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0期新闻与成才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做军报一生虔诚的读者

作者:■周恩

蓦然回首,与军报结缘相伴已经36年了。我1980年上军校,在那个年代,信息的传播还没有这么便捷,军报让我知大势、长见识,读军报是我最大的兴趣。

兴趣坚持久了,就变成了习惯。工作以后,无论多忙多累,每天读军报雷打不动。我已经习惯做军报虔诚的读者,读其真理、学其前瞻、悟其哲思、用其方法。

于我而言,军报是精神的高地。作为党在军队的喉舌,军报牢牢占据着意识形态领域的制高点,每遇重大事件,总是第一时间作出回应和释疑,发出好声音、传播正能量、弘扬主旋律。

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自由主义盛行泛滥。1986年6月24日,军报头版头条刊登通讯《两弹元勋——邓稼先》,邓稼先“荣辱皆相忘、生死不留名”的无悔选择如当头一棒,震醒了懵懂的大多数。邓老虽然去了,但他那种严谨细致、执着追求的科研精神,却始终激励我奋勇前行。

2000年初,我走上正团职领导岗位。那时候社会上有一种不良风气,喜欢拿神圣与崇高开涮,影响到不少官兵。人活于世,当有一种精神支撑。正当我琢磨着怎么引导官兵时,军报一篇《呵护神圣与崇高》的文章给我深刻的启迪,作者以诙谐的语言对这种现象进行尖锐的批驳,呼吁广大官兵呵护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精神家园,做一个大写的人。我把这篇文章推荐给官兵阅读,并谈了自己的理解认识,引起广泛的共鸣和认同。

后来,我又多次推荐战友阅读该作者的《矢志不移中国心》《出征,祖国为英雄壮行》等文章。十几年后,当我有幸见到时任解放军报社总编辑的作者谭健本人时,更有一种惺惺相惜、相恨见晚之感,聊天中我为其拳拳爱国之心而深深感动叹服。

对我来说,军报是思想的富矿。我常对部属讲,想要地里不长草,最好的办法是种庄稼;要想思想不荒芜,最好的办法就是读书看报。35年军旅生涯里,党的创新理论与时俱进,军报始终是我学习理论、解决脖子以上问题的主要途径。

每一次重大理论创新,我都会把军报的理论文章裁剪收集、认真研读,并利用党课、会议等时机,与官兵交流分享学习心得。每一次人大报告,我都会把它全文剪摘,并结合工作实际进行分析解读,而后第一时间给部属讲解。比方说十八大报告提到的美丽中国、创新驱动和军民融合等先进理念,到现在我还一直奉为圭臬。

2014年7月,军报开设全军“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专题,其中一篇文章里有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军人用枪拿不回的,别指望外交官用嘴拿回来。”能战方能止战,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就是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

除了这些理论文章,《长城论坛》《生活与修养》等专栏还有很多的“思想闪电”“心灵鸡汤”,一篇篇文章,也许就是作者一生所悟,读之、思之、行之,也同样让我回味无穷、受益匪浅。

在我心中,军报是智慧的源泉。启之以智,更授之以渔。各部队有相似又各有千秋,军报就是学习交流的窗口和桥梁。

有人分享实践体会,有人探讨得失成败,有人传授经验方法,汲取大家的智慧对自己的工作大有益处。“学学鸬鹚沉水底”,让我更重视深入一线调研;“且教桃李闹春风”,告诉我要时刻保持做人做事的定力;“凡事带头,带兵不愁”“少拿扫把多拿枪”“少掀锅盖多添柴”等,这些都是发自于官兵内心真实的声音、来自于基层实践深切的感悟,话语朴实无华却意涵深刻,如同一个个名家教授在对自己耳提面命、谆谆教诲。

“军人,就是一颗随时准备出击的上膛子弹”“政治工作有没有效,就问问官兵愿不愿意为你挡子弹”等更是用富含哲理的语言回答了一个个时代课题。近年来连续发表的多篇关于联合作战的研究性文章,成系统地回答了联合作战的各类问题,廓清了我脑中很多模糊认识,读来甚是解渴。

说句心里话,我愧疚自己对军报汲取的很多,能做的太少。我想,作为一名平凡而虔诚的读者,作为一名基层带兵人,用自己的努力让军报的声音在基层传递,让正能量激励官兵,用最实际的行动完成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这个时代大考的“考卷”,应该是对军报这个无言老师多年教诲的回报。

(作者系东部战区陆军某部部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