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6年第11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中原突围中的对敌宣传斗争

作者:■张磊

中原突围是抗战胜利后人民军队武装反对国民党军的一次壮举,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在突围的战略准备阶段和实施阶段,中共中央及中原军区不仅与国民党及其军队展开了正面的军事斗争,在宣传领域也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较量,形成了与军事打击同在的“第二战场”。

一、主动发出和平呼声,把握战争话语主动权

在中原突围的战略准备阶段和实施阶段,中共中央及中原军区借助各种传播手段,积极发出“和平”呼声,向外界表达“谋求和平,反对内战”的主张。

1.主动发出和平呼声,抢占民众思想高地。“兵马未动,舆论先行”。抗战甫一结束,中共中央就敏锐察觉到蒋介石发动内战的企图,也做了软硬两种应对。1945年12月,中共中央领导发表谈话,呼吁“以政治商谈的方法解决国内的一切争论,首先是立即全面无条件的停止内战”,表达“反对内战,支持和平”的鲜明态度。1946年初,中原军区发表《中原军区关于呼吁全国制止内战的严正声明》,提出“我们始终竭诚拥护和平,当我们还有可能以其他的方式来保卫和平与争取生存的时候,我们绝不想动用武器”,这是一篇有力的檄文,使得己方“爱好和平”的形象和态度深入人心。

2. 加强对民众的动员和呼吁,赢得舆论的支持。1946年2月,中原突围前夕,在重庆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的中共代表团由陆定一执笔撰文,周恩来亲自修改,通过媒体文章,呼吁全国人士主持正义,敦促国民党停止内战。同年4月,在中原局的领导下,中原解放区临时参议会,行政公署及新闻、文化等各界,本着“拥护和平,拯救胞泽之衷望”,联合通电全国,要求国民党当局停止内战。并要求中外记者、各界人士组织考察团,到中原解放区实地考察真相。正在重庆进行谈判的周恩来,也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出席各民主党派会议,并召开一系列的记者招待会,痛斥国民党反动派“假和谈真备战”的行径,受到了民主党派和社会各界舆论的支持。中原军区司令员李先念发表讲话,抨击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企图,呼吁全国人民“紧急行动起来,声援处在极端危险状况下的中原被困民众”。这些行为使得社会舆论开始一边倒支持中原军区。

同时,中原军区还注重运用“意见领袖”,强化对社会舆论的引导。在中原军区部队被围困的过程中,国民党军队一再妨碍联合国救济总署及行总的救济物资运抵中原地区,并多方捏造无稽谣言破坏救济事业。中共中央则借机引用并发布了联总总务处处长白高德先生的讲话,“我们绝不分党派、宗派、地区,一律救济中国灾民,任何威胁均不得逞,如有企图破坏此项物资之运输,则我等将立即报告联合国救济总署和蒋主席,对该破坏分子予以严厉惩处”。从而借助第三方之口斥责了国民党。

3.善用大众传播媒介,传播己方声音。在中原突围的准备阶段和实施阶段,中共中央和中原军区综合利用解放区和国统区的报纸、广播等媒介,分析国内形势,揭露国民党军队的罪行,向外界传递己方声音,有效把握舆论主动。国统区唯一一张中共机关报《新华日报》连续发表消息,报道了“国民党大举进犯我中原解放区”“国民党单方面撕毁停战协定,我李先念部坚持不放第一枪”等消息。《解放日报》则连续发表专访、中原来电及社论,对中原军区的情况展开报道。中原局机关报《七七日报》则发表了《谁在忠诚执行整军方案?谁在破坏整军方案》等多篇社论,对国民党提出了严重抗议。此外,中原军区副司令员王震还利用延安人民广播电台发表题为《人民军队是不可战胜的》讲话,有效扩大了己方声音。

二、综合运用多种手段,展开针对性宣传斗争

中原突围过程中,中共中央及中原军区综合运用多种宣传手段,与国民党军队在宣传领域展开了一系列针对性的斗争。

1.吊民伐罪,公布国民党军队在中原地区的罪恶行径。1946年春,全国百业待兴,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恢复,而蒋介石不顾民众疾苦,以30余万重兵包围河南等地,对中原地区实行政治、经济、军事封锁,陷中原军民于极端困苦的境地。中原军区通过报纸、讲话、宣言等形式,将此公之于众,激起了中原地区军民乃至全国人民的愤慨。5月,国、共、美三方在河南举行军事调处会议,李先念借机在会上向参会的记者历数了国民党军队“进犯中原部队,抢占村镇,杀害军民”等种种暴行,激起了全国人民对国民党政府的愤慨。

