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1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中美载人航天报道议程设置差异探析与思考

作者:■朱龚星

中国的“天宫二号”已经顺利飞天,“神舟十一号”也已成功发射,媒体记者们又一次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在载人航天发射塔架下集体守望。这是我国载人航天水平和综合国力的一次突出彰显,也是载人航天报道的一次媒介盛会。载人航天事业与其新闻报道相辅相成,互相推动。美国作为载人航天领域的佼佼者,与同样属于航天大国的中国相比,二者在载人航天报道议程设置上既存在共同点,也存在差异。现就中美载人航天报道议程设置方面的差异进行探析,以使我们从中获取某些有益的启示。

一、中美载人航天报道差异分析

中美两国的载人航天报道存在多方面的差异,但主要集中表现在以下3个方面:

讲政治与讲故事。在中国主流媒体的议程设置中,除了对科学事件本身的传播之外,主要强调的是载人航天事件的政治意义。通观中国载人航天史中载人航天事件的传播盛况,最近一次要数神舟十号飞船的成功发射及胜利返回。相关报道政治性较强,大部分转载新华社通稿,内容包括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国家载人航天技术的飞跃、对事件意义的评论等。比如2013年6月11日《解放日报》在报道“神十”飞天时,捆绑报道了太空授课、对接与刷新中国载人航天飞行时长记录等新闻,强调事件整体的政治意义。而在美国主流媒体的议程设置中,主要强调的是航天员从载人航天活动中获得的个人感受和历史经验。比如报道2007年“美国首次太空授课”,从美国广播公司到《华盛顿邮报》,相关新闻普遍具有较强的人文性,通过讲故事的形式娓娓道来。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时事访谈节目《国家时事谈》还接通群众热线电话,请航天员对听众讲述自身的经历和故事,感染力较强。

重视结果与强调过程。同样是对于本国首次太空授课这一活动的报道,中美议程设置的切入点不同。中国媒介的航天报道非常关注任务的结果,试图通过载人航天事件的成功展现出国家的发展与壮大、人民的团结和力量。比如,2013年6月27日《解放军报》的“天宫一号与神舟十号载人飞行任务特刊”这样报道中国首次太空授课:在记者眼中,这堂课是中国航天人最近10年探索太空科技成果的一次“集体秀”。这堂课每一分钟的展示,都凝聚着千千万万航天人的智慧和汗水。而美国媒介往往站在人的层面上,通过突出美国首位太空授课教师“摩根”这个人为了“太空授课”的梦想而努力奋斗的“过程”,试图以此感染受众。比如,美国《布法罗新闻报》引用了摩根的原话:“我认为很重要的是,要让孩子们看到在困境中我们成年人是怎么做的。”

传授知识与事件解读。在中国报纸航天报道议程设置中,能够突出现场感的新闻属于重头戏。从“神舟五号”到“神舟十号”,几乎每一份报纸都用图文并茂的方式,生动详细地对其转厂、总装、发射、返回以及相关航天原理进行了具体介绍,并注重介绍相关知识。而美国报纸在议程设置中,更倾向于挖掘载人航天历史中的挫折经历,解读相关事件,展现出人类顽强向上的精神状态。比如对1986年“挑战者号”的解体、2003年“哥伦比亚号”的爆炸等事件进行回顾式报道,试图让读者感受到人类为航天事业付出的持之以恒的精神。

二、中美载人航天报道差异原因解析

中美载人航天报道议程设置存在差异的原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受传播主体目的影响。不同的传播者,其传播的目的自然不同,对于同一事实的解读和再现也各有不同。传播者直接决定了媒介的消息来源,影响着媒介议程的策划与设置。根据媒介报道的内容来看,中美传播目的虽然都有着“彰显国力,实现梦想”的共同点,但目的的差异性也是很明显的:一方面是“凝聚民族自豪,实现中国梦”,另一方面是“创造个人荣誉,实现美国梦”。这是中美航天报道传播目的最根本的差别,也因此导致了彼此在报道内容上的差别。

受传播环境背景影响。传播的政治环境对于中国来讲比较重要。有了党和国家的支持以及政府的依托,中国载人航天事业的发展才如此迅猛,相关新闻报道才能精心计划、周密实施,并在中国得到如此大规模的宣传。各个机构部门、各方面工作的协调,需要置于比之更高的国家层面中进行统筹,才能保证协调顺利、传播顺畅。在我“神舟十号”的报道中,仅参与传播的电视媒体,就有124个国家和地区的348家电视机构转播或部分使用了央视中文国际、英语新闻频道的直播信号,国际视通为英国路透社传送航天城PGM信号,时长55分钟。而美国载人航天类的宣传和科普活动主要由NASA一手包办,主要通过NASA网站和电视台传播新闻,媒介报道的范围和数量不像中国那样铺天盖地。

