流动宣传队。通过这些领导机构制定对敌宣传政策,强化了对敌宣传斗争的领导,并由红军基层组织和群众组织负责实施,通过他们接近白军士兵,展开瓦解敌军工作。

此外,红军还注重推动对敌宣传斗争的广泛化。一方面,要求全体红军战士参与到对敌宣传斗争中来。总部规定,要通过兵运晚会、流动宣传队、问答会、短剧,以及部队的报纸和墙报等各种各样的方式,向所有党团员、红色战士进行宣传解释工作,动员他们向白军士兵进行宣传运动。另一方面,将对敌宣传斗争扩大到群众中去。除了通过党和红军的工作部门展开宣传斗争外,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还十分重视扩大宣传斗争的范围。指出,展开对敌宣传斗争,不仅仅是破坏部的工作,必须是全党的工作,必须是动员全苏区群众与白区革命群众来进行的群众工作。要把瓦解白军工作造成群众运动,把群众组织成为无数的兵运小组,尽可能的把对敌宣传斗争的工作深入到广大居民中间去,有效扩大了红军的影响,提升了对敌宣传斗争的效果。

二、完善宣传鼓动方式,不断提升对敌宣传斗争的艺术性

长征途中,中共中央组织局和总政治部联合下发了《关于破坏部与白军工作的决定》,指出,必须猛烈的进行白军士兵和地主武装中士兵的宣传煽动,改善我们宣传鼓动的内容方式,保证这些宣传鼓动适合于各个不同的白军部队,能够深入到白军士兵中去。强调了要加强适应不同白军部队的特点,使得舆论宣传斗争更加切实有效。

首先,主动发声,抢占舆论先机。红军每到一地,便发布告示或布告,表明自己的立场和对待民众的态度,在削弱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基础上发挥了重要作用。1935年,红军先后下发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为占领镇安县告群众书》《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布告》等,与国民党反动派及地方军阀在争取民心上展开了激烈的较量,并通过实际行动树立了红军的良好形象。同时,还通过书信的形式向国民党士兵展开政治攻势。1935年3月,红二十五军政治部发布《告国民党士兵书》,书中对国民党士兵表示了同情,揭露和批判了国民党蒋介石为夺取一己私利而不惜牺牲士兵的生命,并宣扬了红军爱兵爱民的宗旨,呼吁广大白军士兵哗变来当红军。1935年11月,红军政治部还发布《红军政治部告白军官兵书》,向白军官兵分析了当前国内外的形势,强调中国人不要内斗,而要团结起来共同抗日。

其次,利用新闻媒体展开宣传斗争。利用新闻媒体展开宣传斗争也是长征途中红军对敌斗争的重要方式之一。中共中央在《关于党的宣传鼓动工作提纲》中指出,“报纸、刊物、书籍是党的宣传鼓动工作最锐利的武器”,可见长征时期的报刊在对敌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红星报》是长征期间唯一一份报纸,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和社论,及时传达了党中央和红军总部的作战和行军方针,揭露了国民党军队贪污腐败、横征暴敛、祸国殃民的本质和罪行,并及时报道了红军在行军途中的胜利。此外,还有不定期出版的一些报纸如《战士报》《红炉》《前进》等,都是展开对敌宣传斗争的重要工具。同时,红色中华新闻台也参加了长征,尽管没有良好的工作环境,但电台以文字广播的形式播报了红军对敌军的宣言、讲话等,在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本质上作出了巨大贡献。

再次,通过其他多种形式展开对敌宣传。红军长征途中,由于资源和设备的极度匮乏,红军总部利用现有资源,不断丰富对敌宣传斗争的手法,提升对敌宣传的艺术,有效增强了宣传的效果。如使用标语、传单、画报、宣传册、喊口号、送礼物等多种形式。红军在沿途经过的地区都留下了大量的标语,很多标语内容都是宣传反对国民党反动派,抨击、瓦解国民党军队的,如“打倒国民党地主军阀”“白军长官吃酒肉,士兵饿肚子”等,成为红军在长征途中运用最广泛的宣传斗争形势之一。喊口号则是火线宣传的重要方式之一,在两军对峙之时,通过直接喊话,以动摇敌方斗志。

除了通过严肃的宣传斗争抢占话语权外,红军还注重打好“温情元素”这张牌,注重在宣传中调动白军士兵的感情,尤其是对家乡、父母、妻子的思念之情,尤其是针对白军士兵心中的痛苦和纠结之处展开宣传,深入到白军内心,在瓦解其斗志上发挥了极佳的效果。针对东北籍的白军士兵,红军则呼吁他们掉转枪口,抗击侵占东北三省的日军,使得很多白军官兵的斗志得到削弱。此外,红军还较为注重白军俘虏工作,在优待俘虏的基础上,组织俘虏观看反蒋题材和揭露国民政府黑暗的话剧、戏剧等,并给想回家的俘虏发放路费无条件让他们回家,让他们成为在白区宣扬红军正面形象的宣传员,表现出宣传斗争手法的多样性。

三、强化对敌军调查研究,确保宣传斗争的效果落到实处

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在中共中央的高度重视下,红军的对敌宣传斗争加强了对敌军的调查研究,增强了宣传斗争的效果。

一方面,加强了对沿途不同敌军的调查研究。红军在长征途中十分注重加强对敌军的调查研究,针对不同作战对象采取不同宣传斗争策略,根据每个不同的作战对象展开具有针对性的宣传斗争。1934年11月,红军行军至湖南境内,对湖南何键部队的特点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并强调要根据形势不同转变工作方式,如在对何键部队的火线喊话上,提出要更加“简短通俗,富有鼓动性”“抓住中心和具体问题”,并挑选“湖南同志进行喊话”。红军达到贵州后,则对贵州白军的特点进行了分析,指出了贵州白军存在少数民族众多,战士受到长官封建式压迫,战斗力弱等特点,并针对此提出了一系列的宣传口号,如“反对国民党军阀王家烈强迫苗、瑶当兵”等。同时,还注重提前搜集部队的相关情况,红军长征到湖南时,中共中央就下令要“开始注意广西、贵州部队的调查工作”,以为下一步红军行军中对敌宣传斗争工作奠定基础。

另一方面,注重将对敌宣传斗争的效果落到实处。红军总部要求,在开展对敌宣传斗争过程中,必须坚决唾弃长篇大段党八股的宣传品,而代以简短和通俗的传单、小报,多张贴和书写简短动人的标语口号,更多的利用画报、歌谣和小调,讲演、喊话、唱歌一切口头宣传鼓动都必须通俗,适合士兵口吻。同时,强调宣传品的散发要确保送达到白军容易看见的地点,如门板、庙堂、禾草、厕所上,在墙壁上的标语字号要大且内容要尽量动人。这些举措都是为了提升宣传斗争的效果,推动了红军在对敌宣传工作中不断取得实效。

(作者单位: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