2.综合多种手法,揭露蒋介石“假和平真内战”面目。抗战胜利后,国民党一面假装和谈,一面积极准备内战,蒋介石则借助各种传播媒介,宣告“中原无有战事”,打着“和平”的旗号,掩饰自己争夺中原地区、发动内战,达到独裁统治的真实用意。中共中央及中原军区则通过各种手法,揭露蒋介石的真实意图。在面对国民党强调自己在中原地区处于“守势”的言论时,毛泽东发表了《国民党进攻的真象》一文,指出“我豫西、豫中、豫南、鄂东、鄂中等处解放区都被国民党军队侵占,迫得我李先念、王树声等部无处存身,不得不向豫鄂交界地区觅一驻地,以求生存,但又被国民党军队紧紧追击。这难道也是取守势吗?”中原军区司令员李先念在《为国民党军“围歼”中原部队发表声明》中指出,“可笑的是国民党的发言人,无法辩护反动派自己之悍然破坏一月十日停战令……亦无法隐瞒彼方之‘围歼’毒计,竟反诬我方进攻。世人皆知反动派方面兵力五六倍于我,我方处于被反动派包围封锁状态,且我解放区在一月十日以来六个月中,月月缩小,日日被占,到现在连我军司令部所在地宣化店都被攻占了,一千五百万人口的解放区,现在被占殆尽了,那么究竟谁要守约和平,谁在违约进攻,这还不十分明白吗?这还有丝毫狡赖诈骗的余地吗?”有力驳斥了国民党“求和平”“中原无有战事”等论调。

3.对国民党军队进行正面的宣传攻势。除了军事战线的直接交锋外,突围的中原军区部队与国民党军队在宣传领域也展开了直接的面对面斗争。突围前后,国民党通过散发传单、喊话等形式展开对中原军区部队的宣传攻势。对此,中共中央和中原军区高度重视,采取了多种办法,有的放矢,打退了国民党的宣传攻势。由于国民党的封锁,中原军区部队在突围过程中生活极端困难,国民党军队则借机在政治上进行反动宣传和破坏,组织了宣传小分队向执勤的中原军区部队喊话,“我们发饷了,过来吧,你们生活太苦了!”然而,在军区有效的政治教育下,部队官兵丝毫不为所动,并向国民党官兵喊话,“新四军是人民的子弟兵,不要老百姓的血汗钱”“别再为蒋介石卖命啦”。在喊话较量中,我军再次取得主动。

三、激发己方军心士气,营造良好的舆论

士气、军心、斗志是决定战争胜利的重要因素,注重提升官兵战斗精神,激发官兵士气,为突围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是中原突围宣传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1.抓住时机,加强对官兵的动员。军事行动中的动员可以有效提升官兵士气,激发其激情和勇气,从而为完成军事任务奠定良好的精神基础。中原突围过程中,中共中央及中原军区十分注重对突围将士的动员。一方面,向官兵讲解形势政策,展开针对性教育。1946年初,国民党30万军队将中原军区部队包围在方圆两公里的宣化店地区,由于人员及武器装备悬殊,部分指战员产生了消极的情绪,认为“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打也打不赢,走也走不了”。对此,中原局党委高度重视。向全体指战员展开政治教育并进行形势分析,指出国民党军心厌战,且“民心尤其反战”,而突围斗争是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的正义行动,中原地区“军民团结一致,是一个亲密自由平等的大家庭”,突围“定可取胜”,让官兵正确估计了敌我力量,统一了官兵思想,坚定了胜利突围的信心。另一方面,见缝插针,在突围过程中展开随机动员。1946年6月26日,中原军区359旅约1.5万人组成北路军,离开宣化店地区开始战略突围。途中,司令员李先念和副司令员王震利用休息间隙向部队进行了突围转移的动员,提醒全体官兵要认清形势、严守纪律,誓死也要突出敌人的重围。王震举起拳头高声问道:“蒋介石要消灭我们,你们答应吗?”“不答应!”“你们有信心突出重围吗?”“有!”简短的动员,更加激起了战士们斗志和勇气。

2.军民团结一致,为胜利突围奠定了良好的群众基础。中原军区高度注重发动群众,赢得群众支持。战士们经常“深入到老乡家里,帮助他们干农活”,卫生员主动为群众看病治病,军区和各部队的报纸经常报道遵纪爱民的先进单位和个人的模范事迹。与此同时,中原地区的人民群众在中原军区部队最困难的关头,忍受着战争带来的困苦,倾尽全力支援我军官兵,帮助“找油盐、找米粮”,并“做衣服鞋袜,护理伤病员”,自觉组织成了中原部队的后勤大军。整个中原解放区展现出军民团结,军民一致的景象,赢得了沿途民众的支持和拥护。

(作者系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思想及军事历史系博士研究生)