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1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军事报道壮观美学的“三重境界”

作者:■周雷

文章以境界为上。作为直面军事以及真实再现官兵生活风貌、形象的军事报道来说,也存在着境界之说。一篇优秀的军事报道,应以悲壮之美、雄壮之美、气壮之美的“三重境界”加以考量,最终形成独树一帜并极具特色的壮观美学。

悲壮之美: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出自毛泽东《忆秦娥·娄山关》,该诗词将当年红军战斗背景交代的一清二楚,尽管战斗环境极其恶劣、残酷,但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诗词洋溢着悲壮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将红军不畏艰险、胸怀博大的崇高形象淋漓尽致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悲壮之美,不仅在于外界环境,英雄人物身上的悲壮更是将人性深处的美学特征发挥到了极致境界。著名军事记者魏巍采写的战地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至今读来,仍令人热血沸腾。究其根本,就是作者将抗美援朝战场上我志愿军战士的悲壮之美刻画地入木三分,极大鼓舞了成千上万的热血男儿义无反顾地奔向保家卫国的战场。为抢救朝鲜落水儿童英勇牺牲的罗盛教、宁可被烈火烧死也不暴露潜伏目标的邱少云、用自己的胸膛去堵敌人枪口的黄继光等等,他们身上的悲壮之美感天动地,鼓舞军心士气。

雄壮之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当年,王维奉命远赴边关慰问三军将士,生动描绘了一幅“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塞外奇景,巧妙地用塞外的雄壮之美衬托出边关军人去国怀乡的家国情怀。无独有偶,著名记者范长江的军事通讯名著《赛上行》和《中国的西北角》,也是把边塞的雄壮之美融入到军事通讯的叙事中,成为久负盛名的军事佳作。

著名军事记者阎吾在《我军横渡长江情景》中,这样描述人民解放军在安庆、芜湖间某地敌前强渡长江时的情景,“二十一日黄昏。江北某地解放军的阵地上空,突然升起银光四射的发光弹,顷刻,整个北岸阵地发出了震天动地的雷鸣,从解放军的炮兵战地上,无数道火线飞向南岸,接着整个南岸国民党匪军的阵地就完全陷于一片火海中。炽热的炮火映红了江面和天空。”简单几笔,就为我们勾勒出我军横渡长江的雄壮画面,可谓有声有色,立体丰满,作者特地截取事件发展的高潮部分作为军事报道素材,真实细致地再现了我军百万雄师过大江最为雄伟壮观的一幕战争活剧,一个个生动形象的特写镜头深深地触动着读者的心弦,使读者内心世界极受感染。

大到群体,小到个体,优秀的军事报道都可以灵活驾驭雄壮之美,使之收放自如。江永红的名篇《孙铁锤传奇》,至今读来,感触颇深。“志愿兵孙铁锤,黑乎乎,壮实实,一口河南腔,今年整40。”仅仅十几个字,就把人物的特征、年龄以及籍贯十分明了地展现在我们读者面前,令读者感受到一名普通战士身上散发出的中国军人的雄壮之美。

气壮之美: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出自宋代爱国诗人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诗句饱含着蓬勃与浩然之气,似梦非梦,气壮山河,那种为国忧患、寝食难安,渴望披上战衣,为国出征的心情溢于言表。

古语有云,“文以意为先,意犹帅也。”好的军事报道必须充满气壮之美,有了气,文章就有了“压舱石”和“定盘星”,方能执掌文之“帅印”,所向披靡。毛泽东同志撰写的《中原我军占领南阳》是不朽的军事报道名篇。虽为综合性消息,其历史文化底蕴却异常丰厚,令读者有朗朗上口、耐人寻味、意境悠长之感。“南阳为古宛县,三国时曹操与张绣曾于此城发生争夺战。后汉光武帝刘秀,曾于此地发兵,发动反对王莽王朝的战争,创立了后汉王朝。”通过交代历史背景,南阳作为历史古战场的气壮之势展露无疑,再与今天中原我军占领南阳形成呼应之势,历史与现实交相辉映的气壮之美跃然纸上。

军事报道的壮观美学,使得其在诸多不同题材的新闻报道之林中脱颖而出,也正是在于此,军事报道才真正成为万千读者心中名副其实的“枪膛中盛开的玫瑰”,如枪炮般直击要害,如玫瑰般娇艳美丽,成为当代中国新闻事业发展史上的一面旗帜,高高飘扬。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