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1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抓实落细改文风

作者:■李秀宝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做好贯彻全军政工会精神“下篇文章”等宣传战役中,我们深化“走转改”,倡导“短实新”,推出一大批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好作品,为实现“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影响力上更强”进行了有益探索。但是,改进文风非一日之功。我们在内容呈现、开掘深度、发声锐度、表达方式、行文篇幅等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去直面和克服。军报是党在军队的喉舌,是我党我军宣传思想工作的一个重要阵地,改进文风必须走在前列,以使军报人更好地用手中的笔为时代放歌、为官兵抒写,向党和人民交上满意答卷。

内容再实些

天下事,“以实则治,以文则不治”。对于新闻而言,“实”就是内容真实、厚实、平实。

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党写的东西“看了要掉脑袋”,但热血青年依然“掉脑袋也要看”。吸引青年的是真理的魅力,而真则是最大的实。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真诚地面对现实、忠实地再现生活、客观地反映世界,是媒体恒久的价值。马克思曾经责问:“谁是根据事实来描述事实,而谁是根据希望来描述事实。”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面对真假难辨的海量信息,每一位新闻人都应时时惕省自己:质疑、求证、核实的本领不能丢,客观、真实、理性的原则不能忘,求真、扶正、祛邪的精神不能弃。

实与虚相对。实事求是是实,言之有物是实,语言平实也是实。现在报纸之所以出现“谁写谁看,写谁谁看,读者群流失”的现象,大多与内容穿靴戴帽、虚头巴脑有关。毛泽东同志早就提出,“洋八股必须废止,空洞抽象的调头必须少唱,教条主义必须休息”,就是要用实的取代虚的,用真的赶走假的。

“文章以华采为末,而以体用为本。”不论媒体的形态如何变迁,内容永远为王道。让内容实些再实些,就要少一些结论和概念,多一些事实和分析;少一些空泛说教,多一些真情实感;少一些抽象道理,多一些鲜活事例。这是军事新闻媒体的公信力所在,也是军事新闻的生命力所在。

视野再宽些

新闻工作者,被人们称为“桅杆上的瞭望者”。要担当起这一角色,自然应该具备宽广的视野。

马克思曾长期从事新闻工作,人们评价他的“眼界是我们其余的人所达不到的”。作为一名党报记者,应该学会“站在天安门城楼想问题”。因为登高方能望远,视通万里方能高人一筹。有的新闻工作者发现不了新闻、写不出有影响力的新闻,不是因为新闻敏感性不强、写作水平不高,而是因为新闻视野不宽广。

视野宽广,对军事新闻工作者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军人因其职业特殊性,天然比一般人更加需要具备世界眼光,更加需要关注世界风云。尤其是随着中国阔步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军队走向世界的步伐越来越坚定,亮相世界舞台的频率越来越高。军人的脚步走向哪里,军事记者的视野就应该拓展到哪里。

《淮南子》里说,一个人被关在黑屋子里,吃穿再好也不得其乐,如果给他开扇窗,让他走出门,看到日月星辰、壮丽山河,岂不大哉乐哉?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建设,一直是军报报道的主要内容。同时要看到,军队建设和国防建设并不完全是一回事,作为军委机关报,理应树立大国防观,进一步加强国际形势、国家安全、国防军工等方面的报道力度。这也是传统媒体在竞争中立足的必然要求。把读者带到更广的天地、更高的台阶,才能欣赏到“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军事新闻工作者既要有显微镜,关注脚下的土地、身边的风景,也应有望远镜,视通万里,无远弗界。以新的视角、新的信息、新的服务,聚风云变幻于笔端,纳兴衰之理于一纸,才能满足读者分层化、多样化、个性化的阅读需求,在服务中成风化人,在创新中引领导向。

开掘再深些

挖得深井,方能掘出清泉;涉得深水,方能得到蛟龙。新闻如同取之不竭的富矿,耐心地等候着新闻人去挖掘。挖掘的深度,体现在采访的深入、思想的深刻、学养的深厚上,决定着新闻作品的高度和新闻宣传的成效。

