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1期传媒关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新媒体环境下灾难报道的舆论引导

作者:■王梦迪

灾难类突发性事件报道,在新媒体环境下一经传播就会引起公众关注度爆发式的增长,进而成为一段时间内舆论的主要话题。由于灾难事件具有连续性的特点,所以灾难报道伴随着灾难发生到救灾结束的整个过程,因此而产生的舆论也会反向影响到事件本身。网络媒介的不断发展和自媒体的兴起,一方面使灾情传达的及时性与民众间的互动性增强,舆论监督的作用得到更好的发挥;而另一方面,传统媒介通过议程设置引导舆论的效果逐渐式微,舆论本身非理性因素和情绪化特性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更加凸显。在这种形势下,如何在灾难报道中通过对舆论的引导克服舆论的“非理性”因素呢?

一、建立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应急互动机制

随着新媒体技术的不断完善,尤其是网络媒体具有储存量大和超文本链接的优势,使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共同建立对于灾难事件报道的应急互动机制成为可能。

众所周知,传统媒体的突发事件应急报道机制较为完善,而网络媒体虽然会在灾难发生阶段的报道时效上抢占先机,但其信息的准确性和权威性远不如传统媒体。官方媒体主要以传统媒体为阵地,虽然也逐渐融入了新媒体传播技术,但是在舆论影响力上与具备长期用户积累和经验丰富的网络等新媒体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官方的声音无法在第一时间内迅速地传达,就会使不准确的灾情报道广为传播,甚至给谣言的产生提供了空间,容易造成人心惶惶的局面。

虽然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时下已经建立了良好的互动关系,但二者在突发事件报道机制上的互动还是不完善的。如果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能够在灾难发生阶段发挥各自优势,取长补短,建立信息发布的合作关系,使准确的信息和权威的声音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广泛的传播,就能够避免公众对于灾难多余的猜测,防止谣言的产生,有效地引导舆论,达到稳定人心的目的。

除此之外,政府对于舆情的了解越全面,越能够更好地针对舆论关键点进行释疑,使舆论监督发挥真正的作用。对于公众而言,能够在知道灾难信息的同时了解政府和军队的积极行动,就会迅速对其产生信赖感,进而增强心理安全感。有关部门和媒体如果能够在舆论尚处于酝酿阶段掌握信息发布的主动权,也会给舆论引导定下一个良好的基调,有利于救灾工作的顺利开展。

二、通过有效的议程设置更好地引导舆论

新媒体环境下,虽然传统媒体通过议程设置引导舆论的效果被削弱,但并不代表这种方式的失效。事实上,网络媒体同样有议程设置,甚至在许多情况下比传统媒体做得还要明显。有的网络上通过议题设置将热点话题推出后还会被其他媒体大量转载,并引发网民意见群的形成,使议程设置的效果被迅速放大。

在灾难报道中,政府议程、媒介议程与公众议程三者间存在着差异。在三者关系中,媒介议程处于中介位置,政府议程与公众议程通过其相互影响 。我们国家在灾难报道中,非常强调新闻媒体要积极宣传党和政府及军队所做的抗灾抢险工作,以正面报道为主积极引导,这就要加强政府议程与媒介议程之间的联系,进一步发挥公众议程的作用。这就要求政府在对于灾难事件的议程设置中,首先要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尊重公众的感情和立场,遵循新闻传播规律,不能对灾情隐瞒不报或选择性报道。媒介在议程设置上,一方面要注重了解公众对于灾难事件的关注点,另一方面要把党和政府的正确主张转化为媒介议程的关键环节,以有效地引导公众舆论,实现政府议程——媒介议程——公众议程的良性互动。

灾难报道议程的设置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要根据舆情动态随时作出调整。媒体要建立一个完善的舆情监测机制,时刻关注舆论热点和争议度最大的话题,及时反馈给主管部门,使其对舆情有全面的了解,对媒体的报道有一个准确的预测,从而在灾难事件的新闻发布会上能够就关键点解释答疑,避免公众不理性的猜测所造成的消极影响。对于舆论中质疑声最多的问题,要作为政府议程设置的重点。媒体的议程设置也应通过对舆情的监测更好地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克服舆论中不理性的因素,凝聚社会力量,督促救灾工作更好地开展。

三、统筹好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的关系

随着新媒体的发展,尤其是微信时代的到来,在灾难事件报道中,新媒体舆论常常抢占先机,影响舆论走向。但民间舆论在灾难事件发生时总是缺乏理性和客观的态度,多对灾难造成的破坏进行情绪化的表述。官方舆论往往能够保持客观与冷静,就灾难事件本身进行评论和转述。虽然彼此表达方式不一样,但两个舆论场对于灾难的关注和对受灾群众的牵挂是一致的。从这一共同点出发,打破官方、民间两个舆论场的隔阂并非遥不可及。

在突发性事件报道中,主流网络媒体要打造民间舆论的“自由市场”,同时要注重通过议程设置正确引导舆论。如在“钓鱼岛事件”中,伴随着民众游行示威、打砸日系车等过激事件的产生,新浪微博通过网络对热门话题内容作出了及时的调整,从宣扬爱国主义变成呼吁理性爱国。在灾难事件报道中,主流网络媒体也应当作出有利于救灾工作的话题调整,避免舆论偏激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政府要利用好政务微博的作用,保持中立理性的客观立场,对于民间舆论关注的热点话题要进行及时回应,占领信息发布的高地。但同时也要走下“神坛”,发挥官媒“意见领袖”的作用,使官媒的观点成为影响民间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以 “理性的声音”正确引导舆论。新旧媒体互动,就能够引导舆论良性发展。

四、在报道的后期要引导舆论平稳地“淡出”

灾难报道是连续的报道,公众对于灾情会保持持续的关注。伴随着救灾工作的结束,舆论也进入“淡出”阶段。在这一阶段中,网络媒体对于灾难新闻的报道会相对减少,而传统媒体仍会对事件保持较高的关注。利用这个时间差,传统媒体要对之前舆论引导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进行补救,对于仍存在争议的话题详细解释,平息各种质疑声和批评声。同时,新媒体在这一阶段也应注重与传统媒体的互动,引导公众走出灾难阴霾。

在这一阶段报道的内容上,媒体要注意以下几点:一是要注重对救灾成果和生产恢复的宣传,安抚受灾群众,稳定社会心理;二是要重视对之前舆论争议问题客观的解释,避免舆情反复。报道要注重客观性和真实性,避免不实报道。三是在议程设置上,报道篇幅也要有一个递减的过程。如果前一天还有很多篇幅的报道,而后一天却一篇没有,就容易引起公众对灾难处理结果的猜测,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因此在议程设置上一定要关注公众心理,遵循报道的客观规律,引导舆论平稳地“淡出”。

结 语

新媒体环境下,新闻工作者要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前提下,运用辩证的思维看问题,让新技术更好地服务党的新闻事业。在灾难报道中,主流媒体要保持理性的精神,对网络舆论的非理性因素加以引导。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要形成良好的互动机制,统筹好民间舆论场与官方舆论场的关系,从灾难事件发生到结束的各个阶段,有效地引导舆论。同时发挥好舆论的监督作用,做好政府与民众的纽带,在整个事件中营造有利于救灾工作的良好舆论氛围。

(作者单位:湖北文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