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1期采编感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以赤子初心做好“船头瞭望者”

作者:■沈晓泓

习主席在“七一”重要讲话中说: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

不忘初心,方能不失赤子之心。

当了20多年的新闻工作者,我曾有过无数次的采访经历,而其中的一次采访,却最让我刻骨铭心。

那是2013年8月,我随团报道一位在抗洪战斗中英勇牺牲的烈士——张池。这是一位素质全面、多才多艺的士官代理排长,他是总队历次比武中摘金夺银的‘专业户’,是全武警部队业余文艺会演中的主角。他更是一个忠诚的共产党员,面对泥石俱下的洪水,他一次又一次扑进浪涛中救出10多名群众,用自己的生命最好地诠释了党的军队“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张池心中有人民,人民更是心疼和牵挂这位年仅24岁的党员军人!一位被救群众为他写下了这样感人肺腑的文字:“24岁,你还只是个孩子,面对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湍急冰冷的河水,想问你,孩子,你害怕不害怕?24岁,你还只是个孩子,面对幼小婴儿、年迈老人的呼唤,洪水会吞噬生命,想问你,孩子,你犹豫不犹豫?”

采访中看到这样的文字,我忍不住泪雨滂沱。回来后,采访中的经历又一个个浮现在我眼前——被张池营救的李云苗大娘盘腿坐在正阳桥头露水河畔哭喊,她揪心的哭喊声一直在我的耳畔回响——“孩子,山洪里石头撞石头,你不疼吗?半夜山里的水扎心凉,你不冷吗?”张池牺牲后,战友们跋山涉水焦急寻找他的遗体,当在距正阳桥落水地点12公里的河湾,被山洪冲得只剩下军裤和作战靴的张池被找到时,最年轻的小战士徐锦东跌跌撞撞扑了上去,抱着满是泥水已经不成人样的遗体,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划破了静寂的林海:“排长,我带你回家!”……

大娘对战士的真情深深地触动着我,战友们对张池痛彻心扉的不舍深深地打动着我,我含泪彻夜写下长篇通讯——《张池不死》和评论《士兵的光芒》。在评论中,我感慨:是的,24岁,还只是个孩子。然而,穿上这身警服,头顶着国徽,使命和责任就不再是一句空话。这个看似高远的字眼,做起来却那么实实在在。面对灾难中的百姓,可不可以不救?面对生与死,有没有权利选择活着?张池,用他的实际行动响亮地回答了我们:军人,只有为人民赴汤蹈火的责任,没有为自己选择贪生怕死的权利!他小小的年纪、瘦小的身躯,却在生死危急时刻,一次次冲向最危险的地方,救起一个个危难中的群众,在关键时刻总是站前排、挑重任,义无反顾、无怨无悔。在张池身上,折射出了一名士兵的光芒,折射出了军人的崇高。在这道士兵的光芒之下,一切自私的灵魂都显得那么的卑微!

稿件在军内外引起强烈反响。新华社军分社原社长熊铮彦看到《人民武警报》后,写来报评:“感谢武警报社在全军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时,推出这么一个为人民不怕牺牲、深受人民爱戴的典型,树立了党的军队的良好形象。” 火一样炽烈燃烧的激情,才能铸就催人泪下的好文章。《张池不死》中,有许多细节,读来让人热泪滚滚!通讯最后一段写得更是情深意切,犹如一首散文诗。似乎记者不是在写文章,而是在回放英雄牺牲后发生的一些片段。特别是8名战士用树枝做成担架,轮流抬着烈士遗体跋涉“回家”那段,情景交融,情深意切:“稳点,再稳一点!脚下打着滑,但大家的身体都努力保持着平稳。肩头被树杈子磨出了血,就揪一把路边的蒿草垫在肩上继续前行……大雨滂沱,英雄归来。正阳桥头,悲恸欲绝。”新华社北京军区支社原社长赵苏也写来报评:“这篇人物报道,作者在表现形式、思想深度上都有所突破。报道文字简练、才情内敛、气韵通畅、一气呵成。生前事如生命交响曲,让人回肠荡气;身后事如忠魂颂,感天动地。”战友们抬着用树枝搭制的担架,小心翼翼地送张池下山。40多名退役老兵得知张池牺牲的消息,纷纷从各地赶来为老班长送行的场面,鬼神也会为之涕泣。一个普通士兵的葬礼,如此悲壮、如此有尊严、如此牵动人心,说明了什么?一个人不论职位高低、资历深浅,他对人民爱得有多深、付出有多大,他在人民心中的位置就有多重。活在人民心中的人,才能永生。