“让人惊不如让人喜,让人喜不如让人思。”现在新媒体蓬勃发展,自媒体铺天盖地,传统媒体如何应对竞争甚至开疆拓土?唯有对新闻资源开掘再深些,以深度优势克服速度劣势。

在军报的历史上曾涌现出许多上天入地的“大兵记者”、出生入死的“战地记者”、学富五车的“专家记者”。他们寂寞而又充满激情地跋涉在军事新闻的路上,以独到的开掘功夫,深山问宝,探骊得珠。今天,我们更加需要这种深开掘、精加工的本领,更加需要拿出“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的作品。

习主席指出,好的新闻报道,要靠好的作风文风来完成。开掘的能力,反映的是新闻工作者的脚力、眼力、脑力和笔力。当年,穆青在采访焦裕禄事迹时,群众一边讲一边哭,他一边哭一边记。采访结束,穆青一拳重重砸在桌上:“不把他写出来,我们对不起人民。”正是因为深入开掘、深情为文,他在亿万人民心里播撒了党的好干部“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的精神种子。

基层是新闻的富矿沃土,生活是新闻的源头活水。让我们用自己的“新闻眼”去追寻新闻矿脉,用自己的“深开掘”去讲好强军故事,用自己的“这一个”去记录强军兴军的点滴进步。

发声再锐些

习主席多次强调宣传思想战线要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坚持党性原则。他还引用毛泽东同志的话进一步指出,我们党所办的报纸,所进行的一切宣传工作,都应当是生动的,鲜明的,尖锐的,毫不吞吞吐吐。

有锐度,追求的是思想的深刻,而不是语言的尖刻;是批驳的鞭辟入里,而不是气势的咄咄逼人。有锐度就是有思想、有担当、有情怀。有锐度才能更好地传递正确的立场、观点、态度,更好地引导读者分清对错、善恶、美丑,激发向上向善向好的精神力量。

“元帅升帐,一锤定音。”面对思想文化多元多样多变、意识形态领域斗争激烈激荡激变的复杂形势,面对媒体格局、舆论生态的深刻变化,读者最想听到众声喧哗之中的权威声音、众说纷纭之中的独家观点。我们如果不能保持和焕发扶正祛邪、酣畅淋漓的新锐之气,生产再多的新闻产品也只能泯然于海量信息之中。

作者没有锐气,作品难有锐度。从实际看,有的采编人员“怕”字当头,对热点问题、敏感话题不敢触及,唯恐惹火烧身;有的满足于人云亦云,不愿把语言的锋芒擦得再亮些,把思想的锋刃磨得再利些;还有的只愿当“百灵鸟”,不愿当“啄木鸟”,唱赞歌远多于抓问题。

军报姓党,必须当战士,不当“绅士”,不做“骑墙派”,不能过于“爱惜羽毛”。对重大政治原则和大是大非问题,应敢于交锋,敢于亮剑。对恶意攻击、造谣生事者,应坚决回击、以正视听。

“像热烈地主张着所是一样,热烈地攻击着所非。”军报需要永远保持敢于发声、敢于亮剑的鲜明政治特色和“品牌”,永远保持锐度锐气、锐言锐思,担负起“为党为民、激浊扬清、贵耳重目”的时代重任。

表达再活些

里约奥运会上,“洪荒少女”傅园慧的率性回答、丰富表情,被网友瞬间刷屏,一夜之间成为“新晋网红”。

在“你有登场权利,我有围观自由”的当下,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方式很多,也多有自己的主见。一些“灌输式”的说教,即便是正确的,受众也往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表达是点燃思想的火炬。“用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为天空装点斑斓”,方可有效提升新闻作品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工作忙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与“头一抬,天就黑了”,哪个更容易打动人?答案显而易见。

习主席非常重视舆论引导能力创新,特别指出一套话语满足不了所有人,一个腔调难以唱遍天下。反观过去一些稿子,总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板着面孔教训人、端着架子教育人、唱着高调教化人,文字干巴老套,形式千文一面,缺乏人情味、缺少吸引力。如此这般,如何获得点赞?