受公众需求导向影响。中国航天事业起步较晚,受众的航天科学素养有待进一步提高。因此,中国的航天报道往往以传播航天科学知识为主,有的媒体还在受众中举办航天知识竞赛、组织学生参观科学展览。相对于这种科普教育模式,美国媒介已经把太空教育模式转向了学生亲身实践,相关议题的传播重点也由帮助受众获取科学知识转向培育受众科学能力和科学精神上了。比如,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加入了国际航天教育理事会(ISEB),下设专门的教育部门,其中包括太空教学办公室,广泛开展国际、国内的航天教育合作,公众科学素养普遍较高,因此媒体对纯知识介绍式的新闻“不感冒”。比起科学知识介绍,美国受众更愿意从航天报道中汲取科学精神。而中国从“神五”才开始实现真正的载人航天,对航天员太空饮食活动、航天员的生活、航天技术亮点等信息的需求量较大,因此报道议程多限于对载人航天知识本身的传播。

三、对改进我国载人航天报道的思考

通过对中美航天报道议程设置的分析对比发现,二者各有优长,但差异也很明显。我国的航天报道应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以把未来载人航天新闻宣传搞得更好。

通力合作,拓展广度。从航天活动到航天报道,涉及到许多部门和单位,需要各方面通力合作,以扩展报道广度。为搞好中国航天活动中“太空授课”的宣传报道,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新闻媒介通力合作。“太空授课”由“教育部、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中国科协共同主办,核心成员包括航天专家、科普专家、中学物理老师,报道由全国广播、电视、报纸、刊物等媒体联动,使得宣传产生了很好效果。围绕一次重要的航天活动,中国媒体从《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解放军报》等军内外主流媒体,往往会在同一段时间内集中篇幅进行报道,给受众留下深刻印象。而美国媒介报道追求个性化,媒介(尤其是地区性媒介)并非采用统一模板,时间上也不会特别集中,因此报道力度较小。而我国这种媒体多层次通力合作报道的模式,是中国独有的宣传优势,应继续发扬。

关注历史,增强厚度。温故而知新。美国媒介议程设置与中国相比,对于历史的记录、关注和介绍更到位。而中国对以往在航天方面的失利讳莫如深,在新闻报道中也很少提及过去载人航天事业的艰辛。缺乏历史感的报道,就没有厚度。作为报道者,对新闻的理解不能片面化。即使是很久以前的航天轶事,如果没有报道过,也是“新”的。更何况,以苦难来衬托辉煌,会比一味浓墨重彩渲染成功更令受众印象深刻。在今后的航天报道中,我们的媒体可以多关注一些历史,为航天科学在大众之间的传播增添厚度和深度。

精神引领,增进深度。美国媒介议程设置倾向于对载人航天活动中反映出来的科学精神进行大量报道和传播,而对航天方面的科学知识、科学原理的报道比较少。这是由于美国的航天科普比中国开始得早也进展得快,美国媒介和中国媒介在科学传播中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我国媒介对于航天科学报道的议程设置,不仅仅是要让受众“看到”,还要引导受众去“行动”。因此,媒介应该在传授科学知识的基础上,更加增进报道深度,积极地策划传播一些有益于青少年科学精神培育的内容,潜移默化地培养公民的内在科学精神。

常态报道,延伸长度。只有进行常态化的、可持续的航天新闻传播,才能让传播效果更持久、更到位。从中美媒介太空授课报道的时间持续长度能够看出,中国媒介对于太空授课报道的议程设置基本集中在“神十”发射至返回后一周内,发射期间的报道量确实非常大,但报道存在周期过短的问题。虽然我们的媒体在航天科普的报道策划上确实下了力气,却没有持之以恒,相关报道似昙花一现。而美国媒介虽然报道数量不如中国多,也不如中国集中,但是媒介议程时间持续得较长。比如,美国对“奋进”号载人航天任务的报道,除了2007年8月8日发射到21日返回之间的报道外,从1个月前的2007年7月5日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综合新闻》、8月15日《纽约时报》、9月10日教师节当天美国广播公司《早安美国》、12月5日《布法罗新闻报》,到2008年1月23日《哥伦布电讯报》,报道隔三差五,时间持续较长。这一点,也值得我们关注。

(作者单位:装备发展部《航天员》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