含泪的采访,又岂止这一次——

在南疆莎车县反恐战斗的最前沿,看着满脸风霜的战士为了人民安危而身上留下的一个个伤疤,我流泪了;在原武警总医院心外科主任王奇的家中,听着他的妻子讲述丈夫为救治群众生命,一天手术16台,积劳成疾、猝然离世的故事,我流泪了;在和张楠烈士生前战友聊天中,想着英雄为国家利益悲壮牺牲和他那望穿泪眼的妈妈,我又流泪了……

有人曾问我,这泪水,是不是因为你作为女记者的多愁善感?我告诉他,不是,是这些战士的真、战士的纯感动着我,是这些优秀的共产党员那赤子初心回照着我。

这份赤子初心,是对信仰最忠实、最坚定的追求。

马克思主义信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其最根本的就是“为人民”,这共产党的“初心”,指引着一代代共产党人前赴后继、接续奋斗。作为一支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信仰不仅是我们矢志不渝的最高追求,也是我们战无不胜的力量源泉。这种信仰的力量,我理解,就是陈毅受困在梅岭,面临可以跟家里富商大哥到成都发财,也可以跟大官二哥到京城寻找仕途发达的选择时,他却选择“为人民”“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这种信仰的力量,就是张楠可以选择当杂技明星赚大钱,也可以选择做机关后勤兵享安逸时,但他却选择了“为人民”,愿意做随时上膛的那颗子弹!

这份赤子之心,是对大地最朴实、最真诚的情感。

对于共产党员而言,最厚实的大地莫过于人民,党与人民风雨同舟、生死与共。就像希腊神话中那个一离开大地便失去力量的大力士安泰一样,只要脱离了人民,我们就难逃失败的命运。

对我们这支军队而言,最深沉的沃土,莫过于那火热的基层和可爱的官兵。新闻学有一句行话:你看的不够真切,只因为你贴的还不够近。当记者这么多年,最快乐最幸福的,还是和一线官兵们心贴心的交流与沟通。他们的阳光与积极、奉献与坚守,不但为我的新闻写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素材,更为我永葆初心、笃志前行增添了无穷动力。

这份赤子初心,是对未来最踏实、最勇敢的行动。

有梦就要去追,只有坚定的出发,才会有胜利的抵达。我们每一名共产党员,就是要永怀赤子初心,当好强军征途上的追梦人。

美国著名报人普利策曾有句名言:“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瞭望者。”作为一名党的新闻工作者,我们理当成为这个时代的瞭望者,登高以望远,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报。

这是一个信息多元的时代,海量的信息喷涌而至,各种思潮交织、各类观点碰撞,军营亦非净土;这是一个“人人都是记者”的时代,人人都握有麦克风,人人都在用力呼喊,我们到底该听从哪一个声音?

有人说,这是新闻业没落的时代,记者已成为即将消失的职业。而我却说,声音越多,我们越要喊出自己的声音;噪音越杂,我们越要让自己成为最强音。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面对任何新的媒体平台,我们都不能忘记,自己是一名党的新闻工作者,是党的喉舌!

正如在一艘遭遇风浪、颠簸不已的船上,每位乘客都可以躲在船舱内,相互传递观察和感受,但站在船头时刻观察风浪变化的,仍然只能是那个职业的瞭望者。记者必须永远冲在所有人的前面,以专业的眼光和能力,为人民、为官兵提供最全面、最准确的信息。

很荣幸,这是我们人民武警报社正在做的。我们创立了《人民武警》微信公众号,开通了《中国武警》客户端。我们在网络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发出了属于中国武警的权威声音。

我们要甘做风云改革的记录者。当前,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大幕已经全面拉开。这是一个崭新的起点,这是一次伟大的启程。作为置身其间的参与者、记录者,我们必须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宣传思想部门承担着十分重要的职责,必须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在新的征程中,首先弄清楚什么是新闻舆论的新责任、怎样尽好新责任等现实问题,增强工作动力。

我们要勇当弘扬传承信仰信念的播种者。理想信念是一块高地,你不去占领他,总会有人去占领;灵魂信仰是一片沃土,我们不去播种,就别指望收获。正人先正己。我们要以自己的“正心术”,多点“实心眼”,多干“良心活”,不出卖思想灵魂,不损害党和军队的利益,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忙中求实、文中求善,大力弘扬正能量。

在信息喷涌的新媒体时代,我们每个军事新闻工作者都应该牢固树立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的思想,用好微信等新媒体,勇当这个时代的瞭望者、记录者和播种者。在这个开放的、去中心化的信息传播平台上,只有每一个党的新闻工作者都能为党忧思、为党尽力、为党高呼,我们才能够澎湃起最大的热情,凝聚起最强的力量,为中国梦强军梦贡献出我们的每一分光和热。(作者系人民武警报社副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