讲好故事,事半功倍。讲故事是军事记者端牢饭碗的基本功,也是立身立业立心的看家本领。“中国很大,但是讲得好的故事却很少。”这样的感叹,值得我们反躬自省。

“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新闻是最需要创新的领域,军事新闻工作者创新表达的脚步一刻也不能停歇。只有把“我们想讲的”和“受众想听的”统一起来,把“陈情”和“说理”一致起来,把“自己讲”和“别人讲”结合起来,才能创作出更多“有波涛,有悬崖,有奔腾,有冲动,有激情”的精品力作。

离读者再近些

马克思指出,报刊应当“生活在人民当中,它真诚地和人民共患难、同甘苦、齐爱憎”。报纸为读者而生,新闻工作本质上也是群众工作。离读者越近的作品,越能得到恒久的传播、持久的热度。远离了读者,则如同英雄安泰离开了大地母亲,必将难以立足,行之不远。

离读者近些,意味着接触新闻的源头更直接、服务读者的态度更热忱,意味着更能读懂读者的心思、更能把脉读者的需求。新闻工作者脚下的泥土、身上的灰尘,就是声入心通的“通行证”、推动进步的“积分卡”。

为军队服务、为军人服务,是《解放军报》的基本职责。军报被誉为“不见面的指导员”,许多官兵说“是读着军报在成长”,根本的是军报与基层面对面,与官兵心贴心。

内容永远是王道。离读者近些,首先要内容上贴近。现在报纸版面多了,“兵说兵事”的东西却少了,有的新闻作品只顶天、不立地,不接地气、不冒热气,回应官兵关切少,闭门造车套话多,甚至“洋洋洒洒数千言,离兵十万八千里”。这样怎能引起官兵共鸣共振?

方法是过河的“桥”和“船”。离读者近些,形式上也要贴近。今天报纸的读者大多是网民,贴近受众的阅读习惯,改进呈现方式,增进互动交流,才能吸引读者、留住读者。

深入浅出是文章的境界。离读者近些,文风是最直接的体现。作品深入浅出、简洁平实,意尽言止、言之管用,才能为读者喜闻乐见。文风不好,如同一道难咽的菜,作品自然乏有问津。

“与大地贴得更近,看天空才会更远”。新闻永远在路上,记者永远是行者。在路上心里才有时代,在基层心里才有官兵,在现场心里才有感动。我们要牢记习主席嘱托,越是信息发达、信息繁杂,越要把实践和基层当作最好的课堂,把群众当作最好的老师。要忧患着基层官兵的忧患,欢乐着基层官兵的欢乐,感动着基层官兵的感动,使笔下的文字沾着泥土、带着露珠、冒着热气,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

篇幅再短些

毋庸讳言,我们有一些文章仍然偏长。不是长就一律不好,比如,我们推出的“解辛平”和“本报编辑部”文章,在军内外产生很大反响。问题在于一些文章既长又空,缺少内容。这类文章不光是又臭又长的“裹脚布”,因其块儿大唬人、绕来绕去,还容易成为空洞、虚假的“遮羞布”,实属必纠之列。

短则简明扼要、重点突出,有利于文意的理解和传播;短则虚假无处遁形、原形毕露,有利于文章实起来、新起来。删繁就简、条理清晰,则主题鲜明、一目了然,想不实都难。

文风连着作风。长风不绝,根子在于作风不实;作风不实,长风空话又反过来败坏作风。因此,改作风必须改文风,改文风必须重视写好短文。

写好短文,需要厚积薄发。字字珠玑源于日日积累,惜墨如金绝非一日之功。《爱莲说》只有119个字,《岳阳楼记》只有322个字,正是厚积薄发才使其成为传世妙文。

写好短文,还要善于提炼萃取。对一件事物认识不深的时候,往往需要一大堆言辞来描述,还总在表层上打转转;而真正把握其内在联系了,表述起来往往只需三言两语。真理是精炼的,文章能否短下来,检验的是我们把握事物本质的能力。

短文不好写,能短是本事。提笔时不妨提醒一下自己:短些,再短些!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